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薛定谔的糖 03

前文指路







-03



或许用“仙子”来形容并不恰当——叶修之于他,确实是缥缈难以琢磨的存在,但他能够用自己的双眼见证叶修在舞台上的一举一动:严肃的、认真的、和粉丝们打趣儿坏笑的……他站在台下,下巴微微上扬,就能对上他的笑脸。

妖精?

周泽楷噗嗤一笑,闭着眼,手掌竖在鼻梁前摆了摆。不不不,不是抢了葫芦娃爷爷那个妖精,是那个带着小帽子、身后有一双透明翅膀的小家伙。

这才像“叶秋”。

当然不是说叶修外形上和妖精有相似之处——他更像是带着坏笑的大卫。要说起为什么,周泽楷想,这要归功于妖精古灵精怪的气质。这个男人每一次回归都能带给自己惊喜。

周泽楷想了想也不知道该给小艾回复什么,打了一串省略号发送,紧接着是个写有“害羞”字样的表情包。

表情包是小艾做的,截的是叶修某次参加综艺节目的片段,尚青涩的男人应允主持人的要求展示了一段不符合自己风格的可爱舞蹈。完成定格动作后叶修噌得蹲在地上,一手撸起刘海,咬着下唇笑得尴尬。小艾给他的颊侧加了两团红晕,提高曝光度,加了个粉色滤镜,看上去更可爱了些。

周泽楷还挺喜欢这个表情包的,小艾给他发过一次后就存进手机里。他将手机调成静音模式,扔在桌子上,没再理会。熬了小半夜,他终于是有些累了,捂住嘴重重地打了个哈欠,干净的手指缠上咖啡杯的杯柄,手掌沿着咖啡杯的弧度捧住,小口小口地啜着。

女孩儿的夸奖令他满足的笑了,毕竟那张图是在他浏览原片后的头个瞬间就决定要用的。尽管原片因为曝光度和色温等等原因效果并不尽如人意,为了达到最后的成片上呈现的效果,他还是没少费一番功夫的。

光是把彩色射灯修干净就花了好长时间哦…周泽楷脖子一仰,把咖啡杯里的最后一点液体喝掉。杯子落在台子上发出一声脆响,他望了眼窗外愈渐稀薄的夜色,重新端起手机来刷微博。

刚点开黄底的小图标,屏幕忽然一闪,又退回到系统桌面。周泽楷盯着微博图标左上角标有“99+”的小红圈儿一愣,着实纳闷自己哪来如此多的微博消息提醒,以至于开个微博都会卡到直接闪退。

他端着手机干等了一会儿才再次做出尝试,好不容易才打开。“@我的”提醒是最多的,而后是点赞,刷新了一下首页,粉丝数硬生生多了一位数。

嗯?眉尾微微一挑,周泽楷关了消息提示后才点开消息提醒。原来是小艾已经挑了一组独家发在微博上,拍摄的部分艾特了自己的微博账号。九宫格最中间的那张是小艾说的最喜欢的那一张,风格唯美,广受好评。他翻了下评论,赞叹叶修美颜的占了大多数,三分之一夸奖站子出独家的手速飞快,还有三分之一是赞美周泽楷拍摄技术的。

其实后面两项对周泽楷来说都不怎么重要。周泽楷心情大好地给站子艾特自己的微博点了个赞,废话这么多干什么,吹叶就完事儿了。

他点开关注列表,毕竟他不怎么玩微博,除了小艾、站子官博和叶修经纪公司的官博外只剩叶修一个。周泽楷点开叶修的主页,刷新,并没有更新。再点开经纪公司的官博,果然看见那张用毛巾包住半个脑袋的后台花絮,噗嗤一笑,点击保存,换成新的微博头像。

 

叶修回去之后被经纪人勒令留在房间里不要出门。经纪公司给他安排的是一间套房,他占据着其中一间卧室,隔着门板还能听见外头杂乱的脚步声和经纪人压低声音的怒吼。被关着也没什么事做,叶修在床上躺了会儿,尽管很疲惫,但仍没有睡意。

闲着也是闲着,他拉开门,溜到套房客厅的沙发上坐着。经纪人这会儿不知道去哪里了,只有喻文州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翻平板。叶修嘿了声,拿起靠在墙边的吉他抱在怀里随意拨弄,探出一连串和弦,轻声哼唱着。

听到琴声喻文州从平板上个挪开视线,转而去看叶修。男人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垂下眼帘独自吟唱,声音混这点儿疲惫的沙哑,在这幽静的夜里倒挺合适。

他默默地当个听众,兴致起来了跟着叶修的旋律用假声配上和音。一曲终了,他支着下巴歪过头来看叶修。

“新专辑的主打曲?”

按照公司的策划,等叶修的巡演结束,就要进入新专辑的筹备期。叶修把吉他放在一边,摇了摇头,似乎并不满意。

“随便哼哼而已。”叶修拉开了和喻文州的距离,靠在另一边的扶手上,微微扬起下巴,“主打已经定啦——featuring请的少天来。”

喻文州的表情忽然有些微妙。

“请少天?”

叶修撇着嘴点点头,抬起食指和大拇指在空中比划了一小段空间,“我看了歌词,第一段rap的词有这么长,怕不是比我还多。”

喻文州皱着眉思考着,“时长?”

“他三分之一我三分之二。”

——噗!

喻文州捂住嘴,却还是没能遮住这一声嗤笑:“少天肯定要闹了……”

“那可不。”叶修一脸的不堪回首,“他那天打了个越洋电话声讨我。”

喻文州有些好奇。“他说什么了?”

“不知道啊!说太快我也没听清就没听下去,你也知道他喜欢一个字拆成一百个说给你听。”

喻文州这才恍然大悟。

“怪不得少天的经纪人后来禁止他打电话。”

“为啥?”

“他住的酒店是拨号方付费……那时候少天手机不是在机场被踩坏了吗?”

叶修一愣,大拇指和食指圈成环比了个OK的手势。

“不愧是全公司话费最高的男人。”

喻文州对此不置可否。“说到话费,我刚刚在看这个……”他划开平板的锁屏,调出页面递给叶修。

虽然叶修并没有理解“话费”和“平板”之间有着怎那样的联系,但他还算是结果平板,扫到页面上的内容后恍然大悟,滑动着平面津津有味。

喻文州在看叶修的微博超级话题,已经陆陆续续有粉丝站发布的独家预览刷上话题热门。叶修一开始对这些并不感冒,直到几年前某次演唱会他无意中在台下发现一个抱着电脑现场修图的粉丝之后,才逐渐去了解这个领域。

不了解不知道,一了解……可真有意思。存了无数黄少天饭制表情包的叶修对此颇为满意。

“有看到什么有意思的吗?”叶修一边翻一边看,平板登陆的是喻文州的小号,几个觉得好看的他随手点了个赞。

喻文州点点头。

“有张拍你拍的挺好看的……往下拉一点……就这个。”

叶修扫了眼喻文州指的那个微博账号的ID,OhYEs0529,微博只发了两条,看样子是个新开没多久的应援站。

OhYEs……叶修把这个ID默默地念了一遍又一遍,忽然觉得有些耳熟。

他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前不久在楼上咖啡厅里遇见的稚嫩少年的模样。




-TBC


今天也在攒钱喝奶茶了呢

评论(7)
热度(791)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