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事不过三 04

前文指路

 




Chp.4


“的确。”

舌尖划过贝齿,又绕着嘴唇打了个转儿,昨天半夜令他欲罢不能的香辣滋味似乎还在舌尖萦绕。周泽楷仔细地回忆了一下小龙虾的味道,店家用的是青椒,红绿配色从视觉上令人食指大动,即便如此,却从未失了辣椒的刺激,仔细回味,还带着丝肉质本身的甘甜。

非要说起来,周泽楷还挺爱吃小龙虾的。轮回战队附近就有个“龙虾一条街”,街上的店都被他吃了个遍。不过他最常去的是后门对面的那家,算不上特别好吃,口味偏甜,外壳一吮满嘴的白砂糖味,辣味反倒没吃到多少。

“还不错。”他垂下眼眸,想着想着,眼底浮现出一丝笑意,“还挺辣的。”

叶修的视线在周泽楷的脸上打了个转儿,在少年上翘的嘴角稍作流连,这才收回目光,发出“呼”的一声轻叹。

“也是,小周你上海人,吃不了辣。”

话音落下,周泽楷却是一愣,而后轻轻地摇了摇头。

“还行。”周泽楷轻声反驳道。

叶修没有和周泽楷专门吃过饭,在他印象中,去上海比赛、晚上聚餐吃夜宵时,在一群围着油腻腻的塑料桌、举着竹签啃烧烤的人里,小鬼总是捧着从隔壁端来的鱼片粥,笃悠悠地啜着。

像个小老头。叶修曾经如是认为。

现在要换个形容才对……叶修往嘴里塞了一大口,全是酱料,有些咸。他不由得皱眉。周泽楷“嗯?”了声,叶修摆摆手说没事,转身去找杯子倒水喝。

什么小老头,这叫成熟。成熟懂不懂?

叶修撅着屁股半蹲在饮水机前接水,“我还以为你不会吃辣来着……没怎么见你吃过。”

“是。”周泽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叶修直起身,端着水杯回过头,只见他向前倾身,捡起被他丢在桌上的纸盒,用力抠着被胶水黏住的边角。他微微垂着头,细碎的刘海耷拉下来,微微遮住他专注的眼神。他一边专注于手头上的活计,一边回答,“也不能吃很多。”

他总算是拆开了纸盒的胶水封装,逆着两个翘起的尖端,将盒子压平。叶修回来的时候顺便把垃圾桶踹到周泽楷的脚边,继续呼哧呼哧扒拉着凉拌面。


周泽楷抬起脚稳住摇摇欲坠的垃圾桶,把拍扁的纸盒扔了进去,干脆就着两腿趴开的坐姿,上半身前倾,手肘支住膝盖。

他很少能像这样子和叶修单独面对面——虽然以前溜号放松的时候没少在黝黑的选手通道里撞见蹲在墙角、吞云吐雾的他,神色慵懒。那种情形下,男人通常会盯着他看上好一会儿,涣散的眼神慢慢聚焦,藏在薄薄一层灰纱下,亮晶晶的。

是小周啊——

他会这样向自己问好,橘红的火星在阴影下忽明忽暗。等过上十几分钟,他们又会在竞技台上相遇、厮杀。等下了舞台,他会插着口袋站在隔音室通道正门口,对自己说一句“打得不错、再接再厉”之类的鼓励。

人群的欢呼雀跃足以让体育馆内的空气都微微颤动,隔着厚实的水泥墙周泽楷都能感受带场内排山倒海的呐喊。叶秋,他们喊着的这个名字的主人,却是如是岁月静好的模样。

叶修的方方面面周泽楷见得多了,正经打比赛的严肃脸见过、插科打诨的模样见过,清冷的,热切的……他也说不清楚究竟是哪个样子触动了他,等意识到的时候身体比意识先一步做出反应——呼吸急促、头脑乱成一团麻。

周泽楷的发小说,上一次看他这么傻乐还是在父母同意他进轮回的时候。


周泽楷想,都说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按照这标准,自己岂不是爱得深沉了?

叶修总算吃完了早饭,一手餐巾纸一手碗筷,慢悠悠地往厨房走。周泽楷见叶修站起身,他也跟着站起来,被后者发现后喊着去外头等着。周泽楷没有依叶修的话,反而靠在餐厅的玻璃门框上候着。叶修那他没办法,也就随他去了。

他捏着清洁球熟练地沿着边缘打转,提高音量问周泽楷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有的话最好,毕竟现在天也热,溜着你外头晒太阳也不是个事儿。”叶修回过头冲周泽楷耸耸肩,眼神里透着点儿揶揄,“你要晒黑了,你家经理又不得给你塞一箱子面膜来。”

诶?

周泽楷眉头微微一皱,他经理会给他行李里塞面膜倒是真事儿,但从没和其他人说过,也不知道他从哪儿知道的。

碰巧吧。周泽楷听着哗啦啦的水声,干净的手指蜷了蜷,搭在上臂。

他来杭州也是脑袋一热,打着“给叶秋送迟到的生日礼物”的旗号让自己的行为看上去合情合理了不少,但也禁不起推敲。昨天提起要在杭州转转的也是他,当然是胡诌的说法。杭州离上海太近了,他也没少来过,这杭州城内的各大旅游景点他也能说上一星半点的,配上缓慢而笃定的语气显得说服力十足。

“不去景点吧。”过了半天,周泽楷总算憋出这么一小句。

叶修把洗好的盘子悬在水池上方甩了甩,这才放回到碗柜里烘干,“也是,这阵子大家都出来玩,人正多得很。看人比看景还勤快。”

“嗯。”周泽楷把头点得和拨浪鼓似的。

“欸、不过不逛景点的话也没什么可逛的了吧?上海和杭州不都一个样,逛逛街啥的。”叶修擦干手,靠在洗手台上,似笑非笑地望着周泽楷,“总感觉你不是来旅游的。”

叶修说得貌似漫不经心,视线却在话音落下后往周泽楷那儿上下扫了几个来回。后者看得心惊,刚准备扯点说法解释一番,叶修反倒先一步开口,给了台阶下。

“你这就为难我。想来想去,也只能带你去我熟悉的地方转转。”

他抬起两根手指在周泽楷眼前晃了晃。

“或者去看电影啊什么的,我记得你还挺喜欢这些文艺青年干的事儿……正好外头晒,待在室内很舒服。”

“选择一下?”

少年微微扬起下巴,思忖了好一会儿。

“都行吧,一样的。”

对他来说的确都一样。去景点是和叶修一起看人,去清净的地方是和叶修一起看景,去电影院是和叶修一块儿看电影,反正说来说去都是和叶修凑一块儿。他本来就是脑子一热过来看看自己的暗恋对象,能一块儿呆多久算多久,目的达到了就成。

听完周泽楷的话,叶修却是流露出十分惊恐的情绪,而周泽楷压根没觉得自己说出了多了不得的话。

“小周,你可真随意。”

周泽楷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叶修什么意思,只见对方做了个OK的手势,转身离开。他目送着对方上楼拿钱包,说等会儿一块出去。


叶修的身影快要消失在楼梯口时,周泽楷忽然想起了一些事,喊住了叶修。

“叶秋!”

叶修停下步子,探出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周泽楷。

“怎么了?又有新主意了?”

周泽楷重重地摇摇头。他只是突然想起自己是来给叶修送礼物的,昨儿光顾着沉浸在对方收下礼物的激动中,完全忘记询问他是否满意。

“沙漏……”周泽楷阻止了一下措辞,指尖在空中比划出个大概的形状,“怎么样?”

叶修一愣,压着一边耳廓,笑得有点儿坏。

“很喜欢,是最衬心意的。”





-TBC


今天也在攒钱买奶茶了

评论(8)
热度(157)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