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 禁止未授权行为 // 只回私信

月光白马 08

前文指路



CHP.8



*You are the soul,the last of my dream.

你是我生命最后之梦。




在那一瞬间,周泽楷想象过许多种叶修的表情:他可能会微微一笑,随口几句话把这个话题带过;他也可能会同意自己的看法,亦或是不敢苟同,但也只是保持沉默。

究其根本,这话煽情得过分,按照叶修的性子,周泽楷认为他反而会皱着眉埋汰他几句,说他说话油腔滑调也好、做作也罢,总之并不会去深入讨论。

更何况,非要说起这个话题,周泽楷是抱有心虚的成分的。

青年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尖,视线从叶修挪到观众席上。王杰希找来了不少人,周泽楷一时恍惚,迅速地瞥了眼身边的叶修。

他们两个像这样站在舞台上、肩并着肩面对观众都是多久以前的事儿了。

有点儿怀念。

周泽楷下意识地垂下脑袋,盯着鞋尖前那一小方地面。

很可惜,并不是从前剧院的木质地板。

“你这个就有点……嗯……矫枉过正?不对,不是这个意思。”

听见男人的嗓音,周泽楷从昏黄的回忆里找回神智,晃了晃脑袋,迅速地转头看向叶修,发出一个短促的单音。

啊?

叶修还保持着和周泽楷凑着极近的姿势,周泽楷这么一转头,青年的唇瓣蹭着鼻尖划过。男人的眸子被冷色射灯染上一抹神秘的暗色,藏在不断颤抖的睫毛下。

眼影打得有些重了。周泽楷盯着叶修的脸,没由来得想。

深色的眼影有深刻五官轮廓的作用。一定是这造型师下手太重,给叶修塑造了一个过分深邃的眼部轮廓。她大概是不知道叶修这双眼是闪着光亮的。

一眼万年。

脑内警铃大作,周泽楷迅速垂下眼帘,只是注视着对方皱起来的衣领瞧了好一会儿,却毫无拉开距离的意思。

挪开错开,周泽楷自然没看见叶修眼底一瞬间的慌乱,视线四处乱飘,最后定格在前方一个虚无的方向。

世界仿佛停顿了几秒,周遭的嘈杂都消失的一干二净,只剩下彼此交融的轻细呼吸声。心脏震动的频率加快,体温升高,头皮发麻。

有什么能比此时此刻的彼此更加重要。

 

最后是叶修打破了这一微妙的制衡。

他向侧方跨了一步,再踏上前。红色的射灯正巧扫过来,打在叶修的脸上,他下意识的眯起眼,脸上晕开的熏红和射灯的颜色融成一片。

“总而言之,别把他们想的太懦弱了。”

男人抬起手,似乎想要抓一把头发,手掌却是在半空悬了会儿,又悻悻落下,在衣服上蹭了蹭。

即使只能看着背影,对他们来说也是足够幸福的。

叶修微微颔首,他是这么说的。

是吗?

周泽楷喃喃道。

青年大抵是知晓的。

他一直以来憧憬的对象正背对着自己,双手背在身后,微微岔开腿,挺直腰板站着。叶修果然还带着上台的那点儿职业病——不管自己台下姿势有多懒散、多随心所欲,只要站在舞台上,他永远是蓄势待发的严谨姿态。

这就是叶修。

周泽楷撅起嘴,他忽然想吹个口哨,不知道是不是气息的关系,气流蹭过唇瓣只剩下短促的气音。失败了,他咧开嘴,无声的大笑,微微向前倾身,又直起。

“不像你。”青年开口道。

叶修的手不知何时攀上后腰侧,肩膀的转动带动半个身体,弯成一道妖娆的曲线。

“什么不像我?”他对于青年给自己突然的评价有点儿摸不着头脑。

周泽楷伸出手指在空中打了转儿,头尾相连,大概是个完整的圆弧。指尖在圆周中心轻轻一点,正好是叶修的位置。

他说,文绉绉的,这很不叶修。

什么玩意儿啊……叶修抬起手,用大拇指抵住屈起的食指,停在周泽楷前额,放开。

“还不允许我有点后青春期的忧伤了?我才比你大多少……就嫌我老?”

“没。”

噙笑的嘴角大概是最好的证明。

 

叶修的视线从周泽楷的头顶扫到脚跟,又从脚跟扫回脸上,最后只是露出半无奈的神色,抖了抖肩膀。

他盯着观众席的方向看了一会儿,在周泽楷疑惑的视线下忽然拍了下身后的青年,手指指着走道的某个方向。

不是问工作人言怎么卖你的吗?答案来了。

周泽楷顺着叶修指尖的方向看过去,只见通道口有两个穿着STAFF字样T恤的工作人员抱着两只大纸箱朝他们走过来。纸箱里估计放了不少东西,一小段路他们也走得跌跌撞撞,还时不时被坐在靠边位置的小姐姐伸手拦住,往开口的箱子里塞了点儿什么。

哦,看来是要送礼物了。周泽楷想。

工作人员在周泽楷面前停下,气喘吁吁地支着腰,变魔术似的从裤子口袋里翻出两只油漆笔,递到周泽楷面前。

手幅背后签个名,可以吗?

周泽楷接过油漆笔,蹲下身,伸出手去拨弄箱子里堆着的东西。最上面那层是一些照片啊什么的,还有个粉色的礼品袋……

那个袋子是一姑娘送你的,说是你粉丝来着。

青年点点头,拜托工作人员向她道谢。他继续向下翻,下面垫着的则是整整齐齐的反光手幅,整整两箱,道具组定做的。周泽楷抽了一张出来,指腹撵着光滑的表面,不是普通的会起泡的材质,想来也是费了心思。

叶修支着膝盖看周泽楷摆弄,不由得咂舌。他的指尖在纸箱间来回摆动,面朝工作人员惊讶地开口:“发给他们举的?”

“王导说这样真实。”

周泽楷翻了一下,手幅最起码有五六种样式。

“果然是王杰希。”叶修说。他那一如最初那般钻牛角尖的认真劲儿在现在过分浮躁的演艺圈里显得弥足珍贵。

周泽楷抻着脖子向后瞄了眼王杰希,大导演还挥舞着分镜剧本和摄像师沟通着,便收回目光,仰起头,朝叶修比了个大拇指。他也认同叶修的看法。

平心而论,周泽楷最后走上演艺道路的军功章少不了王杰希的小半。

青年点点头,王杰希那边还没结束,看来距离正式开拍还有一会儿时间,便干脆一屁股坐到舞台边缘。地板有些凉,他虚握着拳掩住嘴唇咳嗽两声,叶修的手掌立刻跟上,在青年的背上拍了拍。

“现在签、咳咳——”周泽楷手握成拳,锤了两下胸口,皱着眉去拉脚边的纸箱,“都要签,是吗?”

工作人员弯下腰帮周泽楷把纸箱挪得近了些,点点头。

他让周泽楷把那些小东西先签了,他们好拿过去还掉。

谢谢。周泽楷说。

比起临时的粉丝见面会之类的,对周泽楷来说签名都是小场面。他甩了甩油漆笔,唰唰几下一气呵成。叶修也跟着他坐到舞台边缘,凑过去,光面手幅的角落是“周泽楷”三个字,笔画多且繁杂,笔触却是干脆利落。他签名的姿势很熟练,行云流水,习以为常。

签名很好看。候在一旁的工作人员小声感慨道。

如此兀自言语偏偏被周泽楷听了去。青年手下一顿,提起笔尖左右晃了晃,头埋得更深了些。

叶修注意到年轻人的细小动作,跟着他坐下来,肩膀紧紧地挨着,手肘撞了下周泽楷的腰际,看着他下意识地屈起腰,低声调笑道:“被夸一句就害羞了。”

并没有。周泽楷咬着下唇反驳道。叶修支着下巴嘿嘿笑,默默地瞧着青年力道逐渐加重的笔迹,不吭声。

在台下观众的眼里,台上的他们此刻成了一出正在热演的戏剧。周泽楷俊俏腼腆,松着肩膀的模样瞧着毫无防备,叫人想要抱一抱。女孩子们双手合十,望向他的眼神都带着点儿慈爱,不断感慨着青年的帅气迷人,发出压抑的尖叫声。

至于叶修,他撑住下颌的手掌挡住面向观众的半边脸,又是面朝周泽楷的方向,冷色背景里只剩下一个温润的轮廓。好歹是曾经活跃在大屏幕上的人,侧脸线条也是宛如精心雕琢般深刻。有人似乎认出了叶修,三三俩俩窃窃私语。

 

周泽楷签名的速度很快,这边签完那边就被叶修接过搭在腿上晾干墨迹,说是放在地上太脏。他瞥了眼那边空荡荡的纸箱,没吭声,任由叶修去了。

签名算是福利,但说到底也是拍摄用的道具。四个人在一块儿流水线操作,这边周泽楷签完名就全到了叶修手上,两个工作人员发完一沓就来叶修这儿取,来来回回几趟就全部置办妥当。

终于结束了。

一直隐隐用力的手腕发酸,周泽楷双手捧着油漆笔还给工作人员,站起身,扶着腰侧左右放松着。叶修还坐在地上,捂着嘴,背过身去打了个哈欠。

老王那边怎么还没有好啊。叶修撑着膝盖一骨碌站起身,用力过猛,周泽楷眼疾手快地拉住对方的手臂才没有摔一跤。

他刚准备说些什么,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观众席传来快门摁动的声音。天天和摄像头打交道自然有了敏感度,脑袋一转就看见观众席上一闪而过的光点。

好像……不大合规矩?

周泽楷不由得蹙眉。



-TBC

评论(7)
热度(121)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