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顺水推舟Ⅱ 119

前文指路



走过几米的距离,顿住,被塞到早就预留好最中心的空挡里。快门摁下的瞬间自己是个什么表情叶修并没有意识,只是凭着本能牵起嘴角,再放下时才发觉脸颊上的肌肉酸涩得发疼。

几家俱乐部有的直接来机场接人回去集训、有的给选手放了短假,所有人就地解散,分着几辆车朝向不同的目的地离开。叶修定了机票回B市,过来接人的轮回方面的工作人员帮他安排了出租车,送往S市另一头的机场。

出租车停泊点在机场另一边,有一段距离,周泽楷以叶修可能不认识路为由送了一段。

“你们助理的那个表情……笑死了。”

叶修把手里的奶茶杯拿的远了些,面朝周泽楷挤眉弄眼地模仿着工作人员的表情。周泽楷找借口送叶修的时候当事人就站在旁边,咬着吸管目瞪口呆,他也没想到周泽楷现在也能脸不红心不跳的找借口。

乖小孩学坏了也不知道谁带的。

工作人员显然不相信叶修一个成年人能在全是路标的机场里走丢,更何况不过是沿着直线走到航站楼另一端的出口而已。叶修当然也是不信的——但他十分能理解周泽楷出此下策的理由。

前一秒还是额抵额的缱绻,下一秒便相隔两地,都是一扎进工作就不肯抬头的性子,下次见面最起码一个月后。

嘴上嫌说句想念太肉麻,等到了真要分开一阵子的时候,却想念得紧。掐着钟表数时间,能多温存一秒便是一秒。

因此,叶修选择默许了周泽楷偶尔的使坏,转头躲开了工作人员不可置信的视线。

工作人员给周泽楷带了帽子和口罩,笑意被锁住,只能从额前散乱的碎发间隐约可见愉悦的弧度。

“没毛病。”周泽楷低头看着地板,跨出的步子又往后缩了点儿。

叶修转过头,装作打量着航站楼设计前卫的几何吊顶,学着周泽楷的样子放慢了步调。

“显得我很傻,路都不会找。”

周泽楷盯着脚尖摇了摇头,“他们不会的。”

“不会这么觉得,还是心里这么想但不会说出来?”

周泽楷愣住,并没有料到叶修会这么问。他侧了下头,头脑一片空白,刚准备随便解释一下,就被叶修戏谑的视线捉了个正着。

又在开玩笑。想通这点,青年把口罩拉到下巴,冲着叶修做了个口型。

“我的锅。”

叶修似乎没想到这个答案,但旋即就笑开了,“认错态度这么好?”

那可不。

周泽楷把手掌在裤缝抹了两下,捏着手机耸耸肩,分明是得意洋洋的。

见好就收。叶修也不再去调侃,故意慢上半拍走到周泽楷斜后方,和肩膀贴着肩膀。两个人靠的近了些,说话声音也能小一些,“回去多更新一下微博?怎样?”

周泽楷的确爱翻微博,但不怎么爱发。他侧过半个头,盯着叶修狐疑的上下打量,“为什么?”

“你看看张佳乐他们,没事的时候天天更新。”叶修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解释,“这叫营销,粉丝看到你的生活照会觉得有亲切感,多好?”

理是这个理没错……周泽楷唔了声,怎么细想怎么觉得叶修话里有话,只是一时抓不到感觉。

“你想看?”

他也只是随口诌一句,没想到把叶修堵了个正着,抿着嘴唇半天没说话。周泽楷乐了,平日里的伶牙俐齿在本心被不小心开诚布公地谈起时消失不见,居然慌了手脚。

也就自己能见到。

青年心情相当不错,凑过去就着叶修喝过的奶茶吸管咗了口,鼓着腮帮子嚼珍珠,顶住小半个圆弧。

“会想我?”

心思被戳破,叶修干脆破罐子破摔,反问道:“你不想?”

因为嘴里含着珍珠,周泽楷不得不憋着笑意,生怕不小心呛进气管。缓了好一阵,他才缓缓吐出一个字:“想。”

“那怎么办?”叶修捏着吸管搅了搅,“要不……你想我就更个微博?”

周泽楷蹙着眉思忖了半晌,摇摇头:“会很烦。”

“嗯?怎么就烦了?”

“每秒都要上传,会刷屏。”

叶修冷不防缩了下脖子,看准手边的垃圾桶就把剩下半杯奶茶给扔了。太甜,总觉得舌尖腻的发涩。

“我去……哪里学来的?这口气怎么这么像文州……”

“认真的好伐。”

叶修盯着周泽楷过分真挚的眼睛看了好久,最后抬手,隔着帽子拍了拍瞪圆了眼的青年,摇摇头。

“送到这就行了,你赶紧回去休息。”手从头顶滑到肩膀,腕子勾着骨架,说一句拍一下,絮絮叨叨地,“我看你们直接开始集训,注意手,记得去医院查别忘了。还有……”

周泽楷一一点头应着,等叶修终于想不到有什么好说了的时候挪开对方的手腕,换成双臂张开拥抱的姿势,轻轻拥了下。

“不会很久吧……”

男人叹了口气。

“不会。”

 

送走叶修后周泽楷一转身,脚下生风似的走回原本的集合地,乘车回基地,刚放好行李洗好澡便折回训练室安外设,还没来得及进门就被等候多时的队员们拥了个满怀。吕泊远和杜明一前一后地搂着周泽楷的腰不让他走,非要交了礼物才给进屋。周泽楷无奈地瞥了眼孙翔,后者伸手敏捷地躲开扑上去的方明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翘着二郎腿,毛巾一端攥在手里,鞭子似的甩啊甩。

周泽楷你不行啊!孙翔冲还停在门口的青年挑衅似的勾起了嘴角。

被点到名字的青年懒得理孙翔,反正不需要自己怼回去,方明华就已经冲过去闹他了。他抬着双手托住外设包,生怕没扶稳砸到抱着自己的两个人。伴手礼当然带了,在楼上的行李箱里,他想等到晚上吃完饭、人齐了再分来着,哪知道这群人这么心急。

“在床上,自己拿,写了标签的。”

僵持半天也不是个事儿,周泽楷最后抬手投降选择妥协。孙翔见周泽楷交底交得干脆,顺带着把自己准备的份一块儿交代清楚。几个人欢呼着往楼上冲,被吴启拽着的江波涛没站稳,连拖鞋都被甩出去老远,最后光着脚踩在地板上。周泽楷望着他们蹬蹬上楼的身影晃了晃还滴着水的头发,和孙翔对视一眼,耸耸肩,走到唯一空着的那个位置前坐下,放键盘安鼠标,等键盘上的走马灯一溜亮起时总觉得心里落空空的。

时间过得真快啊……微博体育认证的冠军选手卡片都已经是几天前的事儿,再过半个多月就是新赛季。周泽楷翻着日历算了算日子,两个月一溜烟儿跑的连个影子都不剩,却是调皮地留下了一连串的脚印。

好像组委说还有发什么冠军纪念品,要等到下个月初才能寄到来着。周泽楷换了个耳机完成设备调试,往后一躺随便开了个电影看,习惯性地边看边做手操。十指交叉的时候总会碰到圈着指根的素戒,并不习惯。他便把它取下来放在桌上,本该盯着屏幕的视线不由自主地往戒指上扫。

说起来,自己的冠军戒指还在叶修那儿。

周泽楷蹙眉。

自己还没来得及拍张照留念。

手腕多转了圈。青年松开交扣的手指,甩甩手腕,呲了声,咬着下唇又把戒指带了回去。

算了,下次见面再问他要来拍张照好了。



-TBC



爱发电

评论(6)
热度(122)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