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 禁止未授权行为 // 只回私信

天作之合 15

预警!!狗血!!OOC!!!


前文指路


※借地方给顺水一打广告 本宣 预售链接


※感谢我朔爱的鞭策 @A朔 




-15


点外卖,点外卖。

叶修嘟囔着,左挑右捡看了半个多小时。购物车上的小红圈里的数字愈来愈大,他反而拿不定主意。

男人蜷着腿,身子陷入软绵绵的抱枕里,手腕搭在扶手边缘,大拇指在屏幕上刷了又刷,最后翻了个身,不知所以然。

出于销售方便和成本控制等考量,用于外卖出售的食品大多以套餐的形式上架,油盐之类的调味品跟不要钱似的往里头加。放在平时,叶修对于泛着点点油光的菜品来者不拒,但现在,进食这个步骤被赋予不止果腹的深刻含义。

该吃什么、少吃什么。检查时医生喋喋不休地嘱咐了一堆,叶修只记得个模糊的大概,当时似乎有提及过“少吃外卖”或者类似的字眼。

叶修摸了摸肚子,长期久坐的关系上面都是松松的软肉。他没由来得想起以前在查资料时偶尔能看到的关于孕妇的科普软文,封面图片上纤瘦的姑娘挺着个大肚子,和怀里抱着个大气球似的。

我也会这样?

男人挑挑眉,想要捏一捏肚子上的软肉。手掌悬在肚皮上方,屈起的大拇指和食指最终松开,翻身坐起。

点外卖也不健康。手机被扔到一边,叶修盯着黑黢黢的屏幕,一时间没了想法。

瞧瞧,为了你这个小东西多折腾。

独居男人叶修勾了勾嘴角,第一次因为吃饭问题感到迷茫。

少吃防腐剂,外卖不健康,自己做饭……

做饭啊……

叶修突然想到了什么,瞥了眼被冷落在一旁的手机,伸出手,慢慢靠近……


——叮咚

“来了来了!”

叶修正倚在沙发上看书,看得正入神,忽然被门铃声拉回了现实。他费力地把书往旁边一推,快步跳下沙发走到玄关,咔哒一声拧开门锁。门板后,王杰希阴着一张脸,见到叶修后脸色更深了几分。

“诶——别黑着张脸啊……表情贼唬人。”叶修靠着门板打哈哈。

王杰希想,自己能对他有张好面孔才怪。想来自己也是作得慌,昨晚值班本就一宿没合眼,又陪着叶修跑检查折腾完大半天,回家刚睡醒没多久又被一个电话召过来做饭,还没来得及清醒的脑壳涨的生疼。

但说到底,这也是周瑜打黄盖,他挺惦念这个特殊病患的。

王杰希眼睛一眯,感觉叶修这事儿并不简单。

袋子有点儿重,王杰希把下滑的拎手向上颠了颠。

“让条道儿。”

他的两只手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塑料袋。叶修探出半个身子,瞧见这阵仗也忍不住呵了声,瞪大眼,侧过身子,尽力贴紧玄关的墙壁,给王杰希让出一条道。

“怎么这么慢?”叶修开口问道。

王杰希没有回答叶修,他正忙着将带来的大包小包运进厨房,东西多,步伐也显得笨拙了起来。他好不容易才收拾妥当,靠在干干净净的料理台边甩着发酸的手腕。叶修跟在王杰希身后,慢一步进入厨房。他瞥了眼王杰希被勒出红痕的手腕,便从冰箱里取了瓶冰水放在对方手边,然后绕过他蹲下身,翻弄几只摆在地上的塑料袋。

王杰希正好渴得厉害,道了声谢,捏着瓶口拧开盖子咕嘟咕嘟下去半瓶。他蹭掉嘴角溢出的水渍,晃荡着手里的半瓶子水发出一声冷哼:“叫我来做饭不得去买菜?”

他测过身子,指尖抵在大理石台面上蹭过。

“你这厨房干净的都能当镜子照。”

“然后你再买个锅子过来,凹造型?”

叶修从一堆蔬菜肉食之间翻出一只平底锅,举过头顶,嘴角一抽一抽的,满是揶揄。

王杰希往叶修面前蹭了一步,一把夺过平底锅,他站着的位置正巧截断叶修望向他背后挂着的那排锅子的视线。

“最近这附近治安不咋地,楼下看到了说有拦路打劫的。”王杰希举着锅子挽了个花样,“举个锅,防身。”

叶修抿着嘴,笑而不语,显然并不相信王杰希的鬼扯。

“这锅还是你背。”半晌,男人摇了摇头。


舞台演员王杰希的现场互动最终以观众叶修并不配合而告终。叶修本来想留在厨房帮忙,刚给土豆削完皮就被王杰希挥舞着菜刀赶了出去。

我求你了叶修,放过我的土豆!

叶修对抓狂的王杰希置若罔闻,菜刀敲在砧板上愈来愈响的嗙嗙声也一并无视。男人削完最后一刀,把有棱有角的土豆往水里一扔,冲干净手,这才跺着步子离开。

总算是送走了祖宗。王杰希长舒了口气,没人站在旁边,他完全可以放飞自我,大刀阔斧地操弄起来。煎烹炸炒炖,没花多久王杰希就整出三菜一汤。食材还多了不少,他收拾干净后把材料塞满了冰箱,端着饭碗走出厨房。

叶修并不在客厅里,但客厅的沙发上摊着本两个拳头厚的精装本。王杰希去瞄了眼,大概是讲民俗传说之类的合集,甚至是用文言文记述的,寥寥几个方块字他都看得云里雾里。

原来是这个进展。王杰希把滑落在地板上、被洋洋洒洒填满大半的A4纸捡起,夹进书页里。

——嗡嗡

震动声忽然响起。王杰希打了个激灵,眼睛一瞥,正好瞧见被叶修拿来压书的手机。屏保跳起一条消息提示,备注名是简单的姓名。

周泽楷。

【吃饭了吗?】

很贴心啊。

王杰希挑挑眉,轻轻哟了声。

他对叶修的隐私并无深入探究的兴趣,撑着沙发准备站起来的时候屏保上的消息又刷新了一条。

【不要吃外卖】

【不卫生】

这么关心叶修啊……王杰希反倒起了性质,保持着单脚跪在地上的姿势,看看会不会有第四条信息发过来。

——嗡嗡

他猜对了。

【你和宝宝,都要好。】

王杰希差点没站稳,腿一软砸进沙发垫里。下巴磕到厚重精装书的边沿,牙齿一不小心咬到了腮帮子,疼的厉害。

这事情何止是不简单了,这是大事吧。

他揉了揉下巴,脸色变了又变。

想来这个周泽楷就是叶修肚子里那玩意儿的爹了。

这算个什么事儿哦。

王大医生忍不住捂住了额头,他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所有的事情。

他这么想着,在房间里转了两圈,最后在亮着光的浴室里找到了叶修。

——哐哐

“有话快说!”

“周泽楷谁啊?孩子他爹?”王杰希提前一步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叶修嗫嚅了阵。

“是啊。有问题?”

没有,怎么敢有。

“叶修,我先走了。”王杰希喊道。

“嗯?这么急?”隔着扇门,对方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模糊,“不留下来吃饭?”

“回去睡觉,我困死了。”而且我十分需要好好静静。王杰希腹诽道。

“嘿,王大医生,你不是说不吃晚饭对胃不好吗?”

王杰希扯了扯嘴角。

“那王大医生再给你一条医嘱。别一直蹲马桶上,我和你说你发痔疮的概率很高。”

浴室里忽然一阵沉默。

“麻利滚吧。”叶修咬着牙回答道,“走之前关好门,带上你的平底锅,最近治安不好,说不定就把你当送快递的。”


一顿宫保鸡丁慢吞吞地吃了好些时候,从外面回来时早就过了宿舍楼的门禁时间。宿舍兄弟齐心协力,敲开一楼大兄弟的窗户,扒着铁栅栏绕过监视器翻了进去。

天气太热,这一动出了一身汗,周泽楷解下脖子上带着的挂坠,衣服一脱,抄起小盆子就往浴室走。浴室里的灯坏了,还没修,周泽楷摸黑洗了个冷水澡,抖抖索索着回到寝室。他坐在床上,手机屏幕开了又关,一脸不甘心。

“小周你干嘛呢?”站在地上的老三抓着周泽楷垂下来的脚踝晃了又晃。

还能干什么。周泽楷有些郁卒,洗澡前他就给叶修发过消息,叶修却始终没给他回消息。

听说这个时期人特别容易疲劳。周泽楷翻了下知乎,上面的网友们都是这么说的。他想,叶修也该睡了。

既然这样,等着多没意思。

周泽楷晃了晃腿,挣开老三的手,在床上躺平。


恍惚间,他的手机响了。青年接通,话筒那头是他意想不到的人。

“喂?周泽楷。我们谈谈。”


-TBC

评论(18)
热度(463)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