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孤掌难鸣 03

前文指路




-03


这顿夜宵吃了很长时间,一群年轻人吃得尽兴,互相搀扶着从小餐馆出来。吕泊远站在路边拦出租车,杜明捂着肚子说吃得太撑,挂在吕泊远的背嗷嗷干嚎着。吕泊远被他嚷嚷得耳朵疼,向后挥舞着手臂去赶后头烦人的家伙。杜明躲得歪歪扭扭,手臂一不小心打到旁边安静站着的吴启,被他们的小刺客反手锤了一拳头。

方明华刚被女朋友挂了电话,心情欠佳,双手揣进口袋里一脸鄙夷地看着闹成一团的小家伙们,嘴里感叹着“年轻真好”之类的喟叹。

他一回头,江波涛刚从餐馆出来,正拿着钱包整理发票。方明华想,他到底是没看走眼,江波涛确实是个狠角色,加入轮回还没多久就已经和所有人打成一片。这和周泽楷天生讨人喜爱的体质不同,这是种极强的社交能力。

我好像特别喜欢这种性格的家伙……方明华无奈地摇了摇头。江波涛是这样,周泽楷更是这样。唯一的遗憾也只剩下周泽楷话少的个性。

现在看来无伤大雅。毕竟……

方明华唤了声江波涛的名字,在对方抬起头四处乱看时抬起手臂扬了扬。江波涛看见方明华和路边闹成一团的吕泊远他们,快步向那儿走,夹着手臂,动作有些滑稽。

“那是什么?”等江波涛走近了,方明华指了指挂在对方小臂上的纸袋,开口问。

江波涛嗯了声,低头看了眼,在江波涛们面前扬了扬。

“给小周带的。他不是先回去了吗?”

看看、看看!

“佟哥在基地吧?他饿不着。再说了,你看小周什么时候亏待过自己。”

江波涛垂下眼帘,装作没有听出方明华语气里的揶揄,再抬起头时带着淡淡的微笑:“怕他睡着忘了时间,到时候起床闹肚子饿还要把副队吵起来,不好吧?”

方明华和周泽楷打青训营就认识,后来周泽楷空降轮回也少不了方明华的功劳。两个人关系好江波涛倒是看得清楚,方明华撇撇嘴,抬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势,在辩论上他自认不如江波涛。


吕泊远花了点时间总算打到两辆出租车,五个人分成两拨回基地。江波涛和方明华两个人一辆,车开到一半方明华女朋友又来了电话,他便听了一路方明华佯装生气实则撒娇的抱怨,揉着发涨的太阳穴想自己到底有多想不开为什么要拒绝吴启和他一辆车的邀请。

凭实力单身,也羡慕不得方明华。

他们俩的出租车先一步到达基地,方明华在车子挺稳前总算收了线。江波涛哼哼着吐槽了几句,把手里的纸袋塞给方明华,让他去给周泽楷,自己则果断转身,在方明华开口前消失在对方面前。

为周泽楷跑趟腿方明华倒是没什么意见,只不过……他耸耸肩,轻车熟路摸到周泽楷的宿舍门口,敲了敲门。没人应声,但隔着门板他能听见节奏缓慢的嘎吱嘎吱声,像是床板摩擦墙面的动静。

看来没睡啊。方明华直接推开门,往里头探了个头。

房间里黑洞洞的,只剩下床头柜上亮着的一盏小台灯。周泽楷趴在床上,凑在台灯下看书,书很厚、很大,纯黑的硬壳封面上写满了烫金花体英文。他的脑袋上挂着耳机,两条腿悬在半空来回晃着。

方明华一愣,他上次看见周泽楷这样还是第五赛季小鬼撞新人墙、自己闷头苦恼的时候。

——啪嗒

顶灯被打开,房间里瞬间一片光亮。周泽楷似乎这才意识到有谁进了房间,摘下耳机,有些茫然地望着门口,在看见方明华后啊了声。

“好玩吗?”

周泽楷虽然这么问方明华,语气听上去心不在焉,根本没有关心他们夜宵活动的意思。

方明华走进房间,关上门,一步一步走到周泽楷的床边。他把纸袋放在周泽楷的床头柜上,自顾自往地上一坐,一只腿支着一只腿盘着,双手环胸靠住床头柜。

“出什么事了?”

看似驴头不对马嘴的一句问句却让周泽楷突然垂下头,选择缄默。方明华的确了解兄弟,周泽楷抱着本英文书根本就不是在看内容,只是因为那本书是哲学专著,一整页都是密密麻麻的印刷字,看着容易犯困。至于耳机根本不是用来听音乐,而是用来隔音的。

周泽楷并没有倾诉的意思,方明华了解他性子倔,也就放弃了追问。他抬头,朝纸袋努了努嘴。

“江波涛特意给你带的。”

周泽楷那双空洞的眼神忽然亮了下,又瞬间变成了沮丧。

方明华忽然觉得心里十分不是滋味,想说的话塞了一肚子,语言组织了好久,却又不知道要从何说起。他踟蹰了会儿,最后也只是抬手捏了下周泽楷的脸颊,最近又瘦了些。

“哪天有空我们溜去喝酒怎么样?”方明华说,“带上佟哥,让他打掩护,把他灌醉了我们再去撸串,或者去我女朋友那儿吃饭,你不是说喜欢她做的排骨吗?”

说道排骨周泽楷下意识地舔了下嘴角,又想了想佟林嘟嘟囔囔的模样,点了点头。


方明华走之前又嘱咐了遍吃完早点睡,周泽楷点头,乖乖应着。等房间门关上,周泽楷摘了耳机,抱着书塞回书架,这才折回去看袋子里装了些什么。一份什锦炒饭,四个糯米团子,奶白的皮透着淡红,看样子还是特意按照周泽楷的喜好挑的口味。

这个点吃饭是没什么胃口。周泽楷纠结了一下,肚子不合时宜的咕噜叫着。他呃了声,果断伸手拿过装有糯米团子的盒子,打开塑料盖,捏了个送到嘴边。

糯米绵软,陷是草莓的,不像是工业生产的草莓酱倒像是手工作的,入口很香、很甜,但不腻味。

他咀嚼着,没由来地想起了叶修,想起他抿着唇角隐忍的模样,想起充斥着鼻腔的甜美香味,响起……

少年深吸了口气,手掌贴在脸颊,果然有点烧。


——阿嚏!

苏沐橙急急忙忙地伸出手包住叶修的手掌,稳住被他捧在手里的玻璃杯。水面因为叶修身体的颤动抖了几抖,而后慢慢归于平稳。

刚泡好的药可不能洒。苏沐橙松了口气,撤开手掌,手心留下的温度依然是滚烫的。姑娘一屁股坐在床边,支着下巴一脸担忧地瞧着靠在床头一口一口啜药水的叶修。

“怎么就发烧了……”

十几分钟前苏沐橙接到酒店前台的电话下楼时就被一脸憔悴的叶修给吓得不轻,手忙脚乱地把人扛回房间,碰到手背时才发现叶修在发烧。姑娘真纳闷了,叶修打完比赛还活蹦乱跳的,怎么偷溜去抽个烟就病了呢?

药水很苦,喝下去有点反胃。叶修皱着眉,象征性地抿了杯口的一层,转头瞥了眼眉头皱成一团的姑娘,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上海天气满30减15,猝不及防就着了个凉,小场面。”

苏沐橙显然不相信叶修哄小孩似的说辞。怎么说都是从小看到大的哥哥,他有几斤几两苏沐橙心里有数。虽然是个Omega,叶修可没通常意义上的那样孱弱。她幽幽地盯着叶修,自己能嘱咐的也嘱咐得差不多,只是她的敏感告诉自己叶修心里揣着事儿,还是件不能告诉自己的事儿。

“吃了药就赶紧睡吧……”苏沐橙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挺晚了,他们明天还要早起回嘉世,“我明天来叫你。还有一张房卡呢?”

叶修指了指玄关的酒水台,装模作样地咳嗽两声,总算是好声好气地把苏沐橙给送出了门。


终于走了。

叶修长舒了口气,感冒药水被随手放在一边,身子往后仰陷进柔软的被褥里。什么降温感冒根本就是叶修的托词,男人转了个身,咬咬牙从床上爬起来,找到塞在行李箱里的抑制剂,混着矿泉水吞下,这才踉踉跄跄的爬回床上,被子裹得紧紧的。

还好苏沐橙是Beta,对信息素不敏感。叶修闻着一屋子的香甜气味心有余悸地想。他这是发情热,被动进入发情期后身体的应激反应。

搁在往常,因为没有固定伴侣,叶修只能靠强效抑制剂去缓解发情症状。不过这回叶修运气不错。

男人伸手关了灯,在黑暗中挣开眼,蜷在棉被里的双手撩起T恤下摆,贴在肋骨的位置。他一直坐着不动,身上都是软绵绵的肉,随手一捏都是软软的一团。

也忘了是在哪儿看到的,说摸摸肚子上的肥肉是件十分有幸福感的事儿。叶修肚子上没什么肥肉,自然不知道真假。他的手指顺着肋骨下滑,划过腰际,有些痒。他闭上了眼,指尖停在运动裤的边缘,迟疑了一阵,最后还是探了进去。


闭眼后,眼前陷入一片雾蒙蒙的黑,过了会儿,黑暗中凭空映出一抹亮色,模糊的轮廓渐渐成了幅完整的图像,是个惊讶的俊秀少年。

回想起周泽楷听见自己请求时的反应叶修默默地发笑,白净的脸蛋染上羞怯的粉,琥珀色的眸子写满了无措。两个人离得很近,叶修只能在少年的眼底看见自己的影子,他分明看见少年眼底压抑的小火苗,这双眼睛的主人却迟迟没有动作。

“这……”

“我都同意了你磨叽什么。”身体里住着的小恶魔无情地叫嚣着,叶修语速急促,身子下沉,额头抵在少年的肩头。

这样的动作对于Omega来说有很重的意义——将后颈脆弱的腺体展示给Alpha需要一定的勇气。叶修以前对这种说法不敢苟同,时至今日,他终于认同了如是说法。

叶修有他的坚持,即使作为Omega注定了他必将依附于他人生活的命运,这个人是谁,决定权必须握在自己手上。

从几年前起叶修就认定了,周泽楷会是他的唯一选择。

“只是临时标记,过几天就没了……”

他听见耳边传来一声低低的叹息,下一秒,后颈传来一阵钝痛,眼前闪过一道白光。这是叶修第一次直面周泽楷作为Alpha的信息素,正如少年给他人的形象一般,清冷却热烈。


手上的动作逐渐加快,叶修咬着下唇发出一声闷哼,身子向上一挺,又重重地砸进床铺。

释放后他盯着天花板喘着粗气,肾上腺素激增,血流速度加快。抑制剂比平常要更快地起效,叶修把弄脏的运动裤踹到地板上,小腿暴露在冷空气里,昏昏沉沉的感觉顿时消散不少。

还能睡多久来着……

收拾完一片狼藉后叶修总算能安心入睡。




-TBC

评论(6)
热度(260)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