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薛定谔的糖 09

前文指路






-09



回应周泽楷的答案的却是吴羽策的一脸迷茫。他“啊”了声。

“你这是‘不’还是‘要’?”

周泽楷丝毫没有正面回应的打算,面对吴羽策的追问全然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任凭对方如何揣测都是紧绷着嘴唇,就是不肯吐露半分。

毫无疑问,吴羽策提出的可能性对于现在的周泽楷来说无比诱人。和叶秋同台,对于作为粉丝的他来说确实是种褒赏,这件算不上多大的工作邀约甚至可以让自己唠叨好一阵子。

但是吧……周泽楷扬起脑袋,舌尖扫过下唇,眼神晶亮。

人都是贪心的,即使貌似淡薄如周泽楷,心里究竟揣了多少野望,这些秘密可未曾向任何人吐露过。

与叶修肩并肩。这才是他想要的。他想让叶修能知道自己,不仅仅是工作伙伴,还可以更亲密一些,朋友啊什么的,再深厚些也不碍事儿。

欲望这事儿,填不满的,周泽楷也不列外。

他可不甘心与叶修同台的机会是经由他人的安排,要做,那他要手握决定权的那个人。

再退一万步讲……他确实对出道当偶像没有太多兴趣啊。为了追星所以选择做练习生争夺出道机会什么的,实在是有违本心,他做不到。

再说了,接近偶像这事儿,又不止进公司这么一种,是不?

周泽楷撅起嘴,吹开搭在眼皮上汗湿的刘海,嘴角一咧,又是个明媚的笑容。


就算被拒绝,吴羽策倒也没太意外。类似的对话在两个人之间发生过太多次,周泽楷也清楚,吴羽策会如此不厌其烦,同自己三番五次提起这事儿多半是打心底里觉得自己合适,也不会有不耐烦的情绪。朋友的性子他还是摸得门清。

但周泽楷不知道的是,他“过分”的善解人意反而令吴羽策感到挫败。老话总说“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偏生周泽楷这颗原石自己拒绝了受到打磨的机会。展示的机会被一票否决,又谈何发光?

就算过了几天,吴羽策还是越想越觉得郁闷,好不容易燃起的小火苗又给熄了个干净。他本以为,周泽楷最近突然开始自己练舞,可能有了说服他的借口,没想到还是一如往常,毫无改变。

都忘了他这个人也是随性惯了。吴羽策挠了挠脸颊。


叶修打着哈欠从录音室里出来,站在走廊上,抬起手臂伸了个懒腰。新专辑的录音正在按照日程表顺利进行,偶有突发状况,倒也能顺利应对——虽然他就是那些突发状况的罪魁祸首。

他向来时随心而为的。为了呈现最好的作品效果,录音当天临时推翻编曲重新制作都是常有事儿。前几天也是,录音录到一半的时候突发奇想,说要改编曲构成,转头就和制作人讨论哪里要加哪里要删,做完导唱带后再拿去给A&R Team审批,获得首肯后再继续录音。

叶修的制作团队和他合作了好几年,早就习惯对方的“完美主义”,配合良好。这会儿,叶修是被制作人赶出录音室的,说是他在里头闷了太久,别把感冒传染给一屋子人。

“嘿?这都能怪我?”叶修站在门口,双手插着腰,对着敞开的隔音门后正歪在椅子上的制作人抗议,“没几天了旁友,不抓紧点可还行?”

“一直说不行的不是你?”制作人只觉得好笑。

叶修把打印有歌词的纸卷成筒,敲打着后颈放松紧绷的肌肉,义正辞严地解释,“你这么糊弄对得起微博成天把你吹上天的粉丝吗?”

“你感冒嗓子哑了对得起你粉丝吗?”制作人也毫不留情地反驳,“还有半个月就跑宣传,这回是准备展示一下你的小烟嗓还是对口型的演技啊?”

“不如……”

叶修刚准备说下去,一转头,就看见背着书包垂着脑袋走路的吴羽策,耳朵上还挂着耳机。他对这个小练习生印象很深,进公司的时间比起那些待了七八年的前辈不算久,但论综合实力却已经是拔尖的那一拨,再加上颜值不错、气质特殊,想不抓眼球都难。

他在吴羽策准备转弯离开的时候喊住了对方,道了声好。吴羽策愣在原地,他没有想到会在公司里遇见叶修,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转过身,板着脸,恭恭敬敬地问好。后者让他别拘束,招了招手让他过来,隔着几米远说话挺累的。

“下课了?”叶修朝着走廊的另一头扬了扬下巴。公司的这一层都是录音室,只不过走廊另一头的配置不如这边,一般都是开放给练习生训练用,吴羽策从那边走过来应该是刚结束课程。

吴羽策点点头,再过几天就要进行月度测试,这次,吴羽策准备表演自作曲,刚刚才录完Demo。

真羡慕啊……叶修的感慨来得有些突兀。他对着录音室的方向打了个响指。

“你还记得以前不?我月度考核前老来找你。”

“可不是?你是真的烦,整一个强迫症,我们都觉得可以就你不行。”制作人打趣道,“所以我不带练习生咯——再碰到一个你这样的我头都要秃了。”

吴羽策转头盯着制作人看了好一会儿,男人嘴里说着嫌弃的话,却是挂着极为骄傲的神色。这个制作人在圈内颇负盛名,曾经在自己的SNS上公开夸奖过叶修,说是难得一见的人才。

优秀的idol会有很多,叶修这样的独此一家。

能被如是重视,才华是一方面,努力是一方面,更重要的还是态度吧?

全力以赴,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怪不得周泽楷这个对明星向来不感冒的家伙也开始追起偶像来。


吴羽策撇撇嘴。他想,今天机会难得,有个专业制作人在这,叶修也在,说不定能给自己的自作曲一些意见。

他向叶修提出了请求,叶修对提携后辈向来不留余力,答应地十分爽快。

吴羽策举着手机站在两个人之间。他偏爱摇滚风,编曲使用的电音吉他等等电子乐器。三个人静静地听完,制作人并不是特别满意,觉得太过平淡,同时也给吴羽策提出了不少改进意见。

少年一条一条听得认真,等制作人讲完后又转过头看叶修——从刚才起他都没说话,只是用双手捂着嘴,若有所思的模样。

制作人拍了下叶修的后背,“怎么发起呆了。”

没。叶修捂着嘴,瓮声瓮气地否认。

“我觉得歌词挺不错的。自己写的?”

吴羽策摇摇头。确切地说,歌词是自己改的,原本的版本是周泽楷拿去参赛的现代诗,后来获奖展出的时候被吴羽策看到,觉得喜欢,问能不能用来写歌。周泽楷当时同意得很干脆,反过来问吴羽策要不要修改一下,说实话,他并不满意这个版本。

“朋友写的原稿,我改的。”他如实回答。

“朋友啊……还挺想见见。”叶修跟着调子随便哼了几句。

真的蛮有意思的。他又重复了遍。



-TBC



今天也在攒钱喝奶茶了呢

评论(13)
热度(403)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