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 禁止未授权行为 // 只回私信

事不过三 01

※原著向


※搞事小料了解一下 



Chp.1


【一枪穿云:叶秋】

【一枪穿云:生日快乐】


叶修在烟头燃尽烫嘴之前将它在烟灰缸内捻灭。他把正在处理的文件最小化,点开与周泽楷的对话框,专心致志地翻找起聊天记录来。周泽楷退役都成了记忆里的事儿,叶修给他的QQ备注名却从未换过,就连单独的个人分组也丝毫没有改变。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执着些什么,似乎如此一成不变能够留住什么。

谁都说不清楚。

白净的手指搭在滑鼠上拨弄几下,聊天记录的日期滑块呲溜一下滑得老远。光标停滞的所在日期标注为几年前,五月二十九日——正好是自己的生日。内容也很简单,周泽楷给自己发了条生日祝福。再往下一条就已经是五月三十日的事情。

原来没回他啊。

好像是第七赛季末吧……叶修托着下巴回忆着。自己肯定是看见了的,至于为什么没有回复,他早就不记得原因了。那是极混乱的一段时间,让他忽略到回消息的可能性太多,说不准。

非要说起来,周泽楷和叶修的关系说近也不亲近、说远也不是疏远的那类。只能说,论铁哥们比不上同魏琛他们那般热络,但绝不至于沦落到泛泛之交。一时半会儿,叶修也琢磨不清周泽楷作为自己的“朋友”到底应该摆在哪个位置上。

他一个上午都在处理文件,屏幕亮度调的过高,惨白的色调晃得叶修眼睛干疼,脑袋晃一晃都觉得头晕目眩。指尖攀上太阳穴,不轻不重力道刚好的揉弄着。按摩的手法是某个夏天周泽楷教给叶修的,说是队里理疗师透露的土方子,百试不爽。

确实有点效果。不过自己的手法也只是按照周泽楷的动作照猫画虎,是否得了要领不得而知。

不如小周做的舒服。叶修打了个哈欠,关掉了屏幕。


自打和白领一样,过上朝九晚五的规律生活后,叶修休息的时候总喜欢摆弄点什么才舒服。他的桌角放着一个小沙漏,一个巴掌那么高,绿色的,玻璃瓶做成了叶片的形状,十分精致。这是周泽楷送给他的,从国外旅游带回来的伴手礼。据说是纯手工制作,独此一家。

他抚弄着支架上细细的沟壑,像是叶片的脉络,纵横交错。周泽楷给自己拿过来的时候,他曾经问过青年为什么要买这个样子的沙漏。周泽楷倚在桌边,歪着脑袋思忖了半天,总算吐出一句:像你。

“像我?”

“姓叶啊。”周泽楷原本想说点什么,话到嘴边又给吞下,顿了顿,伸手把立在桌子上的沙漏倒了个个儿,米色的沙砾窸窸窣窣顺着连接处细细的管道下路。

生日快乐。周泽楷咧开嘴角,眼睛弯成两道弯弯的月牙,向叶修展示了一个温暖和煦的笑容,说过的话又被重复了一遍。


色令智昏,美色误人。

古人说得有些道理,不然自己怎么看了周泽楷一眼,就陷入这汪幽深的心湖,就此沦陷。

叶修有些慌张地松开握紧沙漏的手掌,玻璃上印出自己大半个汗手印。他发出一声长而缓的叹息,仔仔细细地擦干净玻璃上的印子,视线落在沙漏下压着的粉色信封上。

非要说为什么自己不能在“朋友”的行列给周泽楷找个定义,想来也是因为自己压根没把他当成“朋友”吧。

这个信封他是在三天前拿到的,快递小哥敲开公寓大门时自己刚醒没多久,咬着牙刷迷迷糊糊地拆开文件袋,抖出这个信封。他迷迷糊糊地拆开,冷不防地呛了口泡沫进去。薄荷成分清亮,火辣辣地刺激着咽喉。叶修扶着洗手台止不住的咳嗽,好不容易缓过劲来,脸都憋得殷红,眼角冒着泪花。

他分不清这是被牙膏辣的还是自己痛的,心痛的痛。


三天后,他带着信封落地上海,在安排好的酒店房间里换上一套笔挺的西装,配上叶秋送的巴洛克风格的手工皮鞋,在穿衣镜前来回比划。这身行头价格不菲,叶修也没穿过几次。镜子中的自己看上去脸色不怎么样,叶修拍了拍脸颊,在揉弄下总算泛起点儿血色,这才点点头,捏着信封去三楼。

三楼是宴会厅,门口立着块牌子,最顶部是“喜结良缘”四个大字:新郎那一栏写着周泽楷,新娘那一栏是个自己不认识的名字。

嗯?叶修有些惊讶。他知道周泽楷的女朋友——或者说是前女友比较恰当。看他们整天如胶似漆的粘着,还以为能够走到结婚这步,万万没想到新娘不是她。

不过现在看来,是谁也不是很重要吧?

凭着信封里塞着的请柬,叶修顺利进入宴会厅。签到的时候,负责的圆脸妹妹说周先生交代过,如果叶先生来,让他去后面的房间找他,说是要叙旧。

这有什么好叙旧的。叶修想,他们俩有一阵子没联系了。退一步讲,要叙旧,也轮不到他叶修的头上。

尽管如此,他还是按照那个姑娘的意思,绕过昏暗的后台走廊,在贴有“休息室”的木门前停下。他敲了敲门,短暂的沉寂后,门轴“吱呀——”转了圈,紧接着是鞋底磨蹭着地毯的声音。

一张画着精致妆容的女性脸庞出现在门后,看见叶修后有些茫然,忽然想起什么,啊了声。她从门后走出来,侧过身给自己腾了地方。

“请进。”

姑娘等叶修进门后甚至贴心地带上了门。叶修有些摸不着头脑,一回头,就看见穿着白西装、敞着衣领坐在椅子上的周泽楷,手指绕着垂下的刘海把玩。

他原本是垂着脑袋的,在叶修进来后便扬起了下巴,手指半掩住翘起的嘴角。

“很帅。”

“你才是。”叶修深吸了口气,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下,四下打量着。

两人间一时无言——主要是叶修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周泽楷又是个不擅长找话题的主。尴尬的沉默蔓延半晌,但身前的人似乎拥有非比寻常的耐心,仍然保持着风度。

叶修深吸一口气,随便扯了个话题,“大喜的日子,感觉怎样?”

“还行吧。”

周泽楷淡淡地应了声,眼睑敛合、又睁开,向对面的男人送上一个微笑。

看来并不是一个好话题。

叶修耸耸肩。

“说起来,我还以为你会和那个妹子在一块儿……”

周泽楷蹙起眉,一脸茫然。

啧、这么敏感干什么……叶修伸着手指,在空中比划一下,“就你之前带来全明星的那个啊……”

“哦,她啊。”周泽楷似乎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摇摇头,“不会的。”

叶修瞪大了眼睛,“你对你前女友也太苛刻了吧?”

周泽楷本来想解释什么,刚发出一个无意义的音节后却是闭上了嘴。

“其实……”他克制着去挠鼻头的的动作,怕蹭掉鼻头上的粉底,“我都知道。”

“知道啥?”

“你喜欢我。”周泽楷用手指碾着摆在桌上的塑料假花,盯着布料的眼神温柔的过分,“我喜欢过你,感觉得到。”

叶修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面对。


叶修几乎是落荒而逃、当晚飞回北京的。

他打开公寓的灯,松了领带坐在桌子前,伸手摆弄着桌上的沙漏,在台灯下泛着温暖的柔光。

周泽楷说,当时送给自己沙漏,就是种试探。

不是“像你”,而是“想你”,想着你的模样,所以买下了它。

——沙漏落下的沙砾是我们之间流逝的时间,但如果把它再次翻过来的话,又会是个全新的开始。

“我以为……”周泽楷没有把话说下去,只是露出一个苦笑。


已然流逝的时光自然无法追溯。

叶修关上灯,把沙漏倒了个个儿,一脑袋扎进柔软的床垫里。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的话……

黑暗中,他发出一声苦笑。

不过是如果。



-TBC



今天也在攒钱买奶茶了

评论(10)
热度(138)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