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意难平 中

前文指路



※ @A朔  继续


虽然在旁人看来周泽楷腼腆又温柔,非要让他自己评价的话,大抵轮的上“清冷”二字。大多数独处的时间里,他默默地收起习惯性上扬的嘴角:如是流于表面的礼貌谦和总能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保持微笑很累,时间久了,慢慢习惯也还好。

为什么会这样子?周泽楷也无数次自我反省过,借口找了一大堆,却终究没个合适的理由,依然悄悄藏起自己对琐事漠不关心的态度,尽职尽责地扮演着温柔的角色。

如果不打职业的话,周泽楷说不定会成为一个很优秀的舞台剧演员,除了方明华,就连朝夕相处的队友都摸不清周泽楷的那点儿脾性。方明华曾颇为担忧地与周泽楷提及关于他客气疏离态度的看法:

也太唬人了。

方明华拉开拉环,咕嘟咕嘟灌下小半易拉罐的啤酒,剩下的全贡献给了楼下花圃。周泽楷双手捧着刚泡好的咖啡,闻言轻笑。

咖啡的制作工艺算是周泽楷的兴趣,条件限制他也只能买个法压壶和电磨放在宿舍里自己玩玩。他偏爱中度烘焙的咖啡豆,最近随手买的豆子产自哥伦比亚。方明华品尝过,咂着嘴说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苦,反而偏酸,酸味后带着点儿说不上来的甜,很奇妙。

周泽楷很得意,挑挑眉,发出一声短促的嗤笑。同样的豆子他也给江波涛泡过,男人皱着眉喊苦,奶油混着黄糖倒了半杯子才肯下口。

非要说的话喝酒和喝咖啡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气味醇厚的饮品,不喜欢的只能尝的出苦,喜欢的到能尝的出丝丝的甘。对人也是差不多的道理。

周泽楷自诩“华而不实”——至少性格上可没瞧着那么软糯。但藏得好归藏的好,社会混得久了兴许看得出周泽楷那点儿小九九,他倒也大方承认、乐得自在。

青年又抿了口咖啡,很多事换个角度并不难以理解,他唯独没想明白的是叶修为什么就栽自己身上了。


饶是看得透彻的周泽楷也没能参透“感情”二字的奥妙,日子从一碗盛着冰糖的绿豆汤开始到两份热气腾腾的黄鱼面,再到后来休假一个人飞到瑞士就为了某家传说中很好吃的独一桌餐厅,几年的下来始终不得甚解。

到底从哪里开始出错了?周泽楷揉着包上挂着的兔子挂件思忖了许久。挂件的手感早不如刚拿到的时候,耳朵部分的绒毛掉的一撮一撮的,露出白色的底布。

困扰着周泽楷的问题自然困扰着叶修。分手那天他杀去王杰希家那个小四合院过了夜,夏天的夜里,两个大老爷们一人一个茶缸捧着,就着茶水享用烧烤外卖,歪歪斜斜地躺在躺椅上看星星。

叶修咬着烤肠含糊地说,我和小周分手了。王杰希抿了口茶水哦了声,说他早说了你和他不合适,你又不听。叶修呵了声轻笑,说我追了他仨月呢,他才答应。王杰希咂咂嘴,把竹签往垃圾桶里一丢,摇摇头感慨也是你厉害,硬生生把根钢筋掰成了蚊香。

叶修摇摇头说那哪能啊,也就他是周泽楷,不然谁乐意费这大工程。

我和你说,光告白这事儿我就折腾了好几回。第一次……他压根没当回事,第二次听都没听完直接吓跑了。所以第三次的时候我长了心眼,特意挑没人的时候堵了走廊……

我咋觉得你特自豪?

那是啊!我男……前男友这么帅。

王杰希盯着叶修看了好一会儿。

他说,你哭了。

手里举着占满辣椒粉的烤土豆,叶修抬起手腕随手抹了把,泪眼朦胧的摇摇头。

你这是故意的老王,知道我不太能吃辣还点重辣。

王杰希被叶修辣肿的嘴唇逗得发笑,转身进屋摸了把巧克力出来,说是解辣的。叶修一边嘴上说你怎么尽有些哄小孩的东西,一边忙迭不停地往嘴里扔巧克力。

那你别吃,吐出来。

你怎么和少天一样幼稚?

王杰希冷哼一声,放下茶缸掏出手机,一边敲键盘一边瞄叶修。男人问王杰希干啥呢,王杰希说给韩文清发消息。当初他就特不看好你和周泽楷,报个喜。

叶修扶着扶手特无奈。我这正伤心呢你别乱开玩笑成不?

王杰希放下手机,回过头幽幽地盯着叶修看了好一会儿。那双大小眼在黑夜中显得格外炯炯有神。


你不是自己心里门儿清吗?叶修?

叶修抽了好长一卷纸,一根根手指仔仔细细地擦过,最后又揉成一大团,随手扔进垃圾桶里。

白色的纸团消失在垃圾桶口,没有声响。叶修又把吃剩的签字笼成一把扔进去,发出咚咚的闷声。

男人长舒了口气。

那能怎么办?我喜欢他也不是我能控制的。




-TBC


打赏




评论(12)
热度(297)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