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顺水推舟Ⅱ 116

前文指路



从大堂到电梯间不过是几米长的距离,周泽楷被苏沐橙扯住衣袖,一路走得跌跌撞撞。他还没来得及喊一声“小心”,试图让苏沐橙走慢一点,小姑娘就已经停下步子,手一甩,松开攥住衣料的手指。

手臂在空中荡了半圈,最后缓缓落在身侧。周泽楷抬起手揉了揉手腕,环视四周,电梯间通向大堂的走道上摆了一排绿植,他被苏沐橙拉到高大的绿植后,偷偷摸摸的藏在一片绿荫后。

如是场景十分的偶像剧。周泽楷疑惑地盯着苏沐橙看了好一会儿,看着小姑娘十指交叉抬起、挡住自己的下半张脸,露出的耳垂滴血似的通红,便垂下眼搜肠刮肚地想了好一会儿,却怎么也没个足以说服自己的说法。更何况苏沐橙眼底盛满压抑的怒气,向来温驯的姑娘头一回在自己面前失了风度,板着脸的模样着实陌生。

就眼下的氛围看,多半不是什么好事。


周泽楷抬起手,习惯性地摸了摸后脖颈,指腹蹭过后颈皮肤的时候突然泛起一阵刺痛。青年兀地倒吸一口气,呲着牙发出“嘶”的一声,眉头微蹙。他在疼痛的地方又摸了摸,还是疼,似乎还摸到一道道细长的硬块。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余光瞥到苏沐橙身上,小姑娘本就不怎么明朗的脸色变得更阴沉了些。

她瞪了眼周泽楷,脚一蹬,在原地来回踱着步子。捂住脸的手早就放下,在胸前紧紧的攥成拳,小幅度的上下晃动。

这要怎么说啊……

彼此都是成年人不假,但苏沐橙知分寸,心底清楚的很什么该碰、什么不该碰。周泽楷顶着一脖子斑驳的痕迹招摇过市那是他的自由,于理,她压根没有过问的立场。

但是,她和周泽楷之间横了个叶修,偏生这个男人是陪了她大半青春的、唯一的亲人。她打心底希望叶修幸福,周泽楷恰好是叶修的答案——这就足够了。

够了吗?

周泽楷与叶修的亲密证据如此大咧咧的被青年毫不避嫌的展示出来,叶修衣领下的隐秘痕迹她也没法装傻说压根没注意到。愤怒、无措、郁闷……她很难用一个词来简单概括当下内心的错综复杂。

她的本意只是想让周泽楷收敛些——“有所节制”这类话苏沐橙没法对叶修开口。但是,真当她伸出手,把周泽楷拉到一边正儿八经谈起他们俩感情问题的时候,苏沐橙又不知道该从何开口,那些因为“希望叶修能过得开心”的期望而被压抑的别扭与矛盾才对上周泽楷平静的眼神后渐渐浮上台面。

不说不行啊。苏沐橙颇为无奈地盯着面前毫无自知的周泽楷,重重地跺脚。

“周泽楷。”

简单的三个字被她咬得十分沉重。

周泽楷不自觉地挺直脊背、站直了身子。

苏沐橙背对着周泽楷,抬头看酒店吊顶,食指点了点自己的脖子。

“你找个镜子看看。”

姑娘故意没有点透,只是双手环胸背过身子候着。周泽楷顺着苏沐橙手指的方向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缩了下。电梯门的表面是镜面的材质,趁着没人上下,他凑到门前比划了下,原本只是沿着颈侧滑动的手指五指张开,悄悄地盖住脖子,唔了声。

“额——抱歉……”

苏沐橙慢吞吞地揉着自己的脖子,还是保持着背对周泽楷的姿势,垂着脑袋盯着鞋尖,“和我道什么歉……那是你的事。”

周泽楷忽然庆幸这会儿不在荣耀里,听她的口气,保不准就被苏沐橙扛着吞日轰成了个筛子。

“我会注意。”

“这本来是叶修的事,我……”苏沐橙重重地吁了口气,重新转身,面对周泽楷,手在半空划了个半圆,“你知道你是谁吗?”

都是明白人,说话点到为止足矣。周泽楷默默唔了声。

想要传达的内容已经和盘托出,苏沐橙本该觉得轻松一些的,但周泽楷欲言又止的表情无法令她心安。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

“改变……是好事吗?”

青年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左唇角微微向上勾起。他捂着脖子,比苏沐橙先一步离开。苏沐橙琢磨着周泽楷的话,突然瞪大了眼,手指紧攥成拳,跟在他身后回去。


周泽楷被苏沐橙拉走叶修是知道的,至于黄少天,本来电影看得好好的突然被姑娘的动静搅了性子,不由得抬起头扫过二人离开的方向,耳机线在手指上绕了一圈又一圈。

他嗦着腮帮子冲电梯间的方向扬了扬,歪着脑袋看向叶修问:“苏妹子怎么了?”

“嗯?什么怎么了?”

叶修的注意力正放在别处,头也没抬地应了声。

黄少天也一时拿捏不准苏沐橙的情绪,手指在空中划了个圈儿,只得模棱两可地解释,“她有点生气啊老叶,你没发现吗老叶?吓死了整个人冒黑气……”

闻声,叶修这才抬起头往那边看了眼,两个人的身形被巨大的绿植挡住,他看不清,耸耸肩表示他也不知道。

不清楚是一回事,黄少天这么一提,叶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也就过了。就几分钟后,周泽楷和苏沐橙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回来,周泽楷绕了一圈又站回沙发后头,一只手就着靠背搭在叶修肩上。

叶修抬起手搭在周泽楷的手背上,手指沿着线条下滑,停在指尖,捏了捏。他仰起头,“你们去谈什么了?”

周泽楷揉着脖子没说话,装作没听清的样子,睁大眼睛嗯了声。尽管装得很像,但这演技在了解他的叶修面前还是有点不够看。长久以来他默默地注视他有多久,就有多了解他。

这两个人说了什么啊?叶修摸不着头脑,盯着周泽楷不断揉搓颈侧的手掌总觉得有些别扭。疑问梗在心头总觉得憋闷着难受,叶修仰头盯着周泽楷看了好一会儿,刚准备开口苏沐橙踏着“嗒!嗒!”的声响回来,一屁股霸占了叶修身边的空位,挽着他的手臂脑袋倚在他的肩膀上,呼得吹了口刘海。

叶修很熟悉苏沐橙为何如此动作——小时候,姑娘受了气,憋闷着无处发泄,回家就喜欢这么挽着苏沐秋聊作安慰,后来叶修代替苏沐秋成了苏沐橙的依靠,再后来苏沐橙长大了,也逐渐学会用更成熟的方式粉饰一切,如此突然叶修也吃了一惊。

不过……叶修用空着的手揉了把苏沐橙的脑袋。他总觉得小妮子今天哪里是受气,分明是故意这么做的。至于目的如何……他还真不懂女孩子究竟在想什么,天马行空的,他自愧不如。

“你们怎么回事?”叶修低下头靠近苏沐橙,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开口问。

苏沐橙摇摇头,侧过脑袋松开叶修,绕到另一边继续和黄少天哥俩好去了。

不理他们。叶修隐隐约约听见苏沐橙置气似的话。


你们到底怎么了?叶修朝着周泽楷挤眉弄眼。

周泽楷摇头,选择闭口不谈,青年脸上挂着的微笑莫名带着丝得意。他掏出手机朝叶修晃了晃,楼上喊人的又开始拉壮丁,他要上去帮忙。




-TBC



爱发电

评论(11)
热度(130)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