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双城记 06

.6


青年板起脸孔倒是像模像样的。他刚起床,嘴里干得发紧,只想吃些口味清淡的东西,面对着表面浮了层辣椒粉的滚烫浓汤确实提不起劲儿来,没吃几口就把勺子往旁边一推,脚一缩踩在椅子边缘,歪着身子倚住椅背玩手机。

权志颜盯着对面只拨掉表面一层白米饭的碗微微蹙眉,咬着勺子含含糊糊地说你小子吃这么点儿够吗?周泽楷胡乱应付了声嗯,显然手机上的内容更加对他胃口。

青年甩手腕放平手机的时候权志颜偷偷瞄了眼他的手机屏幕,惊讶地发现他居然在看某大型民间论坛的娱乐版块。这孩子不是对娱乐圈一点儿都不关心的吗?权志颜忍不住腹诽,看着他大拇指不断敲击着手机左下角的虚拟键盘忽然了然。

周泽楷之前用的手机合约到期,...

双城记 05

.5


王杰希的嘴张了半天也没有说话,他不知道究竟该说些什么:这句话槽点太多,他不知道是该先吐槽一句“周泽楷居然随身带着战队发的周边”,还是该说“苏沐橙和你说了两天给手机贴膜甚至要帮你买手机壳你都没理,周泽楷说了一句依旧认了?”。

——或许这些都不是重点。王杰希抬手掩住了嘴。他差点把“色令智昏”这话脱口而出。但仔细想想,要说叶修“智昏”也不大对,毕竟他还是听了周泽楷的话把手机壳给扣上了。但说“见色忘友”也不大妥当,叶修把苏沐橙当妹妹来看。所以非要说的话,也只有“色”这个词能往周泽楷脑袋上扣。

这就没毛病了。

王杰希揉了揉发张的太阳穴,后悔自己当初就不该偷懒抄近道走楼梯间,一不小心就撞...

双城记 04

.4


“方明华什么时候发……”

叶修没有关注方明华的微博,他几乎是理所应当地吐出了前半句说辞。话到档口有变了个调儿,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两个人四目相对,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他倒是真知道方明华昨天发了什么——不用他天天挂在微博上,公司负责舆论管理的小姑娘早早地把所有相关选手微博资料转发到工作组里。出于工作习惯他每一条微博都细细看了,连带着微博下方的评论都一一分析过去。即使在大众的视野里消失如此之久,周泽楷依然有着不俗的影响力。他对每个选手的微博最高转发数有个大致的印象,方明华这条和周泽楷的合照最起码可以排上今年的前几。

叶修垂下视线,像是在做短暂的思考。王杰希没有挑明已经给足了他面子,...

双城记 03

.3


——阿嚏!

叶修捂着鼻子,急匆匆地去够放在桌角的抽纸。一起开会的后辈从当作隔断的桌面绿植后探出脑袋,小心翼翼地开口问叶前辈怎么了?是不是太冷了?

叶修用纸巾盖住鼻尖,连连摇头说自己没事,鼻子痒、打了个喷嚏而已。他瞥见后辈手里握着的中央空调遥控器不由得失笑,空调开得温度已经足够的高,高到脸都被热气蕴成红扑扑的颜色——说实在的,他正在考虑要不要去卫生间脱个衬衫——办公室里的温度穿短袖都绰绰有余。

在叶修接连的“没事”、“不要紧”下后辈总算放弃了条高温度的念头。叶修长舒了口气,端着水瓶咕嘟咕嘟倒了大半瓶下去。他忽然觉得口干舌燥,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办公室里的高温有关。

年假上...

双城记 02

.2


送他们回酒店之前方明华向周泽楷讨了张自拍,说好久没见了也得留个纪念。三个人在咖啡厅的装饰墙前坐定,被拜托帮忙拍照的店员小姐姐用浓浓的韩国口音喊“one、two、three”,三个人的笑容被如是定格。

夫妇俩来韩国待了几天,周泽楷就做了几天地陪。临回国前一天,周泽楷把之前认识的选手朋友一块儿带了过来,是个身材修长的温润男子。朋友叫权志颜,比周泽楷大两岁,穿着一身黑西服,见到方明华夫妇后就认认真真地鞠了个躬,用字正腔圆的中文说:你们好,我叫权志颜。

说起游戏ID的话方明华倒是有些印象:孙翔老提起他,韩国队的狂剑士,用孙翔的原话说叫“妈的——这人就是个莽夫!”。方明华是第一次见到本人...

双城记 01

-原著向,随便玩玩


-都是私设,开心就好


.1


从上海到首尔两百公里,坐飞机快一点儿两个小时不到。一年前周泽楷独自一人踏上这方陌生的国度,吃了不少苦、也收获了不少。


方明华领着妻子来首尔过年旅游时周泽楷正裹着围裙在餐馆里擦桌子:餐馆在首尔江北的居民区,老板是祖上几代在中国东北生活的韩裔,大过年的依然守着这家小餐馆,在一众贴着“关门谢客”标语的小店间显得格外突兀。

餐馆是做炒年糕一类的小吃,方明华循着香味登上石阶,绕了两道弯,总算找到这处藏在小角落的炒年糕店。他拉开门,门框撞到挂在角落的小铃铛,发出叮当几声脆响。伴着清脆的铃声,店内传来一句方明华听不懂的...

天作之合35

前文指路


@A朔 


韩文清登时哑然。

     他腕子一转,那抹白光在掌心一闪而过。男人死死地盯着周泽楷,脸颊肌肉紧绷,用力地仿佛要把牙齿咬碎了一般,眼底幽幽的火光烧成一片。

然而韩文清什么都不能做——若只是周泽楷一厢情愿地说他还不会像现在这样愤怒。一字一句皆事实,根本不给韩文清反驳的余地。

胡闹!韩文清恹恹的想。

“这件事不可能这么简单结束,到时候再请周宗主做出决断。”韩文清背过身,侧过半张脸朝着身后的周泽楷,“再会。”

话音刚落,只见韩文清手一扬,倏的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之前站着的地方飘起屡屡灰...

归根

*一时兴起换换文风玩,还是这种写的顺手


虽则如云,匪我思存。


1.

周泽楷与叶修初遇的三月,迎春花开得正旺盛。

老宅子建在一排洋房的正后头,红色的砖、赭色的窗,在一排或黑或灰的建筑物间显得格外惹眼。

少年花了点儿时间才从弯弯绕绕的弄堂里寻着这处老宅子——必不是他眼拙,而是这宅子前修了个大院子,小小的铁门被绿油油的灌木丛包裹着,他从门口路过了好些次,总算在茂密绿叶的缝隙中寻到了喊门用的铁环。

是老管家领他进的门,穿过铁门后又是一座小小的石拱门,再往下走才是空旷的庭院。老管家絮絮叨叨地说周少爷,你且安心住下,等世道安稳了,老爷会再回来接你。

周小少爷弱弱地应了声好...

天作之合 33

前文指路


※久等 @A朔 


-33


还记得早晨分明是艳阳高照的天气,随着天色渐暗,等到了晚上便是一片清冷寂静的夜,甚至凉得刺骨。

这很反常。韩文清想。他落在周泽楷身后一米左右的位置,刚踏出叶修公寓所在的门栋,就被不知道从哪儿刮来得凉风冻得打了个寒颤——到外面来谈谈是周泽楷主动提的,为的便是不吵醒熟睡的叶修。

这话倒是冠冕堂皇!具体是怎么说的来着……

韩文清抬手挥了几下,抛开对变成小猫时那身温暖皮毛的留恋,低下头清了清嗓子,手搭在颈侧取暖。男人抬起头,紧紧地盯着前方套着外衣的青年,眉头紧锁,几乎要盯出个洞来。

这么说的:

——换个地方。...

意难平 中

前文指路


※ @A朔  继续


虽然在旁人看来周泽楷腼腆又温柔,非要让他自己评价的话,大抵轮的上“清冷”二字。大多数独处的时间里,他默默地收起习惯性上扬的嘴角:如是流于表面的礼貌谦和总能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保持微笑很累,时间久了,慢慢习惯也还好。

为什么会这样子?周泽楷也无数次自我反省过,借口找了一大堆,却终究没个合适的理由,依然悄悄藏起自己对琐事漠不关心的态度,尽职尽责地扮演着温柔的角色。

如果不打职业的话,周泽楷说不定会成为一个很优秀的舞台剧演员,除了方明华,就连朝夕相处的队友都摸不清周泽楷的那点儿脾性。方明华曾颇为担忧地与周泽楷提及关于他客气...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