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薛定谔的糖 05

前文指路



※搞事小料今天预售!!!了解一下 




-05



叶修在保镖的簇拥下从快递公司的面包车里钻出来,抬头望着面前的巨大玻璃建筑,被镜面上反射出的灯光给晃了眼。经纪人心情不怎么好,举着手机骂咧咧的。这也没办法,出于安全考虑,他们本应该直接开车开到停机坪上,从停机坪登机。开到一半的时候不知为何突然变了卦,只能从VIP通道进去。

他们中间的弯弯绕绕,叶修可没探求的意思。

非要说起来,叶修并不喜欢来机场。累极了的时候听着乌泱泱的叫喊声嫌闹腾倒是其次,只是说每每来到机场,面临的又是一次抉择。就像自己当年不顾家人反对、毅然决然从家里跑出来,选择追逐梦想一样。

想来自己也是幸运,母亲终究是心疼自己的,这才有了自己的今天。

 

他深吸一口气,自从踏进机场大厅的玻璃门,身边围着的经纪人和保镖有越来越紧凑的趋势。他勉强抽出手,紧了紧扣在脑袋上的棒球帽,有点热,但必须得忍耐一下。他不想化妆,因此把自己的脸用帽子口罩和墨镜彻底武装,用经纪人的话说,就像是去打劫一样。

“打劫?打劫什么。”叶修把手从助理手里抽出来,换上另一只伸过去,方便他们打理造型。他狐疑地看了经纪人一眼,“你的心吗?”

经纪人一脸无语,“这个梗有点老,换一个。”

叶修想了想,啊了声。

“您说的是。”

“说什么您……没帮他戴帽子吗?他老带自己那个旧的,粉丝天天说我们公司穷得揭不开锅帽子都买不起。”经纪人手里晃着叶修自己的棒球帽。

“那是因为……”叶修接过助理递过来的小礼帽,比划了一下,摇摇头,还是拿起了自己的棒球帽,“你是在我心上的人。”

经纪人点点头。“这个OK,听上去新一点,虽然很土。”

“土味情话嘛……”叶修理了理帽檐下的碎发,“主要还是对谁说,不对的人怎么听怎么怪。”

 

自己也要能找到这个对的人才是。

机场内一时间人声鼎沸,叶修在保镖和经纪人围出的狭小空间内艰难地移动着。他本该像大多数偶像那样,面带微笑、亲切地打招呼才是——可惜,人太多,他伸不开手;他很累,也没力气撑起笑容。他对于粉丝是心存感激的,只不过此刻是他少数力不从心的时候。

被紧紧包围着的他只能佯装镇定与平静,在人群中穿梭。他仰着脖子,稍稍活动了一下,视线在扫过某一处是,藏在墨镜下的眸子忽然闪起了光彩。

他看见了那个在凌晨的咖啡厅里有过一面之缘的少年。

少年的个子实在太高了——目测有一米八的身高在一群一六几的姑娘中鹤立鸡群。长相清秀的存在难免会引人侧目,他也不例外。

他的视线在少年的脸上停留了好一会儿,他看见少年也在看自己,端着相机呆愣愣的模样和上一次见到他时的严肃认真不一样,倒是有了点儿符合年龄的可爱。

说实在的,自己也不知道人小鬼到底有多大,不是?

叶修注视着他,这会儿,他倒是确认这个小鬼应该是自己的粉丝没错。少年拍照的姿势很熟练,镜头一抬、一扶,手指极快地调整完对焦模式,黑洞洞的镜头就这么对着自己不动了。如果他没有在最开始见到自己的那短暂而漫长的愣神的话,端起的架势和那些记者没什么差别。

通道转了个弯,他也跟着打了个弯儿,忽然靠近了这个少年。他就站在最前面,看身体的姿态站的也不怎么舒服,男孩子力气大的优势在此体现的淋漓尽致。

不知道为何,他忽然起了点逗弄他的小心思。

 

周泽楷觉得自己要疯了。

他端着镜头的手臂微微颤抖。这套设备两三公斤重,昨天扛了四个小时,现在又端着站了快一个小时,手臂酸得发疼,因为不是自己对焦,他也不知道最后能出来多少张成片。

尽管如此,他此时此刻还挺开心的。到底是自己的偶像,用酸溜溜的话讲叫做“自发光体”,无论何时何地都闪耀着夺目的光彩。

看见他,世界都亮了。

虽然没到如此夸张的程度,但周泽楷确实感觉到在对方越来越近时心跳骤然加快的频率。

这是他一直仰望的人啊……

屏幕上跃动的叶修足够夺目,但总归隔着十万八千里;平面杂志上的叶修优雅而帅气,但也只能静静欣赏;舞台上的叶修和他隔着十几米的距离,但他是那么可望而不可及。

现在的叶修与他,只有大约两米的距离,自己甚至只需要伸出手就能触碰到他的肩头,喊出他的名字。

他没有这么做。

粉丝见到偶像总是这样——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见到叶秋要做什么”的计划洋洋洒洒可以写满两三页白纸,但等真的见到真人了,任凭如何心潮澎湃,千言万语最后只剩下一句“加油”。

大概没有任何一个辞藻能够形容那一瞬间胸口涌动的温暖。

叶修工作人员的包围下绕过那个弯道,离他越来越近。

他愣了一下,急急忙忙调整镜头的焦距,镜头在对准叶修后,忽然愣住了。

取景框内,男人单手把墨镜往下拨了些,露出一双弯弯的眉眼。他很确定,叶修是在看自己的镜头的,层叠的透镜片也没能滤掉男人眼底浓厚的笑意。

有点儿像在挑衅,又像在进行某种幼稚的小游戏。周泽楷想,在他的口罩下掩着的嘴一定也是笑着的。

大脑一瞬间空白,鼻腔被飘过的牛奶香气充满,像是去年某品牌出的男士香水的味道,但要更淡一些,他不确定这是不是叶修身上的香味。

周泽楷深吸了口气,忽然放下了相机。他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大声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叶秋!

 

属于男性的低沉声线很快就淹没在少女的尖叫声中。他看见叶修抬起手朝后挥了挥,消失在入口处,也不知道叶秋有没有听见。

叶修离开后人群逐渐散去,脚早就酸的发疼,他终于能蹲在地上。

周泽楷一边等小艾一变看刚才拍的图,在看见其中一张之后兀地屏息。

他拍到了那个短暂的瞬间,那个从来不在机场露出脸部的“叶秋”在他的镜头下露出一双笑眯眯的眉眼,显而易见的疲态也未能遮掩半分他的惊艳。

那个眼神,就好像是在对他说:嘿!帮我保密吧!

至于这个秘密是什么?大概只有他们两个人能知道。



-TBC



今天也在攒钱喝奶茶了呢

评论(8)
热度(514)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