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双程

※原著向


※盲狙上海卷,零分作文,不要学我

 



以下原题:

生活中,人们不仅关注自身的需要,也时常渴望被他人需要,以体现自己的价值。这种“被需要”的心态普遍存在,对此你有怎样的认识?请写一篇文章,谈谈你的思考。

 





周泽楷再次见到叶修是在两个月之后的朋友聚会上,年近三十的青年穿着灰蓝色的休闲西装谈笑风生。他的身后跟着一个打扮甜美的姑娘,高腰连衣裙是和叶修外套同色系的浅蓝底,印着大片大片鲜嫩的草莓,圆脸笑眼,甜美的仿佛从童话里走出来的小公主。

他端着酒杯,坐在离门口距离最远的位置上,隔着玻璃杯中透明的液体观察着叶修的一举一动。今天是朋友间的聚会,在场的都是职业圈里相熟的友人,相互交往间也显得更加轻松随意。

所有人都对叶修带来的这个女伴感到好奇,毕竟是个生面孔,女孩一直紧紧跟在叶修身后、寸步不离,看上去关系甚是亲密的模样。在场的女性已经悄悄围了上去,“郎才女貌”之类的话夸出了口,试图从女孩儿嘴里套出半点有趣的传闻。

叶修被一群女孩儿挤出了包围圈,嘴里“诶诶”地嘟囔了几声,貌似懊恼地挠了挠后脑勺,而后在桌边找了个位置坐下,视线却是没有离开被包围在人群中红着脸手足无措的姑娘。

王杰希本来是在和周泽楷聊买车的事儿的。他想买车,周泽楷又刚好刚置了辆新座驾,正好找个参考。

他们俩刚讨论到哪个牌子的哪个型号油耗低、哪个型号适合在室内跑,正在解释混合动力汽车究竟有哪些优点的周泽楷突然顿住了,筷子尖儿搭在茶杯边缘,微张着嘴,十分惊讶的模样。

周泽楷的模样实在是有些滑稽——其实王杰希早就听见了门口的动静,但并不感兴趣。比起“叶修带女伴”引起的骚动,王杰希倒是觉得周泽楷的反应着实值得玩味。

“诶?你俩怎么回事儿?”王杰希往嘴里丢了颗花生米,咯噔咯噔地嚼着,“分手了?”

周泽楷没有应声,淡淡地瞥了王杰希一眼,放下筷子去端酒杯。酒杯里倒了大半杯雪碧,咕嘟咕嘟冒着气泡。他抿了一小口,舌尖被碳酸饮料包裹着,微微发麻。

没错,正如王杰希所说,周泽楷和叶修“曾经”在一起过——是“曾经”吗?周泽楷也说不清。不过两个人很长一段时间没互相联系过,他也说不清在这段时间里会不会发生些什么变故,也可能是什么也没发生的结局。

这也没办法,他们俩的关系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话题,王杰希唯二知道这件事的其中一人,很不幸的是知道这事儿的两个人谁也不能给周泽楷和叶修一点建议,全靠两个人跌跌撞撞地摸索度过。

见周泽楷一时没有回答,王杰希忽然板起脸,微微蹙眉,“真分了?”

周泽楷摇了摇头。“不知道。”他老实回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和叶修冷战——事实上,两个人都是倔强的性子,认死的道理谁也不愿意退让一步。身处金字塔尖的人身上带着股狠劲儿,互相折磨到两败俱伤,等冷静下来再默契地各退一步,相拥着舔舐伤口。

只不过这回冷战倒是刷新了记录啊。

周泽楷支着下巴,视线黏在叶修身上,看着男人和周围的人打了圈招呼,在隔着周泽楷三个空位的地方坐下。他立在原地,一边解西装外套的扣子一边听服务员报酒水单。扣子解开他才坐下。男人把手搭在桌沿,食指点了点,嘴唇微张……

绿茶。周泽楷垂下眼眸,视线看向别处,做了个嘴型。

王杰希看了眼周泽楷,又转而去看叶修。

“就这个……对,绿茶。有玻璃杯的那种吗?好的谢谢。”叶修说。

王杰希看着周泽楷咂咂嘴,后者发出一声轻哼,端起杯子将雪碧一饮而尽,起身,端着空酒杯去找装雪碧的饮料瓶。

 

这顿饭周泽楷吃得有些心不在焉。

他盯着大圆桌正中央的铜锅,红色的汤汁在黄色的锅子里翻腾、咕嘟咕嘟冒着泡。他们刚刚下了三大盘羊肉,这么一桌都是能吃的主,周泽楷双手交握搭在膝盖上,早就放弃了争夺。

即便如此,他的盘子里总会有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东西,或是肉片、或是蔬菜,总之都是自己爱吃的玩意儿。周泽楷不知道谁给他捞得,左右两边一个在埋头大吃、一个在和旁边的人聊天侃大山,都不像是会照顾自己的。但盘子里堆着的小山不能不处理,他左右看了看,耸耸肩,一筷子一筷子往嘴里送。

他忽然想起最后一次和叶修联系的场景。那阵子轮回冲击季后赛、叶修正在筹备第二届世邀赛的相关工作,也忘记是说起什么点燃了战火,原本都是耐着性子忙里偷闲,随便一句话都能撩起压抑着的火星。

叶修说,小周,我们需要静一静。周泽楷说好。

叶修说,暂时不要联系了。周泽楷说好。

简简单单一个字说起来若无其事,等他挂了电话,他忽然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四肢无力,像只泄了气的皮球摊在宿舍的床上。孙翔过来敲门喊他吃饭他都没应声,最后被磨没了耐心的青年踹开房门,见到周泽楷的第一句话不是说教,而是蹙起眉心,往周泽楷那儿凑近了些。

“你早说你病了啊,脸白的和纸一样。”孙翔在床边蹲下,俯视着仰躺在床上的周泽楷,“还有胃口喝粥不?兄弟。”

周泽楷记得后来他和孙翔吃烧烤去了,吃得太急,连带着烧烤上的碎竹屑给吞了下去,卡在喉咙里。两个人火急火燎跑医院,在医院里待了一晚上第二天做了个喉镜才取出来。他在医生和战队经理的唠叨下给那根卡在喉咙里的竹签拍了张照,发了张仅选定好友可见的朋友圈,这才低头乖乖认错。

这个小插曲过了就算过了,日子还要继续走下去。他也说不上自己好不好,反正该做什么做什么,轮回在季后赛成绩不错,第二届世邀赛他也在名单上,过几天就要去杭州集训,联盟在那儿建了个电竞中心。

究竟缺了些什么也只有周泽楷自己说得清楚。

 

叶修这顿饭吃得忙忙碌碌的。这边和左手边的老朋友插科打诨,右手还要照顾到非要跟着自己过来的侄女。他实在不明白小姑娘为啥要穿这么一身来跟自己吃火锅,听她妈妈说小妮子可宝贝这些洋装,搞到衣服上指不定要生气。

他给小姑娘捞了个大虾,想了想,剥好扔进姑娘的碗里。姑娘抬起头,笑得软乎乎的,奶声奶气说了声“谢谢叔叔”,继续端着架子、姿势优雅地……拆牛蛙。

叶修只觉得好笑。他往漏勺里丢了几个平菇,小心地挑掉香料后放在面前的小盘里,拜托手边的人放在周泽楷跟前,和他的掉个儿。叶修接过换过来的盘子,擦干净手,才给小姑娘拿了碗蛋羹。

“你在家里可不是这么和我说话的。”

“在外面得给叔叔点面子。”小姑娘点点头。

叶修没有反驳。“你说说你,想看孙翔就不能老老实实说?扯什么叶秋看上去太可怕的借口,我和叶秋长一样,成吗?”

小姑娘重重地哦了声。

“叶修叔叔放光芒!总之能见偶像我十分开心了——”

“回去好好听你爹妈话就成,我也没白带你来。”他勾着手腕敲了记姑娘的头顶。

“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考个好大学——”姑娘朝门口看了眼,扯了扯叶修的袖口,“叔,楷皇出去了。”

“啊?谁?”叶修正在和一只大虾搏斗。

“周泽楷。”小侄女朝门口又看了眼,凑近了叶修,“叔,你和他有过节吗?一直盯着他在看。”

叶修盯着门口凝视了好一会儿,“大概?我当年抢了他一个连冠不是……”

他想了好一会儿,最后放下筷子起身,扣起外套的扣子。

“你先自己吃着,我出去一下。”

 

周泽楷甩着一手水从卫生间里出来在门口看见双手环胸等着的叶修,只是微微欠身示意,挽着袖口准备离开。

“这么久没见,就这样?”

周泽楷跨出的步子忽然收回来,皮鞋跟踩在大理石板上,发出砰的一声。他转过头,垂下挽好袖口的手臂,另一只手插着腰。他回过头看叶修,后者是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就和讨论明天天气如何一般稀疏平常。

只不过……周泽楷低下头,盯着叶修搭在上臂的手指,他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外套已经被钻出一道折痕。

嗯。

周泽楷朝叶修走近了一步、又一步。叶修是靠在墙上的,个子本来就比周泽楷要矮一点,又蜷着身字处在低位,被周泽楷居高临下地一望,整个人几乎都被笼罩在阴影里。

他不得不仰起头,视线一抬,就这么猝不及防撞进男人幽深的眸子里。他深深地凝望着,他的眼睛里全是自己的影子。望着他的眼睛,就像是在审视自己。

或者说,审视他眼里自己的样子?

那未免也太让人害臊了点。叶修想要避开视线,每次挪开一点儿,却又不由自主地往回瞟。那也说不清究竟是这双眼里温柔的模糊人影令人着迷、还是他为他疯狂。

他们俩靠的很近,周泽楷如果再往下靠一点儿就能和叶修交换个火锅味的吻。

叶修深吸了口气,吐息都是股火锅底料的味道,又是在厕所门口,根本算不上浪漫才是。

他还是伸手拽住了周泽楷的衣领,主动拉近了距离,打破彼此间的僵持。

 

嘴唇上落了个湿软物体时身体先一步意识做出行动,周泽楷实在是太过熟悉如此毫无章法的啃咬,喉间溢出一丝轻笑,被逗的。下嘴唇被牙齿咬疼了,他就摁着叶修的脖颈狠狠讨回来,总之不会让自己受到半点委屈。

他一手垫在叶修的后脑勺和墙壁之间,一手搂住他往自己身上靠。鼻腔里都是香料的味道,混着股洗手液的香精香味,并不美妙,怀里被塞得满满的满足感却是实打实的。

叶修本来是睁着眼睛的,周泽楷的吻来得强势过分,他干脆环住对方的脖颈,闭上眼,全身心的去享受。说起来很奇怪,按照年龄来说,比起周泽楷年长四岁的自己本该承担起照顾对方的责任——事实上也是这样。大多数时间,不管是打职业的事儿还是社会职场上的事儿,他都很乐意教他、照顾她。

看似如此,有意无意间,周泽楷却也成为默默守护他的角色。他握着自己的手教会自己什么叫爱情、自己熬夜的时候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赶自己去睡觉,生病的时候请小半天假来照顾自己,明明自己连夜坐飞机困得眼睛都睁不开,还能跑前跑后陪自己去医院……

这大概就是生活。

他终于被周泽楷放开,呼哧呼哧小口喘气时又被他抬起了下巴,轻轻咬了口脸颊的软肉。褪去爱情被过分粉饰的糖衣,内里是平淡、甚至是艰涩的生活。不过仔细想想,说到底也不过柴米油盐酱醋茶,一起哭过笑过、吵过闹过,有过相拥而眠的日子,也有过背对背失眠的夜晚,勾勾小指还不是跌跌撞撞走到今天。

分手的事叶修的确考虑过,毕竟两个人性子都太硬,磕磕碰碰少不了摩擦。考虑归考虑,却从来也没法把这件事说出口。不是因为顾虑什么,而是说,他不愿意说出口。

“分开生活”这个选项大概从最初就是不存在的。

叶修拥着周泽楷,手指埋进周泽楷的头发里。这小子把下巴卡在自己肩膀上,叶修不得不身子往后仰才能受得住他压上来的分量。

想回家了……他听见周泽楷的呢喃,嘴唇压在耳后薄薄一层皮肤上,落下细碎的吻。

 

他能够很自信地断言,周泽楷是需要他的。

就像他也离不开对方一样。





-END



偷懒偷着偷着卡掉了肉,就很舒服。

今天也在攒钱喝奶茶了

评论(9)
热度(238)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