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顺水推舟Ⅱ 121

前文指路



周泽楷并不知道,几分钟前叶修刚结束一通电话,打给游戏公司的,同意了他们之前的建议。厂商那边自然乐于应允,说明天会把合同先交由他过目,确认无误后两天后见面签约。

负责和叶修接洽的算是他的老朋友,挂电话之前两个人聊了几句。朋友说老叶啊怎么这么干脆真不像你,叶修回了句你不想我来嘛我不来就是,朋友呵呵笑地打哈哈岔开话题,但还是不明白叶修会突然改口。

有多少公司和俱乐部觊觎着叶修可能带来的巨大收益谁都清楚,他甚至早就和头儿说了叶修多半会选择入职职业联盟、让他们不要抱太大希望,却没想到男人一拍脑袋就决定来自己这儿,干错利落得很。

叶修自己清楚得很,自己下的决定有一半原因同周泽楷有关。尽管为了方便和联盟对接赛事部门设在B市的分公司,但厂商总部设在S市,而且国内不少游戏、电竞相关的展会、论坛都选择在S市召开,换句话说,一年中,他最起码有小半年要为了工作在S市停留。

原因是有些草率不假,但最终呈现出来的成果就连叶秋都没有什么可以反驳的。吃晚饭的时候叶修把这件事向家里人坦白,他的母亲隔着张餐桌盯着叶修看了好久,最后也只是摆摆筷子说了句“吃饭吧”,便没有下文。

父亲没提出反对便是种默许,母亲除了埋怨儿子又找了个需要经常出差的工作也没说什么。叶秋等叶修打玩电话后找到他,靠在门框上一脸严肃地让叶修记得把合同给他看一遍再签。叶修无奈,但明白叶秋是关心他,匆匆糊弄过去,门一关,世界清静。

 

要不怎么说,愈是游子,愈懂乡愁。有了支持便有了底气,坐在屏幕前的周泽楷见叶修胸有成竹的模样便应了声好,说他等他告诉自己。周泽楷同叶修又说了几句晚上出去吃饭的事儿,聊着聊着不知怎么讨论起哪儿的火锅好吃、哪儿光名气响没什么口味。一时兴起便忘了时间,后来是叶修看着时间渐晚,催一路没睡的周泽楷赶紧去休息,这才匆匆收线。

紧绷的神经总算闲了下来,脑袋刚沾上枕头没多久便陷入梦乡。这一觉,周泽楷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迷迷糊糊爬起来,捧着方明华给他买的八宝粥小口小口地啜,侧着头研究技术部的工作人员在训练室里安新电脑。

“配置真好。”周泽楷咬着勺子嘟囔了句,上下打量着连保护膜都还没揭开的主机,是现在最新的型号,估计是赞助商送来的。

方明华趴在他头顶的椅背上连连点头,“不如明天……我们去经理办公室门口堵门。我负责说,小周你就负责哭。我那里有生理盐水,拿着点就行。”

周泽楷琢磨半晌,抿起的嘴唇绷成一条线,反仰着脑袋轻笑,“让江波涛去啊。”

江波涛的一张嘴可比他们俩跟走廊里瞎折腾有用多了。

方明华本来就是随口和周泽楷开个玩笑,佯装生气地锤了记周泽楷的肩膀。周泽楷闪身夺过,视线在训练室里一扫,就江波涛不在。

“他呢?”

方明华朝外头努努嘴。

“经理带他去青训营了。刚刚你没起床,几个小鬼他来带。”

八宝粥的罐子被随手放在一边,周泽楷空出手,应了声,无意识地把玩着圈着指根的圆环,双眼无神地发了会儿呆。他还没睡醒,脑袋昏昏沉沉的。

主机的金属部件挂过桌子腿,兀地发刺耳的哀鸣。方明华下意识地耸肩,皱着眉松开椅背。他低头瞥了眼周泽楷,青年木木的,也不知道是在想事情还是单纯的没睡醒在缓神。他的视线扫过青年交叠的双手上,略过某个金属指环时一愣,突然想到了什么,快步走向正蹲在工作人员身边的孙翔,在他旁边的空位坐下。

 

等训练快开始时江波涛才把三个小孩领进训练室。两个人青训营里出来的小孩儿本就是正选带出来的,抱着外设包呼哒哒地冲进来,扬着一脸的兴奋和每个人打招呼。那个叫叶邱的孩子跟在方明华身后,双手紧紧地攥着红色书包的带子。叶邱个子不高,一七零出头些,黑黑瘦瘦的,方明华带着他做自我介绍时也是唯唯诺诺的。

小邱认生啊。等江波涛带着三个小孩坐下后,方明华拉着周泽楷悄声说道。比你强多了。

半斤八两吧。当初见到张益玮连口都不敢开的周泽楷暗道。

等三个替补队员加入,轮回新赛季的阵容就算全员到齐。开始训练前照例是队长的训话时间,周泽楷在白板前干站了三分钟,视线缓缓地在每个人脸上扫过,最后敲了敲白板,只说了一句话。

“把冠军拿回来。”

第十赛季在总决赛场折戟的屈辱轮回输的心服口服,但不代表心里咽的下这口气。憋了一个夏休期的劲儿,这会儿亟待发泄出来,周泽楷的话就像是打开了宣泄的闸门,训练室顷刻间安静下来,没人说上一句话,但每个人心里都只剩下一个目标。

冠军。

 

轮回是联盟里第一个开始集训的队伍,暂时还约不到训练赛。因此,日常的训练科目除了常规的软件训练和网游的版本适应外,大部分时间都在队内打随机团队赛和个人赛。这倒让周泽楷有些无聊——在和队内的陪练交过手后,教练组以及陪练一致做出了让周泽楷和孙翔暂停个人对战训练的决定,只做训练软件和团队项目。

你这么打,他们跟得上吗?教练指着录屏上的细节问周泽楷。

正因为周泽楷前阵子交手的都是和他不同维度的对手,青年对自己短时间内的成长好不自知。教练组的话令他有些烦恼,他的强势固然重要,但队友无法跟得上自己的攻势,反而会毁了整个团队的合作。在正式开赛,他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他在电话里向叶修抱怨过,叶修虽说安慰了他几句,却也赞同教练组的决定。

“就当休息两天。”

屏幕那边的叶修用空调被把自己彻底裹成了个球,鼻梁上架着眼镜的模样周泽楷倒是很少见。

“不想。”

周泽楷本以为叶修会帮自己说几句,没成想美梦落空,撅着嘴平板推得离自己更远了些。说来也很奇怪,打前几天起,他总能在叶修面让自己变得极其不自然、十分幼稚,但等门一开,除了宿舍房间,又变回那个腼腆话少的轮回队长。

他的桌上被他的笔记本和资料摊满,全是给那个叶邱准备的。这小孩儿就像块海绵,教什么会什么,贪婪地吸食着任何能够学习的养分。

已经够乱了,他并不介意变得更凌乱些。

周泽楷一不说话,叶修也跟着不说,埋头写写画画的,耳机里只剩下刺啦刺啦的电流音和缓缓的呼吸声。周泽楷看着叶修十分费力地从被子团里伸出另一只手,勉强地去够摆在镜头后的东西。

两个人已经连着四天晚上坚持来一通视频通话,叶修已经连着两天在他们视频的时候做事了。他没有过问,叶修让自己等一周,还有几天,那等着便是。

通话计时从二十三跳到五十,再跳到一个小时二十分钟。周泽楷没闲着,呆着看了会儿叶修,晃了晃脑袋,低头完成第二天的训练计划。笔尖在纸面上沙沙地写着,画上最后一个句号,周泽楷本子一合,伸了个懒腰,一直挂着没摘的耳机里传来低沉的笑声。

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两个人就挂着耳机没说话,要不是孙翔过来敲门说让他下去吃夜宵也没人会挂断。

“没事就赶紧去医院查,别拖成老孙那样。”挂断之前,叶修取下眼镜,又唠叨了回。

“晓得嘞。”周泽楷吐吐舌头,手扶着平板的边框,“明天见。”

“嗯嗯,明天见。”

 

青年伸了个懒腰,手掌带过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平板,砰的倒扣在桌面上。他被闷响吓得一惊,赶忙去扶。

——啵

耳机里的一声脆响让周泽楷顿了秒才掀开平板。叶修比他手快点,等他红着耳朵去看界面时已经挂断了通话。




-TBC



投喂入口

评论(5)
热度(135)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