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 禁止未授权行为 // 只回私信

Ashe

※原著向,老文混更。


※搞事小料预售!!!了解一下 


※一个妄想:如果叶修退役以后成为了轮回的教练。






周泽楷从未想到会以这样一种方式与叶修重逢。

黑白灰相间的队服在男人身上松垮垮地套着,站姿也算不上挺拔。但胜在神色严厉,正儿八经起来气场十足。

他站在会议室的最前端,手边是战术白板,专门印刷成竞技场地图样式的画板上被马克笔标记上圈圈叉叉的符号,黑色的笔迹密密麻麻连成一片,偶尔夹杂着几个红色的箭头。

“分析了这么多,说到底还是团队配合。”他晃了晃白板笔,笔杆尾端在白板上重重地敲了几下,发出沉闷的响声,“近战注意切入角度,这么虎着打碰到团控多的阵容分分钟GG。”

话音落下,叶修圈起手臂,双手环胸,垂着脑袋看摊在桌子上的笔记本,眼神匆匆扫过,再抬起头时原本紧绷的表情出现一丝松动。

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他开口问道。

周泽楷扫视了一圈会议室,除了还在和方明华窃窃私语的江波涛外其他人都是嘴唇紧闭、一副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模样。

叶修能被唤上一声“教科书”绝不是阿谀奉承。周泽楷单手撑着脑袋,直直地盯着被打满各种记号的战术白板想。这个男人绝对担得起如是一声。对于教练员来说,技术是必要条件,但不是首要的。比起成为一个优秀的游戏玩家,他们更需要的是成为一个优秀的引导者,在充分理解游戏机制的情况下统筹策划整个团队的运营等等方面。毫无疑问,作为开山鼻祖级的老玩家,他对游戏有着充分的了解,并且确实做到了“引导者”的职责,同时,比起大多数教练员来说,叶修拥有他们所没有的赛场临场经验,上帝视角OB比赛和面对面的争夺拥有着微妙的差异。

周泽楷想,经理到底是有两把刷子,居然把这尊已经搬进总局大厅的大佛给硬生生挖到轮回门口供着。


“我有。”

在窸窸窣窣的响动声中,青年笃定地举起了手,五指张开晃了晃。

叶修朝声源望过去,周泽楷的手臂停在空中,左右摇摆着,面无表情的样子染上层莫须有的执拗。

“那……小周留一下,其他人先散了。”叶修合上笔记本,朝门口努了努嘴,“之前定的奶茶到了吧?”

会议室里的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是打完训练赛太兴奋还是叶修的复盘会议太过引人入胜,竟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叶修口中所谓“订了奶茶”的事。

有吗?

好像有吧。

类似的声音此起彼伏。

会议室里铺的是软垫,滚轮椅拖动过发出沉闷的响声,毛手毛脚的男孩子们从椅子上蹿起来,皮质扶手撞在大会议桌边沿,咚咚声连成一片。

所有人都想着奶茶的事儿,急急忙忙涌出门,唯独周泽楷没急着走,翘着二郎腿双手搭在隆起的膝盖上,稳重优雅。

等人都走空了叶修才一屁股坐到会议桌上,半个身子侧对着周泽楷。他佝起了背,看上去很是疲倦。职业选手是辛苦的,陪着他们天天连轴转的教练组也没好到那里去。

“就我们两个人,有什么想问的赶紧问。”

周泽楷的唇角不自觉地勾起连自己都没想到的弧度。


8月20日,上海,晴转小雨,30~23摄氏度,东南风。

距离第一届世界荣耀邀请赛总决赛已经过去14天。

这个夏休期对于周泽楷来说有点儿难熬。两周前刚刚打完世邀赛,刚往家里咸鱼瘫了一周就任劳任怨地拖着箱子回基地报道。经理说,八月份没补直播的赶紧播完,平台要结算,播不到时长的扣工资。

作为轮回薪资池占比最大的核心队员,周泽楷一向是不虚经理类似的威胁。但基地里还有着一抓一把的、嗷嗷待哺的队员们,在每一个坚持训练的寂寞深夜都需要他们亲爱的队长自掏腰包请他们大快朵颐一番,好说歹说哄着周泽楷补直播,为了果腹纷纷与经理结盟,站在“督促周泽楷直播”的对立面上。


这天和前几日没什么差别,下午刚从床上爬起来周泽楷就被簇拥着摁在电脑桌前开直播。他认命地叹了口气,打开麦克风和摄像头的动作行云流水。不想下副本便投奔竞技场的怀抱,周泽楷很少用一枪穿云下竞技场开房,几轮版本更迭后胜率惨不忍睹,这几天正好直播有空他便专注于刷胜率排行,两天时间从原本的56%蹿升至72%。

【楷皇准备胜率刷到多少?】

周泽楷瞥了眼弹幕助手,十分认真地思考了一下。

“八字开头吧。”他顿了顿,握着鼠标的手轻轻朝旁边一甩。屏幕上一枪穿云握着碎霜的手微微一抖,不断喷射而出的子弹凭空打了个转儿,以一种极其刁钻的角度招呼到对面剑客的身上。

剑客是近战职业,和身为远程射手的神枪手对抗本身就具有一定劣势,更何况是一个手持重剑的剑客。装备的高额负重严重影响了剑客的灵活度,与机动度极高的神枪手对抗更是雪上加霜。

更何况,操作者是周泽楷。

神枪手翻飞的衣角在地面上投射出一小块儿阴影,刚好能够将僵直在地的剑客罩住。周泽楷的手指在键盘上方一阵飞舞,啪啪的声音响成一片,屏幕上一枪穿云随着键盘声响的节奏移动着枪口,子弹落在地面上,亮成一片,神枪手的长靴也准确无误地踹在剑客的腹部。

踏射。

剑客血量清零。

屏幕上亮起“荣耀”的字样,周泽楷松了口气,摘下一只耳机捏在手心里,耳机线绕着食指转了几圈,又被甩开,如此往复。

【哈哈哈哈!!刷到八字开头是有什么意义吗?】

“吉利。”周泽楷侧过头去看手边的孙翔,一叶之秋的账号卡被技术组拿去做测试,训练室的电脑不允许聊天看视频,孙翔很无聊,只能玩玩练手速的小游戏打发时间。

周泽楷看久了也觉得无聊,缩回脑袋后正巧瞥到这么一句。

【= =怪不得上次李导直播说选手都很迷信】

“走运……万一呢?”周泽楷耸耸肩,看着弹幕里刷起的一排哈哈哈抿起嘴角。


几场竞技场打下来已经晚上十一点多。周泽楷揉了揉发涨的手腕说自己累了,准备下播,愣是被弹幕里一排又一排的恳求看到心软,挂着直播间在那儿OB旁边孙翔摸鱼。

战队负责推广的小姑娘见周泽楷正好闲着,抱了一叠海报来,说是新赛季微博抽奖的奖品,干脆直播一下签名过程。

方明华听见后也跟在一旁帮腔,声音越过小半个训练室传进周泽楷耳朵里。

——正好辟个谣,老有人说我们签名是西贝代签的。

西贝是之前一任技术部负责人在基地养的博美,后来人走了狗却留了下来,现在归俱乐部的小姑娘们打理。

这不过是粉丝们变着法子嫌弃这群网瘾少年们字太丑。周泽楷手里握着油漆笔,对着摄像头扬起脸,伸出食指压在嘴唇上。

【方太后会这么说八成是西贝代他签的!】

周泽楷偷偷瞥了方明华一眼,话题中心刚刚加载进入竞技场,他隐约能看到方明华设置的技能快捷键的图标属于弹药专家。

啧,暴力奶妈方明华,他们说的一点没错。

周泽楷摇了摇头。


签名对他来说早已成为家常便饭,桌子上的鼠标键盘和水杯全部被推到一边,用来给签过名的海报腾地方晾墨水。周泽楷打了个哈欠,他有点累了,脑袋发昏,捏住油漆笔移动的手腕已经是下意识的动作。

他一边看弹幕一边签着,虽然不爱说话,但弹幕里充斥的有趣的段子周泽楷却是十分喜闻乐见。

签到一半的时候弹幕突然刷起了一排的感叹号,其中夹杂着几个方块大小的文字。眼眶里盈满泪水,视线模糊一片,周泽楷又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凑近去看屏幕,手下的动作依然流畅。

叶——修?

他像个牙牙学语的孩子一字一顿地读出那个熟悉的名字。

怎么突然提起叶修了?眉心纠结到一块儿。周泽楷把签好的海报放到一边,准备签下一张。

“哟,都还没睡呢?”

周泽楷只带了有线控的那一边的耳机方便说话,另一只耳朵清晰地听见了那个直到两周前还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男中音。

他一回头就看见了斜在训练室门口朝他招手的叶修,身上穿着的白色衬衫上有着深浅不一的水痕,星星点点蔓延小半个肩膀。

“欸——”

周泽楷抬起手,指尖在空中转了圈。

那一瞬间,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叶修会在这儿出现。

叶修会错了意,以为周泽楷是在说自己肩膀上的水渍。他走到周泽楷身后,手臂盘在电竞椅背上靠着,就像之前一样,语气还是熟悉的淡然,只不过这回多了分抱怨。

“说到底还是不能相信天气预报,走到一半居然下雨了。”

周泽楷分明记得下午起床时自己看过的今日天气上“小雨”两个字被以加粗的字体呈现。

不、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青年这才理解弹幕里铺天盖地的感叹号究竟缘何。他转过身,盯着弹幕,询问叶修出现缘由的话语后跟了一串看不懂的乱码,估计是太激动,手一划键盘就给发了出来。

可惜的是,就连周泽楷也不能解释清楚叶修为什么会时隔两周再次在训练室相遇。

更诡异的是,他的队友们在看到叶修进来后也只是道了声好,理所应当地令人咂舌。

“小周啊,困就去睡呗。”

他正想抓住身边脸色看上去不怎么好的孙翔问个究竟,肩膀上多了个热源,一抬头,叶修抿着嘴角,完全是一副憋笑的表情。他的手指着放在一边签好的海报上。

周泽楷凑近了一瞧,惊讶地周泽楷的定妆照下龙飞凤舞地写上了叶修的名字。

他抓过那一叠已经写好的海报,从下往上翻,还好,只有这么一张乌龙。

不过自己手上正在签的那张也没好到哪里去:“叶”的口字边已经被写了上去。

周泽楷撇撇嘴,正准备把那张签错的海报揉皱扔掉时被叶修抽走了握在手里的油漆笔。

“反正之后我也要签的。”

男人这么说着,在叶修的名字旁边唰唰地写下周泽楷三个字。

好嘛。这回是真的代签了。周泽楷瞥了眼摄像头,庆幸它并不能拍到这个角度。


当然,周泽楷是事后才知道叶修是转会来轮回做教练的,而且这件事早就板上钉钉。周泽楷不清楚这事单纯是因为那天开会他没起来也没人叫他,自然错过了了解重磅新闻的最佳时效。

不过,现在也不算太晚。

周泽楷望着叶修弯成虾米的侧面,定定地看了会儿,最后还是收起了笑容。

青年站起身,迈着坚定地步伐走到男人身边。交握的双手都被室内打足的冷气吹得冰凉,周泽楷朝楼上扬了扬脑袋,那儿有一间单独训练室,是专门用来给选手调整状态的封闭空间。

“solo?”

这回换叶修露出莫名其妙的神色。

“拿一枪穿云和我打有点虐菜的意思。”

言下之意很明确,君莫笑被留在兴欣,他现在手上没有足以和一枪穿云抗衡的账号卡,根本打不了。他明白周泽楷是想和自己单挑磨技术,但眼下第十一赛季开赛在即,放一枪穿云打修正场对周泽楷来说没什么意义。

听见叶修的回答周泽楷倒也没有失落的意思,本就是自己的一时兴起,叶修会不同意在情理之中。

于是,他换了另一个问题。

“为什么来轮回?”


还在打世邀赛的时候周泽楷就问过叶修之后的打算。彼时,男人叼着香烟和青年在宿舍阳台上排排坐,忽明忽暗的烟头倒是映着苏黎世的满天星斗。

没想好,大概回家吧。这是当时叶修给周泽楷的答案。

大半个月后周泽楷为自己当时的遗憾而感到惋惜。

他当时哪能想得到,世邀赛结束两周后,叶修就拎着行李箱跑进轮回训练室,屁颠屁颠地和自己打招呼:你好呀!我是叶修,你的新教练!

场景还原的确被添油加醋了一番,不过意思都是一样的。


因此,惊喜之余,周泽楷更好奇叶修为什么会选择来轮回。

说实话,他在期待叶修能告诉他做出这个决定的缘由里有包含自己的成分,哪怕只是千分之一也好。

叶修一时陷入了沉默。、

“有空想这些不如再看一遍刚才的训练赛。”叶修忽然板起脸,眼神锐利,“你和孙翔两个人的节奏,队伍里现在有谁能跟得上?”

答案是全盘否定的。周泽楷和孙翔去了趟世邀赛,对战节奏和训练强度远超在国内赛区的窝里斗,现在还没能调整过来。作为队长,在这个问题上毫无疑问周泽楷需要承担一定的责任。

在青年眼中闪烁的光芒熄灭的瞬间叶修就知道自己话说重了。在他看来,这个问题的最佳解决方法是提升团队的整体实力,而不是让队伍的两个战术核心点去做调整来适应团队。

原因很简单,这儿是轮回。

但实力的整体提升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事儿。轮回的优势在于团队磨合,当务之急是把这份优势稳住,仅此而已。

叶修抬起空着的手绕过青年的后颈,拇指揉捏着碎发。


“怎么做?”

“拼尽全力咯,还有什么?”


荣耀职业联赛第十一赛季第二个比赛周。

首周轮回客场挑战这个赛季刚刚升入职业联盟的战队,痛痛快快地拿下了赛季的开门红。第二周他们在主场迎战蓝雨。

叶修加入轮回的消息一经披露震动了大半个职业圈,只可惜轮回战队一向处事低调,队员也乐忠于学着队长的样子三缄其口。黄少天刚进场馆就叫嚷着喊叶修在哪里,看见正捧着笔记本一左一右被周泽楷和江波涛围着的叶修后噌地窜了上去。

“卧槽!叶修你这个就很不厚道了!不来蓝雨跑去助长轮回威风?”

叶修一脸鄙夷地看着噼里啪啦说个不停的黄少天,周泽楷也是,站在另一边的江波涛一脸懵逼。

明明就是很正常的转会手续被黄少天加入过多味精搅拌后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不然我去哪?”叶修问。

“来蓝雨啊!我们很强的好不?还有很多好吃的!”

叶修摁住黄少天在自己面前乱晃的手。

“你们老板有钱还是轮回老板有钱?开的工资够给我在朝阳区供套房吗?我现在可是穷苦的工薪阶层啊少天。”

轮回老板是圈里出了名的富二代,人家老爹可是福布斯排行榜上有名的企业家。

打扰了。

一句话,K.O.

难得见到黄少天吃瘪的样子,周泽楷看得新鲜,屈起的食指在下嘴唇上来回摩擦。

叶修不留痕迹地瞥了他一眼,合上手里的笔记本。

“都记得了?”

“嗯,就这样,没什么问题。”被忽视了一阵的江波涛回答道,周泽楷跟着一起点头。

那就上吧。

叶修喊来轮回的所有队员,在休息室中心围成一个圈,所有的手掌交叠在一起。

周泽楷同所有人交换了个眼神。在轮回,喊口号这件事一直是由队长领头。


——一、二、三!

——都干翻!


就算不是第一次听见,叶修还是觉得有点儿违和,尤其是和队伍整个相对平静的氛围来说这句口号过分的杀气腾腾。


比赛由擂台赛开始,出乎轮回预料的是,一向以守擂大将身份出场的黄少天今天首发登场,而轮回则在擂台赛的前两个席位安排了这赛季刚登记的新人,让黄少天一连豪取两个人头。

擂台赛黄少天一串二的精彩表现确实助长了蓝雨的威风,候场区说说笑笑的一派祥和。相较之下,轮回这边显得有些死气沉沉。

“少天状态很好。”叶修盯着会场中央威风凛凛的夜雨声烦,叹了口气。

周泽楷认同叶修的看法。他搓着手,趁着掌心的热度还没消退时站起身,和往候场区走的队友击掌,准备上台。

“小周!”

周泽楷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叶修。

叶修朝台上夜雨声烦的全息投影努了努嘴。

“干下来。”

周泽楷转身,背过手比了个OK。


一枪穿云载入地图,黑色风衣随着滚动的气流飘扬着。

73%的血量,54%的蓝量,这是周泽楷在自己的第二名队友倒下时记住的夜雨声烦的数值。这并不是个好消息,自己的优势不过是27%的血量而已,毕竟,就算黄少天下去了蓝雨才派出自家的第二名选手,而自己已经是个非满状态的第三顺位。

速战速决。

周泽楷揉了揉手腕,一枪穿云冲出刷新点。

作为联盟里出了名的机会主义者,如果用动物来比喻的话黄少天和大猫有几分相似之处:温顺的外表一定程度上混淆了眼底作为捕猎者的锐利。

一枪穿云本不该轻举妄动。擂台赛的地图使用的是一张丛林图,到处都有可供遮蔽的及腰草垛,夜雨声烦只需要蹲下就能够完全隐住身形。

换句话说,危机四伏、四面楚歌。

然而他是周泽楷,一个在赛场上有点儿蛮横的男人。

地图上,一枪穿云开着疾跑,大咧咧地冲向地图的中央地带,果然,视野里并不能寻找到夜雨声烦的影子。在他的周围有六个草垛,一个一个去查看浪费之间不说,还有可能与黄少天来一场“转角遇到爱”,打上照面,被拖入对方的比赛节奏里。

就算周泽楷枪体术操作了得,在游戏“远程不善打肉搏”的强硬机制面前还是得认输。

那该如何是好?

不过一念之间,一枪穿云原地腾空,双手交叉横在胸前,荒火与碎霜的枪口隐隐发亮。

一时间,子弹笼罩着这一片区域,噗噗地砸向地面、或是在空中炸开,星星点点的亮光此起彼伏。

乱射。

技能特效足够经验,可惜,周泽楷并没有探求到那个人的动静。

所以到底去哪儿了?

周泽楷似乎听见空气被什么划破发出的尖利声效,不停地调整着视角,却是空无一人。

找不到的话……遮影步吗?

瞬息万变的战局容不得他半点犹豫,手指在键盘上快速飞舞着,APM统计数据在持续增长。一枪穿云从一个十分别扭的角度拧过半个身子,视野内右上角闪过一道亮光。他能听见耳边风的翻滚咆哮。等他落地受身起来的时候,夜雨声烦已然折返回,凛冽的剑光蹭过灰色礼帽的顶部。

一记横斩,一记下劈。

三段斩!

原来他一直藏在不远处的草垛里,安静地屏息等待送上门的猎物。。

 

最后是一枪穿云屹立在残骸断崖间,血量剩余88%。


从比赛仓出来后周泽楷悄悄地领着叶修钻进一处偏僻的角落,仗着四下无人狠狠抱住叶修,胸口剧烈起伏,手臂还是发热的。

周泽楷在将黄少天送下场后又送走了一名新人,最后输给了卢瀚文。两边一个第三顺位一个第四顺位,也不算亏。

“打得不错。”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后背。

靠在身上的人呼吸逐渐平缓。

单从数据上来看,周泽楷这场擂台赛赢得漂亮,用12%的血量换掉对方一个72%血量的大人头,十分划算。但他们不知道是场上二人之间的暗流涌动。

张新杰在世邀赛期间提起过一嘴,现在磨合到知根知底的程度,等到了下赛季会不会有影响?

周泽楷现在可以说:会。

就好比以往会选择更加妥帖攻势的夜雨声烦在没有掌握一枪穿云准确位置的时候果断开出剑定天下的大招,一道道凛冽寒光贴着头皮的恐惧他可不想再来一次。

所幸的是周泽楷也能摸清黄少天的规律,偶尔的犹豫造成的失误完全由手速来填补。

折腾。他暗骂道。


充电的时间不需要太久。周泽楷松开叶修,被对方揉了把脸,断断续续挑了几处擂台赛的亮点讨论。

归队前,周泽楷又问了一遍叶修同样的问题。

“为什么来轮回?”

这回叶修的答案有点儿不一样。

“你懂我。”

黑白灰相间队服在男人身上松整整齐齐地套着,站姿挺拔。




-END




今天也在攒钱喝奶茶了呢


评论(8)
热度(306)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