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孤掌难鸣 04

前文指路



-04


第二天周泽楷难得的行使了休息日的特权,悠悠转醒时早已日上三竿。他在松软的被子里翻了个身,面部朝下,十分不情愿地弓起身体坐起,凭着最后一丝尚算清醒的神智光脚踩在地板上,随手抓了件外套就往外跑。

江波涛抱着一盆冬枣走出宿舍时正好撞见了迷迷瞪瞪的周泽楷,对方顶着一脑袋乱毛光着脚在走廊上乱跑,嘴里咬着牙刷,嘴角还挂着点儿泡沫,一看就知道是刚从被窝里刨出来、还没睡醒。

周泽楷顿住了步子,眼神一亮,四肢胡乱甩了下,不知道想做些什么,最后也只是冲迎面走来的江波涛扬了扬手算是打招呼。江波涛看见他手里攥着的牙膏管,好像是前几天吴启刚买回来的。

宿舍区走廊两头各有一个卫生间,吴启和周泽楷的寝室正好在两边,平常自然用的不是同一间盥洗室。这大概也能解释为什么周泽楷会刷牙刷着刷着跑到走廊上来。

江波涛叫住了周泽楷。

“小周。”

周泽楷回过身,脑袋一歪,眼神疑惑。

江波涛腾出手指了指周泽楷手里的牙膏。

“你的牙膏用完了?”

周泽楷扫了眼手里的软管,点点头。似乎觉得说明不够明确,又把牙刷拿走,清了清嗓子。

“刚发现。”

“是这样啊……”江波涛哦了声,回过头冲自己的房门努努嘴,“我那有多买的,等会给你拿,省的你自己再跑一趟。”

少年嗯了声,继续往卫生间走。

只是这回,他还没来得及走几步,又被江波涛给叫住了。这回,江波涛没再说什么,只是走到周泽楷面前,把自己脚上套着的毛绒拖鞋踹到周泽楷面前,然后抱着冬枣折回寝室,过了两分钟,踩了双塑料拖鞋出来,走向与周泽楷相反的方向。

周泽楷盯着那双毛绒拖鞋看了好一会儿,款式是超市里二十块两双的促销款,灰色的,普通到烂大街,但在他看来这两团灰色绒毛怎么瞧怎么可爱。

少年心情不错,套上拖鞋后步伐都变得轻快了许多。


方明华正开着小号打竞技场,战斗法师挥舞着腥红的战矛在竞技场大杀四方。又结束了一场对局,方明华长舒了口气,在手边的本子上记录下方才的心得,叼着巧克力拔账号卡,准备再换一个职业玩玩。

周泽楷就是这时候从楼上下来的,仗着训练室里空调开得充足只穿了短袖短裤。感受到手边的震动,忙着调试角色的方明华也只是抬抬眼皮,从自己桌上的一堆零食里随手取了个丢到周泽楷面前,道了声早。

周泽楷回敬了声,等电脑开机的空挡把方明华给自己的小零食往自己嘴里丢。他开着训练软件练了会儿走位,结束一轮后盯着软件记录的完成时间暗自琢磨。

走位训练类似跑酷游戏,系统在不同的地方随机生障碍物,需要玩家在闪避障碍的同时并以最快的速度到达终点。周泽楷对比了最近几次的训练数据,用时一直在缩短。

还有上升空间。周泽楷抵着唇瓣想。

换句话说,还远远不够。

轮回小队长有些烦躁地抓住耳机线,在手指上缠了几圈。

常规赛赛程过半,轮回目前尚处在积分榜前列,而且仍然处在上升阶段,保持现在的势头进入季后赛完全没有问题。只是,人是贪心的,周泽楷之于荣耀尤甚。由于上赛季的惊艳表现,加之帅气的外形,自赛季初起对于周泽楷的争论从未停止。少年并不在意是否被旁人肯定,他只想对自己有个交代,渴望胜利、渴望那座冠军奖杯。

就像……

周泽楷的手指在下唇来回摩挲,忽然在唇珠处顿住,脸上腾地一烧。

“队长——”吴启因为银武的事儿刚去了趟技术部,回来时抱了一叠文件。他喊了声周泽楷,正准备把资料放到周泽楷手边时无意一瞥,发出一声惊呼,“队长你脸怎么这么红啊?”

方明华被吴启这么一嗓子给嚎地缩了下脖子,侧过头看了眼周泽楷,咦了声。

“诶,还真是。天气太冷发烧了?”

“没。”

周泽楷撤开手指,盯着泛红的指尖看了会儿,触电似的收回。他轻咳两声,在吴启面前摊开手掌,勾了勾手指。

“嗯?”

周泽楷指了指吴启手里的打印纸。“资料。”

“哦哦!这是微草上一场比赛的角色数据分析。”吴启趴在周泽楷和方明华的椅子中间开口道,“佟哥说他们角色的技能伤害有变化,下周打微草,让我们注意这几点……”

周泽楷扫了眼吴启手指划过的部分,用笔大概标了下,便放在一边,准备等会儿再仔细研究。

方明华若有所思地盯着周泽楷看了好一会儿,坐在椅子上蹬着地板转了圈,最后干脆鼠标往旁边一甩,蹭到周泽楷旁边去了。


“小周,打竞技场?”

“嗯。”

周泽楷虽然不知道方明华为什么突然起了OB自己的心思,但对方没有做出任何妨碍的动作,也只是瞥了眼,任由对方去了。他用的是一张魔道学者的小号,轮回下场客场挑战微草,微草主力王杰希自然成了重点研究对象,他需要再熟悉一下魔道的技能。

这个点打竞技场的人还不算多,周泽楷扫了眼房间下方显示得房主职业,挑了个房主是神枪手的点进去。

方明华一直注视着周泽楷的动作,不由得啊了声。

“带入角色?”

“对。”角色加载进入竞技场房间,周泽楷带好耳机,松了松手指,做好准备,“先试试。”

虽然王杰希的脑回路并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就对了。周泽楷自嘲地想。

胡思乱想的时候魔道学者已经载入了竞技场,对面站这个灰衣飘飘的神枪手,双左轮。这是周泽楷出道后渐渐带领起的风潮。

“嗯?小周?”

周泽楷下意识地嗯了声,忽然抬起头,倏地转头看了眼旁边的方明华。后者正眼神专注地盯着屏幕,甚至在感觉到周泽楷的眼神后疑惑的问了声。

周泽楷摇了摇头。

不是方明华,那是谁在叫自己?

难道是……

“对。”他盯着神枪手,又重复了遍。

“啧、你这是为了下周打微草在研究老王吗?”对面的神枪手挽了个枪花,摆出联盟宣传片里一枪穿云的标志性姿势,“放弃吧,他那个脑子就是玄学,碰运气。”

低沉的男声缓缓地说着,混着丝沙哑。周泽楷一开始没听出来是谁,只觉得很熟悉,但在注意到对方尾音轻巧地上扬后,总算明白这种熟悉感从哪儿来了。

昨天,在轮回后台的走廊里,这个声音凑在自己耳边,发出粗重的喘息声。

是叶秋啊。周泽楷挠了挠脸颊。

叶修的声音听上去精神了许多,周泽楷想起来昨天听他们工作人员提起过今天一大早就要回去真累啊之类的话,这个点,他应该早就回基地了。


“就试试。”

对方的声音平稳,听不出什么情绪。叶修摆弄着神枪手,随意地敲击出动作组合键,神枪手摆出许多不同的造型。

他掩住嘴,低声发笑。这倒挺像他的风格的。他想。

“行啊,你想试,我陪你。”

神枪手跳下竞技台,发出对战邀请。等待魔道学者同意的时间,叶修揉了揉发酸的手腕,做好准备。

“谢谢。”周泽楷顿了顿,“你比我强。”

叶修不动声色地挑眉,地图使用的是山地图,对于同为高机动性角色的魔道学者和神枪手来说都极其有利。神枪手是远程角色,一般会选择制高点进行伏击。周泽楷是神枪职业选手,肯定会考虑到这一点,因此会认为叶修会往下跑来迷惑自己……

叶修正式想要利用这种逆向思维。

神枪手利用飞枪技巧轻巧地攀上岩壁,站在顶端俯瞰地图。叶修听见周泽楷的话,一愣。

“你这是……夸我?”

“嗯?”

魔道学者骑着扫把绕着地图飞了半圈,并没有看到神枪手的影子。所以是在对面吗?他拉高视角,盯着对面的岩壁顶端看。

“这种垃圾话听再多也不厌啊。”

这话听上去怎么会如此孩子气?

周泽楷撅起嘴唇,借着岩壁阴影的遮挡高速移动。

“认真的。”

“这么耿直干什么……我都不忍心下重口说你。”叶修抱怨道,“看到你了啊。(896,48)飞的太明显了。”

周泽楷下意识瞥了眼地图,坐标的位置离自己的定位差了十万八千里。

“嗯,会小心。”他说。

至于下重口这点……你不忍心对我说,所以就让我来了吗?

周泽楷深吸了口气,魔道学者在一处悬崖前停下。


“叶秋。”

魔道学者拉高视角,盯着视角角落处翻飞闪烁的暗点。

“怎么了?”

“呃……还疼吗?”周泽楷咳嗽两声,补上后半句,“脖子。”




-TBC

评论(15)
热度(264)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