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天作之合 31

前文指路


前排带个广告:断点本宣预售



※久等 @A朔 



-31


周泽楷顺着叶修手指的方向往紧闭的阳台门望去,瞥了眼,只觉得自己提溜着小猫后颈的那只手被一股力拽着、用力地向下晃动几下,力气之大几乎要甩脱他的钳制。他紧了紧攒成一团的手指,以防这个闹腾的小东西从自己手里挣脱出去。

乖点啊……周泽楷有点无奈地盯着面前即使垂着爪子却依然气势汹汹的小猫,它耸着一张脸,看上去有些狰狞。周泽楷在社交平台上看到过不少猫咪写真,瞳孔大多是漂亮的纯圆,手里这只却是尖锐的锥形。

噫、好可怕。

周泽楷猛地一抬脑袋,一本正经地盯着叶修,点点头。

“好。”

青年如是说道,在叶修的目送下跨着大步走向阳台,“——哗”一声拉开阳台门,俯下身,把提溜在手里的小猫放在阳台深处的地上。

好不容易摆脱了后颈的拉扯感,韩文清蹭地一下蹿得老远,在踩住阳台墙角突出的石砖后又蹬地弓着身子向阳台入口冲去……

——哐!

韩文清一愣,在阳台门和尚的一瞬间收回落在轨道上的前脚掌,愤愤地瞪着隔着一层玻璃打量自己的周泽楷,青年的旁边还坐着叶修。


好险啊……

蹲久了觉得腿麻,周泽楷干脆裤腿向上一提,盘着腿坐在地上。小猫瞪着一双眼,周泽楷总觉得这只猫想和自己说些什么——不对,应该说想争论些什么。猫儿眼神里透着熟悉的愤怒与不屑。

如是感觉太过似曾相识。周泽楷只觉得眼前一阵眩晕,垂着头微微左右摇晃了下。再次抬起头的时候正巧对上一只肉乎乎的爪子,耳边还有连续不断的“哒!哒!”声。

气冲冲扒拉玻璃的猫儿看上去有些滑稽——应该这么说,看着它不断重复着徒劳动作的样子太过好笑。

“打不开的呀。”

青年这么嘟囔着,指尖隔着玻璃在肉掌中间点了点。

“什么打不开?”

肩膀上多了一股力,轻柔地捏了两下,又撤回。周泽楷一抬脑袋就看见裹着外套、双手环胸立在一边的叶修。

顺着叶修的提问,周泽楷朝阳台上正张牙舞爪的小猫努了努嘴。

叶修瞥了眼正耀武扬威的韩文清,变成小猫的他虽然不如人形时压迫感强烈,但现在炸毛的模样却也是魄力十足。

叶修,放我出去!

——喵!

隔着一层屏障,尖锐的猫叫也变得听上去柔和了许多。

想都不要想。

叶修悄悄挽起嘴角,扶着周泽楷的肩膀,在他的身边蹲下,似乎准备和他一块儿坐在这。只是他屁股还没来得及站到地面,周泽楷眼疾手快地跪在地上、立起上半身,手臂架住他的腋下。

男人一下没有站稳,身子一歪撞进周泽楷的怀里。青年一时没有准备好接受一个成年男人的重量,搂着叶修不由自主地向后倒,一屁股跌坐在地,顺势让叶修骑在自己的舒展开的腿上。

稳住身子后叶修抬起手肘顶了下青年的胸口。

“我去……吓死了。”自打怀孕后叶修自觉重了不少,坐在周泽楷腿上,自己没什么感觉对方却不一定好受。他支着地面打算从周泽楷的腿上离开,却被后者一搂,给箍进了怀里。

“嘿?你还真是不嫌重。”

“不。”周泽楷变本加厉般收紧了手臂,下巴扣住叶修的颈窝,脸颊贴着脸颊,亲昵地蹭了蹭。“怕你冷。”

“这都什么天还说冷不冷的。”

对于叶修的辩解,周泽楷只是腾出手,默默地扯了下叶修外套的衣襟,那双眸子定定地瞧着叶修。

无论是谁,眼睛向来藏不住情绪,周泽楷也不例外。即使青年什么都没说、甚至们什么表情,仅仅是凭着这一双眼睛,叶修足以确认周泽楷盛满的深情……

不,不止这些。

那汪晶亮亮的泉水表面分明飘着点点黑色的碎片,那是种清冷、决绝,以及他说不上由来的悲悯。

爱情使人盲目!

莎翁所言极是。

心意相通的人胶合的是灵魂,眼神交错勾起天雷地火。玻璃上愈加急促的哒哒声叶修装作没有听见,下巴被周泽楷反手扣住的同时叶修扬起脖颈,侧过头,迎合唇瓣贴上的弧度。

黏腻的、甜滋滋的味道在舌尖缠绕。


原本只是黏在一块儿,一啄一啄的亲昵,不自觉燃起了火苗。指尖探进隐秘的阴影里,男人发出一声闷哼,气喘吁吁地推开青年的手,瞥了眼早就锁进墙角、背朝着自己的韩文清,伸手拉上了窗帘。

视野忽然变暗,面前的人影只剩下一圈晶亮亮的轮廓。牙尖松开后颈上的软肉,一片白净上泛红的椭圆形痕迹泛着水光,看上去格外暧昧。

眼前摆着副精心修缮、装裱的名画,画廊的熟客在此久久驻足,不忍离去。

人啊,对美丽的事务总会有油然而生的占有欲,更何况是如此契合心意的珍宝。

从背后环抱的姿势变成了面对面,攀住肩膀的手指在触碰到某块温热后骤然攥紧,发出一声抽气。周泽楷抬起头看着熏红了脸的叶修,不由得轻笑。

从他的角度看,叶修颤抖的睫毛很可爱、咬着下唇忍住发声的模样很可爱,牙尖下充血暗红的嘴唇很可爱,跪不稳只能攀住自己的模样很可爱……

“好可爱啊。”

声线变得低沉,随着青年的喟叹热乎乎的气息洒在皮肤上,惹得男人一阵轻颤。这是句由衷的赞美,不经意流露出的简单的满足比起公式化的情话显得更让人害羞。

“别这么说。”叶修含含糊糊地开口,“出门小孩都要叫我大叔……”

“不重要。”

名字不重要,外貌不重要,年龄不重要,穿了什么不重要,性格不重要……可能只是因为这个人是“你”,只要是“你”,总让我不自觉地发出感慨。

也顾不得是否是上天定下这缘分,相遇原本就是种奇迹。

想来也是自己没好好研读文学,没能记住曾经看到过的优美的词句,所以当我想要赞美“你”一句,也只剩下“可爱”这种洗漱平常、甚至说有些苍白的词汇。

鼻尖在腹部蹭了蹭,慢慢下滑,咬住绳结前故意停下来抬眼看叶修,明明是一脸单纯的样子,却做着这样的事。

叶修空出只手捏了捏周泽楷的鼻尖。

“你别以为这幅表情我就能允许你为所欲为……为你的崽忍一下呗。”

提起孩子的事,周泽楷眼神一暗,皱起眉发出一声闷哼,装作被叶修捏鼻子捏疼的模样。

“疼——”

“疼也不……哈!”

本就是弥补神经元的器官,被湿润的温暖环境包围只觉得一阵搔痒从脚心窜上天灵盖,被粗糙的柔软物体狠狠擦过。

猎物本能地感到危险,下意识地退缩,却是被猎人更坚决地钳制住,牢牢扣在掌心。

最原始追逐游戏不过才刚刚开始。




-TBC

评论(24)
热度(415)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