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 禁止未授权行为 // 只回私信

孤掌难鸣 02

前文指路


-02


卫生间在靠近后台的走廊,周泽楷花了点时间绕进去,甩着一手水珠子从那儿出来时被灌进走廊的风冻得打了个激灵。

今天似乎有哪儿不大一样。一手水被蹭在运动裤上,留下两个手印。周泽楷抬起手,凑在鼻尖嗅了嗅。洗手液是薰衣草香的,一股子人造香精的味道,闻上去只有单纯的香气。

这就怪了。少年奇怪地打量着四周。就在风吹过来的时候,他分明从冷冽的气息里辨出一丝甜味。不是奶油那种香甜,而是种发自内心的愉悦感。

这是属于Omega的信息素的香甜,很淡,不易察觉。

周泽楷捏着下巴立在原地思忖了会儿,熟悉的人在脑海里筛了一轮,也想不起轮回有哪个工作人员是Omega的。少年正纳闷着走廊上为什么会留着信息素,在口袋里被冷落了一会儿的手机忽然响起。是江波涛。

他手忙脚乱地接起来,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背。

“喂?”

“小周,快点出来,我们去吃饭啊!”

“好。”

江波涛在得到周泽楷的肯定答复后马上挂了电话,周泽楷举着手机,听了会儿那头机械的嘟嘟声,这才收了线,脚上加快了步子。

周泽楷愈往前走,那股香甜的味道愈浓。转过第二个转角,一抹浓烈的红色忽然闯进视野。他眯着眼,走近了瞧,忽然愣住了。

“叶秋?”他试探着开口。

叶修正阖着眼,闭目养神似的靠在墙上小憩,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这才抬抬眼皮。他一时没有适应光亮,眼前模糊成一片,花了点力气才看清楚面前的人,忽然发出一声嗤笑。

“小周啊……”他勉强支起身子,在瞥见少年喉结滚动的动作时无声地叹息,有气无力地开口,“你怎么还没走?”


叶修低估了走廊里混杂的Alpha信息素的浓度,没走几步,只觉得浑身难受。抑制剂在外设包里,背包让苏沐橙带回去了,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愈来愈稀薄的理智告诉他濒临发情期的Omega并不适合在大街上乱晃,只能尴尬地停在原地,吹会风,等症状缓解些,再去附近的救助站打一针。

算盘打得挺不错,只是叶修千算万算都没算到会在这儿碰到周泽楷。

面对叶修的提问,周泽楷呃了声,如实回答说自己刚从厕所出来,现在准备走了。叶修嗯了声,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手掌撑着脑袋没说话。

叶修当然知道周泽楷是Alpha,小鬼去年刚成年,信息素尚算淡薄,还没有压迫感。少年可能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在这个充斥着叶修信息素的走廊里,他也在无意识地散发属于他的信息素,混在一块儿。

叶修没说话,周泽楷不爱说话,两个人忽然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他年纪小,不代表他什么都不懂。叶修状况不是很好,尽管对方似乎并不希望被自己看见窘态,但潮红的面色还是从指缝里透了出来,刘海粘成一团乱在手背上。

萦绕在自己身周的香甜愈来愈浓,周泽楷本能地感到了慌乱,下意识地吞咽口水。咕咚一声,在这个空荡荡的走廊里显得格外明显。

他想,他该走了。他想和叶修解释一下,但他的脑袋乱成一团,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闭嘴保持沉默。叶修正静静地看着他,他慌乱地错开视线,与叶修擦肩而过。

叶修忽然松了口气,脚步声愈来愈远,压抑了许久的疲惫感一股脑儿涌出。他顺着墙壁下滑,坐在地上,又觉得有点冷,四肢都紧紧的蜷在一块儿。

他的脑袋埋进膝盖间,胸口剧烈地起伏。头脑发热,心跳加速,意识模糊。

恍惚间,他觉得有什么软软的东西落在头顶。

“穿上。”

音色是介于男孩与男人之间的清亮。

叶修冻在原地,不敢动作。

声音的主人他认识,他本该在几分钟之前离开。


周泽楷走到一半又顿住了步子,伸出双手捂住脸,眼睛一闭,毅然决然地转身,急匆匆地往回走。他和叶修的交情算不上多深,撇开赛场上和网游外,他们的交集大多归功于彼此共同的朋友。因此,周泽楷完全可以放着叶修不管,再担心,也最多是委托俱乐部去联系嘉世,让他们自己俱乐部去处理队员的事务。

但周泽楷没有这么做。

他难以解释这种情绪,非要找个理由,也只能归结于同为战队队长的惺惺相惜——上个赛季周泽楷空降队长位置,未满十八的他领着一枪穿云站上赛场时面对的不是掌声,而是铺天盖地的质疑与谩骂。那时,轮回的人气远不如嘉世,周泽楷都花了很长时间才消化掉网络上充满恶意的舆论,更别说被所有人盯着的“叶秋”。

欲戴其冠,必承其重。

少年匆匆折回原地,果然在地上看见缩成一团的叶修,只觉得心疼。这是周泽楷第一次看见如此狼狈的叶修,想来也是性格使然,叶修在这方面有着自己的执拗,裹着厚厚一层外壳佯装坚强,只有在孤身一人时露出柔软的肚皮。

场馆里很冷,叶修抖了下。周泽楷赶紧把自己的厚外套脱下来,盖在叶修身上。

“谢谢。”

男人声音沙哑,从厚外套下传出来,闷闷的。周泽楷没说话,学着叶修的模样靠住他对面的墙壁坐下,掏出手机给江波涛发消息,说自己不去了,让他们好好玩。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困了zzzzzzz】

【。。。行吧。好好休息。】

周泽楷也只是随便扯了个借口,收起手机后却是真的打了个哈欠。打比赛很耗体力,说实话,他现在有点累。

但眼下比较重要的事儿还是叶修。

这就很让人犯愁了。叶修的信息素香甜,像是种甜蜜的折磨,一点点蚕食着少年的理智。Alpha的本能告诉周泽楷,这里有个甜美的Omega,他很清楚。但他并不清楚叶修为什么会这样,仅仅停留在初中阶段的生理知识储备并不足以处理眼下的状况。

口干舌燥。周泽楷捏紧了手,指甲掐进手掌里。还能忍。

场面有些滑稽,一个濒临发情的Omega和一个年轻的Alpha面对面坐在走廊里,相安无事。叶修哑然,这样岁月静好的场面只存在于歌颂爱情美妙的言情小说里,故事里的一切一切都过分完满,并不真实。

他不知道周泽楷在想什么,他只知道自己开始渴望眼前少年的信息素。外套微凉,带着少年的味道,浅浅的,很好闻。

他想抱抱他。


身体比理智先一步行动。

周泽楷还在那儿人天交战,百度搜索框里“Omega救助站”刚输入到一半,怀里忽然被塞进个温度略高的物体。他一低头,是叶修,那双眼泪汪汪的,看着可怜,表情却是孤注一掷般的严肃。

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同时出现在一张面孔上,周泽楷也不觉得违和,反而觉得,这就应该是“叶秋”的样子。

可是这个动作糟糕透了……

周泽楷是岔开腿坐着的,叶修的身体塞进两条大腿的空隙间,手掌撑在周泽楷耳旁的墙壁,垂着脑袋,眉眼隐在乱糟糟的刘海下。

“小周,为什么回来?”他问。

周泽楷说不出话,感觉无论如何解释都显得苍白。

少年的隐忍和纠结全数落进叶修的眼里。他笑了,是松了口气的笑容,说不上多开心,反而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一般释然。

“帮我一下,小周。”

周泽楷被话题的突然转换弄得有些懵。

“啊?”

“你都回来了,干脆帮我一下。”

叶修蹙起眉心,深吸一口气。

“拜托小周,不要让我求你。”



-TBC


评论(15)
热度(326)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