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孤掌难鸣 05

前文指路


-05


脖……脖子?

黑影从视角下方一闪而过,神枪手蹲身滚地,受身站起的同时反手冲着骑着扫帚悬在半空的魔道学者“嗙嗙”就是两枪。叶修盯着下滑了些许的血条啧了声。周泽楷语出惊人,以至于他的动作因为惊讶而慢了半拍,最终还是被技能带过的气浪灼伤。

没看出来啊……神枪手跳开这块岩石,晶蓝的粉末在他离开后铺满了石面。叶修当然知道周泽楷这孩子挺耿直,但没想到能如此平淡地问出这么让人害臊的话题。


刘皓回基地之后睡了一觉,伸着懒腰走进训练室后发现只有叶修一个人在,脸上的愉悦一扫而空,脸色阴沉。他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隔着几个空位偷瞄着叶修被荧光屏照亮的侧脸,眼睑下的红晕一直蔓延到耳根,唇色却是苍白的。

——嘁!生病就不要滚进来。

刘皓恨恨地嘟囔着。昨天苏沐橙和领队沟通的场合被刘皓无意中撞破,自然也知道叶修发烧的事。一个病人第二天还大摇大摆的跑来训练,自己作为一个Alpha反倒被眼前这个Omega每天劈头盖脸的指责,怎么能让自己服气!

即使满腔怨恨,刘皓还是打心底佩服“叶秋”的,作为玩家对大神的敬仰。

烦死了!刘皓哫了口唾沫,骂咧咧地戴上耳机登陆荣耀,没看见叶修飞快地侧过头、一闪而过若有所思的视线。


“什么疼不疼的……”

叶修忽然陷入了沉默,耳麦里除了均匀的呼吸声就是键盘敲击发出的哒哒脆响,若不是神枪手和魔道学者尚在半空鏖战,周泽楷都怀疑叶修是不是离开下线了。

他捏紧了鼠标,对方的微妙态度让小青年不由得反思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什么。胡思乱想间操作变得诡谲起来,凭着本能去链接技能释放,魔道学者在空中转了半周,倏地垂直向下俯冲。

与此同时,叶修的反问总算把周泽楷从自己的思绪里拔除出来。魔道在半空一个急刹车,扫把一转对准神枪手就是一道星星射线。叶修的声音比刚才要低沉许多,像是刻意规避着什么,周泽楷听出来了,但叶修能回答自己的喜悦被无限放大,小细节自然没太放在心上。

“有点用力。”周泽楷有些尴尬地笑着,小心翼翼地解释道。血气方刚的小Alpha初尝人事,浅尝遏止只觉得食髓知味,不免用了点力气,后知后觉地才想起来会不会咬疼叶修了。

听说那块腺体上神经末梢密布,很敏感。知乎王者周泽楷又被打开了一扇新大门。

“没有,还挺好的。”沉默半晌,叶修回答道。


方明华瞥了眼周泽楷,小鬼表情虽然没什么变化,但眼底闪烁的光芒忽明忽暗,在方才凝结成一团。

好像有星星落进他眼里。这是粉丝用来夸赞周泽楷的话,方明华听得肉麻,但不得不承认,这就是刚才他眼中的周泽楷。

他默默地起身离开,向宿舍区走去。周泽楷很开心,他看得出来,从他说出来的话推断,对面的神枪手是叶秋没得跑了。宿舍区在训练室楼上,方明华一边揉弄着后脖子一边呲牙咧嘴,只是周泽楷这话怎么听怎么觉得暧昧。

从生理学角度看,他们每个人后颈部都有一块圆形的突起,那是他们第二性别的信息素腺体。Alpha的腺体小、发硬、且并不敏感;Beta几乎无信息素,因此腺体肉眼不可见,用手摸才能感觉到指甲盖大小的硬块;而Omega腺体大、柔软、且极度敏感,在发情时会发涨发硬,学术界认为这是信息素激增的应激表现。

以上,都是方明华学生时期老师课上教的,中年女人挥舞着教鞭再三强调,珍惜自己的Omega千万不要随意将后颈展示给Alpha。

“叶秋”是Omega,周泽楷是Alpha,从他们的闪烁其词的对话中不难推断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其实,对于他们这群职业选手来说这也也算不上什么大事,有些有Omega的战队里时常传出队宠脚踏几只船的旖旎绯闻。碍于职业选手的特殊性,他们没法大摇大摆地上街寻觅真爱,如是互帮互助的举动俱乐部通常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没生米煮成熟饭自然无权干涉。

这就是为什么昨天晚上小周心事重重的原因?方明华站在宿舍区其中一扇门的门口,屈起手指在门板上敲了敲。里头传来一声马上,方明华默默等着,过了会儿,门开了,江波涛嘴里叼着个冬枣拉开门,对于方明华的到来十分诧异。

“副队?”

“你一个人躲在上面干嘛?他们都下去了。”

江波涛侧过身放方明华进去,方明华也没客气,抽过房间里的椅子一屁股坐下,顺手从摆在床头的盆子里捡了只冬枣往嘴里扔。

“椅子坐的腰疼。”江波涛关好门,手脚并用爬上床,靠着墙壁坐下,伸手收拢摊了整整一床头的白纸。方明华瞥了眼立在床头的iPad,画面定格是王不留行。

方明华欣赏江波涛的努力。“张新杰推荐过一个矫正姿势用的靠垫,我链接发给你?”

“谢谢。”江波涛又拿了个冬枣,咬住果肉咔嚓一声,“你上来……找我有事?”

方明华不说话,就这样定定地瞧着他。

江波涛点点头。

“我知道了……小周的事?”

“怕不是会读心术了……”

“推理而已。生活上的事有嫂子,战队的事轮不到我,想来想去只可能是小周的事……而且也只能找我谈。”

江波涛的语气过于平淡,仿佛事不关己。方明华觉得有趣,呵了声。

“我还以为你要仗着小周喜欢你,恃宠而骄。”

话音刚落,江波涛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嫌弃。

“别搞好吧。”

“你自己都看出来了,还说我搞你?”

“你这个真实过分了就很难受。”江波涛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再说了,副队你明显就是知道小周只是没谈过恋爱误会了自己的感情,还跑到我这说什么……”

“我们这是兄弟身份谈论感情问题,别叫副队,我有点出戏……”

江波涛一时无语。

他把捏在手里的枣核扔进垃圾桶,塑料桶内发出噗的一声。

方明华放下吃了一半的枣子,趴在椅背上转了小半圈。

“你说,小周为什么会觉得他喜欢你啊……”

“这我怎么知道……他又不是什么都会说出来的性格。”

“这就是问题啊,小江你都能懂他。”方明华叹了口气,“简直解决了我们教练组一大心病。”

“副……方哥你不也能懂他吗?”

“我和他认识多少年,你和他认识才多久?有可比性吗?那小子又是个浪漫脑,估计把你当成什么天选之人也说不定。”

“额……龙傲天?”

方明华一愣,哈哈地笑出声。

“您可扯淡吧!”

他咳嗽两声,转头摸了支摆在江波涛桌子上的原子笔,笔头是一只软绵绵的玩偶,怪可爱的。他把玩偶捏在手里,忽然陷入了回忆:“小周之前在训练营有个玩得很好的Omega,被其他战队挖走了……有一天,那个Omega发情期提前,哭着喊着求小周帮他做临时标记来着。这件事对于双方来说都没什么坏处,反正咬一口,几天之后各自还是条好汉……”

“小周帮他了?”江波涛追问道。

“当然没。”方明华摇摇头,“最后小周把人送到队医那去了,一人挨了一针抑制剂。和你说了他是个浪漫主义,非要等到那个对的人才会下手。那个Omega对他来说就是单纯的朋友,那一口下去性质就变了——嗯,他是这么想的。”

江波涛哦了声,忽然蹙起眉头。

“两个Alpha是没有好结果的。”

“美的你。”方明华一脸鄙夷,“其实我感觉小周有了自己的选择,只是……各种原因?他不可能这么快发现。”

而且还十分纠结。方明华想,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呢?每次打嘉世除了打鸡血一样其他也没什么变化……毕竟“叶秋”光环太重,几乎是所有选手眼中成名的垫脚石,好像只要打败了“叶秋”自己就能登顶一样,都是错觉。

应该还有自己不知道的部分在。方明华有些挫败,忽然有了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无助感。

江波涛诶了声。

“谁啊?”

方明华抬手弹了下江波涛的额头。

“这么八卦可不好。反正不管谁,小周这边只能你来处理了,我可管不了。”

江波涛啊了声,倒在床上。

“方哥……”

“嗯?”

“不如向经理提一条规定,不许看电视剧。”江波涛揉了揉鼻梁,“我有预感,这种过分电视剧的场景还会出现第二次。”


——阿嚏!

在楼下的杜明缩了缩发凉的后颈,裹紧了身上的毯子。




-TBC


评论(12)
热度(194)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