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 禁止未授权行为 // 只回私信

Black

※idol paro,老文混更,段子


※搞事小料预售!!!了解一下 


※一个妄想:如果他们同属于一个偶像团体的话。

 

 

叶修起床时发现自己隔壁的那张床已经空了。他在床上呆呆地坐了会儿,神智逐渐归于清明,熟手把垂在眼前的碎发撂倒后脑勺,随手扯了件卫衣一套,慢悠悠地从床上爬起来,往客厅里走。

周泽楷正盘着腿、坐在客厅的穿衣镜前戴美瞳,听见身边的动静后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眯起一一只眼,微扬起脑袋,看着旁边的叶修。

“美瞳又带不上去了?”他问道。

叶修在周泽楷旁边坐下,过分宽大的卫衣下摆包住了蜷起来的腿。周泽楷一手举着辅助棒一手摊开搭在膝盖上,指尖上还挂着晶莹的水珠,眼睛冒着血丝。看来奋斗了好一阵。

周泽楷看着叶修把放在自己腿边的湿纸巾抽过去擦手,便默默地把手里的小东西递给叶修。他的手撑在地上,身子压得比叶修低了些,扬起脸,方便对方操作。

“今天是有通告吗?这么早起来捯饬。”叶修熟练地将美瞳过了遍护理液,放在辅助棒上,撑开周泽楷一边的眼睑,“我看你好久都没带美瞳了。”

“今天录团综。”

周泽楷眨了眨眼,让美瞳滑到正确的位置,多余的护理液顺着眼角流下,舌尖泛苦,含含糊糊地开口。

叶修的指腹蹭过周泽楷的眼角,擦干,又准备戴另一片。他将周泽楷的脑袋摆正,听完对方的陈述后不由得皱眉,说道:“不是十点才去吗?”

他十分迅速地帮周泽楷戴好,上下打量一番早就穿戴整齐的周泽楷,手一伸,十分顺利地在对方的外套口袋里找到了手机。

“你看看现在才几点。”

周泽楷在黑黢黢的手机屏上只看到个模糊的轮廓。手机是新换的,贴了膜,没法像以前一样当镜子照。他没由来得想起前些日子自己老是习惯性地把手机举起来,却什么都看不清,只能悻悻地收回,被叶修看到让他把手机膜给撕了的事儿,只觉得好笑。

叶修念叨了句,同一时间,手机屏被摁亮,数字时钟明晃晃的“8:15”有些扎眼。

手指在开机键上摁得久了些,指纹锁自动解锁,跳成了桌面。

周泽楷挠了挠脸颊。

“Meiko要来。”他说。

叶修眯起眼睛哦了声,尾音拉长了声调,闹得周泽楷脸颊发烧。Meiko是比他们更早出道的女子偶像团体的成员,周泽楷是出了名的Meiko的粉丝。最近他们俩所在团体的固定团综正办的红火,Meiko刚拍了新电视剧,打算借着平台做宣传,反倒是遂了周泽楷的愿。

“怪不得。我说你怎么这么积极呢……小周?”叶修把手机放回周泽楷的口袋里,“可惜你这新发型还不能公开,现在不正流行小奶狗吗?”

最近,他们正在筹备新专辑,周泽楷染回了黑发,整个人乖得不行。

周泽楷嗔怪地瞥了叶修一眼。他伸出手,摆弄着叶修翘起的发尾。叶修的头发手感并不好,有点儿发涩。

“怎么又染回来?”

叶修一向以黑发形象示人,这次新专辑公司和叶修商量说寻求点突破,染了个很浅的亚麻棕。叶修本身就白,倒也很适合。

可惜这个在外人看来十分契合本人气质的新发型在第二天就被叶修投了否决票,拍完封面照片后就去把头发刚给染回了黑色。

“打结扯得头皮疼。”叶修的手搭上周泽楷的,领着对方的手指穿过发尾,“本来还想剪的,村口的托尼老师拦住我说再剪就要剃了,就没剪成。”

——噗

周泽楷本来没想笑的,但他一看叶修的脸,笑意就这么自然而然的浮上脸颊。




-END



今天也在攒钱喝奶茶了


评论(8)
热度(175)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