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顺水推舟Ⅱ 123

前文指路



经理是在临睡前接到周泽楷的短信的,短短两行字言简意赅的表述了他第二天准备请假去医院看医生做检查的事情,倒没有太意外。倒也是亲眼见识了是什么程度,俱乐部一早就做好了安排,就等周泽楷本人自己提出去检查的事儿。

他坐在床上想了会儿,最后还是站起身给周泽楷回了个电话:开头先是批评了一下周泽楷回国这么些日子才提起这茬,然后才交代明天的安排,说明天亲自带他过去见医生。

周泽楷举着手机嗯嗯啊啊地应着,四字真言不肯多给一个字符。不管站在何种立场上,他很清楚经理像这样絮絮叨叨也是为他担心,但对方嘴里的话怎么听怎么像种长辈式的责备,仿佛自己还是许多年前十七八岁刚步入社会、啥都不懂的小鬼,而不是个二十来岁的成年人。

粉丝们老是吐槽轮回的经理像是在“带孩子”,也是什么都要操劳的命。

挂了电话,周泽楷摘掉架在耳朵上的耳机,捂着发烫的手腕蹲在地上找药膏。刚才在健身房看星星的时候没在意用力的角度,重量都压在手腕上,随便摇摇都刺痛得厉害。

要命。

青年跪在床边,脑袋深深地埋进枕头里。他上半身都扑在床上,搭在枕边的手腕微微颤抖,咬紧的牙关间偶尔溢出一丝呻吟。

 

——阿嚏!

叶修盯着镜子中一头乱发的自己,无比茫然。

今天不知怎么回事,天气嗖地冷了起来。他九点起的床,窗外还是一片阴沉沉的,怎么看怎么觉得反常。

怎么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叶修咬着牙刷,撕开新牙膏的包装盒,指甲和封口的银色锡纸纠结了好半天才取得胜利。新换的牙膏有股叶修说不上的药味,也不知道叶秋从哪儿买回来的。

等叶修磨磨蹭蹭收拾好、出现在餐厅时已经九点过半,叶秋的出现令叶修颇感意外。兄弟俩一个人捧着咖啡杯一个人捧着青瓷碗,坐在一条长桌两边。

两人无言。僵持了十分钟,等叶修盛完第二碗稀饭坐回原位上,终于扛不住对方半疑惑、半探究视线的叶秋放下咖啡杯,手里端着的报纸一抖,平平整整地摊在桌面上。

叶修捧着碗挡住大半张脸,睨了眼桌上的报纸,“恭喜提前步入老年生活。”

只见那张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脸抽了抽嘴角,微微垂头,手虚握成拳压在下唇。

不然怎么说是打一个娘胎里跑出来的,叶修放下瓷碗,勺子敲在碗壁上发出“叮”的一声响。

“少装,想说什么就说,现在家里不就我和你。”

叶秋好不容易粉饰起的严肃拘谨被叶修一句话给毁了个彻底。他松开衬衫的头一颗扣子,笔挺脊背也跟着放松下来,靠在椅背上。

“你盯着我看什么?”

憋了半天,叶秋也只咬牙切齿地说了这么一句。

“你今天不上班?”叶修朝家里的挂钟扬了扬下巴,“这个点了,叶总。”

叶秋呵了声,连带着袖口的扣子也跟着松开,向上挽了几道。

“不会。我不用打卡。”

叶修抽了张餐巾纸擦擦嘴角,轻笑,“哟、硬气不少嘛?”

“拜你所赐。”

“真是谢谢夸奖了。”

叶修听着叶秋愈发咬牙切齿的口气,终于是绷不住笑,撑着桌子前仰后合的,只觉得他这个弟弟真有趣。

兄弟俩在某些方面并不对盘,叶秋冷哼了声,重新端起咖啡杯抿了口,这才找回丝冷静。

他问叶修,今天有没有什么安排。他晚点才出门,时间合适可以顺路带一段儿。

叶修唔的应了声,王杰希昨天约他见一面来着。打着什么旗号他记不清了,总之,听王杰希的口气多半是胡诌的借口。

和厂商签了合约的事情叶修没有和任何人提过,厂商那边也是按照叶修自己的要求,在办理入职之前对外保密。微草的执教团队前阵子有个分析师离职,也是微草之前的选手。现在缺了个空,俱乐部上下都在寻着一根漂亮的萝卜填满这个坑。

王杰希这算盘打得好,直接打到自己头上来。叶修心想。

“出门见个朋友,不麻烦你我自己打车去。”他朝叶秋摊开手,“不过……打车的钱报一下?叶总?”

叶秋下意识捂住自己的口袋,对着叶修狠狠地翻了个白眼。

混账。

叶修猜叶秋肯定在心里这么骂自己。

他搓了搓手臂,有点冷,看来还要再加一件。

 

不同于B市反常的凉爽,S市却热得像个大烤箱。周泽楷被太阳晃得连眼睛都睁不开,手掌在眼前支起,才勉强睁开眼,辨认着眼前建筑的轮廓。除了体检和探病,周泽楷都不怎么乐意来医院,嫌吵嫌闹是一方面,嫌麻烦又是一方面,主要还是不喜欢医院的感觉。

充斥着矛盾与离别的空间。周泽楷瞥了眼不远处正在争吵的夫妇,吵些什么内容他没听清,只知道妇女挺着大肚子、怒不可遏地往地上摔病历本,而男士垂着头,气势汹汹地离开。

走了。

肩膀冷不防被经理推了下,肩膀连带着手臂与背部涌上一阵酥麻感。周泽楷微微蹙眉,不动声色的向后退开半个身位,跟在经理身后。

刚踏进医院半步,周泽楷便本能地想要逃开:且不谈被嘈杂裹挟的双耳,光是挂号处乌泱泱的人群就看得令人头晕。

俱乐部走得是医院的VIP渠道,诊室也是单独开辟的。穿过人群坐直达电梯,电梯引导员在得到经理“去顶层”的指示后一闪而过的讶异青年没有错过。他瞟了眼写有“国际医疗部”的指示板,不由得连连咂舌。

相比起楼下的盛况,顶楼的国际医疗部足以称得上冷清。为周泽楷预约的是一名看上去很年轻的医生,说是在这方面的权威。

进诊室的只有周泽楷一个人。当他面对这个带着眼镜、不苟言笑的医生时,他本能地想到了张新杰,总觉得从某种意义上两个人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压迫感。

周泽楷小心翼翼地在桌子前的椅子上坐下。

以及……某种算不上太令人愉悦的预感。




-TBC



投喂入口


评论(12)
热度(123)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