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天作之合 27

预警!!狗血!!OOC!!!


前文指路


※看了一天恐怖片满脑子都是大逃杀 @A朔 


※我们朔的《断点》预售了解一下 本宣戳我





-27


青年呆滞的模样自然逃不过叶修的眼睛,胸口肉眼可见地起伏着,说不出的滑稽。

叶修本想趁此机会好好调侃周泽楷一番,但眼下的情景任他再伶牙俐齿也组织不出一句像样的句子。

别说周泽楷瞪着一双圆眼、嘴唇微张的惊愕模样瞧着傻到透顶,叶修估计自己的表情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二人相视无言,甜腻腻的温馨氛围急转直下,突然只剩下肉眼可见的尴尬。

说到底,两个人谁都没有反应过来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几秒钟的时间,叶修对自己上下其手也没发现什么异样,那条灵活翻滚的鱼儿早就游向另一汪未知的水域,寻不见踪影。周泽楷呆呆地盯着自己的手掌,手指凭空拢起,手心皮肉皱褶,那丝微妙的触感随着时间的流逝早就散了个干净。

那到底是什么?

新手爸妈们也拿不定主意,两个人的知识储备根本不包括这块儿,只得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叶修打破了尴尬,支使周泽楷拿来了手机,通讯录一划,找对号码后就拨了出去。

王杰希接到叶修电话的时候正在查房,划着患者的电子病例思索着。手机开得是震动模式,被他插在裤子口袋里,贴着大腿震到发麻。王杰希是在受不了,确认手里的这个病人没什么问题后找了个借口匆匆退出病房。

“老王,你总算肯接电话了。”

起初王杰希以为叶修是遇到什么情况才会特意给自己打电话,但对面的声音听上去并不像有什么正经事的模样,稀疏平常,倒像是再和你聊聊今天太阳挺大之类无关痛痒的话题。

“你最好有点什么要紧事。”

王杰希关心叶修归一码事,他现在在上班突然被电话缠住又是另一码,压低了嗓音,声音几乎是从后槽牙里挤出来的。

电话那头叶修反倒是笑了两声,听上去干巴巴的,没什么感情。

“真的,我有很要紧的大事要咨询你。”叶修举着手机,瞥了眼身边紧张兮兮的周泽楷,清了清嗓子,“刚刚肚子好像有点问题。”

话题终于回归重点,王杰希揉了揉太阳穴。“什么问题?”

“它……动了。”叶修急匆匆地补上后半句,“没什么大事吧?这种情况……”

早就打好腹稿的说教被叶修紧张兮兮的语气截住,忽然失了脾气。王杰希只觉得滑稽,这一孕傻三年说的挺有道理,关心则乱,平常那点精明头脑怕是全都扔进门口喂鱼了。

“叶修。”王大医师朝身后催促自己的护士打了个手势,示意自己马上过去,“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种东西叫‘胎动’。”

说完这句,王大医师电话一挂,往兜里一踹,走向下一间病房。


——嘟、嘟、嘟……

叶修茫然地听着听筒里传来的机械的提示音。周泽楷看得见手机屏幕,叶修那儿已经结束了通话,却一直保持着手里举着手机的姿势,没有动弹。

“怎么了?”叶修的样子令周泽楷提心吊胆的,生怕又从叶修嘴里听到什么惊世骇俗的消息。

不对,为什么说“又”啊?

青年的手悄悄攀上自己的肩头,叶修这才有所动作,放下手机,手掌搭上对方的。

叶修淡淡地回答说,没事。

他只是在感慨,艺术源于生活。王杰希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叶修没吃过猪肉倒还见过猪跑,无非是他肚子里那个小东西闹腾起来,动了动,以一种十分微妙的方式体现了自己的存在感。换句话说,正常操作,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可叶修却感到十分……神奇。

这个神奇并不针对这件事情本身,而是说,自己作为亲历者体验了这一切。

这是条鲜活的生命。

比起兴奋、激动等等更加律动的情绪,叶修只是觉得很有成就感,而且很奇妙。

周泽楷在一旁悄悄观察了好些时候,瞧着叶修脸上的表情逐渐归于平淡,最后挂上的是一种抹不开的深情。他说不好这究竟是怎样复杂的感情交融,只是觉得类似的表情好像在哪儿见过。

记忆片段一块块定格,青年握紧了叶修的手,终于想起来如此熟悉又温暖的既视感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自己小时候举着学校里老师发的小红花给家里人炫耀时,母亲的脸上也挂着类似的表情。

他不由自主地靠的离叶修更近了些,从身后环住对方,下巴扣在颈窝的凹陷处,像小孩子撒娇似的。

“怎么了?”他又重复了遍,只是这回不由自主地放轻了声调。

呃……

尾音被拖得老长。叶修在手臂的钳制间转了个身,面朝周泽楷,张着嘴却不说话,看样子对于即将出卡口的话题有些为难。

叶修是故意的,他只是忽然想起来以前苏沐橙给自己朗读过的一段来源不明的文字,里头有一句就是说笔者怀孕后,老公第一次摸到小孩的胎动,激动地和高考拿了状元一样,一整天都呲着牙傻乐呵,比她这个当妈的还激动。

你说……周泽楷会有什么反应?

叶修猜不透,这小子连自己肚子里的非人类生物都能顺其自然。理工科男人的脑回路环环相扣,这回轮到个终于可以用科学解释的现象,应该不会反应很大……吧?

叶太公吊人胃口的意图太过明显,周鱼精却是心甘情愿地咬上空空如也的竹钩。

“你说。”

“就……”

男人无奈地抬起手,阻断自己和周泽楷的实现交流。他实在是受不了对方那双眼睛,扮无辜起来真叫人心软。

“老王说这是胎动。”


半个小时后,站在自家小区外一家超市等着排队结账的叶修盯着篮子里的雪梨重重地叹了口气。

实验结果表明,个体差异这种东西都只是表象,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手指揉了揉发僵的脸颊,刚才笑得太多了,只觉得脸颊发酸。

小周这人也太好玩了吧。

笑容又是不自觉地爬上嘴角。


半个小时前,叶修把王杰希告诉自己的话原封不动地转达给周泽楷,小青年立刻呆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叶修想,他别是吓傻了吧,抬起手在周泽楷的眼前晃了又晃,被后者一把抓住。

“叶修,我走了。”

小青年松开叶修,取了包,大步流星地就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步伐极快。他的脊背挺得笔直,每一步都走得踏实,瞧那庄严劲儿,仿佛即将奔赴战场捍卫和平的勇士一般,满腔热血只等一个宣泄的出口。

虽然周泽楷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叶修纳闷了,他每次过来都是自己赶他回去,巴不得多粘一会儿,怎么今天转了性子。

“怎么,不多呆一会儿?”

青年系鞋带的手一顿,随意地打了个蝴蝶结。他站起身,在瞥见懒懒地靠在墙壁上看他的叶修后确实垂下了头,眼神飘向一边,潮红悄悄爬上耳廓。

“我……还有很多事。”周泽楷嗫嚅半天,总算轻声开口。

叶修点点头。

“你一直挺忙的。学霸嘛,我懂的。”

“不、不是。”

换好了鞋周泽楷就没有再踩进屋子里,只是俯下身,伸长手臂,手掌托着叶修的后颈往自己这儿靠,在脸颊啄了一下。

“很快就能全解决。”周泽楷松开叶修,“不想抽空陪你,想一直陪你。”

一晌贪欢哪有一生一世来得有吸引力。

等我。

青年眼角一眯,朝叶修做了个wink。


真是……

叶修提着一大袋子水果和坚果零食走在回家的路上,刚才忽然很想吃点梨,家里又没有,想着王杰希说过适当运动对身体好,也就谨遵医嘱出来买东西,顺便溜个弯儿。

走到一半的时候路上突然窜出一只小猫咪,虎着张脸横在叶修面前。他往哪儿走,它就往哪儿跟,横眉冷对,仿佛就是不想让叶修继续往前走下去。

跟我作对呢吧?

叶修蹲下身,小东西也就学着叶修的样子,优雅地立在叶修面前,舔了舔爪子。他盯着小猫看了好一会儿,总觉得有些眼熟。

怎么和那天跟趴小周身上的那只猫长得这么像……小周学校离这里有点距离。

叶修想伸手去摸摸小猫的脑袋,被小家伙身子一缩,轻巧地躲开。

还挺倔强。

出来走了会让叶修觉得有些累了,他懒得和这个小家伙再耗时间,也不管那猫儿怎么挡自己的道,还是径直往前走,只不过路线变得歪歪扭扭的。


——哔哔!

“小心!”


刺耳的汽笛鸣叫和尖叫声同时响起,叶修下意识地朝着声源去看,只见眼前白光炸成一片,忽然就失去了意识。


——砰!

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一辆失控的大卡车撞进人行道边一家空置的店铺里。世界寂静了一秒,惨叫声、慌乱的喊声突然奏响,浓烟滚滚间,惊慌失措的人们四处逃窜。

趁着这处混乱,一个强壮的男人从卡车车顶轻巧地落在地上,悄悄混进人群里,消失不见了。

都让你不要走了,真是不像话。

男人看了眼被自己外套包裹住、满脸灰土陷入昏迷的叶修,无奈地摇了摇头,朝着医院的方向加快了步子。

得先保住再说。



-TBC

评论(30)
热度(425)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