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 禁止未授权行为 // 只回私信

孤掌难鸣 06

前文指路



-06


好不容易挨着休息日,苏沐橙约上朋友出去溜达了半天,天色渐晚,才提着大包小包杀回基地。她先回房间换了身衣服,捧着顺手拎回来的甜点晃进训练室。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去哪儿了,偌大的空间里只有叶修和刘皓两个人,也不说话,只剩下哒哒脆响。

苏沐橙望了眼刘皓,眼底流露出复杂的神色,撇过头径直向叶修走去,在他身边拉了张椅子坐下。叶修正专注于手头上的对局,根本没注意到身边多了个小妮子。苏沐橙抱着一袋子甜品安安静静地等着,又觉得干坐着无聊,干脆欣赏起叶修的操作来。

他玩的是个战斗法师,老本行,操作理解固然犀利。对面是个双枪流神枪手,左轮手枪射速极快,随着双手的摆动控制子弹在屏幕上炸开,光点连成一片,隐没了身形。

神枪手不善近战是常识,但不代表被近身后只有死路一条。利用技能光影遮蔽身形是张佳乐带起来的风潮,“繁花血景”便是最直观的范例——尽管如此行事被几个老一辈职业选手笑称为“亮瞎你的狗眼”。

先给自己创造逃脱的机会,再蛰伏反击。几年的职业经历让苏沐橙下意识对这个神枪手进行分析。好眼熟的操作。小妮子嘟囔了声,只见叶修一连串摁了几组技能键,手腕小幅度地甩动几下,腥红的毛刺直直逼近神枪手的咽喉。

怒龙穿心。

躲不掉。苏沐橙下了决断。怒龙穿心攻速高,二人距离算不上近,但有战矛的范围加持,这一击,神枪手无法躲开,只能扛下。

可惜她忘记考虑对面屏幕后坐着的人究竟是谁。

面对如此咄咄逼人的攻势,神枪手侧步掠向一边,矛尖几乎是蹭着角色模型穿过。叶修眉心一条,技能被强行中断,长矛在手里转了个圈儿,矛尖点地,战斗法师身子腾空飞起。方才站立的地方有一道黑影迅速闪过,随后周围噗噗地炸开一连串火花。

这场对决最后以叶修认输作为收场。苏沐橙见叶修登陆QQ,在一个单独分组栏里点开其中唯一的头像,噼里啪啦发了一串文字过去。做完这一切,叶修长舒了口气,摘耳机、拔账号卡,把玩着手里的卡片儿侧过头看苏沐橙。

“回来了?”

苏沐橙掩着嘴偷笑:“那个神枪,是周泽楷?”

叶修显然并不避讳,大方承认。

“看出来了?”

“你说的呀,他操作很花哨,但思路很清晰。”苏沐橙半开玩笑半揶揄地说着,抬起小臂拱了下叶修,“我看你是打着打着打成指导赛被戳破才认输的吧?”

“呵呵……甭提了。”叶修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脸颊。

没办法,第一把换职业打完两个人都觉得不尽兴,于是就有了刚才的第二把,拿自己的原本职业进行对抗。不得不说周泽楷是标准的“努力型天才”,一个半赛季过去,和刚上场那会儿又有了不一样的体会。昨天的团队赛周泽楷被定位在远程策应,个人赛只上了一场没打多久就下场了,这潭水究竟有多少深浅叶修着实想一探究竟。

底子还没摸透呢,就被周泽楷敏感的察觉。叶修只能装傻充楞下线遁,有些互相心知肚明的东西被摊上台面就很尴尬。

苏沐橙见状便知道了大概,没说什么,倒是翻出手机递给叶修。

“少天说他们下周有拍摄任务会早几天来,问了我一下午你有没有空,一起出去吃个饭。”

叶修只瞄了眼,看见占满整个屏幕的消息气泡后顿时没了仔细研究下去的念头。

“周三问他吃不吃夜宵,上次去过的那家。”叶修掰着指头算了算,“不对,你是不是周三也要拍东西?”

“嗯,联盟的宣传片。我猜喻文州和少天他们早过来也是为了这个。”

“那我陪你去好了,结束去吃夜宵。文州不会放心让少天一个人跟着我的……”叶修呲着牙,似乎回忆起什么并不愉快的片段。他推开椅子站起身,抻开手臂活络了一下筋骨,“我去青训,你去吗?”

“去呀!正好买了慰问品。”

苏沐橙扬了扬手里的袋子,轻快地跟在叶修身后。


后来苏沐橙拍宣传片那天叶修果真跟着去了,美其名曰:苏大小姐的私人助理。

黄少天化好妆从休息室出来时一眼就在人群中发现了叶修,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对方身边,轻轻一跃,整个人就和树袋熊似的挂住了叶修。当树桩可不是美差,脖子上挂着的可是个成年男人,他只能梗着脖子咬着牙赶黄少天下去。

“滚滚滚!勒死了!”

“别啊老叶!我们多久没见面了是吧?嘿嘿、别害羞啊我知道你很想我的对不对?想我我们就solo一把呗?你看啊每次我问你你都说有事,打一把又不会怎样嘛对不对?还有啊,你今天是来帮苏妹子拎包吗?女孩子真是麻烦衣服都好几个袋子。前阵子楚云秀过来也是扛了个大箱子,打比赛才几天啊带这么多东西也不嫌沉……”

“你居然没把自己说晕了我也是服气……”

叶修被黄少天叽里呱啦说的头皮发麻,见喻文州从化妆间出来立马和看见了救星似的。一物降一物,自家队长坐镇黄少天乖乖选择闭嘴,就差挂上一个“乖巧”的标签牌。终于解脱的叶修揉了揉发酸的脖子,抱怨说少天你是不是吃胖了?感觉很沉。

“你仿佛在和我开玩笑!为了拍这个宣传片我饿了快一周了!”黄少天晃着手臂抗议道。

对于黄少天的控诉叶修只是淡淡地哦了声,表示自己知道了。他一向拒绝出镜,自然不知道为了镜头下的几十秒需要付出什么。

喻文州听叶修这么说反而板着脸一副认真的神色。

“是吗?最近少天吵着要吃夜宵,我都没让他碰。”

黄少天手臂一伸,有些费力地搭在喻文州背后,颔首掩面,泫然欲泣的模样。

“队长……求你别说了,都是泪啊……”

叶修抽了抽嘴角,演技用力过度,作为观众根本没眼看下去。

“你们俩这一唱一和说相声呢?”


姑娘捯饬起来比起男孩子们要费点功夫,三个人站在那儿又聊了五分钟,苏沐橙和化妆师小姐姐才有说有笑的走进片场。拍摄宣传片要穿短袖队服,叶修伸出手臂让苏沐橙把外套搭上去,望着女孩儿和黄少天两个人叽叽喳喳地走向被摄影机包围起的那块区域。

喻文州的戏份在两个人之后,闲着也是闲着,抱着手臂和叶修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

“你比我想象的要好多了。”

“什么好多了?”叶修随口接道。

“我本来以为……你打完轮回要消沉好一阵子。”

叶修呵了声。

“别搞,我是真的快被打自闭了,想想擂台赛被零封就很想笑。”他顿了顿,继续说,“几个新人都是小周那挂的,闷声不吭光埋头拼,很难缠。”

“不都说‘帮帮团’呢。”

“你也看到了那个评论?也不完全。轮回这几个也只是因为对比起小周来说没那么强而已。”

“是这么说……引进江波涛也是很漂亮的决策。现在过了磨合期效果立刻就出来了。”

“这么一说,作为小白鼠我很欣慰啊……也难为人俱乐部盯了整整一年,总算挖到这么个宝。”

喻文州侧过脸看叶修,一本正经地说:“对你来说可不是吧?”

叶修装作没听懂的样子。“你又知道了。”

“喜欢一个人,眼睛时藏不住的,无论是谁。”喻文州偷偷留意着叶修的表情变化,捏着下巴继续分析,“换作我,身边突然有了个类似于知己的存在,也会忍不住去靠近。”

叶修被气乐了。

“大诗人,你家少天知道吗?”

“喜欢又不一定是爱情,周泽楷以前的事他的小迷妹早就扒干净挂贴吧了。纯真少年,干净的很,哪有那么快想明白。”喻文州朝门口望了眼,一愣,转过头凝视着蹦蹦跳跳的黄少天。黄少天似乎觉察到了,抬起手臂冲着喻文州用力地挥舞两下,被助理姐姐用台本敲了下脑袋。

黄少天的委屈样令喻文州不由得发笑。

“我说这么多只是因为少天很担心你。”

“没必要……”

“我没安慰你的意思。”喻文州截断叶修的话,“你很清楚江波涛对周泽楷好,那是他对谁都好。心细、敏感、善于交际,这就是轮回看中他的资本。”

“我只是不懂,叶秋,你明知道他对周泽楷根本没那个意思,周泽楷意识到也只是时间问题,你和自己较什么劲。”

叶修摆摆手,示意喻文州不用再说下去。

“我有时候挺羡慕你和少天的,低头不见抬头见。”

喻文州没说话。

“我和小周又不一样,我见到他的时候已经被刻上太多标签。对他来说,我是叶秋、是嘉世队长、是职业圈前辈、是对手。仅此而已。”

“他对我说的最多的话是‘谢谢’,换句话说做的再多也改变不了什么。”

喻文州长舒了口气。

“何必呢……”

“你有多喜欢少天,我有多喜欢他。”叶修揶揄道,“追人追的兴师动众……我可告诉你,当时大眼听说你要告白的时候可松了口气,说你憋了这么多年总算有憋不住的一天。”

喻文州睨了眼叶修。

“我是憋不住,所以告诉少天了,你呢?”

“又不是没说过。”叶修轻飘飘地回了句。




-TBC

评论(13)
热度(171)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