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薛定谔的糖 02

前文指路


※搞事小料了解一下 


-02



叶修眯着眼,在距离落地窗有一段儿位置的地方停下,就着尚算清亮的暧昧光亮看见了个毛绒绒的轮廓。没了能够独享这方静谧夜景的机会,叶修是觉得可惜的,但也没办法。来者是客,自己总不能把人赶出去不是?

他双手插在口袋里,惋惜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发现同党的欣喜、与他究竟在做些什么的好奇。毕竟,能像他有如此“闲情雅致”的人,现在可是屈指可数。

这么想着,他朝着人影轻手轻脚地走近了些,绕了小半圈,在那人的身后停下。

那个人在膝盖上架着台笔记本,屏幕的荧光比起咖啡厅内的灯光要亮一些,为他的脸包上一层雾化的白。叶修好奇的主角此刻正专注于自己手头上的活计,手里捏着鼠标轻巧的点击着,发出“哒哒”脆响。

如是清脆的动静显然并不契合窗外那片色彩斑斓的黑夜,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叶修跟着他鼠标点击的轻重缓急,指腹在软座椅面上一点一点的。他有些惊讶,不过是随意的动作,居然带着点儿节奏。

他方才总算看清了那人的脸,乍一看眉清目秀,比起公司里那群训练生来说并不逊色,年纪估计也不大,看上去稍显稚嫩。只不过……他皱着眉,神色专注而严肃。

 

显然,少年的整颗心儿都沉在手头上的活计里,以至于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叶修的到来。男人背挨着周泽楷坐下,端着餐牌朝欲往他这儿走的侍者打了个手势,而后十指交叉抵在下巴,望着前方。

碰巧的是叶修正面对着一根大理石柱,光滑的表面上映着少年电脑屏幕的内容,画面很模糊,但仅仅凭着隐约的轮廓,他也知道少年究竟在做些什么。

LR啊……叶修没少拍过平面照,见得多了,自然能通过影子认出软件界面。点的饮品来得很快,侍者来的轻巧,当然也没有惊扰到少年。叶修点了杯绿茶,侍者特按照他的习惯用透明玻璃杯装的。

叶修双手捧住玻璃杯,老大爷似的盯着墙上闪过的图像心里直乐。怎么和放幻灯片似的,他弯着嘴角腹诽道,或明亮或晦暗的色块来回闪动。

眼下的场景顶有趣儿——不光光是因为他捧着茶杯欣赏一个不知名的少年修图,还有些无意间被自己窥探见的小秘密。少年滚动着滑鼠,墙上的图像一连闪过好几张图,最后停在某一处。叶修含着舌尖轻声笑了,即使轮廓模糊,他也能认出这是他自己。

STAFF列表上舞台总监的名头可不是白挂着的。叶修熟悉演唱会舞台上的每一处舞美设计,清楚它在镜头下又会是怎样一派景象。

是男饭呢……还是赚零花钱的代拍啊?叶修抿了口浅绿的茶水。

他看着光标在屏幕上滑动,数值调整,大概还加了角度修正一类的技术,单纯从轮廓看,比起之前是耀眼了些。

——唔……LOGO呢……Oh……Oh……

他正欣赏着,背后兀地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石面上的倒影切换到文件夹页面,光标四处游移,大概是在寻找着什么。

鼠标又清脆地响了几声,叶修还没来得及看清,肩膀就被忽然出现地侍者拍了两下,递上一张纸条。上面用工整的小字写满了小半张,简单来说就是经纪人催叶修回房间,楼梯间抓到私生,怕他一个人在外头晃荡有危险。

叶修看完字条后眉头一蹙,无声地道了个谢,匆匆离开。

不管是男饭还是代拍,这个图总归是要发的吧……

拖鞋底很薄,踩在酒店走廊软绵绵的吸音地摊上像踩在云朵上似的。叶修还在琢磨咖啡厅里看见的那个少年,想着那个“Oh”的发音究竟是什么意思。

到时候去微博上看看呗。

今天也在窥探粉丝生活的叶idol哼着歌儿,心情不错。

 

作为同学,小艾算对周泽楷的那瓶子水多满有所了解,但把站子的独家交给他来全权处理她还是有些忐忑的。不是说不信任周泽楷的技术,而是这独家是要发出去的,饭圈的小姐姐小哥哥们有多严格、身为一个叶修的死忠她心里清楚的很……而且,不是有句话这么说吗?你有多喜欢一个人,从你拍他的照片就能看出来。

她登陆上自己应援站的微博,应援站取名叫“OhYEs!”,微博名叫从简,就叫“OhYEs0529”。名字还是周泽楷给想的,一来是说“oh yes!”喊起来脆生生的,二来是正好带了“叶秋”的姓氏拼音,很好记。

自古粉丝站用爱发电,就算站子是她一时兴起建起来的,她也不想虎头蛇尾,只想好好做下去。

小艾一遍又一遍地刷新着微博首页,正好看见叶修公司的官博发了今天演唱会的幕后图,叶修裹在白色的大毛巾里侧过脸躲镜头发,几搓汗湿的刘海乱糟糟地散在额头上,却不觉得邋遢,反而更显帅气。

她默默地把图片保存,然后用站子的微博转发。这边刚提示“转发成功”的消息,那头,微信就滴滴答答地响起了提示音。她吓了一跳,看了一天演唱会,朋友都累得睡着了,过会儿就要走,她可不想扰人清梦。

姑娘气呼呼地想看看这个罪魁祸首究竟是谁,就看见微信上几个短句飞快地闪过。

 

【多修了几张】

【挺好看的,就加了】

【要走叫我】

 

小艾把聊天记录往上翻了些,看到个压缩包,打开,大概是三十来张精修独家图,还有个文件夹,这里则是放大截出的局部特写,手腕啊脚踝啊嘴唇啊这种。

她捂着胸口,压低声音嗷了一嗓子。不得不说,姑娘太低估周泽楷了,满打满算五十来张独家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每一个角度、每一个动作完美到仿佛精心设计过。

 

周泽楷关掉电脑,重重地打了个哈欠。从刚才起周围就散着股绿茶的清香,但他没有太在意,现在看看,却是四下无人,大概是有人来了、又离开。

他抱着膝盖看向窗外,丢在电脑旁边的手机发出“嗡嗡”的震动声。他瞄了一眼,是小艾,连续不断地给他发着消息。这细碎的声音太恼人,他忍了好一会,总算放弃,打开手机查看。

 

【泽楷大大可以啊!!!!】

【喜欢这张[图片.jpg]】

 

小艾截给他的那张正好也是周泽楷自己最喜欢的一张——安可舞台是首慢板舞曲,叶修穿着衬衫,扣子解开最上面的两个,脑袋上挂着粉丝扔上台的头花,白色重工蕾丝,还有两根长长的飘带。

歌曲的间奏被拉长,舞台上空飘起纷纷扬扬的白色纸片儿。叶修静静地立在舞台上,带着头花,仰起头,抬起一只手去接。官方应援棒的中控被同意调成幽静的蓝紫色,在亮白的灯光下泛着带点儿粉调的暖光。在他的背后刚好是一个聚光灯,白色的灯光将原本就白皙得他衬得几乎透明。


他仿佛是一个误入凡间的仙子,好奇地打量着世界,纯净而美好。




-TBC


今天也在攒钱喝奶茶了呢

评论(8)
热度(471)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