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孤掌难鸣 09

前文指路




-09



于是结束早饭后周泽楷直接进了训练室,正巧和啃着饼干刷番的杜明打了个照面。杜明小算盘打得精,想说一大早的训练室里没人,趁着没开始训练日程偷偷放松一下,却没料想被自家队长捉了个现行。

杜明关网页、切屏的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看得周泽楷一愣,旋即垂着头、掩住嘴轻笑,食指勾起在杜明的发顶敲了一记。

“下不为例。”

“谢队长隆恩!”

见队长没有追究的意思,杜明乖乖地关掉视频,一边保证着绝不再犯,一边捧着剩下的半袋子饼干往休息室去。

江波涛把资料拿下来的时候和杜明撞了个正着,他面向周泽楷,手指着往远处跑的杜明,一脸迷茫,“他又在训练室里看电视剧了?”

周泽楷摇了摇头。

“动漫。”

“噗——还好教练他们不在……”江波涛把资料递给周泽楷,拉了张椅子盘腿坐下,“他还真喜欢这些。”

周泽楷正在仔细阅读资料上的批注,听江波涛这么说跟着“嗯”了声。

“感性。”

“他看电视剧看哭倒是真的挺感性的。”

江波涛的话周泽楷也没听出来他是在抱怨、或只是单纯的陈述事实,比起纠结于这些问题,周泽楷倒是对这份资料更有兴趣。

微草王杰希……周泽楷不由得抬起手,拇指摁住太阳穴打着转儿。对于这位职业圈前辈他的情感可谓复杂:他钦佩于“魔术师”的诡谲,但作为对手,可不是个好对象。

 

周泽楷看文字资料看得细致,十分钟过去才刚翻过第二页。正准备看第四页时工作人员跑来喊他,说车子已经在俱乐部外头候着了,让他赶紧带好行李去门口。周泽楷点点头,江波涛瞥了眼门口没有动静的工作人员,代他回了声“知道了,谢谢。”,探身过去拍了下他们队长的肩膀。

“玩得开心点。”

玩什么啊,明明是去工作的……青年腹诽。

他低下头,微笑着摸着嘴唇,说了句好。

 

因为去海外不过几天,周泽楷就没带多少东西,一个用来放随身用品的斜背包和一个行李箱就已经是他的全部家当。他本来还想带着自己的外设一块儿去的,但随行的工作人员阻止了他——说拍完就回来了,没必要一堆东西带来带去的。

没办法,周泽楷只能乖乖听话,肩上背着一个手里滑着一个,裹上厚实的毛绒卫衣和外套,一颠一颠地跟在工作人员身后。

从基地到机场不过半个小时,在候机大厅里周泽楷遇到了和他同行的张佳乐。张佳乐是前一天来的,跨坐在行李箱上昏昏欲睡。职业圈圈子就这么大,工作人员间也都相互认识,百花的工作人员和轮回的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两个人一块儿去办手续,留下张佳乐和周泽楷两个人独处。

他望着工作人员离开的背影,又偷偷瞄了眼张佳乐,不由得咽了口口水:刚从行李箱上下来的张佳乐穿了一身张扬的红,又是口罩、又是墨镜帽子的,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

别看张佳乐是个Omega,还长着张少女偶像剧的男二脸,论起气场还真对得起当年为粉丝们所称道的“繁花血景”,坚毅决绝,带着种悲剧式的血腥美感——别人怎么想周泽楷不清楚,至少他是有点儿怕张佳乐的。

大概是觉察到有熟悉的气息靠近,原本双手环胸、蜷成一团的张佳乐挺直后背,抖了抖脑袋,从扣着脑袋的外衣兜帽里挣脱出来。他伸出手,取下一边的耳机,望着周泽楷的方向。

“你来了啊。”

说话的时候张佳乐没有摘掉墨镜,周泽楷本能地觉察到他有些疲惫。

“嗯。”

张佳乐取掉了另一边的耳机,顺手把棒球帽的帽檐转向后方,口罩拉到下巴,露出大半张脸。

他竖着大拇指朝身后那一排店铺点了点,“你吃冰激凌吗?我请客。”

张佳乐突兀的邀约在此刻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周泽楷松开脖子上裹着的围巾,挂在手肘,没有回答。

见周泽楷没有反应,张佳乐嘴一撇,十分不情愿地张开嘴,指了指。

“我吃……吃冰激凌据说能缓解牙疼……前几天拔了智齿。”

这个理由听上去很靠谱。青年确实听说过“拔智齿之后吃冰”的说法,一脸了然。也难怪张佳乐脸色看上去很差——有些人拔完智齿确实会变得十分虚弱。

他应允了张佳乐的好意,但本着照顾“病人”的原则,自己去买了两个甜筒回来。看见甜食的张佳乐精神都好了些,喉头滚动,双手捧着甜筒小口小口地吞着。

有了个零嘴转移注意力,周泽楷也没了最初的局促。自己站在一边一点点舔着。冬天确实不是个吃冰激凌的好天气,一舌头下去,舌尖都冻得发麻,呼哧呼哧吸进来的全是冰冷的空气,更是雪上加霜。

好像苏沐橙特别喜欢在冬天吃冰激凌。周泽楷忽然想起以前的事儿。轮回主场后面就有家卖冰激凌的小店,他们和嘉世打完比赛后偶尔会凑一块儿下个馆子,冬天的时候苏沐橙就会提出来要去吃冰,作为东道主的他自然而然作陪。

苏沐橙喜欢几个口味各来一半,一边吃一边感慨,吃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叹了口气,说叶秋真可怜,错过了这么好吃的冰激凌。

“他也和你一样,就过来坐着。”苏沐橙咬着勺子朝冰柜那儿侧过身,“你真不考虑来一点?”

周泽楷摇摇头。

“常陪你?”他问。

苏沐橙含着勺子,眨了眨眼,“什么……常陪我?”

周泽楷换了只手托着下巴,把玩着店家放在桌上的小摆件。

“叶秋。”

苏沐橙唔了声。

“也不是吧……很难拖他出来一趟。我倒希望能有人能让他自愿出来转转。”

“哦。”

 

甜筒刚舔平,两个工作人员就拿着换好的登机牌走过来。他上下打量了眼周泽楷,嗤笑着说你都快裹成熊猫了还吃冷的,周泽楷接过护照,也只是看了对方一眼。

相对于这厢的调笑,张佳乐那边就显得气氛紧张了许多。百花的工作人员一见张佳乐在那儿吃冰激凌,立刻压低声音絮絮叨叨地嘱咐了一大串儿,周泽楷隐隐约约捕捉到“大孙”、“易感期”、“抑制剂”这些关键词。站在工作人员对面的张佳乐显得十分不耐烦,心不在焉地嗯着,最后也只回了句“我会看着办”,便保持沉默。

张佳乐往他那儿瞟了眼,周泽楷下意识地避开,别人的家务事他可没有操心的兴趣。

所幸的是,百花内部的僵持气氛在广播响起后暂时缓解。四个人一路小跑去登机,一阵鸡飞狗跳后终于安稳地坐下。

周泽楷和张佳乐坐一块儿,张佳乐上来就歪着靠在舷窗上睡着了。没人和自己搭话周泽楷反而乐得自在,他打开QQ看了眼,职业选手群里热闹得一塌糊涂。联盟的宣传片分成好几拨来拍摄,好像是另外几批选手间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儿,群里的消息刷地飞快,他还没看完一长段,下一条就已经跑上来。

他没了看下去的耐心,正准备下线时突然弹出一条消息。是叶秋。

【小周,在?】

周泽楷一愣。

【在。】

他飞快地回复,双手捏着手机,死死盯住屏幕。他不知道叶秋为何突然找自己,他盯着歪歪扭扭的叶子头像看了好一会儿,道不明心里的期待从何而来。

叶秋还没回复自己。周泽楷想可能是有事情绊住了他,所以才迟迟没有下文。

他正这么想着,手机突然一震。

【那什么,我问你件事儿哦】

周泽楷正等待着后文,空姐却在这时走过来,提醒他飞机要起飞了,请他尽快关机。

都是为了安全起见……周泽楷挨不过空姐过分亲切的公式化笑容,十分无奈地切断电源。



-TBC


打赏投喂

评论(4)
热度(265)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