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孤掌难鸣 07

前文指路



-07



——阿嚏!

周泽楷冷不防地打了个喷嚏,他正盘着腿、坐在训练室中央的地板上收拾行李,肩膀一个用力,差点儿整个人栽进行李箱里。

“杜明你别——诶诶、小周你小心点……”

和外界所想像的沉稳氛围不同,私下里的轮回训练室欢乐得甚至可以用闹腾来形容。轮回现役正选队员最大也不过第四赛季出道,最小的都是这赛季的新兵,本就是年纪相仿的一群年轻人,正是最闲不住的时候,自然能其乐融融。

方明华手里捏着个空荡荡的包装纸盒,咬着后槽牙,正追着杜明满训练室跑。他手上制作精良的纸盒出自他的女朋友之手,里头原本摆着满满的半熟芝芝蛋糕,也是他女朋友做的。姑娘家难免对甜点有种意外的执着,光享受了不够还要自己学着制作,作为男朋友的方明华自然顺带享了口福。她知道方明华最近没少为战队的事情烦心,也就顺水推舟当作慰问,带着满满的关怀与爱意,可以说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好东西。

可惜的是姑娘把东西拿过来的时候方明华在开会,让工作人员放在训练室便匆匆离开。杜明和周泽楷一块儿出门采购,回来的时候看到摆在桌上的盒子,因为平常互相拿零食拿惯了,他也没多想,因为太好吃所以消灭了个干净,等方明华回来看见空荡荡的包装盒自然气不打一处来。

他挥舞着手臂,追着杜明满训练室跑,顺手扶了把快栽进行李箱里的周泽楷。后者摸了摸鼻子,耸耸,摇摇头继续收拾行李。联盟要拍宣传片,他的部分居然需要到海外的摄影棚取景,明天出发大后天回来。因此,在结束了这周最后一场比赛后,他便开始着手准备自己的行李。

周泽楷稳住身形,抬头看了眼还沉浸在追逐游戏中的方明华和杜明,勾起一个不易觉察的笑容。非要说起来,这件事儿自己也算得上半个共犯——不过杜明把糕点粉给自己的时候他拒绝了。

说起原因嘛……周泽楷眯着眼,咬着下唇耷拉下脑袋。经理和自己念叨了不知道多少次,为了上镜他必须在任何广告以及宣传拍摄前保持身材,像芝士蛋糕之类的高热卡零食他最近几天碰都不能碰。

怕长胖是原因之一,主要还是怕上火长痘。年轻嘛。

他正懊恼着,把袖子往上卷了一圈,保持着方才的姿势把经理塞给自己的一大叠面膜塞进行李箱隔层。周泽楷本不想带着这些的,自己又不会用,带着这么大一捆还占重量。但自从连着几次被经理偷偷塞过行李箱后他终于妥协,老老实实地塞进自己看不见的地方。反正不会用,眼不见为净。

耳边杂乱的脚步声响个不停,偶尔混杂着滚轮磨在地板上的刺耳动静和方明华“还是不是兄弟了为什么不给我留一个!”的喊声。周泽楷勾起指节敲了敲地板,纠结了一会儿,一手捏着购物袋一手拎着行李箱,磨蹭着往后挪了个位置,给沉浸在追逐游戏中的两个人腾出更大的空间。

他的背抵上身后的桌子,揉了揉后脖子,掰着指头算了算,除了等会儿要上楼拿的衣服外还缺没缺什么。

“这个拿去。”

周泽楷正思考着,左肩忽然被拍了拍,抬起头,挡住视线的是一只举着药盒的手,手腕纤长,骨节突出,在他看来是一只线条足够优美的手。

江波涛的手也挺好看的。周泽楷顺着腕子、视线沿着手臂往上瞥了眼,江波涛低着头,正神色严肃地记录着什么。电脑屏幕上播放的是别的队伍的比赛录像,估计是在做战术研究。

真努力。周泽楷不知为何有些感慨。私人立场上的事暂且不谈,于公,江波涛确实是个足够出色的队友。电子竞技的世界向来不乏天赋异禀的选手,努力反倒成了勉强立足的资本,不光如此,劲儿还得用对了地方。教练组当时向高层推荐挖角江波涛的一大原因就是看中了他的战术才能,主教练甚至拍着胸脯打包票说好好培养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喻文州。作为队长,周泽楷认同前半句,但比起身处蓝雨最核心地位的喻文州,江波涛反而更像是团队的粘合剂,定位大相径庭。

踏实、可靠,无论哪一点都正好戳在周泽楷的取向上。

他的视线从电脑屏上又转回江波涛的手上,思绪又飘得老远。提起漂亮的手,不得不提一句职业圈里公认的“美手”“叶秋”,当年因为一个手部出镜的广告而被模特公司上门要人的壮举至今是个传说。

确实是好看啊……他低下头,瞄了眼自己摊开在膝盖上的掌心。许多年前的记忆又被翻了出来,那双手附在自己手背上的触感早就记不大清了,但流畅优美的线条和大致的轮廓依然记忆犹新。

应该比江波涛的手指要长一些……是不是有种说法是手指长短和身高有点关系?


“傻笑什么呢?”

周泽楷正认真的思考身高与手指长短之间的关系时耳边冷不防响起江波涛的询问,瞧见面前的手腕抖了抖,这才回过神。

“啊、抱歉。”他抬起头,江波涛早就停了笔,正支着脑袋垂眼瞧着他,微微蹙眉,眼里写满了疑惑,便迅速接过他手里的药盒,“谢谢。”

江波涛嗯了声,冲着周泽楷笑了笑,在受到对方遇见柔和的微笑后心底暗暗地叹了口气,不由得晃了晃手,挺直腰板。说起来,“周泽楷话不多想的多”这件事儿江波涛是清楚的,但他究竟在想些什么,如果周泽楷不愿说,谁也猜不到。就比如刚才他们满面愁容的小队长忽然盯着自己的手发起呆来,看着看着又露出一个有点儿傻气的单纯笑容,表情变化他实在是捉摸不透。

他收回了手,逮住正在奔跑的杜明摁回椅子上,指了指正倚着靠背打盹的吕泊远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这才回过身,双手捧住马克杯装作不经意地开口,“小周啊。”

“嗯?”周泽楷正在往行李箱里码充电插头,停下动作回头注视着江波涛。

“刚才……想到什么了?”他捧起杯子喝了口水,“看你坐这儿傻笑。”

江波涛的表情里带着明显的揶揄,对方没想藏,周泽楷当然看得出来。沉吟半晌,忽然有了想法。

“很在意?”他反问道。

周泽楷眼底一闪而过的小得意让江波涛忽然有些挫败。问题太微妙,实在不好掌握。

“感觉你很开心。”话说到这儿戛然而止。江波涛站起身,打着哈欠说自己困了就匆匆离开训练室。周泽楷盯着江波涛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耸耸肩,脚尖勾住行李箱一盖、拉链一紧,便拉开椅子用脚踹进桌子下方的缝隙里。

他攀着扶手站起身,坐回到自己的位置前。早就停止追逐游戏的方明华正半躺在放倒靠背的椅子上,举着手机憋着笑,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周泽楷有些好奇,拍了拍方明华,在对方转过头后冲手机屏幕的方向眨了眨眼,示意自己很好奇他在干什么。

“哦,少天他们今天去拍宣传片,和叶神还有苏沐橙去吃饭了。”方明华声音发颤,语气里是藏不住的笑意,“哎呦……少天和叶神玩大冒险输了,喻文州拍了视频传群里,乐死我了——”

方明华问周泽楷有没有兴趣看看,后者当然连连点头。视频里黄少天、苏沐橙和叶修三个人围着圆桌坐着,黄少天举着手机一脸局促,挥着手冲着镜头大喊“别拍了”。叶修支着脑袋直乐,一边煽风点火地冲着黄少天说“愿赌服输”,一边支使苏沐橙拦住拍摄的人。周泽楷隐约听见一句“不会的”,是喻文州的声音,看来举着手机拍视频的人是他没错。

黄少天选的大冒险,惩罚是选择通话列表的第一个人表白。内容有些俗套,但游戏的乐趣正在于此,也没人反对什么。黄少天哭丧着脸冲着镜头展示了一下通讯列表的第一个人,A字开头,是蓝雨俱乐部的工作人员。通话从对方接听到黄少天一脸惊恐地挂断总共不超过三十秒,随后就听见喻文州沉闷的笑声和黄少天“完了完了她一定以为我偷偷喝酒回去要骂我了”的嘀咕,有些茫然。后来方明华同周泽楷解释说,现在正赛季,蓝雨有明确的禁酒令就怕闹出什么幺蛾子,他打电话的那个工作人员正好分管这一块,自然要说几句。

周泽楷花了点时间才理顺其中的逻辑:黄少天和喻文州的关系蓝雨上下谁不知道,能让他做出如此破格举动,估计他们的工作人员只会以为这个不省心的喝醉了撒酒疯呢。

真可怜。周泽楷评价道。

他捧着方明华的手机,把视频又看了遍,抿着嘴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总觉得……场景有些似曾相识。




-TBC



今天也在攒钱喝拿铁了

评论(7)
热度(332)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