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顺水推舟Ⅱ 122

前文指路

 

这厢队长把自个儿关在楼上好些时候,楼下的队友们可没闲着。训练时间一到陪练下班回家的回家、在休息室打瞌睡的打瞌睡,几个人一合计,趁着教练都不在,闲得发毛的孙翔便成了队里的活靶子。

老祖宗所言极是:人啊,还得遇事才懂得成长。孙翔在苏黎世被叶修磨得惨了,不知觉地带上了两个月来养成的习惯,沉着性子一招一式的来,等屏幕上飘起“荣耀”两个大字,才惊觉对面坐着的叶邱满脸阴沉。

有才华的人难免心高气傲,是自信,也是自尊。少年垂下眼,咬着下唇不吭声。他入队之后就和除了周泽楷和孙翔之外的所有人交过手,战绩熟多赢少,再多打几把也是没了胜算。多走的这么几年的职业路叶邱当然不指望自己能一举超越,但他心里有数,等自己再变强一点,也是可以做到他们的水准。

——如果没有孙翔这一巴掌把他打回现实的话。

在叶邱看来,孙翔瞧着有些凶,非要聊天也是能聊上几句的。有天中午他鼓起勇气问孙翔关于他们沉默寡言的队长的事儿,孙翔仰头瞧着天花板,想了半天,最后也就憋出几个字:

周泽楷?很强啊。

叶邱眨了眨眼,手指扣弄着桌面凸起的油漆疙瘩,追问道:和孙哥你比?

孙翔流露出一丝不悦、或许用不甘更加合适,奇怪地看了叶邱一眼,“想这么多干嘛?你还早嘞——”

这个“早”字,叶邱总算懂了背后的含义。

 

——阿嚏!

周泽楷兀地捂住鼻子,弓着身子打了个喷嚏。他拢了拢桌上的白纸,准备去找江波涛,一开门却意外地看见了蹲在房门口的孙翔。

听到金属碰撞的动静后孙翔本能地想站起身,奈何他在房间门口蹲了十五分钟,血液流通不畅,等周泽楷开门时腿已经麻的没了知觉。在周泽楷莫名的注视下,孙翔原地歪歪扭扭地走了几步,上半身下坠被墙壁顶住,腿撑在原地,怎么看怎么别扭。

他走不动路,只能费力地往周泽楷那儿挪了挪。

“周泽楷,我们串个……”走廊上的灯不怎么亮堂,孙翔眯着眼凑近周泽楷打量,咬着后槽牙笑得揶揄,“你一个人在房间里干啥呢?耳朵都红了。”

被孙翔一提,原本已经下去半分的温度又蹭得窜上脸颊。周泽楷别过脑袋咳嗽两声,想就这么糊弄过去。他哪知道叶修那么一声能折腾出这么个乱子,一个人在房间里坐了多久,脑袋就转了多久,跟装了台小放映机似的,几个过分缱绻的小片段蹭蹭略过。

手心又变得滚烫。当时握着他的手腕也是差不多的温度。

二十多岁的周泽楷自知理亏,在空中打了个手势,试图岔开这个话题。

“串什么?”

他的强装严肃在孙翔看来反倒有点儿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想着还有正经事儿,孙翔便没有再向周泽楷发难,“串供。”

周泽楷往后退了步,眯着眼上下打量孙翔。

诶咦——孙翔呲着牙,坚持着别扭的姿势把来龙去脉讲了个遍。周泽楷拉长尾音哦了一声。

再说吧。

周泽楷朝孙翔展示了一下手里的文件,绕开横在走廊上的青年,轻巧地下楼。走到半道儿时,他分明听见楼上传来的干嚎,听上去挺烦躁的。

谁都知道教练组宝贝叶邱,毕竟是当做一枪穿云的继任者培养的选手。

青年不动声色地转了转手腕。

 

手头上正经事比较重要。周泽楷去了趟训练室,只有方明华带着三个小的在,似乎在下工会副本。方明华回身正巧瞥见周泽楷探进来的半个脑袋,竖着食指朝天花板的方向点了点。应该在健身房。他说。

周泽楷道了声谢谢,站直身子又往楼上健身房跑,果然看见半倚在瑜伽球上的江波涛,十指交叉搭在腹部,正阖着眼小憩。江波涛对运动说不上多热爱,只是喜欢健身房里的落地窗,说是能减压。

进门前他敲了敲门框,等江波涛应了声才走到他身边盘腿坐下,把手里的训练计划交给他,再由他出面和教练组商讨。江波涛大概翻了翻,说他今晚会给教练发邮件的,便将文件放到一边。

他拍了拍瑜伽球,让出块空位,仰头问周泽楷要不要一块儿来。

“今天天气不错,能看得见星星。”

顺着江波涛手指的方向,映入眼帘的是大片的墨色,透着点儿紫红,缀着的几个银色亮点连成一道模糊的弧线。

周泽楷摇了摇头,却也没有离开的意思。他的手臂撑在身后,踹了鞋,光裸的脚趾搭在玻璃与地面的接缝处。外头似乎刮起了风,树叶刷啦啦的左右摇摆,脚趾搭着的位置也能感受到阵阵凉意。

呵……又起风了。

被拒绝好意的江波涛耸耸肩,又挪回最开始找好的舒服位置,侧头看了眼周泽楷。他不禁有些好奇周泽楷究竟触景生情、想起了什么,能让他露出足以称之为“眷恋”的神色。

算了,这也是说好听的。

江波涛有些乏了,捂着嘴打了个哈欠。

杜明那小子之前看唐柔也是类似的模样。

花痴。

内心吐槽的主人公就坐在自己身边,江波涛并没有丝毫的愧意,反倒是更放松了僵硬的肢体。职业选手的日子远没有外界想象的那般轻松有趣,也就现在还有点儿时间留给自己满足那点儿风花雪月的文青心思。

“想吃水果糖。”像这样安安静静地坐了有一阵子,周泽楷也困了,抹了把脸,突然开口。

江波涛应了声,“明天休息的时候去超市买呗……把小邱他们带上。”

周泽楷抿着嘴摇摇头。

“不。”

困意翻涌上来,连带着说话都有些有气无力。江波涛只觉得身子又往下陷了点儿,昏昏沉沉的,“怎么了?”

“明天……请假。”

“哦……那你自己记得和经理发个短信说一声。”江波涛的声音越来越轻,“水果糖要什么味道的?还是我随便挑?”

恍惚间,他听见压抑的闷笑。

“柠檬的。”

江波涛睁开眼,周泽楷果然是笑着的,和他熟悉的笑容不一样,掺了些他看不懂的东西。

-TBC


dbq我手快emmm习惯了

投喂入口,顺便记得翻翻前文

评论(11)
热度(128)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