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意难平 上

※愿赌服输第二弹,分几次了。 @A朔 




第十三赛季的全明星周末和以往有些不同:本届的全明星首次设置外场互动区域,原本的选手挑战赛移至场外,每天分时段会有职业选手在展台出现,与玩家同台竞技。

即使依然稳坐职业选手人气榜的头把交椅,周泽楷早已对按照流程进行的活动心生疲惫。全明星周末第二天的上午,厌倦了待在场馆内的他亟需场外的新鲜空气,纵使他一向不怎么喜欢待在人多的场合,也还是向staff主动提出参与场外的互动活动。

于是,当天中午,周泽楷在工作人员与保镖的簇拥下空降互动区。被随手抽上台的水友似乎是轮回的死忠粉,无论主持人抛出如何角度刁钻的问题都能对答如流。打擂台之前主持人问水友有没有什么小要求,比如让周泽楷让他一两招这种。水友想了想,回答说:周队玩魔道……成不?

周泽楷脸上的表情并无波澜,调试鼠标速度的动作却是顿了一下。主持人转过头问他的意见,青年比了个OK的手势举过头顶,从桌上摆着的一叠账号卡中找到标注为“魔道学者”的那一张,插入读卡器。


叶修今天是陪着赞助商来参观的。本就是职业选手出身,一张三寸不烂之舌愣是给职业联盟的发展史描绘出一幅气势恢弘的画卷。旁边一起陪同的工作人员只有啧啧称奇的份,两个人落在队尾时偷偷给叶修竖了个大拇指。

男人挥挥手,表示这些都是小意思。自从开始工作后他的工作重心转移到B市总部,鲜少参与类似的线下活动,今儿身临其境,倒还对这热闹的场景有了丝留恋。

他环视四周,试图记住面前既陌生又熟悉的环境。体育馆前的广场上竖了个小舞台,电子屏上正在播放一场魔道学者与剑客的擂台赛。小舞台被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时不时爆发出一阵惊呼。

距离有些远,叶修眯起眼,只能单纯地接住模糊的角色外观判断出战局,但并不能看清究竟是谁坐在台上。

赞助商似乎对那边簇拥的人潮上了心,比划着询问那边是什么活动。叶修不清楚,工作人员便代为作答:是水友赛。

水友赛?叶修小声地问,“挑战赛挪到外头来了?”

“对,因为加了其他环节。”工作人员点点头,“这不是也很有意思吗?”

那倒是。叶修自言自语道。

“现在是谁啊?”

“周泽楷。这应该已经是第三个……哦!现在是和卢瀚文打。”工作人员掏出手机翻了翻工作日志,“没想到周队的魔道也这么强。”

叶修呵了声。

“他什么职业不厉害?”

工作人员转头看向叶修。他和眼前温润的男人合作了好些年头,一步步瞧着他褪去少年锐气变得隐忍而强大。他是这样一块润玉啊……但在说起这句话的时候,他总觉得叶修眼底闪着光点,像是烛火,微弱地燃着。

这样的叶修倒是头一遭。

总觉得气氛与预想的方向背道而驰。工作人员吸了吸鼻子,想到什么便随口诌了出来。

“老叶居然开始无脑吹周队了。”

“事实而已,他的确厉害。”

叶修耸耸肩,快步跟上赞助商,一边比划一边解释着。


叶修当然是熟悉周泽楷的。不管是他喜欢什么职业、擅长怎样的打法,还是键位的设置、外设的摆法。他甚至知道周泽楷常背的外设包上挂着的兔子玩偶是什么时候、在哪家店买的。

废话,那是他们俩约会时在抓娃娃的机子里抓的,他也有一个不同颜色的。抓娃娃也是一时兴起,一抓就是一对,一人一只挂外设包上天天带着。为了这两个巴掌大的小东西,两个人大手一挥砸下去几倍价格的银子,叶修往包上挂的时候一边数落周泽楷的挥霍、一边比划着问好不好看。

这些蒙着粉色薄纱的故事到最后都成了回忆,被悄悄锁进记忆的小抽屉里。周泽楷的外设包上还挂着那只兔子吗?现在的叶修或许还没有周泽楷的粉丝知道得清楚。

只是曾经罢了。

进场馆前叶修又往舞台上看了眼,水友赛似乎已经结束。舞台上隐约立着两个人影,一高一矮,另一边还站着几个人。

他把手揣进口袋,指腹反复揉捻着一团柔软的毛绒,这才跟着走进去。

舞台上,活动进入到了采访环节。主持人把话筒交给第一个上场的水友,询问他为什么要提出“让周泽楷玩魔道”的要求,水友挠了挠脸颊,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之前下本拉野队碰到了,那时候玩得就是魔道。

原本背着手、盯着地板发呆的周泽楷忽然抬起头,望着水友眨了眨眼。他皱着眉有些费力地回想,最后迟疑地报出一个职业,显得不大确定。

水友很激动,他没想到周泽楷居然会记得,溢美之词接二连三地从嘴里蹦出来。

青年当然记得:下本的职业是叶修定的,为了他,他还特意跑去工会借账号卡。

而且那天,好像是他们最后一次一块儿下本。

水友还在激动地讲述着,周泽楷只是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始终没有动口。




-TBC



投喂入口

评论(7)
热度(272)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