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Ecstasy

※原著向,ABO,私设,段子,玩梗




如果让叶秋再做一次选择,他一定不会推掉今天的晚宴、来陪叶修瞎胡闹。

叶大总裁手臂上挽着叶修的薄外套,站姿挺拔地立在正低头查看手机的叶修身后。他身上套着叶修翻给他的短袖,涤纶布料摸上去自然不比棉麻的舒适,过于肥大的版型看上去有些邋遢。平日里,叶秋大多出入的是商业谈判的场合,西装革履占了多数,并不习惯这样短袖牛仔裤的打扮,显得有些局促。

叶修眯着眼,凑着屏幕瞧了好一会儿,放大数倍,总算看清了电子票根上写着的座位号。他把手机还给叶秋,给他报了个数字,转头走向右手边的小展台边。

展台周围熙熙攘攘围了不少人,台面上摆满了标记有数字的磁石贴,分门别类地摆好。台子后是一大块展板,左右被划分成两种不同的色块,上面已经被贴上许多磁石。展板的左右两个顶角挂着两个圆盘,上面画着两个LOGO——一个是微草,一个是轮回。

这是联盟的竞猜活动,现场粉丝票选自己认为本场比赛的获胜队伍,并将自己对应的座位号磁铁贴上展板。如果该队获胜,则会在支持者当中抽取几名幸运粉丝,与获胜队选手进行互动。

叶修隔着口罩揉了揉鼻尖,面对着展板纠结了好一会儿。轮回的区域里磁铁已经连成了一小片,但这儿终归是微草的主场,比起另一边快要蔓延过边界的磁铁总是不够看的。

他又思考了会儿,走到展台后的小姐姐面前,报了自己的座位号。

“五排二十九,轮回。”

小姐姐埋头在桌面的一摞摞磁铁里找标有“五排二十九座”的那块,找到后捏在手里,又确认了一遍。

“是轮回吗?”

叶修点头。

小姐姐把磁铁摁在展板上,手却没有挪开。

“是轮回?”她又重复了遍。

叶修有些哭笑不得。

“没错。”

小姐姐哦了声,收回手。

“真的?”她又带着一种不确定的口气开口。

叶修这回没有回答,只是耸耸肩,转身又走回到叶秋身边。哥哥在做些什么弟弟可都看的真切,他把外套小心地披在叶修身上,微微蹙眉,开口道:“你不是说微草赢面大吗?”

这是开车过来的路上叶秋听叶修分析的,内容他一个字都没听懂,总而言之,结论就是微草的赢面比轮回要大一些。再退一步讲,这里可是微草的主场,粉丝大多都是忠实于自己支持的队伍,这也是为什么即使是圈内公认的人气战队依然如是惨淡的原因。

叶修拉上外套的拉链,他现在身子骨可不如从前那般可以随意糟践,室内空调开得很低,也不能再忍忍就算过去,还是老老实实穿了件外套。

“皮一下。”叶修半开玩笑地回答道。

什么和什么啊……叶秋把自己脑袋上的棒球帽扣到叶修的头上。

“你也很厉害,穿着轮回的队服到微草主场看比赛。”叶秋的视线在叶修身上来回扫了几圈,“这事你也没通知周泽楷……现场被人认出来没人帮得了你。”

叶修调整了一下帽檐的角度,因为压得比较低,他只能扬起脸来看叶秋,“所以我找你过来咯……医生也同意了,这你总没话说吧?”

叶秋忍了好久才没有冲着大他不知道几分钟还是几个小时的哥哥翻白眼。

“不过我看了,一共才三十来个人,三十个里面抽十个粉丝上台,你被抽上去的概率很大。”叶秋轻哼了声,跟在叶修的后面,“抽上去怎么办?”

叶修正在研究贴在地面上的指示标,淡淡地回了句,“不知道啊。”

还真是越来越像了。叶秋腹诽道。


一种奇妙的异样感在周泽楷心里徘徊了好些日子。

他说不上根源何处,积郁在胸口的情绪无处发泄,烦闷累计叠加,最后成了种难以名状的冲动。

比起确切的知道自己在烦恼些什么,如是毫无头绪才最令人挫败。好像是从叶修说自己不舒服回家休息两天开始的。他坐在后台,把玩着外设包上的白熊挂件。这是他和叶修出去遛弯时在扭蛋机里转的,他一个、叶修一个,自己的一直挂在外设包上,后者的被当成钥匙串儿随身带着。

孙翔盯着周泽楷看了好些时候——就连队里最大大咧咧的家伙都觉察到队长的异样。他扯了扯方明华,掩着唇悄声询问他周泽楷怎么了,今天打比赛也是,整个人和羊圈开闸似的,扑腾扑腾往前跑,拉都拉不回来。

方明华对于孙翔的比喻不置可否。的确,今天的周泽楷比往常要更加飘逸,他有好几次差点没跟上对方的操作。不过也归功于此,周泽楷的突然爆发打得微草一个措手不及,方寸大乱,团队赛获得压倒性的胜利,下场时他分明看见王杰希探究的视线时不时往周泽楷身上扫。

很可惜,不管王杰希或是孙翔在好奇些什么,他方明华是真的不知道。

在休息室待了会儿,江波涛结束了常规的赛后采访,工作人员到休息室通知他们拿着准备好的应援礼物上台进行粉丝互动。因为有队员分散去海外直播源进行采访,进行互动环节的只剩下六个,大屏幕上抽取的也只有六个粉丝。

二排十二,七排八……周泽楷一个个数过去,刚好六个,也算是主办方的用心了。

他盯着屏幕上最后一个幸运观众的座位号,五排二十九,微微咧起嘴笑了。

叶修的生日。

说起这个,也不知道他看病看得怎么样,一直没和自己说。


舞台离观众席不算远,第一排距离舞台边缘不过两三米。周泽楷按照主持人的指示站定,拎着战队周边纸袋的手背在身后,视线下垂盯着脚尖。

他正研究脚下的LED屏幕灯管排列的样式,手肘被旁边的江波涛撞了一下。副队长探过身来问周泽楷是不是惦记叶修的事儿。他记得周泽楷在俱乐部里提过一次“叶修回家了”,他们知道叶修是北京人,再说要回家多半是回北京。

周泽楷没有否认。江波涛继续追问他有没有结束后去看叶修的打算,后者却是摇摇头。他现在也不知道叶修是什么情况,发短信问小舅子也没个回应,哪来的下一步计划。

正郁闷着,周泽楷忽然被主持人喊到了名字。青年迅速抬起头,在面对面前看上去过于兴奋的姑娘时也只是微微一笑,递完礼品后又迅速背过手,视线盯着脚尖。

这样的互动对他来说有些无聊。抽上来的大多是姑娘,加油的内容对他来说是一种理所应当。唯一的笑点大概是有个方明华的粉丝上来说“方明华节日快乐!”——这话可没毛病。一来方明华是队内奶爸,二来方明华年初喜得贵子,非要算算可是真正的“父亲”。

对哦,今天是父亲节。

周泽楷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什么,说起来他还没给自家老爹道上一句问候。结束了给他发条信息吧。他想。


“好,最后一位观众。”

主持人把麦克风换了一只手,盯着眼前带着口罩和帽子遮住大半张脸的观众,只觉得有点儿滑稽。来人的外套拉开一小半,露出的衣领他很熟悉,和他身边站着的队员是同款的队服。

男粉丝,真稀奇。主持人露出无比专业的笑容,把麦克风推给来人,做了个“请”的手势。

叶修双手接过主持人递来的麦克风,只觉得新奇。这个舞台叶修不是没上来过,但作为幸运观众倒是头一遭。他把麦克风举起,双手环胸,清了清嗓子。

都说了是“粉丝”,演戏演到底。前面的人是怎么说的来着……

“咳咳、那个……我是周泽楷的粉丝。”叶修努力回忆着前面几个小姐姐上台后的说辞,“就……轮回加油吧。说太多我怕被微草的朋友们怼啊。”

主持人勾起嘴角,心想这个人还挺有趣,宽慰道,“微草安保挺不错的,放心说。”

叶修比了个OK的手势。

“那我有一个要求,不知道可以不可以。”他舔了下嘴唇,隔着口罩只能看见肌肉的细微运动,“我想和周泽楷抱一下,成不?”


“那我们问一下,周泽楷愿不愿意。”

周泽楷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自己的名字被喊了好几遍,他没有反应。台下忽然爆发出一阵尖叫,接连的“不要”伴着队友压抑的笑声响起。青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听见主持人在喊自己,有些茫然地抬起头,实现正好对上站在台侧的男人。

他一愣,笑得有些无奈。

叶修怎么把自己裹成这个样子啊……

见周泽楷没有反应,主持人又重复了一遍请求。青年一愣,这才意识到原来还没人认出这就是已经退役的“教科书”叶修。

青年沉默的笑容被主持人曲解为羞涩和为难,立刻借着呼喊的观众为二人解了围,说还是握手,就算是男粉也不能独占楷皇。

“独占”这个词用的很妙。叶修一个一个人招呼打过去,没人认出来这就是叶修。他暗暗得意,很可惜的是,这个周泽楷还真被他独占了。

终于轮到青年。叶修伸出手,轻轻地说了声加油。周泽楷回握住叶修的,装作没听清的样子俯下身,凑到叶修的耳边。

“都不和我说。”他抱怨道。

“想给你个惊喜。”他们两个人挨得很近,现场很吵,普通的说话声也只有他们俩能听得见,“惊喜不?”

惊喜,可惊喜了。

周泽楷皱起眉,装得更像没听清说什么的样子,想要拖长时间。

“看病怎样?”

“你想知道?”叶修往后躲了点儿,周泽楷说话时的热气全数扑在他的耳朵上,痒痒的。

周泽楷当然想知道。


“等你结束我们再详细说好了。”叶修勾了勾周泽楷的手掌心,示意对方松开,在站直后冲着对方微微一笑。

“节日快乐,周泽楷。”

他匆匆离场,留下的是旁边一头雾水的孙翔。

“你那个男粉怎么祝你父亲节快乐?”孙翔狐疑地上下打量着,“你哪点像个老父亲了?”

隔着周泽楷的江波涛憋着笑。

“小周请客吃夜宵你最开心了。”

“那是我饿了!”孙翔反驳说。


他们没注意到,夹在中间的周泽楷经过几秒的困惑后终于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一直盯着地板的视线忽然飘向场馆的出口,直到主持人宣布结束才几步一回头,盯着被光线描绘出的柔软轮廓恋恋不舍地离开。




-END





评论(33)
热度(610)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