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 禁止未授权行为 // 只回私信

永远无法治愈之症 上

※校园paro,文中涉及的专业知识有问题拜托在评论指正,谢谢!


※给顺水1打个广告,已经开始预售啦! 本宣 预售链接




周泽楷是被方明华的一连串爆笑给吓醒的。

他坐在床上打了个哈欠,把摊在肚子上的书垒到一边,盘着腿、手撑住脚踝盯着斜下方犯愣。方明华在看电视剧,整个人笑得前仰后合。他坐在新买的吊椅上,颤抖的身子带着固定吊椅的铁链一块儿颤,金属撞在床架上听令哐啷响直响。

怎么感觉要滚下来。

金属碰撞的声音有些刺耳,周泽楷咬着下唇,揉了揉耳朵。

青年起身的动作有点儿大,床架发出“吱呀——”一声响,混在语速极快的日语台词之中。方明华大概是听见了,用一个极其别扭的姿势回头,抬起手朝周泽楷招了招手。

“终于看书看——哎呦我去!”

得,真滚下去了。

周泽楷拨开蚊帐探出头,在瞧见下方的惨状后不由得挑眉。方明华一脚挂着吊椅,整个人却是四仰八叉地落在水泥地上。

“没事吧?”他有些担忧地开口道。

方明华躺在地上冷静了会儿才十分缓慢地爬起来,揉着后腰呲牙咧嘴。他又坐回椅子上,朝周泽楷摆摆手,示意自己还好。

“坐坐好……坐坐好……”他嘴里念叨着,这回倒是规规矩矩地收起了手脚。

周泽楷确认他没事后又钻回了蚊帐里,倚着枕头继续翻书。寝室里没安静多久又响起方明华的感叹。

”还真是传统的倒T字切口。”

周泽楷哼了声,有点儿疑惑。

“医疗剧?”

“是啊,强行复习。”方明华整个人快埋进屏幕里,两只手扒开来对着屏幕上下比划着,“不过20cm的肿瘤也夸张过分了吧?”

20cm吗?周泽楷扒开手掌大概比划了一下,男性手掌大约长20cm,比划一下,这个肿瘤几乎占了大半个肝脏。

“20mm吧?”他问。

“不知道……我看翻译的,毕竟听不懂日文。”方明华比划了一下,也觉得夸张得过分,“小周,你觉得能完成吗?”

“什么?”

“这个肝血管内瘤切除术。”

嗯?周泽楷来了兴趣,放下手里的教科书翻身下床。屏幕上正在播放手术的画面,左下角十分贴心的给出了手术方案的三维示意图。

电视剧这种随时随地的主角光环哪里能信啊……周泽楷腹诽道,扶着方明华的肩膀倾身,眯起眼注视着屏幕上医师的动作。

“体外切除啊……”他手比划了一下屏幕上正在播放的手术画面,肝脏被取出,体外循环仪器呜呜作响。

周泽楷并不能对这些内容正确与否做出判断,他还没进过手术室,大多数只是都仅仅停留在纸面上。唯一能作出评判的只有……

“看不懂。”青年摇了摇头,“BGM很燃。”

方明华立刻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我想也是……不过比起临床还是我们国家强一点。叶神轮转的那个医院不就是号称临床最强吗?”

周泽楷对这些所谓“最强”的说辞倒是不怎么感冒,只知道方明华口中的“叶神”的确是他们学院一顶一的大神。激昂的背景音乐逐渐走向尾声,他盯着被泡在盆子里那只发灰的肝脏,扯了扯嘴角。

电视剧到底是电视剧。

看了会儿,他只觉得无趣。现在临近中午,外头太阳正热辣辣地烧着,他伸了个懒腰,换了身衣服,爬上床取了课本后就准备出去。

听见身后动静的方明华瞥了眼,开口问道:“小周,你去图书馆找小江?”

周泽楷靠在门口,下巴抵在教科书的顶端,摇了摇头。

“约了其他人。”

方明华想小周还能约谁去复习,兄弟的人际关系网逐一排除,在剩下最后那个可能性的时候哦了声。

我怎么忘了小周和他天天粘一块儿的。

后知后觉的方明华叹了口气,呲牙咧嘴地摇摇头。

“我去!我怎么忘了……真羡慕你有叶神这么个外挂,谁不知道他是我们临床的大佬。”

大佬吗?叶修……额、现在看来勉强算吧?

周泽楷歪着脑袋思忖着,但显然误会了方明华话题的重点。

青年挠了挠脸颊。

“嫂子也是。”他说的是方明华的女朋友。

“别逼逼,我女朋友正在腐国大路上。不像你,天天想见就能见。”方明华转过身,拍着膝盖长吁短叹道,“你说她个学中医的跑去英国留什么学啊?”

“最近火吧。”周泽楷不由得蹙眉,“还有,我和叶……”

“唉,不管了,想想就来气。”方明华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截断了周泽楷的发言,“滚滚滚。”

“不……”

“你不是约了叶神吗?别让他等着,多不好。”

 

——啪!

 

周泽楷晃着手里的教科书悠悠地想,其实自己就算让他等一会儿,也从来没见叶修生气过。但在方明华嘴里,叶修反倒成了个过分苛刻的模样。

这样也好,严谨嘛。方明华和叶修见面的场合大多数是在专业教室之类的地方,于是耸了耸肩,没想太多。

因为和方明华多聊了几句的关系,等周泽楷终于出现在宿舍底楼的大厅时叶修的第二轮吃鸡局正如火如荼的进行中。非要说两个人有什么关系,叶修算周泽楷的直系学长,在周泽楷上大学之前就互相认识。关于他们的初识,起因说不上多愉快。但后来,两人在游戏里建立的革命情谊逐渐由线上发展到线下,一来二去反倒成了关系亲密的存在。

听见身边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后叶修抬头瞄了眼,果然看见周泽楷老大爷似的手揣在口袋里走过来,立刻拔了耳机用手卷了卷塞进口袋里。

“怎么这么慢?”叶修手里捏着手机,以一个大字型摊在宿舍楼下的长凳上,侧过半个头来看周泽楷。

“明华在看剧,聊了几句。”

周泽楷老老实实地回答道。他刚过来时分明看见叶修身子前倾背对着自己,看样子就是在打游戏。他走近时貌似不经意地瞥了眼叶修的屏幕,吃鸡进入结算页面,10杀的勇士最后也只获得30左右的名次,着实惨淡。

叶修一听就乐了,对于方明华居然靠电视剧复习这事儿只觉得神奇。

“所以你们讨论了些什么?”叶修把手机收回口袋里,站起身,跺了跺脚。

额……周泽楷犹豫了一下。

“20cm的肝血管内瘤。”

“这么凶残的吗?这么一切岂不是大半个肝都没了。”叶修用手指在空中画了几道圆弧,“就剩这么点。”

不知道为什么,周泽楷忽然觉得胸腔有些隐隐作痛。

“别说了。”

光想想就好疼啊……

叶修的手指悬在半空,见周泽楷发白的脸色就知道是时候换个话题讲讲。这会儿正饭店,比起周泽楷和方明华究竟还谈了些什么,他更关心要找点什么填饱两个人的胃。

“不说这个了,你想吃什么?”

周泽楷说想吃清淡的。

清淡的啊……叶修挠了挠下巴。

“芹菜炒猪肝怎么样?”

周泽楷倒吸一口凉气。

“叶修!”

“哈哈哈!我不闹你、不闹你。”

他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往外走。

“去吃麻辣香锅?我还一直没去过。”

周泽楷摸了摸下颚处凸起的小红点,本来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吞回肚子里。

“行。”

那走呗。

叶修手臂一抬,手肘的部分搭在周泽楷的肩头。



-TBC

评论(2)
热度(106)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