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孤掌难鸣 08

前文指路




-08


周泽楷用手撑住下巴,手指搭在下颌线上一下、一下的点着。时间隔得太久远,具体的细节他也记不太清了,只隐约记得有过类似的事儿。

是谁呢来着?

手机拍摄的视频经过编码被压缩上传,挤在画面角落叶修的身影成了模糊的色块。

指尖在手机背盖上“哒哒”敲了两下,他把手机还给方明华,支着椅子换成蹲在地上的姿势。行李箱里塞了比自己想象中要多的东西,盖子无法正常合上,只能跪在箱子上,用身体的重量压住盖子不让他弹开。

好不容易完成这个大工程,周泽楷弯着腰,扶住箱子啪嗒啪嗒往外跑,把箱子往楼梯下的阴影里一推,也跟着上楼休息去了。正在刷微博的方明华听见声音后抬头看了眼,在瞥见周泽楷离开的背影后,伸了个懒腰,也准备收拾收拾,回房休息。

他打着哈欠往楼上走,手机忽然震了下,有人在QQ上弹他。方明华以为是俱乐部的人找他有要紧事,赶忙掏出手机来查看:但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弹他的人不是工作人员,而是苏沐橙。

小姑娘问方明华:小周是不是明天要出国?

几个字被方明华来来回回地看了好几遍,总觉得哪里有点儿违和——第一,苏沐橙不会叫周泽楷“小周”,她叫周队或者连名带姓地喊要多一些;第二,这口气总觉得似曾相识……反正不是苏沐橙,小姑娘喜欢发表情包来着。

他思考了许久也没个所以然,只能作罢,回了个“是啊”,等了好久,对面都没有下文。

方明华耸耸肩,洗澡去了。

等他洗完澡、顶着毛巾路过走廊时江波涛房间的门还是开着的,而房间的主人早就抱着被子睡着了。床上被江波涛摊满了技术组给他的资料,用来打草稿的纸也丢得到处都是,方明华盯着蜷缩在唯一的一小块空地上熟睡的江波涛长吁了口气,感叹了句自己还真是个劳碌命,便顺手帮江波涛收拾好了残局,这才回房睡觉。

 

也不知道是不是睡太晚累过头,方明华总算一觉睡到大天亮,像是获得了重生,全身上下十分舒爽。简单的洗漱后,他伸着懒腰、哼着歌,往食堂走,刚进去就看见早就坐在桌边的周泽楷和江波涛。两个人并排坐着,中间隔了个空位。

周泽楷一手端着手机、一手抓着面包,大拇指在屏幕上唰唰地滑动着。他看上去精神头挺不错的,正津津有味地解决手里的红豆面包。看见方明华进来,周泽楷冲他摆了摆手,算是打招呼,手指朝窗口点了点,做了个“小笼包”的口型。

方明华回头瞥了眼,心领神会,冲周泽楷回了个OK的手势,转身就去窗口那儿要了笼小笼包。他端着餐盘在两个人对面坐下,望着江波涛看了好些时候,踟蹰了半天还是问了句:“你这……cos国宝呢?”

周泽楷早起早睡,整个人神清气爽的紧。反观他旁边的江波涛却是蔫了吧唧的模样,跟打了霜的茄子似的蜷着身体,不停地打着哈欠,手上的勺子有规律地戳着碗里早已凉透了的白粥。

江波涛重重地打了个哈欠,抹掉眼角沁出的泪花发,摆摆手。

“没……起的太早了。”

方明华同周泽楷快速地交换了个眼神,“几点起来的?”

“三点吧?”江波涛有些不确定,“有点饿就爬起来煮了泡面,吃完就睡不着了。”

方明华往嘴里送灌汤包的动作骤然停滞,“这哪是起得早,是根本没睡多久吧……”

周泽楷不免有些担忧,叮嘱道:“早点睡。”

晓得嘞——江波涛打着哈欠敷衍道。

三个人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吕泊远顶着湿漉漉的头发闯了进来。他在窗口前转了一圈儿,空荡荡的餐盘立刻被各色食物填满。方明华身边的空位被他一屁股霸占,他啃着肉包,视线在周泽楷和江波涛两个人之间快速来回,眼神里带了点儿揶谕。

“哦?你们……”吕泊远指着周泽楷,又指着江波涛,“两个Alpha?口味这么重的?”

对于吕泊远的玩笑,周泽楷选择性无视,慢吞吞地啃着面包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模样,眼神却是在偷偷地瞄着江波涛。

和周泽楷装傻的态度不同,江波涛闻言,淡淡地挑眉。他放下勺子,双手交叠垫在下巴处。吕泊远哪知道江波涛葫芦里卖了什么药,乐呵呵地享用早饭——没多久,他就隐隐觉察到空气中散着的紧张气息,带着强烈的攻击意味,头皮发麻。

他下意识地把餐盘往外挪了挪,身子后仰远离桌板。江波涛这才呵呵两声,松开手重新去拿勺子,和之前一样继续搅和碗里的白粥,有气无力地开口:试试?

试个头啊!吕泊远愤懑地从方明华碗里掠走一个小笼包,里头包裹的汤汁烫到了舌头,疼得手上下直扇,和大白鹅似的。

现在的兄弟啊一言不合就耍流氓!他无声地呐喊。

周泽楷把包装袋揉成团,塑料摩擦发出刺啦刺啦的声响。

“别开玩笑。”

吕泊远显然还想皮一下,“队长,不会你才是……那个?”

他站起来,绕过桌子凑得离周泽楷更近了些,上下打量着,嘴里不断嘟囔着“三观碎了”之类的话。周泽楷有点儿无奈地任他摆弄,吕泊远手里的肉包子太香,周围被酱肉的香气包裹,勾得他直冒馋虫。

他瞥了眼江波涛,后者似乎觉得光搅白粥有些无聊,往里头又倒了小半碟酱菜,白色的米粥被染上一层橙红。

他收回眼神,深吸了口气,推开手边勾起他馋虫的罪魁祸首,低声说:“别闹。”

方明华终于看不下去,站起身拉住吕泊远的后衣领往回走,转头朝周泽楷扬了扬下巴,“小周,你们几点去机场啊?”

周泽楷看了眼手机,还没有人来喊自己,摇了摇头。

“还没到。”

“那你干脆多休息会儿好嘞,过去拍东西也要忙的。”

周泽楷本来想趁着还有些时间,等会儿去训练室把今天的个人操作训练做掉一部分再说。但仔细想想,方明华说得也有些道理。权衡再三,他嗯了声。

“去训练室。”他扫过所有人,微微勾起唇角。

“小周,你要训练?”江波涛问。

周泽楷摇摇头,“看资料。”

只不过是去拍个宣传片而已,回来之后还是要打比赛的。周泽楷无意识地扣弄着桌子上一块掉了漆的凹槽,他的野心暂时不允许他放松。

江波涛咬着勺子,盯着他们的小队长看了好一会儿,忽然笑了。

“我昨天理好了资料,小周你正好帮我把把关,我可能还有漏掉的地方。”他放弃折磨那碗白粥,推得远远的。

周泽楷点点头,嗯了声。



-TBC



打赏投喂

评论(5)
热度(322)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