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 禁止未授权行为 // 只回私信

孤掌难鸣 01

※原著向,ABO,私设



一手独拍,虽疾无声。




-01



近年来,电子竞技以其高强度的身体素质需求逐渐成为Alpha的秀场,职业选手中Beta已算少数,更别提体质相对孱弱的Omega。即便如此,站在联盟金字塔尖端的选手里仍少不了Omega的身影。比如蓝雨战队的黄少天,比如前百花战队、现霸图战队的张佳乐……

零星的几个名字里,有这么不得不提的一号人物。

“叶秋”,或是说,叶修。

 

周泽楷知道这件事时自己还不过是轮回俱乐部里的一个无名小卒。四月的上海天气反复无常,他缩在青训营靠角落的位置里,屋里开了中央空调,闷得慌。少年心不在焉得摆弄着神枪手,训练软件的规定任务他早就完成了,便开着角色打竞技场。

也不知道谁中午偷偷在训练室里偷偷吃了泡面,香料的味道混着汗臭味,变成一种令人难以忍受的微妙气味,久久萦绕在室内。周泽楷被这味道恼地五心烦躁,训练室里参差不齐的脆响听着只觉得头皮发麻。枪口冒着火舌,砰砰几枪点在地面上。少年盯着空中翻腾的身影,硬是扛下了对方狂战士的一记崩山击。血条下去了小半,耳机那头立刻响起属于成年男性的喋喋不休,污言秽语张口就来。周泽楷深吸了口气,耳机一摘扔到一边,暗道自己到底是欠考虑,下房间之前应该看看有没有开语音来着。

少年的心思早就不在游戏上,前期积累下来的巨大优势在选择扛下那击崩山击时就已然付诸东流。他双手离开键盘,身子朝后一倒就歪在椅子里。

神枪手的躯体在空中惨兮兮的飘摇着,几乎完美的血条在如此折腾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滑,已然消耗掉大半。

“能赢,干嘛不打?”

耳边冷不防响起个低沉的男声,身边忽然被烟草的味道包围,底下似乎还藏着丝冷冽的甜。

少年眼前忽然多了双白净的手,手指修长,指甲浑圆,看得出来没少花心思保养。

这双手来得突兀,落在周泽楷面前胡乱摆着的键盘和鼠标上。手部动作轻巧,周泽楷只看见屏幕上技能光影倏地炸开成一片,土石崩裂的灰色占满大半屏幕。

Z字抖动躲技能,膝袭断招,押枪拉开身位格……最后一击,乱射。

——啪啪啪!

荣耀!

少年一时没了动作。

不速之客的操作手速不快,但胜在细腻,连招处理流畅。虽然周泽楷自诩学艺不精,但在他看来,这个人的操作绝对在青训营教练的水平之上。

“这不就行了吗?冷静下来想想,年轻人别急躁啊。”

不速之客抽回手,手腕蹭过少年的鼻尖,蕴出一股子香甜的气味。周泽楷愣愣地点头,抬起头打量这手的主人,脸蛋白净,应该没比他大几岁。他面容憔悴,掩在过长刘海下的双眼却闪着晶亮亮的光芒。实现交错的瞬间,那人先是愣了下,旋即对少年扯出一个尚算的上亲切的微笑。

下一秒,他便转身离开。

男的,Omega,技术很好。

少年是个Alpha,刻在血液里的本能自然不会让他错过这么一个猎物。但比起本能的吸引,他更好奇这个手很好看的男子是谁。

他兀自思忖着,隐约听见从房间那头传来的骚动。少年站起身,那边正陷入一场激烈的讨论。他听不清,只能捕捉到“叶秋”、“刚来了”这两个关键词。

叶秋?那个嘉世的三冠王叶秋?

周泽楷咽了口口水,蹭地站起身,脚一不小心踩到滚轮,发出一声巨响。如此动作太过显眼,所幸大家都在兴头上,没人注意角落里的动静。

他借口上厕所和教练请了假,悄悄溜出走廊,凭着记忆在俱乐部里乱转。果然,在靠近战队训练室的走廊里,周泽楷看见了那个男人,靠着墙正和轮回队长张益玮说着什么。

叶秋你过来干什么?

还能干啥,打训练赛啊。

少年猛地捂住嘴,即将出口地尖叫又被他咽回肚子里。

 

无意中探寻到秘密的少年让这件事彻底烂在肚子里,时间久了,这件小事也被他忘了干净。后来,周泽楷空降轮回队长出道,第一场比赛就遇上嘉世。比赛前两人在走廊里打上照面,叶修叼着未燃尽的香烟趴在通风口,逆着光朝周泽楷招手。

“请多关照啊——”

拉长的尾音被忽然灌进窗户的风吹散。年轻的小队长点点头,他想说“我会加油”,嘴唇翕合数次,最后还是没有开口,就这么径直向前走。

周泽楷也是荣耀玩家,“叶秋”这个名字对他来说更像是一种不可企及的信仰。

但是,既然自己已经决定站上竞技台,那叶秋对他来说只剩下“对手”这个身份。

少年步伐迅速,肩膀贴着叶修的,没多久就失了踪影。

他当然没听见趴在窗口的叶修兀地发出的轻笑,手掌撑住前额,挡住一半眉眼。

他当然不知道叶修一眼就认出来这是那天在轮回俱乐部一时兴起帮助的少年。

 

时间一晃过去一年多,忽然来到冬季。

结束比赛后不知道是谁忽然提出要去搓一顿,周泽楷裹着厚重的羊绒围巾在上海的寒风里瑟瑟发抖。明明昨天还是个艳阳天,今早起来看天气预报,气温只剩下个位数,大有往零下跑的趋势。

他们在门口站了有一会儿,吕泊远和杜明还在为去哪儿吃饭争执不休,江波涛少见地插不上话,围着两个人绕了一圈又一圈。周泽楷的目光追着江波涛也绕了好些圈,伸手去够江波涛的衣角,未果。他被风吹得手脚发凉,终于是耗得没了耐心,回身几步蹭到早一步躲进场馆的方明华身边,蜷起身子抱住膝盖,蹲在玻璃门后。

“他们还没决定好啊?”微博刷多了也觉得无聊,方明华收起手机,低下头瞧周泽楷。少年有一八几,像这样蜷成一团,腮帮子一鼓,赌气似的,倒也挺可爱。

他有些哀怨地盯着外头正热火朝天围成一天的三个人。戴着围巾的关系,周泽楷只能用力地摇了摇头,鼻尖在柔软的布料上来回蹭了好几下,忽然打了个喷嚏。

方明华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头发软乎乎的,手感正好。他露出餍足的表情,并不在意手掌被周泽楷十分用力地拍开,甚至露出一丝不耐烦。

“不用再强调了,男人的脑袋摸不得。”方明华只觉得有些可惜,插着腰咂咂嘴,“你说说你,小周,一个Alpha长那么可爱干什么?”

这是我能决定的吗?周泽楷忽然有些哭笑不得。

少年生的精致,浓眉大眼,眉眼低垂时又是极温顺的模样。再早几年,周泽楷没少被误认成英气的姑娘,现在长大了些,稚气未脱,轮廓尚显圆润,周泽楷又多了个被误认成Omega的烦恼。

“Alpha,纯的。”

周泽楷拍了拍胸口,朝着方明华扬起下巴,满脸的骄傲,大有“不服来辩”的架势。

方明华懒得和他扯皮,在原地跺了跺脚,嘟囔着这群人怎么这么磨叽,到现在还没决定去哪儿吃饭。

饶是周泽楷这个耐心的主也被寒冷磨得没了脾气。蹲的时间太久,周泽楷站起身,指尖朝走廊的方向点了点。

“上厕所。”

方明华一边打哈欠一边点头,摆摆手让他快去快回。

 

叶修躲起来抽了根烟,回来的时候嘉世的队员早就走了干净。他也不恼,毕竟是自己吩咐苏沐橙早些带人回去休息。今天这场对阵轮回比想象中要更费力气些,明天一大早起来赶高铁,还不如早点回宾馆休息。

他拢了拢队服外套,上海的温度和跳水似的,冻得牙齿直打架。刚才场馆里还开着空调,没什么感觉,现在人都走了,寒意渐渐爬上身体。

叶修独自在空荡荡的走廊里走了几步,抖了抖脚踝,忽然在顿在原地。

不对劲。

随着冷意一块儿到访的还有疲惫,意识出现一丝倦怠,肌肉酸软,四肢无力。

叶修抽了抽鼻子,走廊里还嗅得见混在一块儿的信息素的气味。他忽然想起轮回的队员大多是Alpha,连带着工作人员也已Alpha为主。刚来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比赛的事,怎么就的把这么重要的一茬给忘了。

虽然不是易感期,但长时间混在一群Alpha中间对于Omega来说也是种挑战。电竞总与热血澎湃这个标签密不可分,情绪波动让信息素爆发,残留在空气里,叶修会觉得不舒服实在是正常不过。

眼下的情形对于叶修来说早就成了家常便饭。他翻了个白眼,自作多情似的一捏鼻子,低着头,只管闷头往外走。

他忽然想起以前去开抑制剂时医生给他的建议:找个伴侣。

主意的确不错。叶修有认真的考量过,受到标记的Omega状态会稳定许多。但这个提议没多久就被叶修抛在脑后——比起这个,他更关心能不能赢下接下来接踵而至的各场比赛。

另外还有一点,叶修有自己心里的坚持。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还挺羡慕黄少天的,有个伴侣陪在身边照顾着。两个人从网游结识起到现在有些年头,黄少天本就张扬的性格更是被宠得愈发孩子气。这还不得归功于某个小家伙的放纵啊……

啧。想他做什么。叶修咬咬牙,一阵风从后脖子刮过,只觉得更冷了些。

老队友吴雪峰在得知叶修是个Omega后曾经和他开过个玩笑,说他怕是要孤独终老,和抑制剂共度余生。吴雪峰倒是了解叶修,知道他的心里大半被荣耀占着。

至于还剩下的小半,叶修没有和任何人说过。

 

-TBC

评论(22)
热度(385)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