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孤掌难鸣 11

前文指路


这场骚乱持续了一会儿,周泽楷望着那边被一圈带着或淡漠、或关切神色的人包围着的张佳乐,摸了摸鼻头,暗自打定主意就呆在这儿不挪窝了,就连等会儿百花的工作人员过来说要换回去时用来搪塞的理由都构想清楚:他一个Alpha总不好待在发情期的Omega身边吧?

所幸的是,百花的工作人员是个颇具责任心的员工。机组人员和飞机上的医生散开,他依然守在张佳乐身边,错开遮挡视线的椅背,他能瞧见对方满脸愁容,忧心忡忡地正和张佳乐说些什么。

至于张佳乐……周泽楷兀地发出一声“咦”,总觉得哪里有些反常。倒不是说发情期什么的,类似的情况之前也发生过一次,只不过那会儿孙哲平在、方明华也在,完全轮不到他来操心打点。

所以,是什么呢?

空姐正推着小车分发饮用水饮料,站在周泽楷左手边的走道上,操着口并不地道的中文询问道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周泽楷只要了杯柠檬水,透明的塑料杯里飘着一缕缕柠檬果肉,抿一口,酸苦味儿从舌尖往天灵盖冒。

职业选手的世界远比外界想象的残酷,暂且抛开性别不谈,百花目前面临的窘境比起当初他加入轮回更加无力,但他们仍然在联盟内保持着一定的统治力,足以证明在台后团队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张佳乐作为领导者又做出了多少牺牲。

周泽楷是佩服的。他不由得皱眉,把塑料杯往远处推了些。从他现在的角度看,张佳乐又把自己缩成一团,蔫蔫地蜷在座椅里,面对对面的人也只是点头或者摇头,像只受伤的小兽。

他被自己的脑补给肉麻地打了个激灵——也就现在能这么想想,等张佳乐缓过劲来,又是那个颇令他感到头疼的存在。

嗯……但说起联盟里队长是Omega的战队……好像还要算上个叶秋吧。

自己还无意间……

“你不会也发烧了吧?”坐在他旁边的人见周泽楷脸突然红了起来,忍不住开口询问。

周泽楷用力地晃了下脑袋,好像这样就能把记忆中过分旖旎的画面全部甩出去、再也想不起来一样似的。

都是无用功。周泽楷对此心知肚明。嘴唇被门牙挤压变形,松开后留下淡淡的一条齿痕,明明咬的很用力,却没有可以被称为“痛”的感觉。

小伙儿注意到周泽楷的咬嘴唇的动作,让他多涂点润唇膏。周泽楷应了声,手肘支在扶手上手指抵在唇边,沿着唇角不断拨弄着翘起边的死皮。

分明有什么事情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了。

他发出无声的喟叹,用力扯掉唇角的死皮,疼的咝一声,倒吸一口冷气。


从上海到首尔的飞行里程并不长,前座后背的显示屏上小飞机的图标已经到达标注为“首尔”的位置。周泽楷的背包什么的还放在原来的座位,快降落时又换回了位置,坐到张佳乐身边。

眯了一路,张佳乐似乎精神好了不少。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一边甩手腕一边把放下来的桌板推回去。

“我还以为你不会坐回来。”张佳乐打了个哈欠,声音听上去还有些哑。

周泽楷只呃了声,没回话。他倒也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机舱毕竟是个封闭空间,这股子清冷的甜久久挥之不去,弄得他浑身不自在,就连检查小包内物品的动作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张佳乐被周泽楷过分小心的样子给逗乐了,瞧了瞧周泽楷面前的小桌板,“我有这么可怕吗?”

周泽楷想都没想就摇了两下头。

张佳乐有点儿无语,“我有这么可怕?”

“是前辈。”周泽楷把单肩包的拉链拉上,淡淡地望着张佳乐,一字一句说的十分诚恳。

张佳乐压根没懂周泽楷没头没脑一句“前辈”到底和他杵不杵自己有什么联系,深究又没什么意义,自然放过了这个话题。

“算了,也不是很重要。”张佳乐捧着脸颊向后靠,脸被手掌压的变形,“机会难得,互相了解一下。”

周泽楷对于张佳乐的建议十分不解。但平心而论,他和张佳乐算不上多熟稔,顶多是工作上的交集,连朋友都算不上。

张佳乐等了半天都没等到回应,“你不说话我就当默认了。”

“行。”

周泽楷把包夹在两脚间,坐正了些。

张佳乐抬起另一只手晃了晃,“什么都能问?”

周泽楷望着头顶的空白想了想,“隐私不行。”

张佳乐不由得失笑,“完了,我还就想问你点私事。”

周泽楷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惊讶。张佳乐的回应并不在他意料之中。

“呃……什么?”

“问你点儿私事,说说成不?八卦一下?”

周泽楷十分迷茫地眨了眨眼,十分不适应张佳乐突然冒出来的京腔和流露出来的“关心”。

不得不说,他还是真的很好奇张佳乐会问他些什么。

“问什么?”

“你这么说,我就当你同意了。”

张佳乐也跟着坐直了身子,往周泽楷那儿靠了点。他靠过来时周围还散着Omega信息素的味道,周泽楷不留痕迹地往旁边错开了些,耸耸鼻子,突然觉察到什么 ,不由得一愣。

青年注视着张佳乐,欲言又止,最后垂下眸子,算是默许,示意他说下去。

张佳乐清了清嗓子,神情严肃了起来。

他问:“你最近……是不是恋爱了?“

“哈?“

“眼神。“张佳乐用手比了比自己的眼睛,”你看江波涛的眼神和其他队友不大一样……方明华该难过了,你最亲的不是他。“

这么明显吗?

被不怎么熟的人戳破心事的事实另周泽楷感到窘迫。他尽力绷住自己的表情,勉强挤出一个微笑。

“谢谢,还好。”

“你们一个队,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岂不是很尴尬?”

周泽楷笑笑没说话。

张佳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江波涛确实是个好队友……老好人。”

周泽楷沉默不语。

这很奇怪——张佳乐对江波涛的评价仅仅停留在“工作伙伴”的立场,也不是诸如“是个好人”之类的话。

好队友、老好人。这些形容用来说朋友倒是贴切的很。

视线在那张气色苍白的脸上停留了好些时候,周泽楷听见机舱里响起的广播,把小桌板推了起来。

空姐在走道里走动,提醒旅客做好降落的准备。周围忽然变得嘈杂起来。周泽楷的缄默让张佳乐以为戳到对方痛处,自觉地闭嘴,抱着早就收拾好的东西窝进椅子里。

身后传来零零碎碎塑料碰撞发出的声响。在一片哒哒声里,张佳乐听见周泽楷的嗓音,低沉的,听不出来情绪。

“为什么?”

“对你说这些?”

周泽楷盯着张佳乐看了好久,终于是点点头,“嗯。”

张佳乐啊了声。

“就是看了你们打嘉世那场的直播, 忽然想起来,随口问一句……你也没想象中那么闷。”

“闷骚?”

“噗、这你自己说的。”

周泽楷表示自己不在意这些。


在经过一小段颠簸后,飞机平稳着陆。机上旅程很多,一时半会儿出不去,周泽楷站了会儿也没找到插进人流的恰当时机,干脆坐在扶手上,晃着脚尖等候着。

张佳乐在他身后,倚着舷窗打哈欠,“反正,你就当我多嘴,自己做的决定,别后悔就是。“

张佳乐没继续说下去:他头一回看到周泽楷露出有些纠结的神色,眼神闪躲。不是两样喜欢的食物非要二选一、对不能兼得感到遗憾踟蹰,而是迷茫。

比较简单粗暴的举个例子吧,最喜欢的老师教了自己最讨厌的课,也不知道是学还是不学,类似于这样的意义。

要是什么事儿都能像上学一样单纯就好了。

张佳乐吹了吹落在额前的刘海,在职业圈混得久了,难免会怀念从前上学时无忧无虑和朋友打球扯皮的日子。

机舱里的人渐渐少了,他们终于是找了插进队伍的机会。一行人随着人流涌动的方向下了飞机,过海关需要排队,张佳乐站在周泽楷前面,从口袋里翻出手机,开机。过来忘了租移动路由,没有信号没有网,只能看看手机里的视频。

动漫的主角正用一种看上去颇为帅气的姿势宣告着自己要改变世界,张佳乐笑它狂,往下拉了点儿快进条,隔着耳机就听见周泽楷自语一般的询问。

“你呢?”

张佳乐摁了暂停,回头看周泽楷。

“什么?”

“后悔吗?”

张佳乐刻意忽视掉周泽楷语气里微妙的成分,轻声笑了。

“还成,谢谢关心。”


-TBC

评论(2)
热度(203)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