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有个工科男男友是种怎样的体验?

※双理工生paro,点文来自 @四风 

※知乎体。顺便,沙门氏菌那个正好就是在知乎看到的,看了答主照片觉得真的挺好看的。






有个工科男男友是种怎样的体验?

问题描述:被工科男告白了……我很纠结要不要答应他。都说工科男很木讷啊……他对我很好可是我喜欢那种特别浪漫的男孩子……啊啊求各位支招啦!





匿名用户

1,124个用户赞同了该答案



过了这么久来看看,居然现在还有人在点赞啊……我都毕业好久了。

看到很多人让我讲感受,以及安利的广播剧我都听了。

其实是这样的,因为他们俩在我们其他人面前别说打啵儿了,手都是不牵的,纯的和小学生似的。所以那天,我真的很受冲击。而且本身就在赶ddl的焦虑情绪里,他们搞的时候我又不敢发声毕竟在装睡,怕Z或者Y被吓到然后不举了好吧……放松下来人就很累当然睡着了。

所以啊,广播剧那些真的小儿科,因为听得时候很放松嘛。而且那种吮的声音就是吃糖的声音啊,我女票吃棒棒糖就喜欢吧嗒吧嗒的很小孩儿。十九分钟不做评价,话太多了差评。

会犯困可能是条件反射吧我也不知道。

现在Z研究生都快毕业了,Y貌似是在什么研究所吧?他们俩没分啊,前几天刷票圈还看见Z和Y去南国小岛晒太阳度假去了。

他们家里的事我没问过啊,为啥要问?你们查户口呢吧?


-------------原回答---------------



我先匿个名,毕竟室友玩知乎,我怂,我怕室友看到手刃我不帮我复习FInal




泻药。

工科男怎么了??题主你这个人误会真的很大!!工科男也有很浪漫的人好吗????

举个栗子。

本人学通信的,日常玩玩电路单片机啊啥的。当然……我要说的是我可爱的室友!我们院的校草(?)!!!远近闻名的小仙男!!!

叫他Z好了。

他大概就是……上得厅堂入得厨房焊得了电路板艹得起机床(?)的神人吧。

好了不花式吹Z了,我们说点干货。

Z呢,是由男朋友的。

没错,男朋友。




是不是很牛逼!!!!

Z的男朋友叫Y,隔壁的隔壁生化院的大牛,大我们N届,现在已经毕业了。他们俩刚谈的时候两个人都在学校,天天出双入对……啊不是,压根不见,全靠手机。我和其他室友在听Z说自己谈恋爱后觉得他可能是找了个手机宠物。

见到Y之后我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魔幻……

这么说吧,如果我们活在Marvel里,Y神在学校里的地位就是灭霸那种级别的。



凉凉。

不过,就算Z和Y这俩货都是标准的风云人物,他们俩的日常对话真的很……好吧挺无聊的……

说个小事。

因为Z对硬件很有一套,小到手机贴膜大到电脑零件组装他都能做。某一天脑袋一拍搞了个网店,专门修手机电脑。

然后有一天,Y来寝室看Z的时候Z正好准备拆个我们隔壁大兄弟塞过来的手机,说插口排线松了让Z换一个。他们就凑在一张桌子上一边聊天,Z一边拆手机。

Y:这手机谁的啊?

Z:隔壁XXX的。

Y:这看着很有年代感……

这时候,Z拆开手机,并且在背盖后发现一张红色毛爷爷,上面贴着个条儿【修手机的大兄弟,拜托保密】。Z翻了下手机,发现手机主板是被掉过包的。很破的那种,用也用不了多久。

Y:嘿……你这钱准备怎么办?

Z:呃……留着。

后来Z把手机装好,还给隔壁哥们的时候说这手机修不好烧坏主板了建议换个手机。顺便送了那兄弟一个K记全家桶,用那张毛爷爷买的。

剩下的零钱Y赞助了几块,让Z去楼下买了几瓶罐装咖啡分给我们寝了。

正直。

而且无聊。

我还以为能有什么段子发生呢。




至于他们的日常就更无聊了。Z一手包了Y的电脑。他这个瓜皮白帽贼看不惯Y收个邮件就敢随便开附件、抛弃WD装啥x60安全卫士等等行为。Y学生化日常和各种菌打交道,看到我们吃外卖就在那儿bb塑料袋遇热会产生什么物质啦、地沟油有什么可能致癌的成分啦、口腔菌群啦balabala……

感谢Y,我彻底放弃了外卖,省了一大笔钱【滑稽

不过他们俩也有挺浪漫的时候,当然,我这么觉得的。

我们有课程设计,放手让我们瞎倒腾,反正最后交实物作品上去。Z选的做LED,通过按键输入信息,不同的信息显示不同的形状。有点像打暗号那种。反正就这么个原理吧。

他列了一张表做编程、模拟,安装在寝室搞得,黑工程似的= =

重点倒不是Z做了个LED灯排,而是这个b,把Y的生日设成其中一个指令,输入之后屏幕上会显示【1st DAY】,后头还有个无比标志的桃心。

桃心是我们另一个室友帮他点的,因为嫌弃Z做的不对称老兄强迫症犯了。

给不明真相的吃瓜众一点科普,这是个梗。Z也是会喜欢女团的人,自从他从女团歌里听出来“今天开始是第一天哦”=“告白成功”之后,对这个梗乐此不疲哦。

因吹斯听。




最骚的是,这兄弟调试的那天把Y叫到我们寝室来了。

再顺便一提,那天520。

寝室里就我和他在,他以为我在睡觉!其实我没有!我没有!他在那哐哐哐抡大锤……啊不是,戳键盘的时候我就已经醒了!

垂死梦中惊坐起,晚课ppt还没做,我是被ddl吓醒的emmmmm……

程序上我应该下床补作业,正当我翻身准备坐起来的时候,我听见寝室门开了,Y压低声音在那里和Z说叫他过来干嘛……

我……我……我很没骨气的闭眼装睡了。

我没看到啊!我在装睡啊!可是我听得见啊!

因为我在睡觉寝室没开灯Z还贼贴心拉了窗帘了解一下啊!

他那个灯排被x宝卖家套路了是骚唧唧的粉色啊!

黑咕隆咚的屋子里孤男寡男的对着一个桃心……

土味情话了解一下?

艹了听Y说土味情话我三观碎了一地啊!!这家伙天天就知道怼我们啊!!

艹了这种甜腻腻的水声什么鬼啊???

麻麻我错了我再也不装睡了!!!




再晚几天Y生日请我们寝室吃饭,我是没敢去的,之后任何可能和Y见面的场合,我都尽量不出现。

都说艺术源于生活,之前女票给我听那个网传19分钟,我无动于衷,甚至有点犯困。

比起那天我听得完整版,这个就很小儿科了。

哦,最骚的是听到他们搞完我也睡着了。

【。】

溜了溜了。






你们的王老师,化妆品小百科

529个用户赞同了该回答


泻药。

浪漫不浪漫我不知道,反正很能搞事情。


本科的时候化工的,隔壁寝有个姓叶的老兄,泡了个比他小几届的隔壁学信息的学弟,然后每天都能听到他们因为各种问题吵架。

简单来说,就是用自己的专业知识碾压对方的智商。

我不评价,多亏了老叶的男票,我再也没愁过修电脑的问题。


印象很深一件事。我和老叶一组狗课题的,某天他神神秘秘找我帮忙做培养基,拿了一堆奇奇怪怪的霉菌菌液刷板。他说他想做个东西送给他小男友,生日礼物。

反正在报废了20几个培养基之后他选了沙门氏菌……

各种意义上我觉得他男朋友命硬,能收的住老叶这么折腾的人没点能力哪说得过去。

反正选完我就没帮他做了,怎么说都是致病菌,我还挺杵这个的。反正后来老叶做完课题就在捯饬这东西,最后做出来的效果挺好的。沙门氏菌粉紫粉紫的,显色培养基淡黄色,阳光下很好看。

特俗气一桃心,本来老叶想在里头写名字,后来写了好几次没成功就放弃了。名字比划太多。

反正后来听说他男朋友挺高兴的。


更新。

那玩意儿最后被回收了,这东西当然不能带出实验室啊开玩笑。叫他男朋友过去看的。生日礼物肯定有准备其他的啊。再说了,他们俩理工男,能指望送出什么特别的礼物啊。也就在这种摸鱼的时候肯花点心思。

他男朋友当然见过啊,帅的惨绝人寰。他们关系没公开,在外面很低调。所以就算现在两个人都工作了也还在一块儿。我现在每天都试图说服老叶把他男朋友贡献出来当我的模特,这不还没成功吗?

听说这帅哥以前也干过特高调的事情,听他们院的学妹提过,因为那件事大家都在怀疑老叶和他男朋友有一腿。不过没多久老叶就毕业了所以这茬也没提很久。


我是挺羡慕他们的啊,俩特优秀的人内销了羡慕一下不行吗?

这届网友真的很严格。

呃、顺便我看到了一个匿名答主,老叶表示想要和你谈谈?







-END

评论(16)
热度(497)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