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顺水推舟Ⅱ 118

前文指路



 

表情包大概是个什么样式叶修能记得大概:一只小猫蜷手蜷脚地窝在猫爬架上,水润的圆眼炯炯,直直地盯着面前的镜头。图片的像素很低,在下方用边缘模糊的白色黑体字写着“弱小可怜又无助”一行小字。

呃……最后一句“又能吃”存在与否似乎与眼下的情形没什么关系。

回到正题,在大多数人看来,猫儿没少被挂上类似于“可爱”、“柔软”之类的标签,再加上本就楚楚可怜的湿润眼神,足以勾起所见之人的保护欲,发出一声短促的赞叹后伸手将它拥入怀里。

然而,慵懒柔软的猫儿伸出的柔软肉垫下还是藏着一排尖利的爪尖,能够和老虎强行攀个亲戚的猫儿们也不是什么好惹的。

和猫比起来,周泽楷这算半斤八两吧?

叶修下意识地捂住后腰,呲着牙苦笑。他垂下脑袋,手掌在面前虚虚晃过,等再次抬起头时上扬的嘴角被他硬生生压下,眼底尚残存的温柔随着视线的偏离而好好地被掩饰住。

这可是在国内的机场。叶修捏了记鬓角的碎发,往后退了两步同黄少天并肩。联盟那边特意关照过回来要穿队服,白色布料上烫金的CHINA GLORY足够吸引眼球。刚下飞机叶修就已经得到了机场有很多粉丝来接机的消息,只是没想到拿个行李都能隐约听见咔擦咔擦的快门音。

在这样的场合下,黄少天少见地没有像往常一样精力充沛地四处晃悠,反而是挂着耳机带好口罩,整张脸被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正专注地盯着手里的手机屏幕。

叶修伸手把黄少天脑袋上摇摇欲坠的墨镜取下,挂在食指上,手肘轻轻撞了下黄少天的手臂。

“在看啥?”

黄少天转过脑袋,眼皮没什么精神地耷拉着,口罩上印出突起的唇形像是在打哈欠。他收回手,在屏幕上敲打一阵后才把屏幕转向叶修,快速地晃了下便收回手。除了一排排密密麻麻的方块字和看上去花花绿绿、说不上什么形状的边框,叶修也没看清究竟是什么。

“刷微博。”黄少天眯起眼睛,弯成好看的弧度,“老叶你看不懂了吧!嘿嘿。”

叶修哦了声,“我是看不懂你粉丝夸你的东西。”

“本剑圣魅力无边,不是我说老叶,这个你真羡慕不来。”黄少天揽着叶修的肩膀拍了拍。

“我还真一点都不羡慕。”叶修下意识瞥了眼周泽楷,青年早就放弃了行李车,换了个更舒服的人形靠枕拧着身子打盹。

“小周前两天收到个微博私信,几千字的小作文,他看了几行就说肉麻看不下去了。”

黄少天光是想象了下周泽楷喊肉麻的场景就觉得头皮发麻,连连摆手。叶修把黄少天的手挪开,轻笑了声反问他“还羡慕不?”,被黄少天一连串急促的回答给赶到一边去了。

叶修心情不错地瞧了眼抱着手臂来回搓弄的黄少天,宽慰似的拍了拍,旋即走到人群的中心,问他们东西都拿全了没,准备出去了。

 

十来号人,点人头、数行李,一系列确认流程走下来也花了半个多小时。出去的时候周泽楷落在队伍最后,叶修则和喻文州王杰希走在最前头。海外环境比起国内宽容许多,轻松日子过习惯了,转变来得如此猝不及防。

稀疏的人群成了一道看不见的墙,周泽楷一阵恍惚,听见周围的低声议论时下意识缩起脖子,肘手紧贴着身体。

才短短几个月时间就足以改变这么多。周泽楷躲开偶然相遇的粉丝投来的视线,往张佳乐那边凑得更近了些。张佳乐和楚云秀正在聊微博上的事,大概就是说他们回国的事情已经上了微博热搜。

“外面会有多少人等着?”楚云秀越过张佳乐问周泽楷,脸上写满了期待。

周泽楷摇摇头,他说不好,或者说对此并无自知。

“哈——不知道啊。”

“你还真是……来来回回一句话。”张佳乐从口袋里翻了个薄荷糖递给打哈欠的周泽楷提神,“又不是明星,哪来那么多闲的无聊跑来机场的。”

“欸、这可是世界冠军啊张佳乐。世!界!冠!军!”

“谢谢你哦——不用这么强调我没聋。”

周泽楷把薄荷糖揣进口袋里没有吃,捂着嘴又打了个哈欠。张佳乐终结“万年老二”魔咒的梗早被微博玩滥了,他本人对此适应良好,甚至大度地表示随便说、开心就好。

自己凭实力抢到的奖杯炫耀一下无伤大雅。

队伍缓缓前行到出口处的玻璃门前,周泽楷抓着包,静静听着张佳乐和楚云秀哥俩好的玩笑话。楚云秀正在说他们四期半夜跑去酒吧遇到的趣事儿,正讨论到张新杰的酒量,玻璃门缓缓拉开,楚云秀的声音便猝不及防地被一阵伴着尖叫声的欢呼给没了个干净。

——欢迎回家!

周泽楷本还犯着困,哈欠打到一半,愣是被机场外整齐划一的口号声吓得打了个激灵,瞌睡虫散了个干净。他瞪大双眼,顿在原地转了一整圈。机场通道外被安保空出的通道两边站了好几排人,虽然说不上锣鼓喧天声势浩大,但也是头一遭了。

回家。

擅长与粉丝互动的几个选手已经分散向各处,隔着护栏和过来接机的粉丝打招呼,手里被塞得满满的都是礼物。原本走在一块儿的人群中间忽然少了几个,周泽楷往前走了几步,正好定在叶修跟前。

“你不过去?”

刚站定,周泽楷就听见叶修的话。

周泽楷吸了吸鼻子,摇头,倒是摸摸索索地从身上掏出手机,用小指和食指架住垂在身侧。

“不了,人太多。”

“错过这村没这店,还是过去。”叶修垂头,视线扫过周泽楷捏着手机的手,“想拍就拍吧,挺难得的。”

也不知道下次还有没有机会。

周泽楷貌似不走心的嗯了声,叶修的喃喃自语卷起一度被熄灭的火苗,在一片黝黑中灼灼盛放着。

“叶修。”

周泽楷攥紧了拳头。

“嗯?要我帮……”

“来轮回吧。”

叶修伸过去接手机的手尴尬地顿在半空中,情绪没来得及藏好,错愕在脸上一闪而过。

“开什么玩笑……”舌尖磨蹭着牙尖,在腮帮子上顶出一个圆润的凸起。叶修支着腰低低地笑了,“你们还需要我吗?”

这倒是个很现实的问题——轮回已经是一个磨合完整的团队,拥有属于自己的团队氛围、战术风格,叶修过去确实是大材小用,矫枉过正闹出什么乱子也说不定。

周泽楷垂下肩膀,丧气似的哦了声。这点道理他还是能想的明白。

“你就别想我的事……手机拿来,我帮你拍。”叶修朝周泽楷勾了勾手,“心意我领了哈。”

青年没说话。

“我已经决定了。”

“决定?”

“对,想好了去哪。”

叶修甩了下手机,镜头重新对焦,周泽楷正靠着行李箱、注视着镜头发呆,听见叶修的话后,线条分明的唇角带上点儿笑意。

大概是待在一块儿有一阵子,屏幕上的周泽楷是自己熟悉的模样。

时间往前拨几年,嘉世私下里拍的的赛后合照上,尚年轻的叶修也带着类似的笑容。

眼底热腾腾的火焰坦荡荡的透过屏幕、炙烤着胸腔。

“好。”

青年的唇瓣翕合,笃定的模样居然看得叶修有些窝火。

叶修哼了声,把手抬高了点儿,摁下快门,扫了眼预览后把手机还给周泽楷。

分明两个人都在期待一场心无旁骛的较量。

有完没完了还。

叶修抓了把头发。

“总之,你好好训练,我会回来的。”叶修被周泽楷拉着往后退了一步,躲开从空中划过的玩偶,依旧是不慌不忙的模样。

“赛场见。”

周泽楷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抿起嘴角。

“叶修……你完了。”

就算不再作为选手站在竞技擂台上,幕布后也要用尽全力燃烧自己,不是吗?

刻入骨髓的赤忱,这可怎么办哦……

叶修佯装踹了脚周泽楷,“怎么就我完了?说清楚、说清楚。”

很重要吗?

周泽楷耸耸肩,错开叶修,一溜烟儿躲到王杰希后头去了。

 

王杰希被周泽楷猝不及防的拉了个趔趄,还没来得及责怪就被周泽楷低声的道歉给堵了回去。机会难得,他们准备拍一张做纪念。

“老叶!过来过来!”黄少天喊道。

“叶修!就差你了!”

“快点叶修。”

“叶修前辈。”

两个字在喧闹的场合里此起彼伏,叶修挠了挠脸颊,并不能适应。

他下意识地看向周泽楷,青年被安排在第一排,半跪在地上,朝叶修招了招手。

“叶修。”

男人眯着眼加快了步子。

“别喊别喊,我听见了。”

 



-TBC



爱发电

 


评论(7)
热度(136)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