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人生嘛,总要经历些大风大浪的

※原创第三人物出场注意,第一人称


※愿赌服输 @A朔 





-夏如 Side


八月头上的几天我在楼下遇到了刚从俱乐部回家的周泽楷。这几天上海热得像个大火炉,周大冰山对如此毒辣的太阳似乎不为所动,依然我行我素地把自己抱成一只大胖粽子,只有在帽子和口罩的缝隙间看到一双晶亮亮的眼。

我刚从外头买零食回来,撑着手挡在电梯间门口不让他走。周泽楷一如既往地用一种极其无奈的眼神盯着我看,他总认为我一个成年人还像孩子似的幼稚是种备受谴责的事儿。

天地良心!我也就在家这样。半只脚踏入险恶世界的社畜哪儿不得装出副人模狗样的架势。

虽然大多数时间里我的确喜欢闹着他玩儿,但这会儿的确是有正当理由的:自打他打职业我就求着他帮我带我男神的签名,几年过去也没见个影。这回是他自己说的,不给我就不回家了。

呃……虽然期间少不了我的威逼利诱。毕竟阿姨宠我啊!嘻嘻。

周泽楷看我的架势就知道我在惦记我男神,手脚麻利地从身上乱七八糟挂着的袋子里翻了一只出来,递给我。

“给你的。”他说。

我接过,只觉得有些滑稽——环保袋是轮回的周边,里头满满地放着联盟为兴欣制作的战队应援物,还有件他们世邀赛出征的队服。随便翻翻,每一件一式两份,一份带签名的,一份连包装袋都没拆。

我可高兴了,就连一向讨厌别人抢食的我都默许了周泽楷从我拎着的袋子里抽冰镇饮料的动作。

汽水扭开盖子发出刺啦一声,我正拎着我男神的同款队服在身上比划,就听见头顶传来周泽楷听不出感情的声调:

就这么喜欢?

“那可不!叶神!我喜欢他一辈子!”

这句话他耳朵听得都起了茧子,果然流露出一丝鄙夷。电梯到了,进门前他突然抬起手,用手腕敲了下我的头顶,发出一声轻笑。

我仰起头,盯着他的手看了好一儿,有些迷惑。

他手指长,中指上有个小小的黑痣,挺好看的。

周泽楷笑里有话,只不过我不知道他究竟想表达什么。


-周泽楷 Side


到家时正中午,妈妈在家做饭,听见开门声从厨房里探出头,盯着我看了会儿。她以为我下午才到上海,赶不上吃中饭。

“没做你的份。你要不去隔壁蹭一顿?”她一边搅和着锅里熬着的稀饭一边说,“老夏他们上班,就乐乐一个人在家。”

乐乐是夏如的乳名,对待长辈习惯性摆出一副恭敬稳重的架势,几乎满足了妈妈对“乖女儿”的全部幻想……算了,看她拎着一大袋子零食就知道中午没开火。

我摇摇头,盯着妈妈看了好久,总觉得哪儿和往常不大一样……

“要出去?”

我这才发现妈妈今天打扮得很漂亮,手上还没戴首饰,估计是为了做饭方便才脱下的。

“是啊。今天老同学聚餐,晚饭前回来。你爸今天上班,晚上我们再出去搓一顿。”妈妈转过身,冲我展示了下她新买的裙子,“好看吗?”

我是点头了的。虽然我觉得这条裙子和妈妈之前买的那几条并没有什么差别。

聊了几句我便退出餐厅,坐在沙发上翻外卖软件。处于人道主义我顺便问了句夏如要不要过来吃饭,她没回我,要么是在打游戏要么是在抱着她男神的等身海报转圈。


别说,当时抱着一堆周边找叶修签名的时候,就连叶修也愣了一下。我解释说是领居家姑娘是他的粉丝,闹了好久,不带不行。

叶修一边签一边说我的语气很像养亲妹妹,一边嫌弃、一边宠得要死。

“你要是有个孩子,一定捧在手心上宠。”

叶修半伏在会议桌上,指尖转着马克笔,笑呵呵地侧头看着我。他瘦了点,脸部的轮廓更加棱角分明,说起话来越来越像他那个一本正经的弟弟。

我们之前从未提起过关于“孩子”的话题:印象中,孩子总和家庭挂上了勾,是个带着点儿仪式感的字眼。

不是说没有过安定下来的想法,而是叶修总说我还年轻,拼完这几年再考虑之后的事情也不迟。

——人生长着嘞。

他总这么说。

所以,忽然间提起“孩子”的话题,我只觉得有些新奇,下意识问了句:“男孩还是女孩儿?”

叶修啊了声,没明白。

我在我们俩之间比划了一下。

叶修支着脑袋想了想,“都行?”

他认真起来的样子很迷人,如果不是还有工作人员在,真想亲一口。


-夏如 Side


我敲开周泽楷家大门后迎接我的是周泽楷迷迷糊糊的睡颜,他好像在沙发上睡着了,空调被在沙发上坨成一团。他家里空荡荡的,阿姨也不在,摆满茶几的快餐盒无声地宣示着存在感。

我很感谢周泽楷还记得捎上可怜兮兮的我赏口饭吃,但这顿饭我实在有点儿无法下咽:我爱吃口味重的,他这一桌子饭菜都是清淡、对我来说甚至说寡淡的口味。

叶修口味挺清淡的。

我的男神小雷达滴滴作响。印象中是在微博上看到的,某次他们直播黄少天随口说了顺嘴,他几乎记得所有人喜欢吃些什么,真是厉害。

“周泽楷,你是准备信佛吗?”我随口问了句。

因为一直在低头玩手机,我错过了周泽楷的表情——一定很精彩,我听见他变调的声音。

“嗯?”

我夹起白菜,垫着碗在他眼前晃了周,“说实话,我怀疑这是白水煮的,一点味道都没有。”

我的本意只是想吐槽一下,毕竟对我来说有的吃就不错了。然而,我并没有预料到周泽楷表情一瞬间的凝滞,嘴一抿,居然是害羞的笑了。

“哦,习惯了。”

老哥,你没吃错药吧?

震惊令我暂且忘记反驳他的口味:轮回食堂好吃归好吃,但也为了照顾来自各地的员工调味料用的很足。他吃惯了的是轮回食堂,哪来如此清淡的饮食。

如此想来,我的质疑真是傻得可笑:“不是……老哥,你真准备出家啊?”

也就是周泽楷向来含蓄,只是拍了下我的脑袋给我找调味料去了。要真换了别人,估计早该变着花样嘲讽我,说我傻说我愣。

别说了……周泽楷那眼神分明就是关爱儿童的眼神。

气。


生气归生气,饭还是要吃的。我喜欢在吃饭的时候看视频,随便扯上个能抵住手机的硬物就可以在茶几前坐一天。今天的下饭视频我选择的是之前他们世邀赛庆功宴的直播录屏,几乎每个人都开了直播,我特意选择了叶修的录屏回放。

因为在别人家里,我没开声音,但光是看着屏幕上双手环胸、温柔地笑着的叶修就足以令人心动——啊!我老公真帅!

周泽楷端着料碟回来,视线在略过我的脸后忽然变得一言难尽。我知道理由:视频的黑边分明映着我的表情,用现在的话说,叫“花痴”。

不,这是姨母笑。作为叶吹的我最后的倔强。

我道了声谢,伸手去接料碟,“这么看着我干嘛?我脸上有花?”

周泽楷嘴唇嗫嚅着,最后摇摇头坐下,什么也没说。

“看什么?”身后的坐垫向下一陷,周泽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我头也没回地应了他三个字:我老公!

哪个?他问。

必须叶神啊!我把调料全部倒进饭盒里,搅了了圈儿。你说的跟我有后宫佳丽三千一样。

周泽楷大概是看不惯我手里一盒子裹着红油的白米饭,红彤彤的,又去倒了杯水。

“为什么?”把纸杯放在我面前时,周泽楷这么问我。

“长得帅啊!”我想都没想就回答,“这倒是其次……重点是技术好好……你别这样看着我,我说荣耀技术!荣耀技术!你想哪里去了?”

周泽楷呵了声——好吧,皮一下的人的确是我。我双手合十,给我男神的同事郑重其事地道了个歉,继续说:

你看,他这么早出道对吧?开山级鼻祖诶!当年我还是看他的攻略打副本……

夸奖叶修的描述对我来说几乎是信手拈来:脑残粉的自我修养。周泽楷就这么盘腿倚着沙发听我把叶修吹得天花乱坠,丝毫没表现出一丝的不耐烦,甚至还……有些得意?

因为没人打断,接下来的三十分钟成了我的个人脱口秀。终于从开荒时期讲到前不久的IGC,说完后周泽楷给我倒了第二杯水。就在我咕咚咕咚往肚子里灌凉白开时,他突然问我,觉得叶修什么时候最帅。

我想都没想就给他皮了一下:总决赛六秒多秒杀你们三个人的时候。

想到这是在别人的地盘,我在周泽楷有所反应前改了口。

你们总决赛颁奖典礼,裹着国旗的时候。

周泽楷哦了声,让我赶紧吃饭,吃完回家。

我……我就不!我要待到阿姨回来!我要把我爸妈天天指着你新闻教训我的气全还回来,哼!


-叶修 Side


到家第一件事就是睡觉,下午的时候被电话铃声吵醒。这部手机是叶秋硬塞给我的,号码只有小周和沐橙有。沐橙去楚云秀那儿浪了,这会儿外头天还没暗,肯定不会给自己打电话。

我挣扎着起床,来电显示验证了我的猜想:是小周,还是个视频通话邀请。

房间里没别人,我直接摁了接通,躺在床上举起手。小周小幅度的招了招手,看背景似乎是一个人在房间里。

“到了?”我问他。

他点点头,转成后置镜头绕着房间转了一圈。这间屋子的摆设和他轮回宿舍的配置并不相同,看来他没回宿舍,而是回家了。

想到这点儿我忽然有些紧张。小周在家,那他的父母也可能在家,毕竟是短时间内见不得光的感情,双方都没向父母摊牌,还是小心谨慎的为好。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紧张,沉默了几秒后,咧开嘴勾起个笑容,突兀地来了句:没事,爸妈不在。

我只能失笑,“我怎么感觉你那么想被他们发现?”

他毫不避讳地点点头,画面一阵晃动,稳定下来后他趴在枕头上,朝我眨眨眼。

“你没有?”

我抿着嘴想了想,摇摇头。

“得了,他们自己发现得更火大。还不如我亲自去说……”我顿了顿,学着他的样子趴在枕头上,这个姿势还挺舒服的,“他们突发奇想杀到你家去就搞笑了。”

我爸手劲大,他揍你我可心疼。我开玩笑道。

小周给足了我面子,这个拙劣的笑话也让他咯咯地在床上滚了一圈。等他笑够了,我刚想开口,就听见他那头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离得位置还挺远的:

周泽楷!你知道叶神有女朋友吗?

我分明听见一声叹息。我问小周是谁,小周欲言又止地说是我粉丝。这么一提我就想起来他之前找我要签名周边的事儿,估计他口中的“祖宗”就是现在在他家里的这姑娘。

而且提问的角度……挺刁钻的。

他让我等一下,画面就成了天花板的吊顶,大概是把手机放在一边,去找那个姑娘说话了。

一分钟不到,小周就回来了,神色无奈。

“你和他说什么了?”我在被窝里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打了个哈欠。

小周向我解释,说那个姑娘在看之前的直播录屏,所以顺口问了句。

“那你怎么回答她的?”我有点好奇。

“没有。”他的回答显得如此理所当然。

也是,女朋友没有,男朋友倒是有一个。


-夏如 Side


周泽楷去北京了。

我会知道这件事完全是因为阿姨给我娘打电话,问需不需要带什么土产回来。

阿姨的原话是这样的:小楷要去北京玩几天,乐乐上次说好吃的那个是什么?你快问问她,我让小楷带回来。

虽然周泽楷没有和阿姨说去北京找谁玩,但我的直觉告诉我,周泽楷有可能去找叶修了!毕竟,叶神现在住在北京啊!前几天北京的小姐姐们还有拍到偶遇,可把我给羡慕惨了……

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给周泽楷刷了一排表情包,还有一堆前言不搭后语的文字。中心思想就是: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去见叶修了?还是不是兄弟!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周泽楷回复了我。


[图片]

这个?


图片是某宝的截图,是他上次去北京打比赛带回来的伴手礼。当时我说好吃、问周泽楷要链接的时候他还说不知道,是王杰希送的。这次大概是要到了链接,阿姨也和他说了,就顺便买了。

唉……出去玩还给我淘宝土特产。不如给我链接我自己买……不对,心意最重要。

冷静下来想想,北京俱乐部这么多,周泽楷同期的选手也很多,不能说因为叶修在北京、周泽楷要去北京,就下意识地把这两件事情画上等号,对不?

我突然觉得落空空的,回了周泽楷一个“对”字就关了微信,刷起了微博。王杰希更新了微博,只有一张没有配文字的照片。照片里是三只茶杯,背景像是在某幢写字楼的露台上。照片上还露出了两只手,在无名指的位置套着一只一模一样的戒指。

作为一个资深叶修脑残粉,我几乎一眼就认出来那只捏着茶杯的手就是叶修的。至于另外一只手,因为只在照片的边缘露出了无名指指根到指节的一部分,别说是谁了,是男是女都分不清楚。

虽然这么说,我总觉得眼熟。

我翻了翻微博评论,想我一样认出叶神的手的有不少,刷问号的更多一些——热评第一放了张图,说叶修手上的戒指是某大牌的对戒。评论没说完,但后面跟着的一连串省略号究竟是什么含义昭然若显。

哈喽?周泽楷不是和我很肯定地说叶修没女朋友吗?

我正纳闷着,就看见朋友找我,说叶修发直播预告了,今天晚上直播。


-友人 Side


在看见杰西卡和叶神更微博的时候,我本能的想到了乐乐。直觉告诉我,小妮子今天会不好过。

果然,我给她发语音的时候,乐乐语气听上去就没什么力气。她有气无力地哼哼着:宝,我有预感,今天叶神直播会有重磅炸弹。

再惨也不过叶神公开感情史……我宽慰道。但说实话,叶神都宣布退役了,私生活如何也不是其他人管得着的,哪有什么好喷的。

“这就很惨了好吗……那群喷子肯定又要喷我叶神……电子竞技菜是原罪啊原罪……”

“乐,危险发言警告,我劝你谨言慎行。”

“哦,对不起——我叶神必须世界第一!”

这才对。我十分满意。

“不过你可以醒醒了,叶神老早退役不打比赛了成不?”

“啊啊啊——你好冷漠啊……真的!他宣布退役我哭了一整天你又不是不知道……”

“祝福你叶前程似锦,成不?”

“呜呜呜我难过呀……”


和乐乐扯皮是件十分令人愉悦的事情。为了方便,我们开了语音连麦,你一言我一语地就挨到叶神直播的时候。

叶神签约直播平台的消息在世邀赛结束后才放出,估计也是第一次个人直播,开始的时间比预定的晚了一阵。等时钟又走了半圈,叶修的脸才出现在右下角的小窗内,看背景是在家里。

——哈喽哈喽……晚上好。

叶神显然还不适应自己主播的新身份,说了没几句就开始盯着某一处发呆,自言自语地说了句怎么这么多人。乐乐在那头嗷嗷地尖叫,说她要真情实感地哭泣了,终于等到叶神开直播的一天。

所以说,活得越久,越能见到更多的有生之年。

毕竟是前职业选手,直播内容还是以游戏为主。按照弹幕的要求,叶神先开了荣耀,举着一排账号卡对着镜头,问想看什么职业。

“本叶妻盲猜战法!”乐乐说。

——今天玩神枪吧?我看版本补丁说技能有更改,是吧?就玩神枪。

“叶妻,脸疼不?”我嘲讽道。

乐乐哼了声,没说话。

选择完账号卡后叶神单开了一个最近新出的五人本,一边刷一边讲解操作技巧和思路,跟现场教学似的。我是枪系玩家,叶神说的话对我来说还蛮受用的,顺手开了个文本框记录,顺便和乐乐聊着天。

正打到一半的时候,扬声器里传来敲门声,紧接着,叶神停下了手里的操作,回过身,再渐渐转向侧面。他好像在看着谁,麦克风被他刚才关掉了,只能看得见画面。

叶修是在笑得,也不知道是看着谁边笑边说话。

我听见乐乐咦了声。

这是,屏幕上忽然多出了一只手——确切的说只有手指,大半的手掌被粉色的毛绒卫衣袖口盖住。那双手指很漂亮,中指上有个痣,无名指上是和叶修同款的戒指。手的主人端了只盘子放在叶修面前,又收了回去。叶神却丝毫没有转过头来得意思,一边晃耳机一边看着镜头外说笑。

卧槽?

我听见乐乐发出一声惊呼,旋即嘎达挂了语音。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看见叶修摇了摇头,重新打开麦克风。

——女朋友?你们猜啊。


-叶修 Side


打副本打到一半的时候周泽楷做了饭端进来,郑重其事地放在我面前。我觉得他是故意的,非要穿着一件又粉又毛绒绒的居家服在镜头前晃荡。

还好关了麦克风,我说什么观众也听不见。我上下打量着他,看他拉了把椅子在我旁边坐下,手脚麻利地扒了身上的厚卫衣,一边闪着短袖领口一边吐气。

“冬天的衣服你翻出来穿什么?”

小周的笑容里带着深意,让我赶紧直播,不要管他。

呵、他越这样我越觉得有问题。

小周手机开的震动,就扔在桌子上。我刚准备开麦继续直播时就听见一串持续了好久的嗡嗡声,小周拿走手机瞄了眼,捂着嘴边笑边摇头。

咋了?我问他。

他把手机屏幕转过来,是一个和备注名为“乐乐”的人的微信界面。十几条消息是在刚才几分钟内发的。


——周泽楷你告诉我实话

——我看见你了

——叶神的直播

——日!你回我啊!

——卧槽你和叶修在一起了???

——老哥???

——旁友??

——你们认真的??

——????

——哈喽别装傻我看着直播呢???

——卧槽你别告诉我真的啊

——你爸妈揍你我真的不帮你

——好气啊你翘了我男神????

——哇你很过分诶周泽楷

——过分真实了吧?

——怪不得我花式吹叶你那么开心一说叶神老公脸拉得跟什么一样

——呵

——漂流瓶联系吧

——回我啊兄弟!!!!

——我现在很烦

——我真的不帮你拦你爸妈!


“怎么办?”我有些幸灾乐祸。

周泽楷不知道打了什么,往旁边一扔。回答我说:不知道啊。




-END



投喂入口

评论(10)
热度(369)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