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段子






-01


周泽楷是上高中的时候加入轮回。

论年纪和叶修刚开始玩荣耀时差不多大。

两个人认识是在周泽楷出道之前,在酒桌上。

周泽楷到现在都记得空气里飘着尼古丁混着孜然粉的微妙气味。

实在不好闻,回去洗澡都没洗掉头上的味道。

而且那家烧烤店很小,只有两张大圆桌。

他和叶修挨着坐,为了节省空间不得不缩成一团,手臂贴着手臂。

说实话,这段记忆对于周泽楷来说并不算美好,甚至有些糟糕。

因为还小,他只能喝汽水。

酒水单转了一圈儿,回到叶修手里。

周泽楷以为这个大前辈会点听啤酒和其他人对着瓶吹。

以为罢了。

男人晃了晃手腕,冲着服务员指着周泽楷。

“和他一样。”他说。


-02


第五赛季周泽楷过得很难熬。

尽管最终站上渴望的舞台,但接踵而至的质疑令他难以承受。

老队长被迫让贤,自己空降上位,还没做好准备齿轮已经转动。

在隔音室里,握住鼠标的手微微颤抖,灵魂被抽离。

我是谁?周泽楷曾这样问过自己。

面对质疑,他只能不断练习,逼着自己更快地变强。

华丽的操作与优越的战绩可以让观众闭嘴,俯首称臣。

队友可没这么好糊弄。

分明清楚因为队长的交替而心存芥蒂,分明了解因为性格导致团队缺乏沟通。

周泽楷抱着膝盖一个人呆在昏暗的房间里,盯着天花板发呆。

任他想破头,也没想出个解决方法。

人心碎了,即使拼合成原来的形状,也不再是原来的那一颗。


-03


内忧还没解决,外患不期而至。

毕竟是太过锋芒外露的选手,树大招风,所有人的视线都只盯着他一个。

战术意图被频频识破,团队脱节的弱点被暴露地更加明显。

他试图只手遮天,但终究黯然退场。

荣耀,毕竟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04


轮回的势如破竹最初在嘉世身上惨遭滑铁卢。

周泽楷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队友一个一个倒下。

零比十,彻底的惨败。

赛后,周泽楷缩在休息室里玩手机,盯着满屏的方块字,冷哼了声。

十分钟后,他在经理担忧的眼神下自己一个人跑到外头去散步。

那是个冬天,风很大,他缩在立起的大衣领里瑟瑟发抖。

外头很冷,但他心里乱得很,俱乐部里太过压抑,只能出来静静。

他跑啊跑,一连跑过几个街角,最终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撑着膝盖喘气。

喘着喘着,他忽然有些累,就像力气被抽空了一样,突如其来的疲倦。

他抱着膝盖蹲在一棵大树边,垂着脑袋。

他很想大哭一场,好歹可以发泄一下,可他连哭出来的力气都没有。

就像在看见灰暗屏幕上飘起的Defeat。

结束了。他想。


-05


“哟,这不是小周吗?”


-06


叶修提着一袋子饮料零食从便利店出来时就看见蹲在门口树下的周泽楷。

他唤了声,小孩儿过了几秒才茫然地抬头,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仔细看,他的大衣里只有一件队服,没记错的话还是件短袖。

叶修摸了摸鼻尖。周泽楷要强,倒不至于为了一场比赛哭的稀里哗啦。

能把自己冻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也只有这根倔骨头了。

“玩行为艺术啊?大冷天的就穿这么一点。”

他从手上挂着的塑料袋里翻出一袋暖宝宝,递给周泽楷。

周泽楷没有接。

小孩看着叶修挺委屈的,网上那些无聊的恶意中伤又翻上台面。

“废物”、“不粘锅”、“电竞白莲”。

他很清楚这一切不过是无稽之谈,可他没办法无视。

尤其是当一枪穿云被一叶之秋斩落马下,他切实的感受到了两者的实力差距。

眼前的这个人,现在的他,根本赢不了。

周泽楷咬着后槽牙,疲惫的心灵让他没力气去维持以往待人的亲和氛围,盯着叶修的眼睛里燃着火苗。

叶修上下打量着怒气冲冲的周泽楷,却是一声轻笑。

不服输,好事。

周泽楷没有接,他就拆了一个出来,拍在周泽楷头顶。

“我等你来打败我。”

话听上去有些狂妄自大的嫌疑,对于此刻的周泽楷来说却是一剂良药。

中二期的小鬼就要用中二的方法来治。

叶修怎么想怎么滑稽,背过身离开,藏起自己的笑容。


-07


轮回的夏天开始的比以往要晚一些。

周泽楷消失了整整一个夏休期,第六赛季回俱乐部报道时,所有人都没认出来。

他染了一头金发,张扬的造型下却是低眉顺眼的温驯模样,平添一丝冷冽。

刚回去的第一天,所有人都不敢和周泽楷搭话。

毕竟他回房间扔了行李箱就一脑袋扎进训练室不挪窝了,连个询问的机会也没有。


-08


第六赛季周泽楷比第一年过得开心许多。

队友换成一批年纪相仿的成员,等熟悉起来,便开始插科打诨,热闹得很。

但对外周泽楷依然保持着他生人勿进的气场,为了配合他的白毛发型。

确实惊艳。公开定妆照后轮回微博的粉丝凭空增长了一位数。

帅哥有市场,会打扮的帅哥就更有市场。

大多数见过周泽楷白毛的人都说挺好看的。

唯独叶修。

那天比完赛,叶修摁着周泽楷在后台通道转了一圈儿,捏着下巴直摇头。

“显老啊。你这一个十八的看上去和二十八一样。”

叶修双手环胸,默不作声地观察着周泽楷,看他死命撑住的高贵冷峻出现一丝裂痕。

“好看是好看,但不适合你。”

周泽楷深吸一口气,彻底放弃摆架子,对叶修露出一个过分乖巧的微笑。

隔天,周泽楷就去把头发染回了黑色。

这件事让黄少天耿耿于怀。

按照赛程,蓝雨是第一轮最后一个和轮回对战的队伍,他还没来得及欣赏周泽楷的白毛,这丫的就已经染回黑色。

气人,真气人。

他在群里刷了一长排的表情包,最后被周泽楷一句“呵”给堵得说不出话。

作为管理员的叶修顺手给了屠屏的黄少天一个禁言套餐,顺便回复周泽楷。

乖。


-09


以头发为契机,周泽楷和叶修逐渐熟络起来。

聊天什么的是家常便饭,大多数时间还是挂着语音打竞技场度过。

比起被新人墙困扰的第五赛季,第六赛季显得顺利很多,保住季后赛席位令他很满足。

他开心的时候话会变多,等和叶修语音时,原本只有叶修开启话匣子的情况有所改善。

放假回了家,话题也逐渐从荣耀扯回到日常生活。

最后是苏沐橙突发奇想,说要去上海玩,找周泽楷做东道主。

上海地头蛇答应地很干脆,等去高铁站接人时却只有叶修一个人。

后来一问清楚,苏沐橙早就打算好了去找朋友,压根没等周泽楷来,就跟着她闺蜜蹦蹦跳跳的跑了。

“我交给你了,别给我弄丢了啊。”

叶修叼着没有点燃的香烟,在烈日下恹恹地说道。

地铁外太阳很大,洒进车厢里,照得叶修一阵恍惚。

周泽楷把买来的冰水嗯在叶修的后脖子,胡乱地嗯了声。


-10


地铁哐当哐当地快速行驶着,忽然一个急刹车,停在半当中。

周泽楷一个激灵,下意识地搂住叶修,往自己这边带。

车厢里满当当的,人挤人,叶修借着外力自然没抓栏杆。这一急刹,一甩,直接砸到周泽楷身上,手掌抵住周泽楷身后的玻璃门,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地铁广播响起,向乘客解释紧急停车的理由,说是要让位什么的,周泽楷不是很懂。

总之没什么大碍。

周泽楷微微垂下头,猝不及防撞进叶修的眼里。

叶修正伏在他身上,因为拥挤的人群正不断地与自己贴近。

在外面走了一圈,身上出了点汗,有股味儿。

有轻微洁癖的他倒没觉得有多不适。

叶修离他很近,眼神闪烁。

分明身处窘境,在这个情况下,两个人却是不由自主地同时嗤笑出声。

“还是应该打车的。”

叶修偏开头,松开撑着玻璃门的手腕。

周泽楷接住被挤得越来越靠近他的叶修,靠在门上,发出沉闷的笑。

“大概吧。”


他大概是看到了什么的。




-END



今天也在攒钱喝星爸爸了

评论(7)
热度(324)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