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薛定谔的糖 11

前文指路




-11


“我觉得不行。”

叶修收回扬起的脑袋,矿泉水瓶拧紧了瓶盖后就捏在手上,起身准备去休息室外走动走动。他嘴里含了口水,说话有些含糊。

经纪人对他的话显然并不认同,咬掉小半的汉堡被放在一边,“不一定啊,他们本来就名义夫妻,端人设呢,肯定要复合的啊。这人设要卖下去。”

“说不定人破罐子破摔呢,是吧?”叶修的手搭在门把手上,侧过半个身子,伸手,把矿泉水瓶放在门口的化妆台边。前些日子娱乐圈的一对“金童玉女”被媒体曝光说早已离婚,女方以前和叶修是同一网络综艺的固定主持,交情还算不错,出了这事儿难免八卦几句。

现在网络上的说法众说纷纭,认为他们会复合的占了大多数。叶修不清楚内情,只不过,圈内人都知道所谓的“金童玉女”不过是公司的包装,二人之间的感情远没有外界所描绘的那般波澜壮阔、海誓山盟,就连结婚都是奉子成婚,孩子早在出生后被偷偷送到了国外的亲戚那儿抚养。

对于事件的两位主角叶修并不想过多评价,那都是别人的家务事,自己这儿最多关起门来和亲近的人八卦两句,这事儿就算翻篇。至于后续发展如何……他也不是很关心,毕竟赖不到他头上。

至于“人设”,叶修也不好评价什么。作为一个Idol,他脑袋上顶着的标签可不比那位八卦的女主人公要少。仁者见仁吧,虽然他并不觉得“维持人设”这件事本身有什么对错之分,但那些个被路人嘲讽“挂羊头卖狗肉”的……不可说,不可说哟。

 

自打从组合里单飞、选择solo出道,身边少了值得信赖、相互扶持的队友,叶修愈来愈习惯于独自承担一切。离新专辑公开Showcase开始还有一段时间,他像以前一样,寻个没人的清净地儿理理思绪。

青年刚打开门,摁着把手往外一推,伴着塑料摩擦嘶啦嘶啦的声响,一低头,看见门下压着个塑料包装袋的边角,看样子是这次准备发放给现场观众的应援周边,隔着半步的位置还落了张工作证。

他把包装袋捡起的时候顺手拾起了工作证,翻到正面,是一张清秀的少年面孔,挂着过分标准的微笑,有几分少年老成的意思。

咦?

工作证是粉丝志愿者的特制版本——比起普通职员的设计要更花哨一些。少年的长相着实眼熟,毕竟前段时间一连遇见两次,哪一次不是印象深刻。

叶修扫了眼印在证件照下方的ID,叫“K”。他松开挂在工作证上的抽绳,抽出夹在防水外壳里的卡片,出于信息保护的考虑,这些志愿者的信息卡外侧只印制了他们的照片以及ID,姓名和临时工号被印在卡片的内侧,外人看不见。

周泽楷。

三个字在舌尖滚了一遍又一遍,最后一个咬上去脆生生的,嘴角向两边咧开,合上唇瓣时正好是微笑的唇形。

世界真小。

他小心地把工作证回复原样,插着腰立在走廊边,抬起的手晃着工作证和装有周边的袋子,抿起嘴角。视线在忙碌的走廊里扫了个来回,在视野内闯入某个挺拔的身影后放下悬在半空的手。

世界真小。几秒钟前还挂在嘴边的嘟囔又被重复了个遍,大步朝着那个身影走去。

青年本想找个工作人员把这些东西还给外场的负责人,不过那位“失主”还没走远,现在看来没有叨扰旁人的必要了。

 

“周泽楷?”

被唤到名字的少年停下了前进的脚步,停在原地,不明所以。大概是公司的文化,工作人员之间以昵称相互称呼的居多,负责人和相关的工作人员即使知道真名,也是喊自己叫“K”。他在公司里除了吴羽策也没认识的人——吴羽策这会儿应该正忙呢。

这就更纳闷了。还能有谁呢?周泽楷对此毫无头绪。喊住他的是个男声,听上去还怪熟悉的。

他搂着箱子,艰难地转过身。背后几步路的距离外站着个青年,黑色的西装上被镶嵌上细碎的人造水晶,绽开成类似扇形的形状。

华丽的舞台服装装饰确实夺目,但在周泽楷看来,无论是多华美的服饰,比起身着服饰的主人都要显得黯然失色。

他吞了口口水,喉结上下滚动。

是叶修。

作为粉丝,饭心使然,“遇见偶像要做什么”的清单被列的满满当当,花哨得很。但等真人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时,胸腔内翻涌的激动与欣喜梗住了咽喉,太多想说的话散成一团乱麻,嗫嚅半晌,千言万语最后归为一句“你好”。

他的沉着与矜持在这个有些闷的走廊里被打包扔出了大脑,甚至来不及思考为什么叶修会出现在这里、自家idol为何会知道自己的名字。他看见叶修朝自己的位置又走了几步,对他来说过于鲜活的形象被放大了无数倍。一个“你”字刚刚出口,剩下几个字又被慌乱的他囫囵吞进肚子里,嘴唇微颤,始终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原谅一个激动小粉丝的失态吧……谁家偶像不是自己捧在手心的星星啊。

 

两个人本就离得不算远,再加上叶修又往周泽楷那儿走了几步,前者可以轻而易举地捕捉到后者脸部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太有趣了——这么说出来多少有点不尊重的嫌疑,但周泽楷此刻呆愣愣的可爱表情真的有些滑稽。

因为欣喜而剧烈震动的瞳孔取悦了叶修,在无意间撞见过眼前的男孩儿成熟稳重的一面后,如是反差终于有了点符合他尚显稚气脸庞的情绪。

真想摸摸他的脑袋。

叶修在签售会上没少对粉丝这么做过,以前跟队友学的。这么做的原因有二,安抚粉丝情绪是一方面,更多的是有种“好可爱啊”的感慨在,尤其是哭花了精心修饰的妆容却要强撑笑意,抽抽噎噎诉说自己有多喜爱他的粉丝。

不是长得可爱,不是狼狈的样子看着滑稽,而是说“值得被爱”、“值得被守护”。

其实吧,Idol与粉丝之间的羁绊,永远不是“我爱你,但你永远不知道我是谁”这样悲伤的单箭头,而是双向的、能够彼此依靠的关系。

周泽楷也是,不过有那么一点点小特殊吧?

叶修微微勾起嘴角,在距离周泽楷两步远的地方占定。

 

“周泽楷?你好啊。”




-TBC



今天也在攒钱喝奶茶了呢


评论(14)
热度(438)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