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天作之合 21

预警!!狗血!!OOC!!!


前文指路


※今天是追星狗你糕!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表演一个螺旋爆哭!朔说得对边看边码字的确会分心= = @A朔 




-21



叶修是从梦中惊醒的。

他几乎是连滚带爬地翻下沙发,手臂兀地撑在地板上,翻了个身护住腹部。他以一个十分别扭的姿势坐着,一脸的惊魂未定。

这一声闷响闹了很大动静,把正在整理书房的苏沐橙也给招了出来。拖鞋打在地板上的声响节奏急促,姑娘扶住沙发背让自己停下来,一低头,只见叶修一脸呆滞地坐在空调被上,空调被团成一团垒在地上。

“怎么了?”苏沐橙小心翼翼地将叶修扶到沙发上,跪着身子仔细查看。

叶修朝苏沐橙晃了晃手掌,示意自己没事儿,让苏沐橙不用担心。

男人倚着沙发扶手,掌根撑住前额,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你真的没事吗?”

姑娘瘪着嘴,手臂悬在半空中,一双杏眼湿漉漉的,似乎下一秒就会挤出一颗豆大的泪滴。

只要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没事儿,等叶修缓过神来依旧生龙活虎。苏沐橙生怕叶修有什么闪失,满脸手足无措,如此表情反而逗乐了叶修。

他伸出手,拇指蹭过苏沐橙眼角。

“哎呦……你怎么比我还紧张……”他拍了拍苏沐橙的脑袋,“我真没事。”

苏沐橙眼眶发红,木木地点了点头。

“你……做噩梦了?”她揉了揉眼角,问。

叶修摇摇头。

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养成了揉肚子的习惯,习惯性地屈着腿半仰地坐着,习惯性地把手搭在腹部,轻轻地拍了拍。

“沐橙,你知道梦到龙是什么征兆?”叶修问。

苏沐橙揉了揉眼角,嗫嚅说她又不是解梦的,哪里会知道这些。

“不如帮你百度一下?”

小妮子说干就干,掏出手机熟练地打开浏览器输入搜索词条。叶修愣住了,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自己梦到的那条龙……也不单纯是龙吧。

男人挠了挠腮帮子。

它……是我儿子啊。


叶修忽然很想周泽楷,想和他说说话,想捏捏他的脸,想看他站在自己面前软软地喊一声自己的名字。

周泽楷最近很忙,科创项目最近正好挨着中期答辩,每天宿舍实验室两头跑。他接到电话时正在培训,和隔壁组的粉发妹子坐一桌听老师讲解原理,看了看面前的老师、又看了看桌上不断震动的手机,忽然有些尴尬。

导师是个上了年纪的男人,水笔在指间转了圈,看向周泽楷的眼神带了点揶揄。

“女朋友?”

周泽楷只是尴尬地笑了笑,态度暧昧。

“和我害羞什么,谁还没年轻过。”老师十分大方地朝周泽楷摆了摆手,“给你五分钟,你回来我继续和你们讲这个。”

老师的大度反而让周泽楷拘束了起来。他站起来,微微欠身算是道歉,拿着手机一路小跑离开实验室。


“你那天是不是在忙?”

两天后,当周泽楷和叶修两个人肩并着肩、在学校里散步时,叶修抬手摘掉落在周泽楷脑袋上的树叶,开口询问道。

周泽楷一手拎着刚才去车站接叶修时顺手买的酱香饼,一手抱着教科书,垂着脑袋站在叶修面前。他呃了声,显然没有料到叶修会这么问。

仔细想来,虽然说当时自己和平常没什么差别,但下意识加快的语速还是让叶修觉察到了异样。

“科创辅导。”周泽楷如实回答道。

叶修诶了声,他今天穿了件袖子很长的卫衣,抬手的时候柔软的棉质布料扫过周泽楷的颧骨,有点儿痒。

“你在忙我就不打扰你了……”泛红的叶片被捏在指尖,松开后飘悠悠地落在地上,“下次这种事直接挂掉就是,我就知道你在忙,等会儿打。”

“没事的。”

周泽楷又回想起等自己收线后回到教室老师一脸八卦地盘问自己的情形,忽然叹了口气。

他很喜闻乐见啊……青年嘟囔道。

什么喜闻乐见?

没什么。

上课铃响时两个人才刚刚走到教学区路口。四下无人,周泽楷把书换到另一只手上,空荡荡的手掌摊开,送到叶修面前。

叶修瞥了眼,噗嗤一笑,别开脸不看周泽楷。

干嘛啊。

周泽楷十分执着地把手送到叶修眼前,甚至还晃了晃。

去去去——

叶修抬手去拍周泽楷的,在空中划过的弧线从腿侧开始,停在周泽楷的手心里。

折腾。周泽楷捏了捏叶修的指腹,忍不住吐槽,在叶修一脚踹过来之前侧过身,抱着他转了个圈儿。

“小周,你老实告诉我你几岁?”

周泽楷比了个数字三。

“来来来,哥哥教你厚颜无耻几个字要怎么写。”

“叶修叔叔——”

“哇……今年奥斯卡不颁给你可惜了,装得一手好乖巧。”

周泽楷本来想反驳些什么,叶修捏在脸上的手稍稍使力,尾音就变了个调调,剩下几个破碎的音节。


两个人在路口闹了会儿,树叶被风吹得哗啦哗啦响,笑声吹散在风里,轻不可闻。

周泽楷牵着叶修的手走进教学楼,每天都能见到的熟悉场景也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为什么来?”

叶修那天打电话给周泽楷是约他的小男友见面的。按照周泽楷的思路,两个人的约会无非是逛街电影吃饭,考虑到叶修的特殊情况,去他家或许更好。但叶修却给了他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答案。

看你上课。这是叶修此番的来意。

“不是说了吗?想看看现在大学生都干些什么。”

会信才有鬼吧。周泽楷默不作声,淡淡地盯着毕业比他没早几年的叶修,后者十分淡然地四处张望,时不时指指墙上挂着的名言警句,说这种东西原来现在还挂着,以前我们都摘了怎样云云。

叶修会主动讲自己过去的事儿对于周泽楷来说也是种全新的体验。青年静静地听着叶修刻意压低的声线,不由得放慢了步子,等两个人慢悠悠晃到上课的阶梯教室后门时教授已经站在台上讲了十来分钟。

“你就这么闯进去,没问题吧?”叶修顺着玻璃窗往里头望了眼,有些担忧地开口道。

这节是选修课,老师不会太过苛责这些。周泽楷伸出食指压在嘴唇上,微笑着摇了摇头,示意叶修只要轻一点就没有任何问题。

看来也是个惯犯。叶修又好气又好笑地拧了把周泽楷的手臂。

“你这看上去乖顺的要命,看来没少迟到溜号啊?”

“我也是人。”周泽楷耸耸肩,露出十分无奈的表情。

他也不过是普通人而已,会有倦怠想要偷懒的时候,会有想要依赖一个人的时候。周泽楷自诩自己定力不足,对他来说无关紧要的事情一向是被打上最低优先级的标志,像这种为了凑学分才上的通识选修课他要么点完名开溜、要么提早过来抢占最后一排的高地,趴在桌上睡到下课。

叶修对周泽楷成绩不错的事情有所耳闻,听他这么一讲不免呲牙咧嘴,单手搓着手臂说你室友听到你说这话还不得掐死你,简直就是人比人比死人。

学霸真是不懂吾等凡夫俗子的痛苦。

哦。

叶修的话周泽楷也就那么一听,左耳进右耳出,压根不理会。他从王杰希那儿听说了两个人曾经是同学的深厚交情,当然也知道叶修过去的丰功伟绩。

你说一个高材生装模作样埋汰另一个高材生,这话有任何说服力吗?

“嘿?我怎么感觉你有点膨胀。”

“哪有。”

周泽楷紧了紧牵着叶修的那只手,向前跨了一大步,手搭上门把手……

“等一下!”

叶修忽然顿住步子,捏着周泽楷的手往回拉。在青年疑惑的目光下,叶修提起刚从周泽楷那儿拿过来的装着酱香饼的塑料袋晃了晃,又朝着讲台的方向努了努嘴。

“这东西能带进去吗?”

怎么不能。周泽楷重重地点头。

叶修半信半疑地开口:“我现在就想吃,味道闻了一路,很馋。”

“那吃呗。”周泽楷说得理所当然。

叶修惊讶地接道:“教室里?”

“不然?”周泽楷眨眨眼,“要我喂你?”

滚蛋吧你……

叶修抬起的手掌遮住了涨红的脸颊。

“不是……我是说……你在你老师眼皮子底下吃东西,能不能有一点点愧疚啊旁友……”

“你饿了啊。”

我去……这对话没法进行了……

周泽楷逗叶修逗够了,终于是憋不住笑声。他指了指靠窗的方向,最后一排正好空着。

“坐那,开窗就好。”

叶修担心的无非是袋子一开满屋子飘香的盛况,周泽楷的法子的确能解决问题。味道的问题算是勉强翻篇。叶修左思右想,还是不放心。

他哪会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纠结些什么。

“你老师真不管?”叶修又问了遍。

“那就……偷偷的。”

青年举起一直夹在手臂下的课本,抬到与脸齐平的位置,眼前被一片阴影笼罩。

像这样?


对面的教学楼走过的学生有些好奇的望着这边走廊上重叠的人影,因为课本的遮挡,他并不能知晓二人的动作。



-TBC

评论(22)
热度(554)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