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孤掌难鸣 12

前文指路


还行?还行吧。

说话也不是件轻松的事儿。张佳乐想。他摸了摸鼻梁,垂下头。画面上主角正在进行一场恶斗,身负重伤,脸上挂着狰狞的血痕,却依然强撑着自己的身体,站的笔挺。

也不是到时傻还是倔。张佳乐暗笑,却是突然失了看下去的兴趣。屏幕被他摁灭,黑黢黢的屏幕上印着自己的脸。

之前去青训的时候听邹远他们说什么关于真实和虚假的辩证,知乎大佬们说人没办法看到真实的自己。张佳乐不懂相对论之类的深奥学术,但仍然对此感到了好奇。

现在的我,是什么表情?

迷,很迷。他切了声,把手机揣回口袋里。

自己是什么表情他不一定知道,周泽楷是怎么回事他到是看得真切。张佳乐吹了吹刘海,发丝扬起又落下,比较长的几根搭在鼻尖上,有点儿痒,最后还是伸出手给拨到一边。

他们几个人都没有想到要去开个国际漫游或者准备个移动路由之类的,没有网可真难受。

张佳乐只觉得现在老妈子似的操心别人事儿的自己真是搞笑透了,要不是苏沐橙前阵子特意跑过来拜托自己,他也懒得管这些糟心事儿。

我自己都要自身难保。

苏沐橙确实是关心叶秋的:即使叶秋常对她避重就轻地将对周泽楷的好感归为对后辈的关心,但女孩儿天生的敏感令她倍感担忧。情感这事儿,旁人怎么说都只能旁敲侧击,最后一击本垒打,那可不得本人做决定。

在他看来,周泽楷对江波涛有好感不假,朋友之间都有所谓的“占有欲”,周泽楷多半也是这种情感细腻的类型。作为冷静的旁观者,张佳乐自诩比周泽楷这个当局者要看得更清楚些。

不过,从某种程度上,两个人是挺般配的——都自认为能够掖得住心事,哪知道一个眼神就把自己藏着的小九九给抖了个干净。

不过两个人的事儿有的好搞了,至少周泽楷挺亲近老叶那家伙的事儿他自己可能都没个意识……或者说,潜意识里刻意无视了众多可能性中的某一部分?

天晓得。叶秋喜欢周泽楷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大家看得出来从没提过罢了,苏妹子怎么最近才突然想起来关心。

再说了,爱情是一码事,能不能把爱情过成生活,那才是最重要的。

飞机场来来往往全是人,张佳乐嗅着空气中浑浊的信息素,太阳穴一突一突直跳。

那个时候就把事情谈清楚哪来这么多烦心事。

张佳乐咧着嘴角的微笑总算出现一丝松动。

也是哦,谈清楚了,哪来那么多糟心事。


办通关手续话费了比想象中更长的时间,等他们终于从关口出来,摄制团队的负责人早就在通道旁举着块小牌子等候多时。来接机的其中一个员工之前是在百花的宣传部工作,算是看着张佳乐长大的,隔着护栏便给了男人一个重重的拥抱,捏着张佳乐没几两肉的脸唠叨着小崽子怎么又瘦了?

周泽楷靠着行李箱,乐呵呵地围观张佳乐和他的老伙计相爱相杀。张佳乐说的是方言,他听不大懂,自然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手不断地敲打着拉杆扶手,脚尖点地。

大概是觉察到青年的焦虑,摄制团队的人悄悄跑去问轮回的随行人员。小伙儿瞥了周泽楷一眼,说:大概是没网吧。

负责人心下了然,嘿了声,让他们在这里等一会儿,过了半个小时后捧着几个黑色的软包回来,给周泽楷和张家人一人手里塞了一只,说是EGG,上网用的。

网瘾少年有了WiFi,宛若久旱逢甘霖,悬在空中不安的心总算落回原处。周泽楷听见张佳乐自言自语地叨叨着总算有网了,不免失笑,按照小包里的说明书操作,花了点时间,总算链接成功。

和外界恢复畅通后的第一件事是给家人报平安。听着父母叮嘱了几句,记下需要带回去的伴手礼,周泽楷退出微信,深吸了口气,大拇指悬在白底的企鹅图标上好一会儿,终于是落在屏幕上。

上飞机前叶秋发消息来说要和自己说什么事儿,因为登机的关系他还没来得及看。

他能问我什么事。


“小周,问你个事儿 !”

叶秋一手摇晃着手里的易拉罐,另一手撑在周泽楷脑后靠着的沙发边缘,单膝曲起跪在周泽楷手边,居高临下地望着少年。

可乐在罐子里打着转,哗啦哗啦的声音里夹杂着嘶嘶的动静。

他总告诉自己,这件事儿他已经忘了,却还是会想起一些旁人不一定注意到的细节:比如叶秋穿着的是一件洗到泛白的黑色连帽卫衣,残存的印花还能依稀辨认出这是第三赛季的官方周边;比如叶秋的表情看上去有些紧张,捏着易拉罐的手用力过猛,罐子被挤出窸窸窣窣的声响;比如叶秋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比起之前在后台握手时闻到的要浓一些。

非要说起来,事情也没有过去很久,一年左右:第五赛季全明星那晚大家玩得都很疯,尤其是方锐黄少天那一拨,霸着KTV的麦克风唱了半个小时都没放手。

周泽楷仰起头,叶秋的动作盖住了头顶的照明灯,自己的半个身子被浸在阴影里,似乎连另一边黄少天“死了都要爱”撕心裂肺的嘶吼声都小了不少。

感觉并不像是什么普通的问句。少年瞥了眼周围,苏沐橙和楚云秀凑在一块儿咬耳朵,张佳乐躲在孙哲平背后偷笑,就连坐在角落里的韩文清都时不时往他们这儿瞥上一眼。

这可算得上大阵仗了——少年双手扣着装满苏打水的塑料瓶,双腿并拢,指尖发白。

“嗯?”他小心翼翼地开口。

“嗯……是这样的。”叶秋挠了挠脸颊,“想和你谈谈。”

周泽楷静静地等着叶秋接下来的话。

“小周,我有个恋爱,想和你谈谈。”


中间发生的事儿都成了黑白的碎片,凑成残缺不全的画面。只记得后来叶秋宽慰自己说别紧张、和沐橙他们玩游戏玩输了,不是认真的。

QQ加载出界面,备注是叶秋的账号后果然亮了个带数字的小红圈。周泽楷闭着眼睛伸手去点,睁开一条缝,看见发来的消息后忍不住笑出了声。

【没啥事】

【就问你能不能帮沐橙带点东西回来,省的她去找代购了[流汗.jpg]】

紧张个什么劲哦……周泽楷忍不住嫌弃了一下几秒前的自己,打字回复。

【好。】

【要什么?】

对面很快就给了回复。

【到了?这么快?】

【。。。】

【对】

【成,我截图给你哦】

周泽楷点开图片看了眼,都是些口红之类的彩妆。毕竟是被母亲从小带在身边逛街长大的,虽称不上精通,单大概什么牌子还是心里有数。

【好】

【那谢谢了】

【不客气】

周泽楷还想说点什么,在输入框里打下几个字符,又迅速删掉。酒店的车来了,几个人站在前面喊他,周泽楷应了声,收起手机,大步往人群的方向走去。



-TBC



评论(5)
热度(97)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