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天作之合 13

预警!!狗血!!OOC!!!


前文指路


※接个地盘给顺水1打个广告,已经开始预售啦! 本宣 预售链接


※么么哒我滴朔 @A朔  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苏大编辑今天很忙,等她有空见叶修时已经是晚上了。小姑娘哼着歌儿开门,居然发现叶修蜷在沙发上,裹着被单直愣愣地盯着电视机,面前的茶几上左手一瓶酸梅右手半瓶子老陈醋。

叶修魂不守舍的样子倒是头一遭。苏沐橙换上拖鞋,包往旁边的沙发上一摆,坐到男人身边。

“叶修哥,你今天……”苏沐橙捏着下巴狐疑地看了又看,“怎么了?”

叶修瞥了苏沐橙一眼,摇摇头。

看来就是有问题了。苏沐橙想,叶修今天去医院做检查来着,别不是查出了什么事吧?

“说起来……检查怎么样?是胃病吗?”

说起检查叶修只觉得眼前一黑。

“不。”叶修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王大眼说我壮得像头猪。”

关于怀孕的事儿,叶修无论如何都是无法向苏沐橙开口的,至少现在。

叶修为难的表情被苏沐橙误解为他和王杰希这两个冤家互怼戳中了痛脚,笑呵呵地锤了下叶修的肩膀,起身,拿起桌上的陈醋瓶就往厨房走。

“晚饭吃什么?”

“不吃了,没胃口。”叶修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摊在苏沐橙面前,“给我吧。”

苏沐橙有些奇怪地晃了晃醋瓶。

“这个?”

“王杰希说这玩意止吐。”


昨天临走前王杰希千叮咛万嘱咐让叶修吃完晚饭就什么都不要吃,早上早点来医院做检查。因此,叶修难得起了个大早,带着胃部空荡荡的不适和早起的疲惫踏上公交。

【今天还要去?】

叶修的手指不断地摩挲备注名的位置,叹了口气。

【是啊。】

【今天起这么早,又有早课?】

【天天早课。】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大兵.jpg]】

叶修刚熄灭屏幕消息就发了过来。

【求安慰QAQ】

男人不由自主地笑了,摁着语音消息的发送按钮,嘴凑近话筒。

“安慰什么安慰啊,好好上课去。”

等消息显示发送成功的字样后叶修总算是把手机揣进口袋里,不再看它。


按照排班,王杰希原本今天轮休,但因为叶修要做检查的关系,他需要全程陪同,于是昨天特地和同事换了个二值,一大清早就待在办公室里候着叶修。

叶修凭着记忆熟门熟路走进办公室时王杰希正在吃早饭,小葱清粥俩小菜,办公室里荡着淡淡的米香。

“你怎么到的这么早?”

王杰希盖上面前的白粥,抬眼瞥了下挂在墙上的钟。这会儿八点不到,和他交班的人都还没来。

比起王杰希,叶修第一眼注意到的是他面前的白粥。男人谨遵医嘱,心情不好的关系就连晚饭也没吃,现在哪里受得了米香的诱惑。

“要查什么?快点,我想吃饭。”

他撇过脑袋,尽量不去注意王杰希桌子上的餐盒。

“别急啊,我给你准备了早饭。”

王杰希神神秘秘地从桌板下拿出一只塑料袋,在叶修期期艾艾的眼神下掏出一板塑料瓶和一个塑料杯。

“想要几分糖?”

叶修盯着绿色标签上标注的“葡萄糖”三个大字,忍了又忍,这才没有把塑料杯往王杰希脸上扣。

“无糖谢谢,我现在养生。”

“不好意思,本店只做全糖。”

王杰希一边说着,一边熟练地掰开塑料瓶的密封口,一只一只往塑料杯里倒。

“这个你等会儿喝,我先带你去护士台抽个血。然后一个小时抽一次……”

他把装着葡萄糖的塑料杯送到叶修手心里。叶修凑上去闻了闻,没什么味道。

“这个……不兑水?”

“当然不兑。”王杰希把塑料包装扔到一边,站起身,“抽完血一口闷,不然有点腻。”

有点腻……

十几分钟后,单手摁着针口止血的叶修冲着王杰希抬腿就是一脚。

【葡萄糖太腻了我去……】

消息发送成功。叶修有些绝望地想,最起码一个月内他看不得任何带甜味的东西。


叶修天真的以为糖耐量就已经是这场折磨的终点,在被王杰希拉着逛遍医院的角角落落后,他惊恐地意识到,这一整杯葡萄糖仅仅是个起点而已。

“让我……吃饭……”

被王杰希折磨了大半天,叶修抓着王杰希的白大褂,伸出已经发青的臂弯抗议道。

放射科打印报告的地方就在医院外设的咖啡厅旁边,阵阵麦香从里头飘出来,勾得叶修馋虫直起,走不动路。

“喝水最饱肚子。”王杰希塞给叶修一瓶矿泉水,“昨天B超做的太着急,今天再确认一次。”

叶修嗷了一嗓子。

“就不能让我正常吃点什么再去做检查吗?”

“做完带你吃大肠面。我们医院大肠面挺好吃的。”

说起大肠……叶修忽然想起方才去做外科检查时男医师两眼放光的神色。王杰希和医生聊起叶修的状况时话题中心本人并没有注意,只是隐约记得“观察”、“特殊病例”等等关键词。

“算了算了……说起大肠我就头疼……”

王杰希不由得蹙眉。

“难道不是菊花一紧?”

叶修甩开王杰希的手臂,大步大步走在王杰希前面。

“叶修你慢点走。”王杰希把手里的检查单塞到叶修手里,“叫到号你就进去。”

叶修扫了眼检查单,眉头一紧。

“王桂花,女,67岁?”

王杰希一脸见怪不怪的样子,举着手机正给谁打电话。

“借的我病人的医保卡,走下流程而已。你放心,检查单上是你的名字。”

不,我想说的根本不是这个。

“你们现在还允许这种操作?”

“不然我怎么把你塞进放射科?说有个怀孕的男人要来特殊照顾一下?”

提到这两个字,叶修忽然沉默了,垂在身侧的手指骤然收紧。身边的人忽然没了动静,王杰希睨了眼,不由得叹气。

为了确认自己昨天的判断不是误诊,王杰希让叶修从里到外都查了个彻底,甚至拿出叶修过去的体检报告进行比对。书面报告来得零零散散,即使还有几份关键性的诊断,但在与值班医师的沟通中一步一步确认了自己的想法。

王杰希不由得感叹这世界的奇妙。谁成想,男性怀孕这种在生理学上不可能发生的病例就活生生的站在自己身边。

他想,要是先天畸形或是说苗勒氏管综合征还能够解释眼下的情况。很可惜,在昨天……不,一个半月之前,叶修还是个健康的成年男性。

写小说呢吧……男男生子什么的。

王杰希宽慰似的拍了拍叶修的肩膀。

“既然都已经发生了,不如好好接受,好好对自己。”

“你能接受得了?”叶修一把拍开王杰希的手,回过身面对着他。

王杰希耸耸肩。

“这不正在呢吗?”

电话接通,叶修看这王杰希凑到话筒边说了些什么,挂断,催促着叶修往放射科走。


说起来叶修,你通知了你小男友吗?

叶修嗯了声。

发了短信,让他打电话给我。

也是……这种事要当面说。


完成所有检查后王杰希让叶修自己先回办公室等着,他要去那报告。叶修哦了声,大咧咧地窝进沙发玩手机。还没玩多久就看见王杰希风尘仆仆地冲了进来,直接往叶修对面一坐,手里比刚才多了个鼓囊囊的袋子。

“叶修,你老实告诉我……”

王杰希的脸色变了又变,瞧着叶修心里直犯怵。

“老王你有话直说。”

“你……”

“哟王杰希,原来你真的藏了个男人啊。”

话说到一半突然被打断。叶修一回头,正好撞上一双过分探究的视线,满是调侃的在王杰希和他之间打转。

来人也穿着白大褂,只不过外衫里是蓝色的短袖制服。等他走近了些,他看清对方胸卡上挂着的文字。

放射科,医师,方士谦。

叶修回过头去看王杰希,后者少见地露出了不屑的神情,切了声。

“看到了吧?”他说。

方士谦点点头,倚在沙发上。

“看完就滚。”

“别那么绝情啊老王。”方士谦倒是不见外,一屁股坐到王杰希身边,手指一勾就从王杰希手里抽走了成像报告书,举起手臂对着日光灯的方向,“还真是,成熟度零级。你的种?”

“不是。”

还真不是。叶修抽了抽嘴角。

“我想也是……你好歹长得人模人样的,这玩意怎么看怎么不像人。”

什么人不人的。叶修脸色黑了几分。

方士谦啊了声,拍了下额头。

“太可惜了……你知道吗,放射科那群小护士都在说心肺的王帅哥一直没女朋友原来是养了个男人。”

可惜什么?养男人又是什么鬼?叶修一脸震惊。现在医生的业余生活如此丰富多彩的吗!

王杰希一把夺过方士谦手里的报告,整理整齐后塞进资料袋里。

“我说你们能不能有点常识……你见过哪个男人能生孩子的。”

这当然是常识……

“哈?不是PMDS?”

“不是。”

“呃……那我劝你赶紧带你小男人走。内科那群人好事你也不是不知道,查完房怕是要过来围观。”方士谦若有所思地盯着叶修看了又看,“你是不知道,他们去年进的那个新药说有过敏副作用,上周终于有个过敏的,这人现在好了还留在内科病房当猴子围观嘞。”

我哩个去……赶紧溜吧。

一直沉默的叶修忽然伸出手,啪地一下拍在沙发前摆着的矮桌上。

“你们说了这么多我听不懂一个字。”叶修朝门口比划了一下,“没事的话我溜了?我还要更新。”

方士谦哦了声。

“更新?网文写手?”

叶修接过王杰希手里的资料袋,大致翻了翻里头究竟有些什么,确认完毕后他才朝方士谦点点头。

“有什么问题?”

男人双手环胸,学着方士谦几分钟前的样子倚在沙发背上,下巴内收,眯着眼看向方士谦。

他脸上分明没什么表情,方士谦却无端的读出了居高临下的意味,黑压压的闷住心口。

哎呦,不好惹哦。

“没什么。”方士谦微微一笑,“只是觉得……你的情况,挺像个网文的。”

“人生如戏。”


人生如戏……吗?

等叶修拎着绘有医院LOGO的资料袋踏出大门时天色已晚。他本来想去坐公交的,但看见站台上汹涌的人潮后顿住了步子。

既然都已经发生了,不如好好接受。好好对自己。

王杰希的话又一次响起。

叶修紧了紧攥着资料袋的手指,垂下头,他的手边就立着一只垃圾桶,手里的资料袋放着所有的医嘱、报告和用于取报告的回执,还有一些据说是保胎的药。

他抬起手,资料袋悬在垃圾桶口的正上方。

叶修只需要松开手指就可以把这一切扔进不为人知的角落,当做自己只是做了一场绮梦。梦醒,剧中,自己仍然裹着一成不变的生活。

他闭上眼。

这件事他可以当做没有发生,那……周泽楷呢?

手指颤了又颤,却是收的更紧了些。

不能。

他垂下了手。

他抬起头,望着天际泛起的粉紫色。不知何时起了风,热乎乎的抚着脸颊。

尽管难以接受,但总有无法放弃的部分。

男人忽然蹲下了身,脚下不稳差点一屁股坐在马路牙子上。手掌不知不觉捂住了腹部,还是和从前那样软乎乎的,难以想象这里装了个小东西。

汽车几乎是贴着头皮略过,耳边是哐啷哐啷的轰鸣。叶修望着医院对面的居民区,零零星星的亮着灯光。

他正发着愣,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起,屏幕上显示着周泽楷。

“小周?”

“嗯。”周泽楷那头有些吵,夹杂着清脆的碰撞声,还有模糊的吆喝声,估计是在外面吃饭。

叶修没有说话,他听着电话那头由嘈杂逐渐安静,周泽楷压低的声音带着笑意。

“怎么了?找我。”

叶修站起身,蹲久了脚有些麻。他啧了声,跺跺脚,立刻引来周泽楷的追问。

男人绕着电线杆转了圈,说自己挺好的,没什么事,问周泽楷在做什么。周泽楷轻笑了声,说自己在外面吃饭,回电话晚了是被导师找去谈人生,问叶修让自己打电话过来是为什么。

“为什么呢……”

叶修盯着高楼上一处楼层较低的窗户,暖黄色的背景衬出两个交叠的黑影。

“小周,我和你说件事。”

“嗯。”

男人深吸了口气。

“小周,我怀孕了。”

电话那头忽然陷入沉默。

青年的反应早在他的预料之内,这件事就连他自己都觉得很难接受,别说周泽楷了。

叶修兀自叹了口气,一脚踹起路边的石子儿,看着它滚了老远,最后落进下水道里。


周泽楷安静了许久,忽然传来一声轻笑。

“叶修。”青年顿了顿,“你准备……转型吗?”

“啊?”他一时没明白周泽楷的意思。

“新作。准备写这种题材?”青年解释说。



-TBC


评论(27)
热度(530)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