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 禁止未授权行为 // 只回私信

回家

※原著向,ABO




8月20日,凌晨一点三十五,浦东机场二号航站楼。

叶修倚着抵他半个人高的行李箱上,左手捂住猛然张大的嘴,止住接二连三的哈欠。落地时正凌晨,为了倒时差叶修特意熬了一整段旅程,困得厉害,便歪歪扭扭地斜在人群外,把玩着脖子上的挂饰,毫无形象可言。

项链是苏沐橙匀给叶修的,一根黑色皮绳,坠了个简单的玫瑰金圆环,周泽楷送的。

行李转盘轮了三圈,周泽楷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行李箱,拎下转盘。他推着箱子走到叶修身边,与他并肩,好笑地戳了戳叶修因为伸懒腰的动作而露出的一小节腰部。叶修一惊,猛地弯下腰阻止,双手下意识地捂住腹部护着。他的动作太过用力,扯到背经,酸得他呲牙咧嘴地哼哼。

“诶!干嘛呢干嘛呢!”叶修站直了身子,手攀住周泽楷的手臂,借力跳到行李箱上坐下,趴着腿反靠住抬起的拉杆,“有点正型成不?都看着呢。”

周泽楷眨眨眼,装作没有听见叶修的话。他捏住叶修坐着的那只行李箱的拉杆,前后推拉,即使添上一个成年人的重量也能接受,于是满意地点点头,手臂搭在拉杆顶端,给叶修垫下巴。

“诶诶诶!我去你们两个人也太过分了吧?欺负我们一群单身狗啊?就你能秀恩爱啊!周泽楷我和你说不能这么惯着老叶,会上天的知道吗?”拿到行李的黄少天推着箱子滴溜溜跑到叶修那儿时看见的便是两人你侬我侬的粉色氛围,双手叉腰,往二人面前一横便数落了起来,“对自己的Omega要强势啊周泽楷!身为Alpha的尊严呢?”

强势是没错的,黄少天说得有点道理。周泽楷和叶修交换了个颇为无奈的眼神,前者抬起左手,虚握成拳,掩着嘴清咳两声。

周泽楷左手的无名指上有一个玫瑰金的指环,和叶修胸口坠着的那个一模一样。

我招惹谁不好啊,非得招惹这俩已婚的。

黄少天嘴一抿,少见地沉默。任由靠过来的张佳乐如何调戏,黄少天始终保持着抿嘴微笑的乖巧姿态,直到喻文州领了行李聚过来碰头,才抓着他衣领低声叨叨。


第一届世邀赛圆满落幕。毕竟整个团队只磨合了半个月左右,又是第一次带队海外远征,对于排名叶修并没有作出过高的预期。胜利是最终目标,但全力以赴、享受比赛才是主旋律。工作人员把包着奖杯的大木箱给搬了过来,叶修盯着黑色的木箱撇撇嘴,也不知道为什么主办方非要他们自己带回来,不愿意直接寄回北京去。

比赛结束后他们一行人没有急着回国,跑去北欧疯了一个星期,算是放松。叶修抬起手,小拇指勾着周泽楷耳后的一撮头发把玩。他们几个人不知道怎么想的,看完B站上某up主的染发体验后也抱团跟风溜去理发,头发剪短了不说还染成了十分风骚的冷色调。漂色后的头发不锁色,洗了几次就褪成奶金,又染了回来。

吃饱了饭闲的没事干。叶修如是评价。


在飞机上坐了十几个小时,落地后脚底软绵绵得发飘。等所有人拿完行李的空挡叶修倚在周泽楷的怀里打瞌睡,偶尔发出几声模糊的嘟囔。叶修这么坐并不稳当,周泽楷怕他摔下来,不敢乱动,挺着腰板站得和棵小白杨似的。

叶修睡得很沉,也不知道是真累了还是其他的原因。周泽楷盯着他颤抖的睫毛愣神,仔细想来,叶修最近很容易犯困。他喜欢抽烟提神,但打比赛这几个月,连烟盒的影子都没见过。小别胜新婚,天天低头不见的擦枪走火不在少数,好不容易挨到打完比赛,粘着他想要,也是半推半就的。

不懂啊、不懂。周泽楷把叶修搂的更紧了些。

方才孙翔被两个姑娘拉去当劳动力,手里提着装满饮料的纸袋正准备去周泽楷那边让挑选。刚走几步,就看见周叶二人的粉色氛围,瞬间顿住步子,转头就跑。

秀,你们就秀吧。

孙翔咬牙切齿地拧了一把唐昊没什么肉的腰,在后者转身跳起来反击之前躲进人群中,一边跑还能一边端着纸袋不让饮料洒出来。

这家伙怕不是演杂技的吧?张佳乐咬住吸管感慨。

“贼逗。”方锐挽起外套袖管换了个叉腰的姿势站着,“说起来,你们是直接转机回家还是在上海待几天?”

说直接走的也有、说留几天的也有。答案听了七七八八,方锐视线扫过一圈,最后落在周泽楷身上。方锐和苏沐橙准备今天下午坐动车回去,他还不知道叶修的打算。

去我那。周泽楷做了个口型。

苏沐橙不知道什么时候靠了过来,看见周泽楷的口型并没有意外。

假期愉快啊。

苏沐橙瞥了眼叶修,不经意间扬起了嘴角。

 

等所有人拿好行李,叶修这才悠悠转醒,嘱咐了些注意事项后就地解散。送走热闹的人群,叶修本想从行李箱上跳下来,周泽楷却拦住了他。

“坐着。”周泽楷试着拉了下行李箱,等叶修坐稳后一手拖住一个往外走。几天前周泽楷拜托方明华把自己停在俱乐部的车开到机场停车场,两个人取了车,猝不及防钻进一片热气里。等冷气凉了些,原本浓浓的睡意随着降低的温度不知不觉地散了干净。手掌贴住冰冷的玻璃,叶修一激灵,周泽楷从后排捞了条毯子给他披上。

“回俱乐部?”叶修松开安全带,把毯子裹好后再重新系上。

周泽楷摇了摇头,踩下油门。

“回家。”

他的注意力集中在后视镜上,单手把住键盘,样子像极了偶像剧里的富家公子。因此,他并没有注意到叶修掩在薄毯下的笑意。


回家的路算不上久,两个小时不到。叶修并不熟悉从浦东机场回家的路,但出发地换成虹桥,同样的路线这一年半倒是走了无数回,熟悉到连叶修自己都半开玩笑地说“就算闭着眼睛他也能摸索回去”。

叶修又睡了一路,睡得太熟,无意识抓住了周泽楷趁着红绿灯停下给他整理毯子的手。没办法,周泽楷只能单手开车、放慢了车速。

他在周泽楷叫醒他之前清醒过来。下车后,他们一人提着一只箱子,空出来的手交握在一块儿,奇迹般的,心跳吻合,步伐一致。

“终于回来了——”打开门,叶修身子一歪把自己塞进沙发里,任由周泽楷抱着,拍了拍他环上腰际的手背,“一个个玩疯了都。”

“开心呀。”周泽楷也打了个哈欠。

叶修闷哼了声,“开心就好、开心就好……”

男人在周泽楷的怀里翻了个身,强打精神,捏了捏周泽楷的下巴。

“诶,小周,还醒着吗?”

周泽楷阖着眼,“嗯——”

“我有件事和你说。”

“嗯——”

“你要当爹了。”

“嗯——嗯?”

周泽楷睁开眼。,越瞪越大。


五年后。

苏沐橙抱着奶团子盘腿坐在叶修家的飘窗上,小男孩儿挥着手去抢楚云秀手里的握着的小玩具,铃铛叮铃铃作响,过了几分钟,一个小姑娘咯咯笑着跑进房间,被楚云秀一把接住,揉着小脑袋感慨果然当爹的长得帅,姑娘都好看。

“哼、你爸爸们什么时候回来啊……”楚云秀把小姑娘跑散了的头发散开,重新梳成小辫,“沐橙,老叶他们说今天回来吗?”

苏沐橙嗯了声,捏了捏怀里的奶团子。

“晚上的飞机吧。”

楚云秀唔了声。

“周泽楷居然这么浪漫,还带着老叶故地重游……”

苏沐橙嗤笑。

“羡慕了?”

楚云秀并不否认。“有点吧。”

“会有的。”


——阿嚏!

叶修忽然觉得鼻头一痒,猝不及防地抓住周泽楷的胳膊打了个喷嚏。周泽楷取下眼罩,刚瞥了眼,又被叶修把眼罩摁了下去。

“继续睡。”

周泽楷没应声,好像是睡着了。

时间是个有趣的存在,它改变了太多,使人成熟,加深阅历,那些细枝末节的情感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沉淀,留下的是名为温柔的陪伴。

这几年间周泽楷成长了许多,从男孩到男人的蜕变伴随的是诸多无语凝噎。大多数人看见的是他与叶修之间相濡以沫的温情,没人知道这背后二人究竟经历了些什么。

身不由己。

周泽楷很清楚,叶修也没明白。所以,周泽楷继续作为职业选手活动时叶修表示支持,周泽楷宣布退役时叶修也什么都没说。

尽管他认为周泽楷还能打下去,但作为曾经站在同一立场上的人,叶修百分之百理解周泽楷做出的决定。


回家后叶修第一件事就是往床上扑,大概是累极了,脑袋一沾枕头没多久就响起了低低的鼾声。周泽楷特别费力的把他的外衣脱了,东西收拾好,前前后后打点了一圈才洗了个澡。钻进被窝前他去看了眼儿子女儿,两个小团子相拥而眠,苏沐橙和楚云秀倒是早就走了,留了张字条交代这些天的情况,让周泽楷安下心,这才搂着早已睡沉的叶修合上眼。

这一觉叶修睡得昏昏沉沉,醒来时旁边的枕头空着,还散着热度,他支起身子打了个哈欠又躺下,面朝房间里的窗户望,天空是浓郁的绛紫色。

他听见拖鞋踩在地板上的声响,一转头,周泽楷顶着一头乱毛咬着牙刷走过来,一屁股在床沿坐下。

“醒这么早?”

充满磁性的低沉声线挠的周泽楷心猿意马,凑着叶修光洁的额头就是一口。叶修扭着身子躲开带着薄荷味泡沫星子的亲吻,翻身起床,去看几个小团子。

几分钟后,周泽楷听见房间里传来的属于孩童的笑声,叽叽喳喳地,忍不住露出微笑。

他打开手机,微博热搜榜的第一位是自己的退役声明。


“该回家了。”

他还记得第十赛季叶修宣布退役前和自己说的这句话。

该回家了。

我回家了。



-END

评论(17)
热度(645)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