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薛定谔的糖 10

前文指路





-10



这是他的第一首自作曲,吴羽策为它所倾注的精力旁人无法想象。他也没想过要一步登天,会受到批评早就做好了准备,只是没想到能够受到专业制作人的指导,亮点部分也得到了舞台前辈的首肯,自然心情不错,将这份喜悦分享给了周泽楷。

周泽楷听吴羽策用一种过分压抑的语调向自己炫耀是在午休的时候,两个人面对面坐在食堂里蹭空调。马上要考试了,周泽楷正叼着奶油面包背公式,耐心地听对方讲完,而后点点头。

“再接再厉。”他开口鼓励说。

吴羽策买了罐冰可乐,拉开易拉环,举起罐子仰着脑袋,只是隔开灌口悬空倒了一口,便把易拉罐推到周泽楷手边。碳酸饮料喝多了对身体不好,也容易发胖,他需要保持身材,也就过过嘴瘾。

周泽楷皱着眉嫌他浪费,吴羽策哼了声狡辩说嫌浪费你自己喝,我没碰口子。

“哦,对了,叶秋也听了。”吴羽策把玩着摊在面前的打印纸,“他说你的词很有意思,还说想见见你。”

——噗!

周泽楷微张着嘴,木木地盯着手指上滴落的奶油。面包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自己攥成长条的形状,内陷奶油噗噜噜的从开口冒出来,沾了满手指。

吴羽策比周泽楷先一步反应过来,咬着下唇,转身去给周泽楷借纸巾,回来的时候那家伙还保持着他离开前的姿势,一动不动。他把餐巾纸扔到周泽楷面前,少年毫无动静。他张开五指在对方的眼前晃了晃,还是毫无反应。

偶像魅力大过天哦。吴羽策腹诽道。

 

在座椅上呆坐了还一阵子周泽楷才从狂喜之中缓过神来。奶油干在手上,黏糊糊的,擦不干净。快到上课的时间,周泽楷只能先跑回班里,拎着水壶走到教室窗台边的一排花盆边,蹲在地上,手悬在花盆上方,用水壶里的水先冲一遍,下课了再去洗手。

他心情不错,小声地哼着不知名的调调。小艾抱着一叠练习册从后门进来时正巧撞见沉浸在自我世界里的周泽楷,用胳膊肘轻轻顶了下。

“怎么了你,过了个中午就乐成这样?”

周泽楷甩干净手上的水珠,面对小艾的提问只是微笑。女孩怀里堆着的练习册有点儿多,垒过了半个头,看上去摇摇欲坠的。他顺手抽掉了最上面的那一层,两个人一前一后往讲台走。

趁着这个时候,小艾告诉周泽楷,她有点儿事和他说,让他大课间的时候在教室里留一下。周泽楷哪知道小姑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狐疑地同意下来。

好不容易挨到大课间,周泽楷在姑娘往自己面前拍了一张类似信纸模样的玩意儿后终于知道这姑娘为什么说个事情非要搞得和地下党接头一样神神秘秘的——信纸是一张邀请函,叶秋新专辑Showcase的。

“恭喜。”周泽楷之前在叶修的官方FanCafe里看到过有这么回事,但因为是半公开的形式,只在官方FanCafe内部抽取申请的会员参与,并不向外界公开售票,能不能拿到邀请函也是凭运气的。

小艾摆摆手。Showcase的标注预约人数过万,而抽选人数不过几百,她哪有这种好运气。

“没,这是求了我爸好久才搞到的媒体邀请,到时候跟着另一个小姐姐一块儿进去。”小艾抹了下额头,长舒了口气,“不过这不是重点。”

姑娘伸出两根手指,在空中晃了晃。

“我和你来是商量件事儿,你有两个选择,我随便你。”

 

前不久,叶修翻牌站子的饭拍图使得站子的人气一度暴涨。小艾之后又陆陆续续地发了几波独家,但发来发去也就巡演的图和机场的接送机,再没有新的独家可发,于是她一琢磨,便把主意打到了Showcase上。

之于OhYEs!,周泽楷与小艾分工明确,只操心美工相关的问题,对于运营自然不如小艾熟练。他盯着小艾看了好一会儿,总觉得姑娘话里有话,却不知道她究竟想表达些什么。

猜不透。

小艾给了周泽楷两个选择:第一,拿着这张邀请函去媒体席拍照;第二,以粉丝志愿者的身份进后台。

两种选择算是殊途同归——总之,都是为了混进剧场看Showcase而已,唯一的区别大概是媒体席可以随心所欲的拍照,而做粉丝志愿者需要老老实实干活、没那么自由罢了。

周泽楷心里是更倾向第一种的,拍照是他更乐于为之付出的,而粉丝志愿者对他来说则是个全新的领域。他以前只是听说过经纪公司有这么一种体系,招募粉丝帮助工作人员进行维持秩序、物品发放等辅助工作。粉丝付出了体力劳动,同样的,公司会给予这些人例如签名专辑、例如限定周边之类的“报酬”。因为粉丝志愿者相当于官方工作人员,工作辛苦,审核流程严格。

而且,肯定见不到叶修。

周泽楷无意识地扣弄着课桌的边角,嘴角绷紧,一言不发。小艾坐在周泽楷对面,双手搭在膝盖上,周泽楷注意到女孩的手指正紧紧地攥住校裤裤腿的布料。

他想了想,如果自己收下邀请函,那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拍照了。

这么想想还挺兴奋的不是?

周泽楷深吸了口气,眼睛一闭,手指摁在邀请函的边缘……

“你去吧。”

他把邀请函用力推到小艾面前,撇过头,盯着窗外枝头挂着的落叶,看了好久。

 

一周后,周泽楷抱着一个将近半个人高的纸箱,在经纪公司内设的剧场后台蹒跚前行时,迟来的后悔涌上心头。倒不是说干活累,习惯了自己生活的小孩儿什么粗活重活没做过。比起体力上的疲劳,更多的是心累……

天晓得公司的负责人在看见他来了之后有多兴奋。

通道里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大功率的中央空调显得形同虚设。手心里冒着汗,周泽楷在靠墙的地方停下,用膝盖顶了顶调整位置,继续往前走。

再往前走上几米,靠左手边的地方有一扇门,门口贴了张A4纸,纸上用加粗的黑体字打印了“叶秋”两个大字。这扇门一直紧紧闭着,偶尔有进去的工作人员,看样子是艺人休息室。

周泽楷盯着门看了好一会儿,匆匆离开。

他不是不能趁乱打开叶修休息室的大门,但他没有这么做。

 

——啪嗒

——咔哒




-TBC



今天也在攒钱喝奶茶了呢

评论(6)
热度(420)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