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 禁止未授权行为 // 只回私信

天作之合 25

预警!!狗血!!OOC!!!


前文指路


※今天份的拖剧情 @A朔 


-25


老者话音刚落,山里忽然起了风。几人无言相对,一时只剩下那满园翠色发出沙沙脆响。

“唉——刚还是个艳阳天……”

老者瞥了眼窗外愈渐阴沉的天色,忽然转了画风,放下手中的茶盏,绕过叶修,合上一扇又一扇窗门。

“山里气候多变,多担待、多担待。”老者说,“年轻人啊,好生爱惜身子。”

叶修哪里会不知道这点儿简单的道理。他双手握紧,上下搓了搓,嗫嚅道:“那我这梦……”

“祥龙祥龙,必是吉兆。”老者笑道,手指了指叶修的小腹,“至于这肚子里是不是真揣了条龙,那我只能说,顺应天泽,万物都是一个道理。”

顺应天泽吗?

四个字被叶修在嘴里翻来覆去嚼了好些遍,忽然发出一声轻笑,听不出情绪。

老者捧起茶盏抿了口,茶水入口微苦,舌根回甘。现在正是喝绿茶的好季节,老者想,悄悄瞥了眼叶修,这年轻人刚踏进门时就觉得不简单,没想到有生之年也能碰到这等奇事。

这前世是得有多少恩恩怨怨,才能纠缠今生。

老者把茶盅放在一边,摇摇头。

不太平咯、不太平咯——


王杰希甚讨师母欢心,老妇抓着年轻人的手嘀咕了好些时候,留他俩下来用晚膳。王杰希确实有一阵没见到师傅师母,想要留下来叙个旧,但他念着叶修,最后还是没有耽搁。他和叶修说让他等等,他去问师傅讨份方子来,现在这出了点事就是一尸两命的大案。不管是处于对侄媳的关心还是医生的职业道德,王杰希是打定心思要好好盯着叶修了。

很久没见,王杰希和师傅多聊了几句,拿着折成四方的绢纸出来时看见叶修靠在大门柱子边眺望远方,比起之前圆润了许多的身材在有些阴沉的天空下居然平添份萧瑟。

他觉得叶修分明想到了什么,却一直闭口不谈。

王杰希有点儿困扰。

叶修这不会是产前抑郁了吧?

王大医生在这个念头冒出来后没几秒就彻底打消。

听说这人最近吃嘛嘛香,日子和以前一样要多潇洒有多潇洒,再加上周泽楷这么个鞍前马后的小男友……我大概比他先抑郁。

被虐狗虐的。

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被王杰希统统赶出脑袋,走上前喊叶修走了。叶修慢了半拍才应,慢吞吞地跟在王杰希后头。

王杰希对叶修的无端猜测对了小半,叶修虽然没抑郁,但他的确挺郁闷的。好说歹说叶修也算半个作家,每天都要为了积累素材读点儿书,哪里会不知道这“祥龙”说到底也不过是偶像崇拜的产物。如是图腾几乎聚集了所有美好的向往,自然也成了尊贵的存在。

叶修本该高兴的——可事实是他此刻担忧得紧,比起神秘的东方力量他更相信赛先生,肚子里揣了这么个怪东西可真让人犯愁的。

而且,那只不过是自己的一个梦境,非要下个定论也只有老者神秘的微笑,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至于那些夙世因缘啦,轮回之苦啦,得天下啦……更是无从谈起。

叶修望着窗外快速略过的树影,最后只是重重地叹了口气。

“怎么了?”

这声叹息太过沉重,王杰希听见了,开口询问道。

叶修这厢也不过是自己瞎想想,不想让王杰希担心。他揉了揉太阳穴,有气无力地开玩笑说王杰希开车开得和碰碰车似的,颠得他脑壳疼。

王杰希看了眼后视镜,叶修神色如常,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不想开玩笑就别开,很尴尬。”

叶修不可置否地耸耸肩,算是认同。

“我觉得还可以,正常操作。”

谁跟你正常操作了真的是……王杰希不忍腹诽。

“放宽心、放宽心……虽然这东西生长轨迹妖孽了点,但我师父说顺其自然,那顺其自然就成。”

不,你师父玄乎的和崂山老道有的一拼,我还是很担心的。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在担心了?”叶修故作莫名其妙,反正王杰希在开车,看不见他的表情。

王杰希纳闷了。“那你长吁短叹个什么劲儿?”

“感叹……”天色渐暗,叶修想这越往外走反而天气愈加晴朗了。至于王杰希那儿,他随口胡诌了几句,“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王杰希一时间脸色变得有点微妙。

“你怎么高中课本还记得这么清楚?”

叶修哪晓得王杰希会这么回答,立刻反驳道:“你还听得出来时高中课本啊?”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王杰希果断选择跳过这个话题,直切主题。

他问叶修到底在郁闷个什么劲儿。

叶修没有回答。

事到如今,一切的一切就像条珠链子似的被串在一块儿。叶修哪能想到,当初一场玩笑似的约炮反而成了桩露水情缘,命运纠缠,平淡的生活徒生变数。不知道是不是揣了个球的关系,最近叶修比平常更感性些,他对前世今生什么的毫无兴趣,他也不想知晓前世究竟经历了何种劫数,以至于如此念念不忘。

他只渴望现世安好。


叶修这么想着,向前探身,拍了拍驾驶座的后背。

“老王,送我去小周的学校呗……”

王杰希蹙眉。

“到那都快十点多……你准备去探险?”

叶修说得理直气壮:“我想小周了。”

王杰希刚准备出口的吐槽又被咽回了肚子里。

单身狗老王只觉得后脊梁酥麻麻的痒,蜷缩起手指都不能阻止这股肉麻的不适。

“你还是想想你肚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算了……”王杰希没好气的开口,“目前看来,至少不是奇生虫。”

“哈?”

“不瞒你说,老方几次都想联系外科给你拉一刀瞅瞅是不是寄生虫,被我给按住了。”

叶修露出个礼貌而不失尴尬的微笑。这还真是像方士谦的作风。他想。

男人脸上流露出的微妙神色被王杰希看在眼里。

“看人不能流于表面,老方这人性格真的不错,业务能力一流,当年麻醉学一把好手……”

叶修总觉得这套说辞有哪里不对劲,半信半疑。

“然后他就去放射科说相声了?”

说起这个王杰希有点儿无奈。

“麻醉医太忙了,老方爱玩,经不住。实习结束就考研学医学影像了。”王杰希在收费站的车队末尾停下,侧过半个头继续说,“他们系主任见到他还是骂咧咧地,说这人的聪明全长在偷懒上。”

这些轶事都是叶修没听说过的,没想到这个医生背后还有如此浓墨重彩的一笔。

他也总算发现王杰希语气里的违和感从哪来了。

“老王,你知道你很少这样维护一个人吗?”

王杰希从长吁了口气。

“老方和内科关系挺不错的,不瞒你说,我还真怕你把他怼毛了给你送过去当小白鼠。”

叶修摸了摸下巴。

“你这是夸我还是贬我呢?”

“夸你口才出众。”王杰希胡说八道信手拈来,通过收费站后车开上了大路。


“说起来啊,叶修。你说你做梦梦到龙……给我说说?”

叶修挑挑眉。

“你是准备给我算一卦啊王大师。”

“没,我只是单纯的好奇做了什么梦。”

王杰希的话听着挺诚恳的,叶修也就大概给他描述了一下。听完叶修的讲述,王杰希沉吟一阵,眉头皱起。

“你还做过什么类似的梦吗?”

叶修仔细回想了一番。

“红鸾风袍什么的算吗?”

“额……你这梦里还结了个婚吗。”

王杰希打开了车载音响,舒缓的音乐充斥着狭小的空间。

“你别不是什么前世大神仙,和谁缠上关系,然后双双殉情转世了吧……”

哪有这么玄乎。叶修笑道。

“这不现在电视剧的标准套路吗?牛掰的大BOSS转世凡人,最好还要有一群反派,想要争夺这个大BOSS之类的……”

“叶大作家真的厉害了。考虑写不?我亲戚家的小姑娘成天看这些修仙转世之类的。”

叶修没理王杰希。他有点儿累了,抱着手臂靠在车门上沉沉睡去。


路途遥远,一路颠簸到叶修家时已然夜深。叶修累得够呛,草草地冲了个澡就栽进柔软的被褥里,一觉睡到大天亮。他昨天满脑子都是老中医的话,压根没想到要动手机这事。

等他想起来还有这么个现代科技产物,打开QQ时,周泽楷的消息已经刷了整整一页。

【下课了,你怎样?】

这是他上午发的。

【还好吗?】

【那边怎么说。】

【告诉我一下。】

这事中午发的。

【看到回我】

这条是下午一点多发的。之后周泽楷大概是有事在忙,整个白天再没了消息。

叶修一条一条看过去,不过都是零零碎碎的问候和报备,只言片语都透露着叶修不理他的小哀怨。

消息记录拉到最后一条,叶修不知不觉扬起嘴角。

【我想你了,叶修。】

时间昨天晚上,差不多是他和王杰希还在回来路上的时候。

他点开输入框,想说些什么。但周泽楷的QQ头像是灰暗的,叶修想了想,退出了界面。


顺应天泽。

天泽恩厚。



-TBC

评论(10)
热度(451)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