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非常言(预览)

※原著向,ABO,后含NC-18片段,就不放出了。

※CP22的无料,扔个前半的预览。不多,随缘。




二十七岁那年叶修正式宣布从退役,在职业赛场上征战了整整九年的传说终于画上圆满的句号。所有人都在惋惜一代传说终成历史时,褪去浮华的叶修却是拍拍屁股转身就投入荣耀发行公司的怀抱,从职业选手华丽变身工作人员,红色底的选手证成了黑底的工作证。

叶修要去韩国分公司协助荣耀海外联赛举办的事周泽楷比所有人都要更早知道。等他们从苏黎世回到上海,还没来得及休息几天,叶修就已经收拾好行李准备出发。

男人收拾行李的时候周泽楷光着膀子,双臂垫住下巴,趴在床上发呆。对方身上正穿着自己大一码的白衬衫,下摆盖过了大腿根,蹲在地上一件一件把叠好的衣服摆进行李箱里。叶修收到一半找不到自己的身份文件,转过头问周泽楷放到哪里去了。周泽楷默不做声地翻身下床,光着脚板走进书房,把早就收拾好的文件袋递给叶修。叶修向他道了声谢,青年也嗯了声,在叶修对面蹲下,帮着他一块儿收拾。

“怎么了?”周泽楷的沉默被叶修敏锐地觉察到,他抓住周泽楷的手,晃了晃,有些好笑地开口询问周泽楷是怎么回事。调笑道又不是见不到了,怎么板着脸、这么严肃,和生离死别似的。

周泽楷绷着嘴角没吭声。荣耀的韩国分公司在首尔,距离上海大约879km,坐飞机两个小时左右,说不上近、也确实算不上遥远的距离。他隐秘的小心思怎么好意思说得出口——小情侣之间本就聚少离多,好不容易挨到叶修退役了,当周泽楷天真的以为二人终于是就此安定下来时,两百多公里的地理距离骤然拉开,跨越海峡。

周泽楷想和叶修黏在一块儿——大多数情侣都有这种想法,青年也难以免俗。想法不假,但在叶修面前,他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正式因为他们二人处于相同的立场,周泽楷比谁都更能明白叶修内心对于荣耀的执着。

能以热爱为业本身就足够幸运,周泽楷也打心底感谢,正是因为这份赤忱令他们有机会相遇、相知、相爱。叶修会做出如是决定,周泽楷一定是第一个站出来表示支持的。

青年凝视着叶修的眸子,微微含笑,占满视线的模糊人影是属于自己的。他终究是松开了手,张开手臂狠狠地圈住对方。他的信息素是清冽的薄荷味儿,此刻混上了焦躁不安的情绪,愈演愈烈。

叶修被这颇具刺激性的浓烈香气包裹住,腾出手捏了捏周泽楷的后颈。青年也是个纯粹的主儿,想法都被原原本本的写在眼底。叶修没有点破,他知道周泽楷舍不得,他又何尝不是怀着丝遗憾的。

他忽然想起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时的模样,那时消瘦的脊背不知何时已经变得如此宽厚温暖,包容着他的一切。

挽留的话没能出口,无法停止的离别时刻令人扼腕,但这从不是终点,不是吗?

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故事要继续下去。

“放假见。”叶修捏了捏周泽楷的鼻子,抚平青年蹙起的眉头,“新赛季加油。”

嗯。周泽楷大概是听见了,低低应了声,把叶修圈得更紧了些。

 

叶修飞首尔那天周泽楷也去了机场——叶修本来说不需要周泽楷送的,但青年倔强,一言不发,定定地看着眼前年长自己几岁的恋人,水润润的圆眼望得叶修心猿意马,只得作罢。

他不想让周泽楷去的理由无非是不想让自己的小男友触景生情,瞧着伤心。周泽楷一难受,叶修也会跟着难过。所幸,周泽楷面色如常,除了出关前多抱了会儿,也没有表达出其他异样的情绪。

叶修去首尔后没多久周泽楷就背着行李归队销假。第十一赛季悄然而至,作为队长的周泽楷也渐渐忙碌起来。韩国那边荣耀职业联赛正处于起步阶段,叶修天天忙得神龙见首不见尾,除了偶尔能和周泽楷在微信上聊个只言片语,最闲也不过十分钟左右的通话,聊以慰藉。

周泽楷很庆幸,至少这样密集地让人喘不过气的生活根本没给他图生思念的机会。时间一晃而过,不知不觉跨过半年。元旦临近,联赛进入短暂的休赛期,轮回今年的最后一场比赛在北京,结束后便就地解散放假。他们拖着行李箱交流着元旦短假的安排,周泽楷提着饮料过来,江波涛在瞥见被对方夹在腋下的护照和登机牌后不免嗤笑出声。

“小周,去看叶神吗?”

周泽楷掩在黑色口罩下的脸肉眼可见的晕开红色。他点了点头,在众人或感慨、或揶揄的笑声中分了饮料,道了别,提着行李箱按照登机牌上写的登机口走去。

元旦首尔行是早就定下来的——正好叶修这几天放假得闲,许久未见二人一拍即合。原本是叶修回上海的,周泽楷不知怎么变了卦,坚持说还是自己去首尔,正好没去玩过。

“你想来旅行?这里还真没什么好玩的。”电话那头,叶修有些遗憾地表示。

周泽楷只是轻笑,没说话。他自然有自己的小心思——他想看看叶修现在生活的地方,用自己的眼睛确认对方是否过得好。

这趟旅行有太多的第一次,上飞机前周泽楷倒是挺淡然的。但当飞机冲破云霄的瞬间,原本平静的心却开始不安地躁动,兴奋,不安,迷茫,五味陈杂。

如是不平静一直持续到飞机平稳落地。站在行李转盘前时也是,自己的行李箱在面前转上第三圈时他才有勇气伸出手。箱子里只有几件换洗衣物,很轻,周泽楷却觉得沉甸甸的。

好奇妙。他深吸了一口气,心跳却是越来越快。

周泽楷按照指示牌办理了入关手续,拖着箱子慢吞吞地跟随着人流移动。叶修早就在国际到达口候着了,下飞机时周泽楷就已经收到来自对方的短信,怕会错过。

怎么可能错过啊……周泽楷几乎是一踏出那扇玻璃门就认出了对方,口罩上方的一双圆眼弯成两道好看的月牙形状。

叶修的装扮实在是太好认了:他们俩穿着件一模一样的黑色长款呢子大衣,确切的说是叶修穿着觉得好看,也给周泽楷买了件寄回上海的;外套内搭的卫衣同款不同色,这件则是周泽楷的品味。

他在看见对方的一瞬间几乎是拔腿就跑,冲到对方面前时呼吸急促,黑色大衣的衣摆拥住对方的瞬间,一直急促的心跳奇迹般地恢复成正常的频率。叶修比之前看上去要瘦了不少,似乎是在首尔呆了一阵子的关系,天天耳濡目染,穿衣打扮也有了时尚潮男的味道。

“变帅了。”周泽楷捧着对方的脸颊,低下头,冲着鼻尖就是吧唧一口。

“这么久不见,嘴甜了不少啊。”

叶修乐呵呵地任由周泽楷抱着,被青年拥住在原地转了几圈,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拍打着抗议,倒是乐得自在,享受彼此近在身边的愉悦感。

不得不说,情侣之间的默契真是种微妙的存在——天地良心,他们俩今天这身打扮可没互相商量过。



-AND


预览到这里结束啦w

就这样吧。

评论(10)
热度(235)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