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 禁止未授权行为 // 只回私信

安排

※原著向,段子



第十一赛季总决赛结束后轮回终于是迎来了属于自己的夏休期。开完总结大会、吃完散伙饭后轮回的大家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一个一个缩在基地蹭免费空调。

吴启吃完最后一口巧克力千层,一抹嘴,十分满足地倒在吕泊远的肚子上,脚架住沙发扶手,打了个嗝儿。

“阿拉帮老板刚一哈好伐?(我们和老板讲一声好不)”吴启说。

“讲什么?”吕泊远正在玩手机,视线往旁边偏一点儿便能瞧见吴启餍足的表情。他眉头一皱,抽了张纸蹭掉吴启一嘴的巧克力粉,纸团儿往桌子那随手一丢。

吴启十分虔诚的把茶几上吃剩下的蛋糕包装盒用双手高高的捧起,和吕泊远的视线齐平。沿着包装开口吕泊远能够嗅到浓郁的巧克力香气。

——每、天、都、想、吃、呢。

他一字一顿地说道,勾起嘴角。

“喂喂、演过头了。”捧着电竞之家看唐柔专访的杜明从杂志后头探出半个脑袋,一脸深沉。

——噗

周泽楷见状,不由得被逗乐了,咬着叉子吃吃地笑,额发随着身体的抖动从耳后松开、滑下,挡在眼前。

江波涛翘着二郎腿手肘撑在膝盖上,老神在在地看这群人掐着腔势,一言一行跟演情景剧似的。他瞥了眼周泽楷,轻轻地“咦”了声。

他伸出手,指尖缠上周泽楷的刘海,撵了两下又松开。

“小周,你头发是不是有点长了?”

周泽楷松开咬住叉子的牙关,闻言,也抬手顺了两把。

“长伐?”

江波涛托住下巴点点头。

周泽楷若有所思,指尖绕着发梢转了两圈。前阵子光想着打比赛的事儿,头发这么长时间不打理,他还真的一点儿都没意识到。

“等会儿我要开车去接方哥和嫂子,小周你要不和我一起出去,我捎你一段?”江波涛提议道。

周泽楷思考了下下午的计划,好像没什么事,便点点头答应了。

 

剪头发本身是件小事,出发前周泽楷站在镜子前比划了一下,戳着后脖子的碎发要剪掉,刘海太长扎眼睛需要修剪,夏天来了再打薄一点儿……应该就可以了吧?

计划一向赶不上变化。

江波涛再接到周泽楷电话顺路去接他,看见眼前闪着耀眼光芒的青年时,习惯性挂在脸上的柔和笑容少见的出现了松动。

“小、小周?”

周泽楷拨弄着自己的新发型,十分的满意。

“好看伐?”

江波涛默默地翻出帽子和口罩递给周泽楷,让他赶紧上车。

有点耀眼过头了吧?这句话江波涛忍着没有说出口。

要说为什么……大概是周泽楷的新发色太反光了吧?

江波涛对着盯着一脑袋金毛的周泽楷无语凝噎。

确切的说,周泽楷新染的头发叫奶油金,下面一半剪得很短。周泽楷本身就白,今天又穿了件白色短袖,整个人在阳光下白到透明,往人群里一杵,全身上下都闪着kirakira的光芒。

用方明华的话说,也只有小周这张脸能驾驭的住村口Tony老师如此折腾了。

 

其实轮回并不是无缘无故地留在基地的——第二届世邀赛开赛在即,因为定了从上海直飞的航班,为了方便集训地点干脆从北京迁到了上海。轮回的队员也被征用,成了国家队的陪练。

国家队报道那天适逢月底,上半月在打比赛,月中在家安心挺尸休息,到了月底,积累下来的直播时长十分可观。黄少天和平台签了合约,播不满时长要扣钱,于是他一进轮回,第一件事就是找个带摄像头和麦克风的电脑开直播——当然经过了江波涛的同意。

你就用小周的那台电脑好了。江波涛说。俱乐部有专门用来开直播的训练室,这次专门腾出来给国家队集训用。周泽楷是轮回队内唯一签了平台的,空荡荡的休息室里也就那一台装备完整。

既然得到了同意黄少天就开始直播。想了半天还是开着小号打竞技场。他边打边解说,手舞足蹈。

叶修这次也作为领队出征。他到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开始了直播。他凑过去瞄了眼,弹幕瞬间码上厚厚的一层。

“哟呵?打竞技场呢?”

黄少天闻声回头瞄了一眼,手下的动作丝毫没有停下的打算,键盘被敲得噼里啪啦响,“诶,老叶,你怎么来的这么早?要不我们来搓一局?”

“欺负一个退役选手算什么好汉。”叶修扯了把椅子坐在黄少天身后围观,“明天开始训练就不许播了啊。”

黄少天有些敷衍地哦了声,转头开始收拾对手。

周泽楷就是在这时候进来的,他刚睡醒,刘海被扎成一搓小揪揪,顶着根呆毛晃晃悠悠的走进训练室,从黄少天身后走过。黄少天刚结束竞技场,正在揉手腕休息调整。叶修刚出去没人和他搭话,正无聊呢,一回头正好看见路过的周泽楷,青年的新造型令他眼前一亮。

“哎呦我去!”黄少天把大腿拍得啪啪作响,“周泽楷你什么时候跑去染头发了?一头金毛骚得如此真实!村口Tony老师技术不错啊!”

周泽楷迷迷糊糊地听完黄少天机关枪似的话,给头发随意抓了个造型出来,嗯了声。其实,黄少天说得太快了,他一个字也没听清。青年只知道黄少天在直播,下意识瞥了眼摄像头,指示灯亮着,便往后退了一步,退到镜头以外。

叶修甩着一手水从外面回来,就看见一个金毛站在训练室里,背影看着还挺眼熟的。

“小周?”

周泽楷闻声回头,是叶修,勾起嘴角笑了笑。

叶修想,还好他没有认错人。不过周泽楷这个新造型倒是挺冲击的。

他伸出手拨弄了两下。

“凉凉。”叶修捻弄着发干的发尾,“这位仙子怎么会不小心从天上掉下来?”

周泽楷脖子向后缩躲开叶修的手,对方的动作弄得他有些痒。

“看你呀。”周泽楷朝叶修眨眨眼,“好看吗?”

“凑活。也就你能够随便托尼老师瞎折腾。”叶修松开手,两手一手勾着一把椅子,拉到一块儿,拍拍其中一把的椅背示意周泽楷坐下,“打理起来挺麻烦的吧。”

“还好?”周泽楷倒是适应良好。

叶修可是伺候过苏沐橙那一脑袋长发的人,小妮子还是爱美少女的那一阵儿也漂过头发,一根一根打结缠起来的时候他和吴雪峰帮着姑娘解过头发。虽然周泽楷头发剪短了肯定不会和毛线团似的乱糟糟,但发质怕是回不到以前软乎乎的手感了。

想想还有点遗憾。

“你觉得还行?我倒觉得有点可惜。”叶修说。

“嗯?”

“摸上去没以前软了。”叶修绕着头顶转了两圈。 

周泽楷捏着下巴若有所思。

“会长回来。”

“你这个头发长这么慢的人,要等很久,成不?”

“你会的呀。”

叶修并不想承认,周泽楷会如此笃定的自信还是自己给的。


“嘿!我说?”

“哈喽?”

第三次出声无人响应,黄少天面无表情的关掉了麦克风。

【主播你的麦克风和摄像头呢?】

凉了。不想说话的黄少天在弹幕上敲字。

【快微波炉加热一下。】

坏了。

【我刚刚是不是听见叶神和周泽楷说话的声音?】

不,你们什么都没听见。

【怎么觉得叶神和楷皇说话这么腻味啊?】

。。。。。。。

黄少天瞥了眼身后相谈甚欢,压根没有理自己意思的两个人,调整了一下耳际的位置。


黄少天把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


很真实。。

真的gay。。。。。。

你说为啥这俩货不当人非要当畜生????

主播今天被虐的有点自闭,静音直播了解一下。



-END


评论(5)
热度(172)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