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 禁止未授权行为 // 只回私信

天作之合 17

预警!!狗血!!OOC!!!


前文指路


※借地方给顺水一打广告 本宣 预售链接


※准备好搞大事情了吗 @A朔 




-17


长虫?

周泽楷一怔。

他小说看得多,想象力也跟着丰富起来。方士谦随手一笔画,他的脑袋里立刻浮现出一条又长又滑腻的玩意儿,只觉得头皮发麻。

青年不由得蹙眉,眼神牢牢地钉在方士谦身上。这个医生无论从语气还是动作都显得轻佻过分,看样子和叶修应该认识,但算不上熟悉,听他的话反而应该和他的小叔更熟悉一些。

他想起王杰希和自己提起过叶修是自己手上的病人这件事,估计眼前这个不正经的医生也是知情者之一。

那就怪了。

周泽楷悄悄朝叶修又挪了步,身子贴得更近了些。以现在这个角度,他只要微微垂下眼就能看见叶修脸上的表情。

男人正微张着嘴,一脸震惊,看来也是头回听说。

一个正常的大男人怀孕就已经是惊世奇闻,再来个揣着长虫什么的,被分分钟拉上救护车送进研究所一点都不值得奇怪。

方士谦说的是他和王杰希都看见了,那他自然没有欺骗叶修的道理……虽然他这德行会和叶修开玩笑周泽楷并不会有多意外。

医院的冷气打得有些低,冻得周泽楷手臂上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你……”

叶修艰难地张了张嘴,眉心绞成一团。他还没来得及说完一句完整的话就被方士谦伸出来的手打断。

“我没理由逗你。”方医生晃了晃手里的片子,非要分个轻重缓急谁也比不上手里这个人命关天的大事。

叶修定定地看着方士谦,分明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三个人无言相觑了有一会儿——叶修是信息量太大消化不来,周泽楷本身就沉默也说不出什么,只是若有所思地在方士谦和叶修之间来回瞧着,眼神里的探究意味令方士谦难以适应。

方士谦倒是挺理解的。叶修那张B超成像图在他们科室里被传阅了一圈儿,王杰希甚至喊了楼上的老教授过来会诊,愣谁都说从未见过这样奇怪的条形阴影区块。他们医生这儿都对这异事啧啧称奇,别说当事人叶修了。

他颇为担忧地瞄了眼叶修身边的帅小伙。这人瞧着皮相不错,想必也是骨骼清奇,看着年纪轻轻的,怎么会挨着这样的事儿?

啧……作孽哦。

他轻咳两声,指了指楼梯的方向。

“你们也别站着,去我办公室等着好了,我去送个片子就喊老王一块儿过来。”

方士谦指尖转向周泽楷,抿着嘴,忽然卡壳。

“那个……孩子他爸叫什么?”

周泽楷颇为无奈地抽了抽嘴角,他还不适应这个称呼。

“周泽楷。”

方士谦比了个OK的手势,匆匆离开。


沿着指示牌走,周泽楷和叶修没花多大力气就找到了放射科的医师办公室。办公室门口站着个戴眼镜的小年轻,正四下张望着,在看见叶修和周泽楷后朝他们招了招手。

叶先生?小眼镜在叶修点头后又转向周泽楷,露出略带困扰的表情。

额……周帅?

姓周。

周泽楷咬着嘴唇,语气沉稳地开口。他一点也不想知道方士谦是怎么和他同事交代的。

两个人在沙发上坐下,周泽楷打量了一圈儿,空气里漫着淡淡的消毒水味,总觉得有些压抑。他偏过头,叶修挨着他的肩膀坐下,小年轻手一伸,捉住对方的手掌扣在膝盖上。

“怎么了?”

温热的掌心在被空调吹得发凉的手背上拍了又拍,力道轻柔。

大抵是如此动作抚慰了叶修,男人一把反扣住青年的手掌,固定在半空中。

“电视剧看过没?不老有那种新婚夫妻做产检的桥段吗?”叶修单手支着膝盖,侧过头盯着周泽楷,“我现在能体会那种心情。”

“什么感觉?”周泽楷饶有兴致地追问道。

叶修啊了声,手在空中随手划了道圆弧,解释说:“很紧张,但是很开心。”

周泽楷抿着嘴笑了。

“矫情。”

叶修故作生气地拧了把周泽楷的手背。

“你这个就很苛刻。”

叶修以为周泽楷会反驳些什么,视线却是突然一黑,只剩下几道漏出来的黄色暖光。

周泽楷捂住了叶修的眼睛。

敏感如周泽楷,他早就觉察到叶修的动摇。从听完那个不正经的话后叶修就一直惴惴不安,眼神飘忽,看着只叫人心疼。

虽然站在他们的立场上医师的话理应相信,但是,这个所谓的“事实”太过玄幻,不相信占了大多数。

不管结果如何,他都会陪着叶修。

这是他作出的承诺,小概率事件发生的可能性却让他心里直打鼓。

无论如何,现在的他选择站在叶修身边。

周泽楷深吸了口气,缓缓撤开手。

视线重新恢复光明,叶修一时不能适应光线,下意识地眯起眼,睫毛颤了又颤。周泽楷望着出了神,情不自禁,俯身在那双颤抖的蝴蝶薄翼上落下一吻。


办公室的门打开又合上。

方士谦握着门把手,一脸嫌弃地睨了眼身边脸黑了又黑的王杰希。

王半仙,牛。

他朝王杰希比了个大拇指,被后者一巴掌拍掉。


两个大医生在门口蹲着等了两句话的时间,这才推门进去,领着二人满医院转。这回有了个周泽楷陪着,王杰希顿时觉得轻松许多,什么排队挂号之类的琐碎事儿都扔给自家侄子去做,自己只要拎着叶修从这个科室跑到那个科室就成。

周泽楷很纳闷,自己明明是来陪叶修的,眼下看来却更像是给王杰希跑腿的。

王杰希冷哼一声,一句小兔崽子憋了又憋,最终是没有说出口。

“诶,老王,你是不是和小周认识?”

抽血的时候叶修站在准备室里扶着手臂让护士找血管,开口问了句。王杰希正忙着研究试管上贴着的标签,听叶修这么一说抬起头,想了想,嗯了声。

“你自己和我说过。”

自己和周泽楷这层亲戚关系最好还是不要让叶修知道。王杰希想。

叶修有些茫然,摁着贴在臂弯的胶布,想了又想,说:“有吗?”

王杰希重重地点头。

“叶修,怀孕会让人记忆力下降。你忘了很正常。”

不,我怎么都觉得你是在和我睁眼说瞎话。叶修腹诽。

“不说这个了。我把这个送下去,然后我们去放射科候着。”王杰希一抬头就看见走廊外拿着单据进来的周泽楷,“天晓得今天工作日为什么放射科这么忙。”

“谁不都想工作日人少所以挤在今天过来。”

叶修刚准备回头就撞进一个怀抱。周泽楷扶住叶修的肩膀,走在他的身后,动作小心翼翼。

王杰希打了个喷嚏,挂着的微笑在身边小护士离开后瞬间消失,撇了撇嘴角。

恋爱的酸臭味哦。

看着两个人的背影,说实话,独身有一阵子的王杰希是有点儿羡慕的。

他和两人隔着两步的距离,叶修时不时扬起脑袋和周泽楷说着什么,周泽楷静静听着,偶尔回上一两句。

羡煞旁人。王杰希脑袋里只剩下这四个字。

如此被硬塞一口狗粮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叶修躺在B超室的小床上。方士谦拉紧了帘子,王杰希杵在操作台旁,至于周泽楷则被方士谦以操作不方便赶到了小床另一侧,只能梗着脖子瞧着屏幕。

正在往叶修身上抹耦合剂的方士谦瞥了眼二人交握的双手,忍不住啧了声。

“我说,就做个B超,又不是生离死别,你们消停点。”

他让叶修抓住自己的衣摆别被弄脏了,一手握着探头一手搭着操作台。耦合剂冰冰凉凉的,贴着皮肤感觉很奇妙。方士谦下手的力道有点重,叶修忍不住闷哼一声,搞得周泽楷紧张兮兮的。

“再看几次都觉得神奇。”方士谦挪动着探头,手一直没停下操作,发出咔哒的声响。

王杰希盯着屏幕,神色严肃。

“这有六公分了吧?”他在屏幕上打点定位,比划了一下。

方士谦唔了声。

“比上次看到的还大,上次才两公分左右。”

“胎心呢?”

“有了啊……哎呦我看看……”

真的怪物。方士谦咂咂嘴。

医学显然不是周泽楷的领域,他的角度也只能看见屏幕的一角,被他们说的云里雾里的。他注意到王杰希愈发怪异的脸色,逐渐不安起来。

“什么意思?”周泽楷忍不住发问。

方士谦和王杰希对视一眼,只见王杰希向后退了一步,让周泽楷过去。

周泽楷在看见屏幕上显示的图像后,忽然陷入了沉默。

黑白的扇形明亮视野下,有一段长条形的阴影区域。


——嘎吱

周泽楷回来时宿舍里只有两个人,正一人抱着一个板凳往中间搬。

回来了啊。听见开门声他们也只是抬眼瞥了记,继续自己手头上的活计。

周泽楷嗯了声算是道了声好,走到自己的小书架前把从叶修那儿拿到的两本《千机》恭恭敬敬地摆到书架上,叹了口气。

老三正好端着个小水桶从外头走进来,正好听见周泽楷站在那儿唉声叹气,凑上去正准备关心一下,眼睛一瞟便看见书架上两本还没拆封的《千机》样书。

“我去!小周,这是新君莫笑大佬的新刊?”

提起君莫笑周泽楷就觉得脸颊一阵烧。他胡乱地点点头,没理会身后的惊叹,脱了鞋爬上床,靠着挂蚊帐的床杆发呆。

“小周,你怎么出去一趟魂不守舍的。”

他正坐在床上晃着两条小细腿,眼神空洞地盯着对面惨白墙壁表面浮起的一层青灰发呆。室友在叫他,他便垂下脑袋,握着床尾的铁杆,身子前倾。舍长上午也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带了小半盆草莓,这会儿刚吃完饭,他们搬了三把板凳围坐在宿舍正中央,一手草莓一手攥着纸巾,吃得一手都是草莓汁。

舍长看周泽楷坐在床上没有下来的意思,便动手给他用盒子另外装了盒,在他看过来的时候晃了晃手腕。

吃吗?他问。

听说心情不好的时候吃点甜食对缓解阴郁情绪有奇效。周泽楷顺从地点点头,接过那盒草莓,顺带朝小桌子那儿努了努嘴,让他把餐巾纸扔上来。

“所以,你到底早上干什么去了?”室友嘴里塞得满满当当,含糊不清地问。

周泽楷正专注地择草莓梗,草莓熟得透了,一碰就是一手水,他不得不放缓动作,别让这软趴趴的小东西碎在自己手上。

墨菲定律在这种时候准的可怕。

周泽楷盯着自己裤子上一小块深色印记不由得叹了口气。

还好今天没穿那条白色的运动裤。

他拿纸在那一小块地方蹭了又蹭。

“没什么。”青年回答道。

舍长哦了声,偷偷瞥了眼周泽楷。小帅哥闷声不吭地捏着草莓一个一个往嘴里送,草莓是他亲自挑的,很甜,周泽楷的脸上却没有半丝可以称作喜悦的情愫。

这时候就很烦周泽楷这种性格了。舍长想。闷声不吭什么都只知道往肚子里咽,这兄弟做的有点挫败感啊!

说好的两肋插刀呢?连机会都不给一个。

他轻咳两声。

“有啥兄弟能帮你的,你吱一声,保证给你办妥。”

周泽楷咬下草莓,酸甜的汁水在口腔内绽开。他的视线在三个人之间转了一圈又一圈,最后落在抱着手机、忙着回消息的老三身上。

脱团狗。周泽楷吸了吸鼻子。

踟蹰半天,青年扣着裤子上已经发硬的污渍轻声开口。

“如果……”

话说到一半又被他咽了回去。

怎么想怎么扯淡。周泽楷神色复杂地盯着老三看了好一会儿。他本来想拿老三打比方,但是,人家的女朋友是个正儿八经的软妹子,哪会发生什么男人怀孕还怀着个妖孽玩意儿的玄幻事。

喜当爹的惊喜还没持续多久就被接踵而至的惊吓冲散。

最玄幻的还是那个小东西是自己的种吧?

周泽楷倒吸了口冷气。

自己别不是人吧?

他盯着放在地上的小水桶看了好一会儿,桶子没有悬空浮起的迹象。

看来自己好歹还是个人。

真是想不通了这……周泽楷摸了摸自己脖子上挂着的玉佩,有些烦躁地抓了把头发。

三个室友用一种看猴子的眼神注视着坐在床上抓耳挠腮的周泽楷,面面相觑。

“不是……周泽楷。”室友擦干净手,仰起头,摸了摸因为吃得太多而鼓起来的肚子,“你想说什么?”

“没事。”

周泽楷对摸肚子这个动作有点儿神经过敏的意思,向后一躺,挂在床沿的小腿透着一股子生无可恋。

搞不懂这家伙想什么。

舍长一琢磨,换了个方式提问:“今天去哪了了?”

“医院。”周泽楷闷闷地回答。

“嗯?你生病了?”

还真的病得不轻。周泽楷用手臂压住眼睛,笑了,发出一声轻哼。

“怎么说?”

“洗个三观。”

“卧槽!周泽楷你玩我呢?”

“没说谎。”

周泽楷直起身,一脸正色。

室友拿周泽楷没办法,勉强装作相信的样子打哈哈。

“哦对了,小周,系花说看你状态不好,特意买了包枸杞让我盯着你泡——水——喝——”

周泽楷莫名其妙地盯着压尖嗓子和自己说话的室友,摇摇头笑了。

“戏精。”

“嘿!我这是重复人系花的原话。你记得谢谢人啊,对你这么上心。”

“知道。”

周泽楷习惯性地打开手机准备去向人家道谢,但等翻通讯录时才想起来自己似乎并没有对方的联系方式。

见到面再说。他揉了揉发酸的太阳穴。

枸杞好啊……

生活不止眼前的枸杞,还有随时可能泼你一身的狗血。


匆匆忙忙折腾了一整天,周泽楷累得够呛,难得的在室友关灯前睡着。但他睡得并不安稳,脑袋晕乎乎地涨着疼,没多久就醒了过来。

青年睁开眼,视线里却是一方烟雨朦胧的景象。他的面前是一只石桌,素白的光滑表面摆着一只茶盅,空气里还能嗅见淡淡的茶香。

周泽楷站起身,手臂挥动时带起墨色的轻薄布料,在空中略过,不远处传来树叶沙拉沙拉的声响,伴着点点鸟鸣。

长亭白日,流觞曲水,岁月静好。

市里少有如此雅致的去所周泽楷是知晓的,他抬头望着天空,日光被层层薄雾遮盖住,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

这是哪儿,他不知道,却不觉得陌生。

正沉思着,耳边忽然传来杂乱的动静。他一转头,只见眼前窜过一道人影,消失在不远处那片茂密的翠竹间。

周泽楷几乎是不经思考地拔腿就追上着那人的步伐。

人影运动的速度极快,周泽楷也动的极快。竹叶刮过脸颊有些疼,周泽楷不介意,他更担心眼前跳动的身影。

穿越竹林后视线逐渐变得开阔起来,人影忽然停下,周泽楷也跟着停下。他朝那人的身后望去,背后是翻滚的白云,以及深不见底的悬崖。

这里……是不是来过?他想。

那人背对着他,披散的发丝被忽然刮起的强风吹散,飘悠悠地扬起、落下。

很熟悉。

“早就叫你别跟过来。”他开口道。

声音也是熟稔的。

周泽楷忽然觉得太阳穴一抽一抽地疼。

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么做。

在周泽楷准备说些什么前,那人转过身,面朝周泽楷,被竹叶刮出来的细小血痕让那张素净的脸蛋显得过分狰狞。

男人散着发,青衫白褂,腰间缀着枚雕着繁复花纹的小巧玉坠。

“早叫你别跟过来。”

面前的男人又重复了遍。


“叶修。”

周泽楷的嘴唇颤抖着,终于是叫出了那人的名字。



-TBC

评论(27)
热度(483)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