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天作之合 19

预警!!狗血!!OOC!!!


前文指路


※嘻嘻嘻嘻嘻嘻 @A朔 



-19



在孩子的问题上,比起决心,更不如说是觉悟。周泽楷就是这样的性格,一旦认定了就会闷头做下去,带着点儿孤注一掷的决绝。

青年再次睁眼已是晨光熹微时。夜半惊醒后他也没休息好,睡一阵醒一阵,一些场景在脑海中断断续续地播放,美好的也有、心悸的也有,等他彻底清醒后背后已经是濡湿一片。

他抱着腿坐在床上,脸几乎埋进膝盖间。背后湿润的布料贴着皮肤,被空调风一吹凉飕飕的。他缩瑟着肩膀把自己埋进被子里,摸索着去找自己的手机。

信息提示灯一闪一闪地亮了许久,周泽楷摁亮屏幕,紧绷的肩膀在看见屏幕上的消息提示后总算是卸下了戒备的姿态。

他一把撸起汗湿的刘海,手机顶端抵着前额,溢出一声轻笑。

他想,自己大概是疯了吧,还是说那个梦魇过于惊心,以至于现在自己无端地生出一种劫后余生的满足感。

会一帆风顺的……会的吧?

玉坠被攥在手心里,棱角卡在指根薄薄的那层皮肤上,有点疼,他却是将手指收得愈来愈紧。

【好。】

一个字,拼音就三个字母,再加上一个标点符号,输入的时间不过一两秒。

等消息发送成功后周泽楷翻身下床,室友还熟睡着,发出轻轻的鼾声。为了不吵醒室友周泽楷已经尽量放轻了手脚,但在落地时没能站稳,脚一软,膝盖磕到铁质爬梯上,发出哐当一声闷响。

——嘶

疼。

青年下意识地滞住动作,下铺的老三也不过是翻了个身,嘴里哼哼唧唧的,没有转醒的意思。

吓死了。周泽楷检查了一下膝盖,也就磕掉半个指甲盖那么长的一块皮,不算碍事。

指尖蹭掉表面浮起的血污,周泽楷抱着洗漱用具轻手轻脚地出门。出了太多的汗,身上黏糊糊的难受,他只想洗个澡舒服一下。


意外总是在警惕松懈时发生。

周泽楷你别是个妖怪吧?

周三早上有早课,八点刚过,一寝四个人气喘吁吁地冲进阶梯教室,占领最后一排的宝座。他们是从食堂跑过来的,每天临近打铃的点食堂就会被挤得人满为患,光是在窗口前排队就要花去不少的时间。

比起其他三个在桌子上趴地歪歪扭扭地其他两个室友,现在正淡定自若在那儿剥白煮蛋的周泽楷可谓清闲。他把塑料袋沿中线撕开,教科书用来压住塑料袋的边角,鸡蛋在桌子上滚了又滚,等蛋壳碎成一块一块的才停下。

室友趴在桌子上喘气,侧过头,用膜拜的目光看向周泽楷,愤愤地开口道。

妖怪?周泽楷对于如是评价也只不过耸耸肩,剥好的白煮蛋准确地落进室友正准备说出下一句而张开的嘴里。他扯了张餐巾纸,擦干净指尖,这才去拿室友面前的袋子里放着的那个白煮蛋。

“少说两句,赶紧吃。”

周泽楷用相同的手法剥好第二个白煮蛋,只不过这个拆了蛋黄,只吃下蛋白。

即使理解个中缘由,室友对于周泽楷的吃蛋习惯还是不敢苟同。他抬起头,一句浪费还没说出口,余光一瞥就瞧见已经站在讲台上准备讲义的老师,只能撇撇嘴,鼓着腮帮子吞下一整个白煮蛋。

“这个不是重点。”他鼓着腮帮子含混不清地开口,张开五指拍了拍周泽楷的背,“大白天你设什么闹钟啊……最搞笑的是所有人都醒了你居然不在。”

说起这个,周泽楷略带歉意地低下了头。他只顾着自己去洗澡,完全忘记他怕自己睡过头而设闹钟的事——平常他醒的比闹钟早,习惯性起床前躺在床上玩会儿手机才下地,自然室友们都不知道这茬。

“我的错。”

周泽楷承认的十分爽快,垂着脑袋,态度十分诚恳。

室友抬手,揉了揉周泽楷的后脑勺,眯着眼一脸满足。

“乖儿子。”

周泽楷抽了抽嘴角。

“滚。”

“嘿嘿!我想了这么久总算实现了!”室友呲着一口大白牙,下手的力道又重了几分,“你是不是没听说过?摸你脑袋能走——桃——花——”

这又是哪门子都市传说?

周泽楷的脑袋快被他扣到桌面上,只能挣扎着爬起来。

“什么?”他有些迷茫。

室友见周泽楷脸色暗了些,撤开手掌坐直,笔袋成了惊堂木,手背捋平胸口的布料。

“你还记得三班那个大块头吗?”

周泽楷勉强回想了一下,摇头。

“就那个打班级赛抢篮板打到你脑袋的那个。”室友神叨叨地凑近了几分,“就那次敲到你头之后,他就脱单了,女票外校的,贼好看!”

周泽楷想,这和打到我的头有什么关系吗?

“诶诶——你别不信。他那两米多的身高敲到的又不止你一个,偏偏敲到你之后就桃花朵朵开,是吧?”

说到底还是玄学。

青年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室友之后唠叨了些什么他没听进去,他只是没由来的想起了叶修。

摸一摸,走桃花。

遇见叶修算吧。

他勾起嘴角,搭在后脑勺的的手移到室友的背上,语重心长地开口:

“玄不救非。”

室友冷哼了声。

周泽楷你果然是个妖怪!白瞎你长这么一张好皮相说话这么毒的!


因为教授有急事,这节课提前结束。记下最后一笔后周泽楷水笔一扔向后仰躺着,余光瞟见身边室友伸过来的手,一句“别抢”还没说出口自己的笔记本就已经不知道在谁受伤了。

对于类似的事儿周泽楷早就习以为常,和期末月一个个如狼似虎地抢着复印复习提纲比起来拍笔记都是小场面。他慢悠悠地收拾书包,等着自己的笔记本在一轮传阅后回到自己的手上。

呃……在他抬起头看清自己前面坐着的人之前,周泽楷是这么想的。

“哈喽!周大帅哥最近红光满面,怕不是红鸾星动?”老王趴在椅背上坐下,打了个响指。

说真的,周泽楷一点都不想见到这个罪魁祸首。

可是也一点儿都讨厌不起来啊……周泽楷盯着面前这个有些贱兮兮的嘴脸直犯愁。可是,如果不是这家伙一时兴起,也没后来和叶修的事儿……

不,烦还是很烦的。

周泽楷有种隐隐的预感,要溜号趁现在,不然准没好事。

他四下打量着,视线忽然在人群中的某一处定格。

“我先走了。”周泽楷拎起书包起立,椅子发出咔哒一声,“笔记帮我带回去。”

“你这么急做什么?”老师上课时间短和授课量没什么关系,室友还在吭哧吭哧拍笔记,有些奇怪地问周泽楷。

道谢。他指了指门口,十分无辜。

舍长是最先拍完的,他扬起脑袋朝门口看去,系花和她的朋友就站在门口的位置聊天,视线时不时往周泽楷站着的方向飘忽。

哦——

周泽楷并没有理会那些揶揄的转音,挥挥手,朝系花那儿走去。


“那个……打扰一下?”

朋友正在等人,系花就和她一块儿站在门口。两个姑娘正聊彩妆聊得火热,头顶忽然多出一块阴影。她仰起头,下意识地发出一声惊呼。

啊!

女孩儿捂住嘴,红晕爬满脸颊。

是她喜欢了几年的周泽楷。

青年单手拎着书包背带,另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垂着脑袋看他。她想,怎么会有人这么完美的人,长得帅头脑又好,性格也不是小说里常见的孤僻乖戾,简直挑不出来一点毛病。

可惜并不是我的。

女孩儿叹了口气,在周泽楷露出困惑表情的同时抿出一个微笑。

系花的朋友在周泽楷和姑娘之间看了又看,抿起嘴拍了拍系花的肩膀,对她做了个“我先溜了”的口型,匆匆离开。

朋友分明是误会了什么。系花很清楚,但她并不介意这样的误会。

“啊……什么事?”朋友走后,女孩挺起腰背,朝周泽楷露出自认为最可爱的笑容。

周泽楷哪会注意不到女孩儿调整站姿的细微动作,并没有什么想法。他挠了挠后脑勺,缓缓地吐出一句谢谢。

“诶?”系花有些茫然。

“那包枸杞。”周泽楷解释道。

姑娘捂住嘴,动作有点儿夸张,却很适合她今天软妹风的打扮。

“没什么……说起来,这是你第一次这样对我说谢谢。”姑娘比划了一下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空隙,“不用客气。”

周泽楷垂下眼帘,悄悄向后退了一步。

“应该的。”

“哈哈!”

系花歪着脑袋朝周泽楷眨了眨眼。她想,持之以恒果然很重要,你看,万年冰山这不就有了融化的趋势?

不如趁胜追击一下。

系花紧了紧拳头,开口说:“周泽楷。”

“啊?”

“今天有空吗?学校旁边新开了一家咖啡店,甜品很不错的样子。”

她早就听说周泽楷爱吃甜食,这也算投其所好。

周泽楷的表情露出一丝松动。

看来有戏。系花暗笑。

只是,男人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被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

抱歉,下次吧。

他在系花面前扬了扬手机,匆匆离开。


等青年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后,女孩儿忍耐了许久的遗憾总算是脱口而出。朋友在楼梯口等她,见她垂头丧气的模样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下次吧。朋友宽慰道。

系花点点头。看向她朋友另一侧站着的姑娘,一头好看樱花粉染发,打扮也十分时尚。她正盯着系花看,露出一个尚且算作甜美的笑容。

尽管她的眼睛里并无笑意。

这是谁啊?她偷偷问。

科创的队友。朋友解释道。

这样啊……系花嘟着嘴抱怨。我都忘了这件事啊……

三个女孩儿凑在一块儿最不会缺少的就是话题,她们叽叽喳喳地聊了一路,在路过学科楼间的连接走廊时她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嗯……挺好的。你呢?

她瞥了眼,是周泽楷。他靠在墙上,举着手机轻声说着什么,脸上的温柔是她从未见过的。

他在和谁打电话?系花想。

她正纳闷着,正好听见那头一声隐隐的轻笑。


——好。

——我爱你,叶修。


咦……

系花挑挑眉,回过头,男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视线里。



-TBC

评论(22)
热度(484)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