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薛定谔的糖 15

前文指路




-15


As your wish.

如你所愿。

叶修一愣,试图推开周泽楷的手滞在空中,尴尬地动弹不得。

男人所有的动作在听见周泽楷这句呓语般的念白后兀地停住,脑袋里乱成一团浆糊。只不过是句歌词而已。叶修如是自我安慰道,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却愣是忍着没有发出太大动静。周泽楷大概是累了,嘟嘟囔囔地又哼了几句,倚着叶修的肩膀睡着了,轻浅地呼吸着。

只不过是句歌词而已。叶修动了动嘴唇,同样的话又喃喃了遍。

这句念白源自一部叫《公主新娘》的电影,代表了最纯真的爱情。按照词作家的说法,他正是在看完这部电影、被这句台词触动之后有了作词的灵感。

你有什么想要实现的愿望吗?

叶修喃喃道。长舒了口气。

 

忙碌起来的时间过得飞快,重新站上舞台的叶修盯着台下黑压压的人群,只觉得一阵恍惚。兴许是身边又多了个人,限定双人组的第一场Showcase叶修少见的在现场表演环节发生了失误,在走位时与周泽楷撞在了一块儿。所幸,二人四目相对,重复了一个撞肩的舞蹈动作勉强圆过失误,这才得以顺利进行。

确实是久违了……叶修抬手敲了敲前座的椅背,在助理转身回头看向他的时候伸出食指、搭在上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把捏在手里的一把一字夹倒给助理。

夹子上全是发胶的味道,在手心里捂得久了,手掌上也沾了些。叶修盯着手掌心看了好一会儿,嘴角勾起个意义不明的笑容,徒然垂下手,盯着窗外快速略过的景物,手指搭在膝盖上,一下一下地打着节拍。

——嗯嗯嗯……嗯……

他随意哼唱着一段儿不知名的调调,没有带上任何的技巧,不过是兴致上来随便哼上两句罢了。跑这一整天行程下来叶修没少说话,嗓音低沉而沙哑。

简单的调调在脑海里逐渐谱成一曲完整的乐章,叶修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即兴发挥的哼唱染上一点儿情绪。兴许是声音有些大了,又或许是车子路过一段颠簸不平的路段,周泽楷忽然发出一声闷哼,在叶修的肩头蹭了下,身子往下滑了点儿,垂着脑袋蜷成一团。

周泽楷这么一动,叶修跟着收了声,有些紧张地低下头瞥了眼,在瞧见周泽楷依旧紧闭着的双眼后松了口气,继续哼唱着,只是音量比刚才小上不少。

经纪人坐在和他们俩隔着一条走道的座位上,正在玩手机。他听见了叶修的哼唱,咦了声。

“新作的曲子?以前没听过。”

叶修若有所思地摇摇头,正皱着眉思考怎么把周泽楷的脑袋往上捞一些不会弄醒他。

“不是。这几天老听小周哼,也不知道什么曲子。”他顿了顿,咽了口口水,“有点灵感倒是真的。”

经纪人的视线在叶修和睡着的周泽楷之间来回摇摆,若有所思。他将手机收回口袋里,咂咂嘴,开口道:“叶修,我以为你是个聪明人。”

也是认识很久的老熟人,话里有点儿什么叶修当然听得出,蓦的失笑。

“这不是人太正直,还不怎么会装傻呢吗……”

经纪人发出无声的大笑,“就你嘴皮子灵光。早让你跟着少天打包进军主持界来着,真惜才。”

叶修抿起嘴角。

“喜欢唱歌呗……”

经纪人的眼神过于意味深长。叶修的口碑在公司里是出了名的,虽然没少干出令人瞠目结舌的大事儿,但论起业务能力和职业态度,没人敢说个不字。能带叶修对于经纪人来说是种荣幸,但他总有种说不算太好的预感,有一块儿看不见的角落总让他心神不宁的。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这是叶修隐退前那任经纪人留给自己的话。

他捂着嘴背过身打了个哈欠,“行吧……我先送你去喻文州那里,再把小周送回去。”

今天叶修的私人行程是去喻文州的工作室做客。他早些日子写了个旋律,拜托喻文州编曲,前几天刚打电话过来说做好demo了让叶修过去听听。

听完经纪人的安排,叶修诶了声,显得有些疑惑。

“先送小周回去,他感冒了好好睡一觉,明天还有事儿。”

经纪人朝窗外努努嘴,说:“比较近就先送你,省得绕路。”

 

多亏了感冒作祟,忙里偷闲的周泽楷难得睡了个好觉,等被经纪人推醒说“到家了”时他的脑袋里还是一团浆糊,只是睁着布满水汽的一双大眼睛眨啊眨,一脸茫然。

经纪人抬起手掌捂住半边脸,即使是淫浸演艺圈多年,见过长得好看的偶像小生一抓一大把,被周泽楷这么一望都难免一阵心悸。他默念了句美色误人,勾起手指敲了敲车窗,示意周泽楷下车。

周泽楷也不知道经纪人的动作究竟是什么意思,无意识地嗯嗯两声,跟着点点头,十分乖巧地坐正,完全是凭着本能在行动。他的视线顺着经纪人的手看过去,也只是歪歪头,打了个哈欠,没有下一步动作。

得,他怎么忘了小祖宗的这毛病,没一阵子哪缓的过来。

经纪人苦笑着拉开车门,像往常一样领着刚起床神志不清的周泽楷下车上楼。

 

几分钟后,周泽楷一个人盘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蜷着个快有他半个人高的公仔盯着黑洞洞的电视机屏幕发呆。经纪人把他送进门后就在满世界找医药箱,挑出适合的感冒药摆在茶几上,嘱咐了几句,这才离开。

身体要紧、早点睡。

经纪人的话周泽楷默默记在心上。他吃了药,端着灌满热水的马克杯环视着空荡荡的客厅。宿舍里现在就他一个人在,至于叶修,周泽楷也不知道他今天会不会回来,甚至不知道他究竟去哪里、和谁,做了些什么。

他一向公私分明。

周泽楷撇撇嘴,捧着水杯一屁股坐下。液面剧烈地震荡着,却始终没有扑出杯沿。

不过,仔细想想,自己也不是对他都能做到开诚布公。

青年兀地发出噗嗤的笑声,脖子向后仰靠住沙发背,盯着吊顶的暖光压不住上翘的嘴角。

就比如他绝对不会告诉叶修自己刚才究竟梦到了些什么。




-TBC




今天也想喝奶茶了

评论(5)
热度(124)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