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孤掌难鸣 07

前文指路


-07


——阿嚏!

周泽楷冷不防地打了个喷嚏,他正盘着腿、坐在训练室中央的地板上收拾行李,肩膀一个用力,差点儿整个人栽进行李箱里。

“杜明你别——诶诶、小周你小心点……”

和外界所想像的沉稳氛围不同,私下里的轮回训练室欢乐得甚至可以用闹腾来形容。轮回现役正选队员最大也不过第四赛季出道,最小的都是这赛季的新兵,本就是年纪相仿的一群年轻人,正是最闲不住的时候,自然能其乐融融。

方明华手里捏着个空荡荡的包装纸盒,咬着后槽牙,正追着杜明满训练室跑。他手上制作精良的纸盒出自他的女朋友之手,里头原本摆着满满的半熟芝芝蛋糕,也是他女朋友做的。姑娘家难免对甜点有种意外的执...

孤掌难鸣 06

前文指路


-06


好不容易挨着休息日,苏沐橙约上朋友出去溜达了半天,天色渐晚,才提着大包小包杀回基地。她先回房间换了身衣服,捧着顺手拎回来的甜点晃进训练室。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去哪儿了,偌大的空间里只有叶修和刘皓两个人,也不说话,只剩下哒哒脆响。

苏沐橙望了眼刘皓,眼底流露出复杂的神色,撇过头径直向叶修走去,在他身边拉了张椅子坐下。叶修正专注于手头上的对局,根本没注意到身边多了个小妮子。苏沐橙抱着一袋子甜品安安静静地等着,又觉得干坐着无聊,干脆欣赏起叶修的操作来。

他玩的是个战斗法师,老本行,操作理解固然犀利。对面是个双枪流神枪手,左轮手枪射速极快,随着双手的摆动控制子弹在屏幕...

孤掌难鸣 05

前文指路


-05


脖……脖子?

黑影从视角下方一闪而过,神枪手蹲身滚地,受身站起的同时反手冲着骑着扫帚悬在半空的魔道学者“嗙嗙”就是两枪。叶修盯着下滑了些许的血条啧了声。周泽楷语出惊人,以至于他的动作因为惊讶而慢了半拍,最终还是被技能带过的气浪灼伤。

没看出来啊……神枪手跳开这块岩石,晶蓝的粉末在他离开后铺满了石面。叶修当然知道周泽楷这孩子挺耿直,但没想到能如此平淡地问出这么让人害臊的话题。


刘皓回基地之后睡了一觉,伸着懒腰走进训练室后发现只有叶修一个人在,脸上的愉悦一扫而空,脸色阴沉。他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隔着几个空位偷瞄着叶修被荧光屏照亮的侧脸,眼睑下的红晕一直蔓延...

孤掌难鸣 04

前文指路


-04


第二天周泽楷难得的行使了休息日的特权,悠悠转醒时早已日上三竿。他在松软的被子里翻了个身,面部朝下,十分不情愿地弓起身体坐起,凭着最后一丝尚算清醒的神智光脚踩在地板上,随手抓了件外套就往外跑。

江波涛抱着一盆冬枣走出宿舍时正好撞见了迷迷瞪瞪的周泽楷,对方顶着一脑袋乱毛光着脚在走廊上乱跑,嘴里咬着牙刷,嘴角还挂着点儿泡沫,一看就知道是刚从被窝里刨出来、还没睡醒。

周泽楷顿住了步子,眼神一亮,四肢胡乱甩了下,不知道想做些什么,最后也只是冲迎面走来的江波涛扬了扬手算是打招呼。江波涛看见他手里攥着的牙膏管,好像是前几天吴启刚买回来的。

宿舍区走廊两头各有一个卫生间...

孤掌难鸣 03

前文指路


-03


这顿夜宵吃了很长时间,一群年轻人吃得尽兴,互相搀扶着从小餐馆出来。吕泊远站在路边拦出租车,杜明捂着肚子说吃得太撑,挂在吕泊远的背嗷嗷干嚎着。吕泊远被他嚷嚷得耳朵疼,向后挥舞着手臂去赶后头烦人的家伙。杜明躲得歪歪扭扭,手臂一不小心打到旁边安静站着的吴启,被他们的小刺客反手锤了一拳头。

方明华刚被女朋友挂了电话,心情欠佳,双手揣进口袋里一脸鄙夷地看着闹成一团的小家伙们,嘴里感叹着“年轻真好”之类的喟叹。

他一回头,江波涛刚从餐馆出来,正拿着钱包整理发票。方明华想,他到底是没看走眼,江波涛确实是个狠角色,加入轮回还没多久就已经和所有人打成一片。这和周泽楷天生...

孤掌难鸣 02

前文指路


-02


卫生间在靠近后台的走廊,周泽楷花了点时间绕进去,甩着一手水珠子从那儿出来时被灌进走廊的风冻得打了个激灵。

今天似乎有哪儿不大一样。一手水被蹭在运动裤上,留下两个手印。周泽楷抬起手,凑在鼻尖嗅了嗅。洗手液是薰衣草香的,一股子人造香精的味道,闻上去只有单纯的香气。

这就怪了。少年奇怪地打量着四周。就在风吹过来的时候,他分明从冷冽的气息里辨出一丝甜味。不是奶油那种香甜,而是种发自内心的愉悦感。

这是属于Omega的信息素的香甜,很淡,不易察觉。

周泽楷捏着下巴立在原地思忖了会儿,熟悉的人在脑海里筛了一轮,也想不起轮回有哪个工作人员是Omega的。少年正纳闷着走廊...

孤掌难鸣 01

※原著向,ABO,私设


一手独拍,虽疾无声。


-01


近年来,电子竞技以其高强度的身体素质需求逐渐成为Alpha的秀场,职业选手中Beta已算少数,更别提体质相对孱弱的Omega。即便如此,站在联盟金字塔尖端的选手里仍少不了Omega的身影。比如蓝雨战队的黄少天,比如前百花战队、现霸图战队的张佳乐……

零星的几个名字里,有这么不得不提的一号人物。

“叶秋”,或是说,叶修。


周泽楷知道这件事时自己还不过是轮回俱乐部里的一个无名小卒。四月的上海天气反复无常,他缩在青训营靠角落的位置里,屋里开了中央空调,闷得慌。少年心不在焉得摆弄着神...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